在國外如何當一名網紅?特朗普都要花錢買粉…

  • 新聞

最近,中文互聯網上,針對女性的最熱話題當屬各種 ” 媛 “。

從 ” 佛媛 ” 到 ” 病媛 “,後來又跟風造出了 ” 支教媛 “” 醫媛 “” 飯媛 ” 等詞,總之先把 ” 媛 ”
這個字給汙名化了,接著,就與各種女性角色掛鉤。其潛台詞,還是對女性的各種汙名化、物化,體現了濃烈的厭女範兒。

” 媛 ” 這個詞壞掉,更早可以追蹤到去年火遍全網的 ” 拚單名媛 “:6
人拚單一份五星級酒店的下午茶,拍完照後食物完好無損,一口沒動;15 人 ” 團購 ”
一間奢華酒店房間,隻為打造一個有錢人的人設。

” 拚單名媛群 ” 內的聊天記錄

圖源:騰訊新聞

這種玩兒法,其實不止女性會用,男性也會拚跑車、拚遊艇。去年年會在三亞,我一個同事就想和大家拚一輛跑車去炫富,隻是其他同事不屑與之相認,最終他沒拚成團。

但是,我們卻很少聽說造一些詞出來調侃這些人,比如 ” 車紳 “” 艇紳 “?

當然,性別不是我們要討論的議題。出名、想紅,是這個時代的流行病,不分男女。所以,” 佛媛 ” 也好,” 拚艇男 ”
也罷,都隻是這個時代一種值得探究的社會現象而已。

安迪 · 霍爾說,他們那個時代,每個人都能成名 15 分鍾;要我說,我們這個時代,誰都想做至少五分鍾的網紅,五分鍾太長,1
分鍾也行。

你以為隻有中國如此?其實,在西方,類似的事情同樣在發生著。

今年,HBO 就推出了一部紀錄片,試圖將 3 名素人從零開始打造為真網紅,其中就用了不少類似 ” 拚單 ”
式的欺騙法,向外國觀眾展示了網紅生活的 b 麵。

當然,西方人沒有 ” 佛媛 “” 病媛 “” 拚單名媛 “,他們就老老實實為這部紀錄片起了一個名字:《假網紅》(fake
famous)。

《假名媛》紀錄片的海報

圖源:網絡

處在不同國家的網紅使用相似策略,看來流量的生意和邏輯,全球通用。

造星行動

參與《假網紅》錄製的三個素人中,最成功的要屬一個名為多米尼克的女孩。她的 Instagram 在試驗前隻有 1137
個粉絲,現在這個數字已經高達 32.5 萬,時不時就能接到各大品牌商的廣告。

多米尼克的 ins

圖源:網絡

節目錄製前,多米尼克剛剛拿到大學裏的表演學位,渴望在洛杉磯接到一個好角色,然後一戰成名。

現實很殘酷,起初,她隻能出演一些 ” 人肉背景 “、” 活不過 5 秒 ” 以及不露臉的機器人等龍套角色。

你可以把她想象成北影或者橫店門口,等著拍路人甲的那些群眾演員。或者,她其實和你我也沒有什麽不同。

看到社交媒體上的網紅,多米尼克也想過模仿她們。但一個普通女孩養的金魚,” 不小心把酸奶灑到胯部 ”
之類的瑣事,顯然撩撥不起網友的胃口——這是否也像極了想要拍一兩個短視頻就紅起來的你?

