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在朋友圈轉發求救信息,真的能幫到山西嗎?

在朋友圈轉發求救信息,真的能幫到山西嗎?

  • 新聞

到了昨天晚上,朋友圈裏的山西大雨終於爆發了一波。

但是時間很短,幾個小時後,朋友圈裏又是一片鶯歌燕舞……

“無人問晉”這個典型street smart的詞語短期流行,充分說明了社交媒體時代的特征。

社交媒體取代不了媒體。朋友圈救不了山西大雨,也救不了河南大雨,救不了任何人間慘劇,世上悲情。

隻有確確實實無人問津了的傳統媒體能,但是他們去哪了呢?

山西大雨是從10月3日開始下的。那個時候還在國慶假期的高峰期。

今年的國慶假期社交媒體,是假國外,假度假和假美食盛行的時間。哦,對了,還有《魷魚遊戲》盛行的時代。

這兩個東西非常恰如其分地呆在一起的原因,按照冰川思想庫白晶晶老師的說法,是因為人們都活得太苦了。

在某種程度上這可能也是山西大雨沒有在朋友圈裏刷屏的原因。生活已經太苦了,在一年一度極其難得的休假時間裏,為什麽還要用人間苦難,來給自己添堵?

所以,為什麽河南大雨會在朋友圈裏瞬間狂風暴雨,而山西大雨卻變得零零星星?

我自己分析,有幾個因緣:

鄭州地鐵的慘狀以短視頻的方式快速流轉,通勤人士感同身受;鄭州畢竟是地方中心城市,資訊發達程度比較高,傳播速率比較快;受災的地區主要集中在城市中,無論是資訊還是畫麵,所帶來的衝擊性比較強。

但是也不要誤會,以為朋友圈裏的鄭州大雨會有什麽了不起的作用。也不過短短幾天而已,鄭州大雨的前因後果,責任追究,重建樣貌,早就已經在朋友圈,以及所有的社交媒體裏消失得幹幹淨淨,再也無人提及。

你不必訝異,也無需悲情。因為這就是社交媒體的本質。它的本質是社交,而不是媒體。社交的本質在所有的新聞事件中,無非是抒發情緒,炫耀同情,增加談資。當這些新聞事件失去了社交功能之後,它自然也就消失了。

社交媒體隻關心情緒,不關心事實。

然而,山西大雨事實上已經是非常嚴重的了。

本來,任何的災害都是無從比較的。

也許從人命上的損失上來說,山西死的人比較少。今天發布出來的消息說,死了15個人。

但如果僅從死亡人數上說,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山西人口是3400萬,而河南的人口將近一個億。

河南大雨死亡人數比較多的原因,是因為災害主要發生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而山西大雨災害,是全方位的。

山西大雨的受災地區,已經覆蓋了省內的大部分區域。

盡管這麽說比較殘酷,但是河南大雨給河南總體造成的災害並不算十分嚴重,因為主要發生在城市地區,所以災後重建,災民安置與經濟恢複,相對而言是比較容易的,況且,城市地區資源比較豐富,相對容易恢複。

但山西不同。這次大雨覆蓋的地區廣泛,農村和相對不發達地區都普遍受災,所造成的次生災害難以估量。

很多地方的莊稼、牲畜、農副業遭到了全麵性的摧毀,災後民眾的生計成了普遍性的問題;由於長時間的礦產開采,滑坡、塌陷等地質災害隨之發生,從而導致了許多地方的災後重建困難重重。

而朋友圈中最為盛行的兩個話題:山西的古建受到嚴重衝擊,這是一個無法修補的永恒性傷害;許多煤礦因此停產,給本來已經嚴重的停電問題,雪上加霜。

然而,這些都是炫耀性以及戲謔性話題,它們本身的嚴重性,在自媒體的流量式操作中,沒有實質作用。

因此,我想要說的是:所有的災害都無從比較。無論死人多少,對於所有的親屬來說,都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對於所有在其間受苦的人而言,這是上天突如其來的無妄之災,我們都沒有做錯什麽,為什麽要遭受這樣的“天譴“?

