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華社記者遭荷槍實彈截停 烏克蘭士兵對他說….

新華社基輔2月25日電 俄羅斯24日決定在頓巴斯地區發起特別軍事行動,烏克蘭隨後宣布全境進入戰時狀態。

沒飛機、沒長途大巴,在亞歐地區常駐多年、有過兩次入烏報道經曆的資深記者魯金博一路駕車闖關,克服了炸橋封路、荷槍逼停等重重困難,深夜抵達烏克蘭首都基輔。請看他發回的一線報道——

出發!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2月24日清晨,手機新聞APP瘋狂推送最新消息——俄羅斯總統普京決定在頓巴斯地區發起特別軍事行動的重大消息。根據新華社統一部署,我作為第一路增援記者,立即著手聯係進入烏克蘭渠道。

視頻截屏

已經沒有飛機、火車,我搶到一張長途大巴車票,但一個小時後訂票處工作人員聯係我:“俄烏邊境現在關閉了,所有長途車取消,你不可能過得去!”

我曾赴烏克蘭支援克裏米亞入俄和烏東部地區衝突等報道,深知現在這種亂局下,很多事沒有章法可循。使命在身,我決定立即出發,先到邊境再說,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相機等設備、汽油桶等裝上車,護照、出差證明等通關文件備好,出發!

說服關卡人員放行

他特意與我握手告別

從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到烏克蘭首都基輔約550公裏,導航顯示開車需要近8個小時。

視頻截屏

我到了白俄羅斯距烏克蘭邊境最近的加油站,加滿油,兩個熱狗和一杯茶墊了墊肚子,又加購了一袋麵包、一大瓶水,開始闖關!

白俄羅斯關卡的工作人員上前告知:“現在烏克蘭那邊在打仗,你不能過去。”

我立即把駐白俄羅斯記者證、駐俄羅斯記者證、護照、出差證明、汽車證件全部出示,為了通關還搬出了一個理由:“我們在基輔的記者同事忙報道已累病,急需幫忙!”

工作人員思索片刻又勸我,前麵主幹道橋麵都被炸了,就算想去也到不了基輔。但見我決心已定,他最終一臉佩服又挺無奈地答應放行。一切手續審核完畢,他特意出來和我握手告別,祝我工作順利。

白烏邊境過境點烏克蘭一側空無一人,沒有工作人員。新華社記者魯金博攝

我心懷忐忑地把車開到關卡的烏克蘭一側,下車走到崗亭,看到電話等辦公設備都在,燈也還亮著,但沒見到人。

兩輛白俄羅斯大貨車正巧路過,司機嫻熟按下按鍵,欄杆升起。我問司機:“我的護照不用蓋入境章嗎?等我再從烏克蘭出境怎麽辦?”司機笑著說:“都自助唄!”

邊境村落的烏克蘭大爺問我:

“過去也是戰區,你去幹啥?”

正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上一路狂飆,突然間,導航上顯示的路沒了。趕快刹車,下車定睛一看,一片水泥殘渣。再往前走,寬闊的河麵上正是關卡工作人員提到的那座被炸斷的橋。

進入烏克蘭30多公裏處跨河主幹道大橋被炸毀。新華社記者魯金博攝

當地手機信號很差,導航隻能看個大概,摸索著找路。附近村落幾乎家家閉戶。好不容易遇到幾個在戶外聊天的老大爺,問我:“你要去基輔?!橋炸了,過不去!想繞路?穿樹林,開30公裏!過去也是戰區,你去幹啥?!”

各種嚐試未果,幸虧一輛汽車從樹林裏開出,我急忙攔住司機,他給指了一條路。

林子裏的雪都化了,道路泥濘,5公裏的路,開了一個多小時。天已黑,周圍沒有一點聲音。閃念想,車壞了怎麽辦?回不去了,隻能往前!

總算繞開了斷橋,開上主幹道。開始不時碰到坦克和戰車。我知道,目標近了!

導航顯示,切爾尼戈夫隻能繞城通過。

烏克蘭士兵端著槍:

“誰放你過來的?”

快到切爾尼戈夫時,路障明顯增多,我第一次遇到哨卡的攔截。烏克蘭士兵短暫詢問和檢查後便放了行。

在岔路口,近光燈照得遠處地上像有什麽,減速後才看清,兩個人正趴在地上被檢查。

10來個身穿迷彩服的士兵衝上來,端著槍對我喊:“停車!熄火!”我降下車窗,還想揮手致意,但幾支槍口逼得更近:“雙手放在方向盤上!”

我用俄語與他們快速溝通幾句,按照指令下車打開車門和後備箱,把所有證件拿出來。

對方十分氣憤地連珠炮一般質問:“誰放你過來的?你是怎麽過來的?橋斷了,你從哪裏來?沒人攔截你嗎?”

我如實回答路上的情況和所見所聞。他們核實證件無誤後再次放行,還補充一句:“我們和中國是友好的!”

終於在主幹道旁看到營業的加油站,趕快進去買當地手機卡。可是加油站的POS機壞了,隻能用現金,而我沒有當地貨幣。這時,三支步槍從加油站門口探入,嚇得我一身冷汗。原來是三名年輕警察進來買煙。其中一名警察看到我的難處,還自掏腰包買了電話卡送我。電話卡100格裏夫納(約合3美元),我給了他5美元表示感謝。

借機和警察聊了聊基輔局勢。他說:“很不好!大家都在撤離,你也應該離開,進去太危險了。”我問他為什麽不走,他回答:“這是我們的家園,我會留在這裏守衛。”

快進基輔時聽到巨響

重新出發,離基輔越來越近,突然看到天空一閃亮光,緊接著一聲巨響。趕緊撥通新華社基輔分社記者的電話,詢問他是否平安。同事告訴我一個消息,基輔已經實行宵禁,我可能進不去了。

即將進入基輔市區道路上的障礙物。新華社記者魯金博攝

果然,導航突然提示前方道路封閉。緊接著,又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我減速停車接受詢問。

待我表明中國記者身份,警察核實了信息予以放行,還對我說,明早城市備不住會受到進攻。他祝我采訪順利,我祝他一切安好。

再也沒有關卡了!可能因為一路高度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鬆下來,我竟然在基輔分社附近的橋上盤了三圈才找對出口。

終於,我與帶病在報道一線連軸轉幾天的同事會合。接下來,我們會一道在烏克蘭局勢最前沿發回中國記者的報道。希望衝突早日平息,有關當事方可以通過談判解決問題,當地百姓的生活能回歸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