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烏談判取得進展背後 俄羅斯的真實目的是什麽?

News Analysis: Progress in peace talks
“doesn’t mean that Russia is ready for serious discussions on
ending the war,” @StevenErlanger
writes. “That would require a better outcome for President Vladimir
V. Putin of Russia to sell at home as a victory.”https://t.co/K8gclYjG4D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
March 30, 2022

周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的俄烏會談中。 MURAT CETIN MUHURDAR/TURKISH
PRESIDENTIAL PRESS SERVICE, VIA AFP — GETTY IMAGES

布魯塞爾——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表示,隨著特使們周二在和平談判中取得進展,俄羅斯做出了讓步,這表明烏克蘭戰爭有了更現實的方向,同時也表明俄羅斯不急於結束衝突。

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亞曆山大·福明表示,決定“大幅減少”烏克蘭首都基輔和北部城市切爾尼戈夫周圍的軍事活動,以作為“為未來談判增加互信”的姿態。

然而,俄羅斯在北部的推進已經停滯,基輔周圍的部隊在麵對烏克蘭的反擊時采取守勢,在蘇梅附近也是如此,在那裏,俄羅斯一直難以包圍第聶伯河以東的烏克蘭主要軍隊。

“降級是撤退的委婉說法,”倫敦國王學院戰爭研究榮休教授勞倫斯·弗裏德曼說。“俄羅斯正在根據現實調整自己的目標,因為戰爭主要是以經驗為依據的,”他說。“說他們專注頓巴斯並不是一種詭計,因為在現實中他們能做的隻有這些。”

但讓步絕不是投降,其他人警告,周二取得的進展並不意味著俄羅斯準備就結束戰爭進行認真的討論。俄羅斯需要取得更好的結果才能讓普京總統在國內宣揚自己取得了勝利。

周二,烏克蘭方麵建議通過15年的雙邊會談解決克裏米亞問題,並表示普京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可能會在會談中討論頓巴斯地區的控製權。俄羅斯表示,隻有在和平協議草案準備好後,才會安排兩國總統舉行會晤。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這樣的協議至少必須讓俄羅斯控製目前被圍困的烏克蘭港口城市馬裏烏波爾,從而在俄羅斯占領的兩個地區——西邊的克裏米亞和東邊的頓巴斯——之間建立一條安全的陸路通道。他們還表示,它還必須讓烏克蘭放棄對頓巴斯的兩個行政區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的控製權,普京已經宣布兩地為獨立共和國。

周一,在被圍困的烏克蘭南部港口城市馬裏烏波爾,一名俄羅斯支持的分裂組織成員。 ALEXANDER
ERMOCHENKO/REUTERS

“俄羅斯沒有正經談判的資本,因為他們在戰爭中做得不夠好,”戰略研究基金會的法國國防分析師弗朗索瓦·埃斯堡說。“這是俄羅斯人鞏固和重組的機會,讓他們可以從後勤上無法到達的地方撤離,在那裏他們已經耗盡了食物和彈藥。”

一些西方高級官員對此表示同意,說俄羅斯嚴重缺乏炮彈和其他彈藥,需要補給。

埃斯堡說,普京也不會輕易結束這場戰爭。如果他拿下了第聶伯河以東的地區,“目前這也許就足夠了,但他會重建軍隊,繼續作戰。”

倫敦研究機構查塔姆研究所所長羅賓·尼布利特說,對雙方來說,“談判並不認真,因為雙方現在的談判是戰爭的延續,而不是解決方案。”他說,俄羅斯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東部,而烏克蘭將會發現,很難從敏捷的防守轉變為真正的反擊。“而且普京沒有忘記基輔。”

尼布利特說,即使普京能夠控製並“解決”烏克蘭東部的另一個分區,“烏克蘭也必須簽字同意,如果它不同意,我認為我們不會解除製裁。”