為了賺錢,沒有戲拍時,她還在一家服裝店打包網絡訂單。

多米尼克抱怨道,很多劇組在試鏡時都會查看演員的社交媒體粉絲數,因為他們更想要已經包裝好的網紅,這樣等劇集播出時,流量才有保障。

多米尼克

圖源:網絡

” 造星行動 ” 正式開始。重整妝發後,變紅的第一步就是——買假粉絲。

在一個名為 Famoid 的網站上,節目組用 119.6 美元(約合人民幣 771 元),為多米尼克購買了 7500
個假粉。相當於人民幣 1 毛錢一個粉,看起來比中國便宜很多。

社交媒體的世界中,粉絲數就是資本。網友會通過粉絲數決定一個博主值不值得關注,品牌商則看好大網紅的帶貨能力,畢竟在博主力薦下,他的粉絲很可能會變成品牌的潛在消費者。

買假粉早已成為公開的秘密,此前就有媒體曝出特朗普、金 · 卡戴珊、愛莉安娜 · 格蘭德等名人都有大量僵屍粉。

上圖:《新聞周刊》:特朗普近一半的推特粉絲是假的;下圖:《時尚芭莎》:這裏是擁有最多 ins 假粉的明星

粉絲數上來後,迎來了變紅的第二步——拍攝素材。

對於大多數為變紅而變紅的人,他們的終極目標不是與外界分享生活,而是帶貨。這就需要準網紅們有規劃性地創作內容。

(西方現在的帶貨模式主要還是在圖片或視頻中露出商品,大概因為產業鏈跟不上,直播帶貨不是主流)

比如,如果你想賣居家用品,那麽不妨將自己打造成一個擅長 DIY
裝修的巧匠。如果你想未來有免費的健身房使用,那可以試著做一名健身博主。

如果你腦袋空空沒有任何想法,利用大家對富豪生活的窺探欲,打造一個 ” 有錢人 ”
的人設總不會出錯——就像節目組對多米尼克那樣。

問題是剛畢業的小演員並沒有金錢支付得起真正的富裕生活,因此就需要擺拍和造假了:

拍攝 vs 帖子

圖源:網絡

隨便找一個泳池,在香檳杯裏倒滿蘋果汁,發帖時加上 ” 四季酒店 ”
的地址。對了,就連照片左下角盤子裏的巧克力,也是在廉價黃油表麵撒咖啡粉假冒的;

拍攝 vs 帖子

圖源:網絡

往盛著水的嬰兒澡盆裏撒滿花瓣,將頭部躺進盆中,攝像機通過局部取景,就能營造出整個人躺在鮮花浴缸裏做 SPA 的氛圍感;

和其他網紅一起租下整套宅邸,一天之內拍攝 5 套服裝以滿足未來數天的發帖需求,這樣合算下來,每位網紅每張照片的成本就被大大壓縮了
……

不知這和中國的 ” 拚單名媛 “” 拚單紳士 ”
到底是誰抄得誰?也許中西方網紅在拚單這件事情上,早已達到了心有靈犀的地步?

擁有了符合自己人設的帖子後,就需要展開變紅的第三步——買點讚和評論。因為如果粉絲很多但帖子沒人點讚或評論,顯得不符合常理。

網絡上,有賣假粉絲的商家就有賣假評論和點讚的,由於是假的,自動評論多是一些 ” 你好美 “” 你好帥 ”
之類的話,不太走心。

總之,按一定節奏和規律重複上述三個步驟就會有成效。三個月後,開始有商家送給多米尼克免費贈品,希望她能在 Instagram
上將產品露出。

利用一塊屏幕和一個馬桶圈,就可以享受 ” 頭等艙 ” 體驗

圖源:網絡

再往後,甚至有品牌找她代言。隻不過他們並不知道,多米尼克的社交媒體上,大多都是假粉。

但謊話說多就成真了,看到她的粉絲數和商家品牌的背書後,多米尼克開始吸引真正的粉絲。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一次去劇組試鏡時,攝影師也恰巧關注了她的
Instagram。於是,多米尼克很快收到了 ” 複試 ” 邀請。

一名網紅就這樣被硬生生打造了出來。

網紅引發民憤

紀錄片《假網紅》的導演尼克 · 比爾頓是《紐約時報》和《名利場》的科技記者,過去十多年來,他一直是堅定的社交媒體擁護者。

也許恰恰因為走得近,尼克才看到了網紅經濟的另一麵,並開始反思社交媒體給社會及個人帶來的負麵影響。通過 ” 造星行動
“,他想讓民眾批判性地看待網紅們看似完美的生活方式。