每一場災害都是獨特的,每一次傷害都是真實的,而每個身在其中的人,都不容忽視。

既然朋友圈,以及所有的社交媒體是虛偽淺薄的,那麽什麽才能拯救他們?

媒體,或者說得更加準確明白一些,所有職業新聞的媒體。

每一場災害都不是由來無自的,有前因,有過程,有後果。

無論是河南大雨,還是山西大雨,都有一個非常強烈的背景:在8月份一個自媒體的報道中,已經分析過,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裏,北方的降雨量,都有大幅度的增長。

請查看8月28日《地理公社》文章:濕潤中國,華北重回水鄉?

這是一個地理大變動的時期。

河南與山西,確實都是突發性的大型降雨。但問題在於,在華北地區整體已經進入了降雨的大變動時期,那麽整個北方的預警係統與災害預防係統,做了什麽調整嗎?

我們對於氣象、地質部門的期待,不是僅僅給我們發布天氣預報,這是任何一個民間APP都已經能做到的事情了。我們要的,恰恰是對於地理地質變動的相應政策調整,災害預防的投入,以及對整體災害變化的應急機製,而不是災害發生時的好人好事與“河南挺住”“山西挺住”這樣空洞無益的口號。

誰在質問,誰能質問?嚴肅媒體。

在兩場災害之中,我們所需要的是,媒體給予我們充分的有效的完整的信息,需要知道zf救援部門做了哪些事情,以及哪些地方需要援助,哪些地方災情嚴重,以及zf的物資、人員如何調配,如何能夠做到最有效的救援。

這些,我們在社交媒體裏,一無所知。如同在河南大雨之中一樣,我們又看見了一個“救命文檔”,由一個毫無經驗,隻有熱心的年輕網友所製作。

在這樣千鈞一發的關鍵時刻裏,依靠民間的散碎信息,以及熱心網友的自發行為,是無效的,或者效能極低的。我們需要成建製的、大批量的專業信息收集與傳輸。

在傳統媒體時代(準確地說,從1990年代到2010年代),每場災害之中,都有成千上萬的傳統媒體記者奔赴現場,競渡新聞。他們從各自的現場,給予第一時間的報告。無論是有力救援,抑或是顢頇應對,都在這樣大批量成建製的新聞報道中,一覽無遺。而救援與救助,都能在第一時間裏,得到披露。

然後,災難的發生隨時短時的,但是影響卻是長期的。災後重建如何進行?次生災難如何防止?捐款如何使用?政府是否及時撥款?所需什麽救助?是否得到公平援助?

……

凡此種種,都需要長時間的、事無巨細的、不停不歇的跟蹤。

這是一件專業的事情。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人們過度抒發了對於新聞權力,輿論監督的作用,而所忽視的,是新聞的信息傳遞作用,與它的輿論監督作用,是這個職業的一體兩麵。

隻有輿論監督,沒有信息傳遞的媒體,不過是爪牙;而隻有信息傳遞,沒有輿論監督的媒體,是沒牙的貓咪,都不過是擺設。

朋友圈與社交媒體是這個時代的創建,沒有人能夠反對它們的合理性存在。但試圖依靠社交媒體進行專業的信息構建,不過是一種虛無和虛妄的假想而已。

中國古人言,民心如水,道理就是這個。

普通公眾自然也不用為自己的朋友圈中沒有出現山西大雨而感到羞愧。因為這本身就是不是他們的職責。

但是他們應該關心的是:為什麽沒有人在履行這個職責了。

關心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因為當某一天傾盆大雨降臨到自己的頭上,呼告無門時,你會感到無比地悲涼:

你也消失在朋友圈裏,無人問津,自生自滅。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在朋友圈轉發求救信息,真的能幫到山西嗎?

相关推荐: 馬斯克股東會宣布:特斯拉總部 從加州搬去德州

馬斯克周四在特斯拉股東大會上宣布,企業總部搬到德州。(路透) 馬斯克(Elon Musk)周四在特斯拉(Tesla)股東大會上宣布,企業總部將從加州的巴洛阿圖搬到德州的奧斯汀。特斯拉在奧斯汀有一座全新的廠房即將落成,預計生產明星車款Model Y和皮卡Cy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