他的同事、研究俄羅斯軍事的法國學者馬蒂厄·布萊格也認為,俄羅斯在談判中沒有誠意,而是“在試水,爭取時間,重新部署和裝備軍事力量,在地麵戰中取得更多進展”。

他說,俄羅斯軍方似乎已經控製了這場可以稱之為失敗行動的所謂第二階段,其實它本該是第一階段。拿下馬裏烏波爾、陸橋(land
bridge)和頓巴斯“本應是成熟的軍事計劃”。現代戰爭有一半是信息戰,“成功取決於你如何利用它,”布萊格說,特別是在像俄羅斯現在這樣的壓製性媒體環境下。

他說,經過了一個月,俄羅斯軍隊明顯無力占領城市和守住領土,“因此戰略目標不得不改變。”

周二,伊斯坦布爾的示威者抗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FRANCISCO SECO/ASSOCIATED PRESS

但是,弗吉尼亞國防研究機構CNA的俄羅斯研究主任邁克爾·科夫曼發推表示,俄羅斯如果完全撤出基輔會讓烏克蘭人增援頓巴斯地區,讓他們獲得重大勝利。

正在摩洛哥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對俄羅斯減少敵對行動的承諾表示懷疑。“俄羅斯說了什麽不代表它做了什麽,”他周二表示。“我們關注的是後者。而俄羅斯正在做的是繼續殘害烏克蘭及其人民,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這種情況還在繼續。”

前英國駐俄羅斯外交官、歐洲改革中心外交政策負責人伊恩·邦德表示,俄羅斯在2015年吞並克裏米亞後並沒有停止戰鬥,而是積極支持頓巴斯的分離主義分子。“我對俄羅斯人放棄戰爭持懷疑態度,”他說。“我們之前在2014年和2015年看過這幕戲了。我認為這隻是一個暫停。”

研究俄羅斯宣傳史的伊恩·加納在Twitter上指出,“普京的俄羅斯——實際上,是後蘇聯時代的俄羅斯——多年來一直處於肮髒的、無休止的衝突之中”,他還說摩爾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格魯吉亞的阿布哈茲和頓巴斯,所有這些都是俄羅斯軍隊在其他國家支持分離主義運動的地區。“也許沒有結束,”他說,隻是“在中場休息”。

烏克蘭高級談判代表米哈伊洛·波多利亞克在周二的會談後表示,雙方正在認真討論烏克蘭的中立性問題,一項由美國、英國、土耳其、法國和德國等北約成員國保障其安全的條約,一個停火協議以及人道主義走廊。

烏克蘭和西方官員還表示,俄羅斯可能會願意讓一個非軍事化的烏克蘭加入歐盟,前提是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或允許任何外國軍隊駐紮。

但安全分析師質疑這樣一項協議的誠意。

邦德說,烏克蘭的中立問題在於,到目前為止,它希望能夠做出擔保的國家沒有一個同意這樣做。他說,這相當於北約成員國換個名頭進行集體防禦,因此極不可能。

至於歐盟成員國身份,尼布利特說,這對普京來說是最大的危險,普京曾在2014年迫使時任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放棄與歐盟的貿易協定,幫助刺激了烏克蘭的暴亂。尼布利特說,如果烏克蘭現在加入,與俄羅斯相比,該國的經濟發展速度會更快,“最終就像在朝鮮旁邊出現一個韓國,我不覺得普京會接受這一點。”

周一,在烏克蘭首都基輔,一名烏克蘭士兵正在查看一個多星期前無人機拍攝的伊爾平的視頻。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說,更重要的是,歐盟條約也包含集體防禦承諾。

不過,布勒格說,歐盟需要就烏克蘭加入歐盟的可能性向該國作出明確回應。“無論烏克蘭是否因此成為歐盟成員國,這不由俄羅斯決定,”他說。“但歐盟需要對烏克蘭的未來作出絕對清晰的表示,這是道義上的責任。”

Lara Jakes自摩洛哥拉巴特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Steven Erlanger是時報歐洲首席外交記者,常駐駐布魯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