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多重風暴襲來 中共外儲或面臨枯竭

最近這幾個星期,大家都看到了,能源危機正在衝擊全球,中國經濟因為煤炭儲備的低水平以及受全球大環境的影響,更是雪上加霜。而中國的債務危機也導致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屋漏偏逢連夜雨」。在能源危機疊加債務危機之際,中國9月份的外匯存底餘額又錄得了6個月來最大的單月跌幅,而第二季度的外債規模卻在加速上升。如此一來,是否會如外界所推測的,中共的外匯存底正在走向枯竭,真的快沒錢用了嗎?作為拉動中國經濟「三架馬車」之一的出口貿易,此時是否還能起到助力的作用呢?還有那些曾經看好中國市場的海外投資者,目前正在做什麼樣打算?而中共手裡還有什麼牌可以解燃眉之急呢?

外儲錄得6個月來最大降幅

10月7日,中共外匯管理局公布了今年9月份的外匯存底數字,32,006億美元,比8月末的數字減少了315億美元,降幅接近1%,這是今年3月份以來最大的單月跌幅。

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外匯存底減少了呢?我們先來看看中共官方的說法。

中共外管局新聞發言人稱,外匯存底以美元為計價貨幣,9月份美元指數上漲,非美元貨幣在折算成美元後金額減少,也就是說,人民幣兌換成美元沒有那麼多了,在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的作用下,當月外匯存底規模下降。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副院長趙慶明表示,除了美元顯著上漲的因素外,9月份世界主要國家債券價格在下降,這都令9月外匯存底帳面縮水。

路透社也認為,9月美聯儲緊縮預期,助推美指上升至一年高位,是造成中國大陸9月分外匯存底減少的原因。路透社也粗略估算了一下,9月匯率波動和資產價格變動可能帶來的估值下降約為210億美元;而相應的,當月外匯存底因為資本暫時外流,導致美元減少大概是105億。

我們看到,不論是官方還是機構給出的原因都是說美元指數上漲,造成了非美元外匯存底對美元的相對貶值和縮水。按照這個說法和思路,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一直以來中共當局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轉向如此敏感和關注。因為一旦美元開始進入加息通道,中國的外匯存底在匯率上面就會出現一部分損失。

此外,有投資人說,「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的出口情況並不樂觀,進出口順差在明顯減少,順差有100億左右,這個幅度在縮減。如果繼續下去,影響令人擔憂,中共手裡面的錢恐怕是越來越少了。」

的確,除了美元政策和出口的收縮,近期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多重風險也同時在危及外匯存底。市場也開始關注並討論中國外匯存底的問題。

中共手上的外匯或已枯竭

一直以來,外界有個說法,就是說,這個外匯存底是中共的「國家機密」。那麼外匯存底包括哪些呢?

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它的解釋是:國家為了應對國際支付需求,政府機構所集中掌握的外匯資產。

那麼,按照中資商業銀行的解釋,簡單說來就是,中共手裡掌握的是人民幣,但是人民幣不是國際貨幣,所以要想和其它國家做生意,就要有其它國家認可的貨幣,用它來做國際支付。所以,就要存儲美元、日元、歐元等貨幣,這些長期存儲用於海外交易的資金就構成了中共的外匯存底。

那麼這些外幣資金怎麼來的呢?中共只能印人民幣,可不能印人家的貨幣,要真印了,那就一定是假幣了。

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外匯一般有兩種來源,一種是從事出口的企業與勞動者將商品賣到海外時,一般會以外幣結算,這些企業和勞動者拿著他們賺的外幣到銀行兌換成人民幣;另一種是來自投資者。海外投資者要在中國大陸進行投資活動,那就需要將他們手裡所持有的外幣去銀行兌換成人民幣。而銀行收到的外幣就形成了外匯存底。

我們來看看現在外匯存底情況,根據前面提到,外匯存底餘額出現下降,9月是32,006億美元,但是根據中共外匯管理局9月30日公布的數字顯示,截止到今年6月末,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是26,798億美元,出現連續數個季度上漲的趨勢。

從它公布的數字可以看到,自2016年開始,中共的外債規模在持續上漲,而且近一年來,上漲的速度明顯還在加快。在2019年12月末突破2萬億美元之後,僅5個季度就突破了2.5萬億,創下了歷史新高。而就2021年第二季單季來看,和上一個季度相比,又增加6%。

今年6月初,台灣總體經濟學專家吳嘉隆曾算了一筆帳,並表示「中國外匯存底不夠用了」。他當時分析說,中共央行外匯存底目前3.2萬億美元,扣掉借來的美元債務2.4萬億美元,還剩8,000億美元,再扣掉外來直接投資(估約1萬億美元)的40%,大概是4,000億美元,那麼,最後剩下只有4,000億美元了,而這4,000億「才是中國人民銀行可掌握的部分」。

他還分析說,中國大陸每年要進口石油、天然氣、糧食、金屬、工業設備、原材料、晶片等等,這些花費實際超過了4,000億美元。由此推斷,中國大陸外匯存底已經不夠用了,所以中共才改變匯率策略,這也預告了人民幣將要貶值。

吳嘉隆當時提到的外債是2.4萬億,這個數字還是截止到去年12月年底的外債規模,半年多過去了,現在的外債餘額又繼續上升了接近2,800億美元。按照這個的思路,中共還有多少外匯存底的老本可以吃呢?