尼克 · 比爾頓

圖源:網絡

搶先尼克一步的是,紀錄片上映前的 2020
年,由於疫情擴散至全球,多地頒布居家隔離政策和旅行禁令,不少全職網紅失去了拍攝素材,收入岌岌可危,以至於用力過猛,鬧出不少醜聞。

有兩起醜聞很具代表性,一個向民眾展示了網紅經濟的弄虛作假,另一個則因為不合時宜地蹭流量招致了民眾譴責。

首先是有一名網友在推特爆料稱,不少 Instagram
女孩會租借一家私人飛機樣式的攝影棚拍照,然後發在社交媒體假裝自己在乘專機出行——看來多米尼克的 ” 造星行動 ”
確有現實基礎。

一位使用該攝影棚的網紅配文,” 趕飛機的人不配過情人節 “

圖源:網絡

此消息一出,掀起了不小輿論風波和群嘲。

網友一邊諷刺這些人為了虛榮心毫無底線,一邊批評這種行為是欺騙,進而開始懷疑他們代言的商品質量。

這個位於洛杉磯的攝影棚布置其實十分簡單,” 機艙 ” 內鋪有靜音地毯,擺著幾個奶油色的沙發和一個木色小桌子。最大賣點是 ” 舷窗
” 外的燈光,打開後,白光穿過窗子,還真像太陽光一樣明亮。

位於洛杉磯的私人飛機攝影棚

圖源:網絡

隻是由於空間有限,攝影棚並沒有封口,” 機尾 ” 直接對著攝影棚的窗戶和大門,如果不想穿幫,還需要找好角度。

這樣的一個攝影棚每小時租金約合人民幣 430 元,最多可以 10 人拚單,因此最便宜的情況下每人隻需要支付 40
多元,十分劃算。

另一起事件涉及一位名為克裏斯 · 沙澤爾的白人女孩。在黑人佛洛依德因警察暴力執法喪命後不久,她走上洛杉磯街頭,參與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大遊行。

引起爭議的圖片

圖源:網絡

與其他反對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的示威者不同,那天,她穿了一身露出比基尼的黑色長裙。

克裏斯可以算一名小網紅,在視頻網站 YouTube 上,有 54000 個粉絲,在 Instagram 上則有 24
萬關注者。

以遊行人群為背景,她舉著寫有 ” 黑命貴 ” 的標語不斷變換著 pose,微風吹過,纖長的大腿時隱時現。

這一過程恰巧被周圍的人拍下並上傳至網絡,經過發酵,立即獲得了 1900
萬的播放量。批評聲如海嘯般淹沒了克裏斯的私信,指責其利用席卷全國的動亂和被警察殺死的弗洛伊德作博取關注的工具。

路人視角下的克裏斯

圖源:網絡

對於以上亂象,網絡市場經理麥克 · 梅茨勒告訴
CNN,個別網紅的出格行為大概出於生活壓力,因為一旦成為全職博主,生產內容就成為首要任務,對於全國性討論的話題,大多數人會選擇跟進,分一杯羹。