外貿開始拖累中國經濟

有人說,沒關係,我們還有出口創匯,不是還有華爾街和外資源源不斷地投資進來嗎?可是,我們看到,現在中國的房地產債務已經龐大到,難以再繼續融資的地步,同時,恆大和花樣年兩家房地產商的債務違約已經讓全球投資者提心弔膽了。

不僅如此,我們上周剛剛說過中國地方債的問題也是觸目驚心。前幾天,大陸出台的《城市負債率排行榜》報告顯示,在中國86個城市之中,有75座城市的債務率比2019年翻倍,85座城市的債務率超過100%。其中,貴州貴陽高居榜首,債務率竟然高達929%。

已經有國際投資者被中國的債務嚇退了。國際金融協會(IIF)9月的報告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8月從中國債市撤資了81億美元,是6個月以來最大規模的資金外流。

此外,原本要進入中國市場的外資也在大撤退。美國CNBC在29日的報導中說,儘管中國大陸仍是製造業投資的選項,但不少公司對投資中國持觀望態度,他們現在選擇止步。這些來自外企的商業投資額,估計約有數千萬美元。

資本項目的這些跡象意味著,如果可以賺取外匯的外貿出口再出現問題,中國的外匯存底即刻面臨危機。

我們還看到,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的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Herrero)在近期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外貿已開始拖累中國經濟。一方面,雖然全球經濟復甦支撐了中國的外需,但原材料成本上升和近期電力緊縮嚴重限制了中國的產能,這些都勢必會造成出口商的延遲交貨。另一方面,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推高了中國的進口價格。總之,出口減速、進口加速導致淨出口下降。她預計,淨出口對中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的貢獻為負數。

墨西哥債務危機的警示

可能有人會想,現在也不讓中國人出國了,國內也用不上外匯,外匯存底不足,或者是人民幣貶值和中國百姓好像沒多大關係?

那麼,我們來借鑑一下上世紀八十年代,墨西哥發生的事情。雖然不能完全解釋失去美元支付能力出現的結果,但是在能源危機疊加債務危機之際,仍給開發中國家或者說非美元貨幣國家一些警示。

1982年8月的一天,墨西哥政府宣布了一個震驚金融界的聲明:「該國無法按期履行償債義務。」而此前,多個拉美和歐洲國家已經陷入了債務危機。

此前,開發中國家的高出口增長,令人們忽視了這些國家的債務問題。隨著80年代,債權國政策的變化與全球經濟形勢的變化,令債務國一方面償債負擔加重,另一方面的償債能力也出現下降。開發中國家內部的資本流出也加劇了它們償債的困難。

而債務違約的直接結果是本國貨幣的大幅貶值,通脹之火也隨之被點燃。這對普通百姓來說就不無關係了,通貨膨脹的直接影響就是,貨幣貶值,物價上漲,人們的生活水平也會隨之下降。

香港還有多少油水?

那麼,是不是說,中共就完全沒有出路了呢?可能大家也想到了,它還有香港這個「提款機」。在中國的多個省、直轄市和特區中,香港恐怕是最有錢的了,所以,香港也成了中共當下最想榨油的「肥肉」了。

香港金管局日前公布,截至2021年9月底,官方外匯存底資產為4,950億美元。

通過港府日前公布的《施政報告》也可以看出,香港將會與中國大陸進行更加密切的互動和合作,並且在推動跨境人民幣資金雙向流通方面,香港會為中共起到更大的作用。中共要調用香港的外匯,港府敢說不嗎?

我們已經看到,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正紛紛在香港發債、套美元。與此同時,中共也藉助香港在加速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不過,自從去年「香港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的金融環境也在每況愈下,不知這塊「肥肉」還有多少油水呢?有關外匯的問題是個龐大而複雜的問題,我們還會在以後的節目中繼續從不同的角度為大家做報導與分析。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財商天下:多重風暴襲來 中共外儲或面臨枯竭

相关推荐: 屢傳病逝消息 蓋達首領911紀念日現身? 情報組織:無法保證他還活著

蓋達組織現任首領艾曼·查瓦希里。   圖:擷取自維基百科 上週六(11)為美國「九一一襲擊事件」20週年。同日,蓋達組織也發布一段影片長達 60 分鐘的影片,其中,屢傳病危的蓋達組織首領艾曼·查瓦希里(Ayman al-Zawahri),也出現在當日的影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