” 但並不是所有東西都適合用來填充自己的社交賬號,有些時候,你需要學會停下來,看看事件的本質。” 梅茨勒補充道。

總之,一旦選擇做全職網紅,似乎很容易被數據裹挾。如果沒有特定擅長的領域和興趣,更容易因為追隨熱點和模仿別人丟掉自己。生活中的事物也失去了本身的意義。

就像剛畢業的多米尼克因為偽造的富豪生活被大家所喜愛;拚單來的五星級酒店不再是為了居住,飛機的用途也不是旅行,而都是變成了維持虛擬人設的道具。

就連人們對弱者的同情也可以被用作引流工具,或是證明自己道德高尚的裝飾。

到最後,博主在網絡上很可能活成了另一個人,甚至還消耗了人們的善意,增加了社會的 ” 信任成本 “。

向網紅經濟開刀

一經播出,不少大 V 對《假網紅》展開口誅筆伐,認為它會加深民眾對該群體的負麵評價和偏見。

參與假網紅錄製的另一位嘉賓威利

圖源:網絡

誠然,網絡上,有不少憑借真才華而走紅的名人,也有不少利用社交媒體推動社會進步的網紅。

尼克表示,自己隻是想向大眾展示流量經濟的另一麵,或許可以稍微緩解某些人因為網紅們而產生的焦慮感。

” 控製不住地與他人對比 “,是網紅和社交媒體給個人帶來的負麵影響之一,也是最危險的一個。

根據美國聯邦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的研究,在青少年群體中,社交媒體的使用量和自殺率存在微弱正相關。研究人員指出,除了網絡霸淩,社交媒體帖子中所描繪的
” 完美 ” 生活可能會給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帶來負麵影響。

《哈佛商業評論》刊載的一篇研究論文也證實,瀏覽網上精心編輯過的照片會造成消極的自我認知和比較,過多使用社交媒體甚至可以減弱一個人麵對麵的社交能力。

網絡上有不少 ” 如何成為網紅 ” 的教程

圖源:網絡

反對 ” 社交媒體有害論 ” 的批評者經常拿網紅圈的亂象和搖滾樂、漫畫書及電視機做對比——它們在剛剛流行起來時,都收獲過 ”
會搞垮下一代人 ” 的擔憂。

確實,經過爭議和時間考驗,網紅經濟也可能會達到一個比較健康的生態平衡,但是,不少政府和企業似乎等不及了,紛紛推出政策展開治理。

2019 年 7 月起,Instagram
就陸續在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意大利和日本等國試驗取消顯示帖子的點讚數。別人仍然可以點讚你的內容,但是收獲的讚數隻能在自己的後台查看,不會向他人展示出來。

Instagram 負責人亞當 ·
莫塞利對媒體表示,這一決定旨在鼓勵用戶表達真實的自己,避免為了虛榮心而刻意迎合特定形象和不健康的攀比。

顯示點讚數(左)vs 不顯示點讚數(右)

圖源:網絡

今年 7 月,挪威也通過了一項《營銷管控法》修正案,要求互聯網大 V
必須在含有廣告的帖子中,注明自己對身材、容貌和膚色等方麵進行了編輯。該法律預計將在明年 7 月生效。

挪威兒童及家庭部發言人表示,這一法規希望告訴外界尤其是處在青春期的女孩,廣告和網紅們的完美身材很多都是假的,不需要將他們當作不切實際的目標。

盡管不少專家對上述兩項嚐試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存疑,但毋庸置疑的是,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人開始近距離審視並反思社交媒體和網紅經濟給社會帶來的影響。

圖源:網絡

而對於普通網友講,避免不切實的比較,在社交媒體大方展示真實的自己或許才是打開社交媒體的正確方式。

告訴我們:

參與《假網紅》紀錄片的另外兩名嘉賓,最終因為無法容忍欺騙自己和粉絲,抑或是受到好友質疑而退出造星計劃。

如果你也是這個節目的嘉賓並渴望成為大 v,你會選擇為了達到最終的 ” 真有名 “,而走捷徑使用節目組的 ” 三步法 ”
嗎?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在國外如何當一名網紅?特朗普都要花錢買粉…

相关推荐: 第八輪AZ預約10日開跑 符合資格有這兩類對象

昨天有兩批AZ疫苗到貨,分別是波蘭贈予40萬劑,以及透過COVAX採購分配的第三批41.4萬劑,兩者效期皆到今年11月30日。指揮中心今天曝光第八輪優先預約對象,共有兩類民眾。 指揮官陳時中說,包含9月10日前第一劑施打已滿10周者,可以打第二劑,以及7月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