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新聞 欣怡 2周前 (11-08) 26次浏览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柏林牆倒塌之前,每當有人問:兩德統一有希望嗎?無論東德人還是西德人,大部分都會嘆氣道:我此生應該看不到這一天了。然而世事難料,沒過多久歷史迎來巨變。太多的意料之外,成就一個個奇蹟,如今再度回放這段歷史,仍然讓人熱血沸騰。

東德特務機構大樓成為紀念館

柏林的冬天寒風凜冽,利希滕貝格區(Lichtenberg)大樓裡的人們卻忙得滿頭大汗。焚燒爐全力開動仍嫌太慢,碎紙機也負荷過度,所有能找到的人手都被召集起來用最原始的方式撕毀文件,或者用臉盆直接在辦公室裡焚燒檔案。

這裡就是東德特務機構史塔西(Stasi)的柏林總部。1990年1月15日,公民抗議者占領了大樓,救下16,000大袋撕碎的材料。監控民眾40年,史塔西文件堆積如山,檔案櫃綿延110公里,還有140萬張圖片、16.9萬份錄像錄音帶。

兩德統一後,這裡成為紀念館和博物館,通過各種展覽、出版物和歷史見證者的演講等活動,提醒人們記住這段災難性的歷史。推倒柏林牆30周年之際,我們來到大樓庭院,參觀露天展覽,在650多張圖片、文獻前駐足,腦中浮現出那個風起雲湧的年代。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為紀念三十年前的萊比錫抗議活動,原史塔西大樓改建的博物館前絡繹不絕的遊人參觀歷史圖片和資料。(Robert-Havemann-Gesellschaft/Rolf Walter)

逃!逃!逃! 突破暴政圈禁

自從東西德分而治之以來,東德人就沒停下逃離的腳步。截至1961年柏林牆建立之前,陸續有近350萬人逃出東德,幾乎占東德總人口的六分之一。

柏林牆建立之後,人們逃離的願望更加迫切。硬闖柏林牆、跳樓、游泳、挖地道,甚至自製熱氣球、潛水艇逃亡。總之,人們想盡一切辦法,上天入地只為逃出極權暴政。

時間來到1989年,歷史出現了轉機。5月2日,匈牙利政府宣布拆除通往西歐的邊境設施。同年6月,匈牙利和奧地利兩國外交部長,面對媒體和公眾,象徵性地剪開了兩國邊境的鐵絲網。

匈牙利的舉動,讓東德人看到了逃離的希望。那一年夏天,東德政府忙著準備10月的40周年國慶大典,而老百姓則趁度假季湧向匈牙利,伺機逃往西德。布達佩斯的西德大使館前經常聚集著上千東德人申報難民,到了8月中旬,由於人數太多,不得不暫時關門。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為紀念三十年前的萊比錫抗議活動,原史塔西大樓改建的博物館前絡繹不絕的遊人參觀歷史圖片和資料。(Robert-Havemann-Gesellschaft/Sergej Horovitz)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為紀念三十年前的萊比錫抗議活動,原史塔西大樓改建的博物館前絡繹不絕的遊人參觀歷史圖片和資料。(Robert-Havemann-Gesellschaft/Sergej Horovitz)

「泛歐野餐」 撕裂東歐鐵幕

就在此時,人們得到一個消息,匈牙利共產黨和另外兩個黨派將聯合舉辦一個野餐會,地點選在奧地利境內的聖瑪格利特市,時間是8月19日和20日的週末。

為此匈牙利方面將在19日下午3點開始,打開小城肖普朗(Sopron)通往聖瑪格利特的邊境長達三小時,允許匈牙利人在這個時間段內到鄰國參加野餐活動,名叫「泛歐野餐」。

8月19日下午3點不到,肖普朗的邊境上早已擠滿了人,大部分都是以度假名義來此的東德人。他們把車停在路邊,什麼行李也沒帶,只提著少量的食物,就拖家帶口的衝向邊境鐵絲網。他們目的明確:進入奧地利,然後到西德,再也不回東德了。

還沒等匈牙利的警察完全打開邊界的水泥柵欄,男女老少的人潮就把邊境上的鐵絲網衝開了一個口子。路邊的小車排起了長龍,沒有人還惦記著它們和車中的行李,什麼都不要了,只要早一點踏上鐵絲網另一側自由的土地。

攝影鏡頭為當年的人潮留下了永久的定格:人們摩肩接踵地從開了口的狹窄的邊境柵欄通過,黑白照片的右側,人群把兩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匈牙利警察擠到了鐵絲網前,但他們無動於衷,低著頭往地上看,對人潮視而不見,嘴角似乎還漏著竊笑。

兩名警察中的前面那個叫貝拉(Arpad Bella),是當時的值班警官,帶著手下五名警察正當班。只因為他的一句命令「不許開槍」,600多名東德人得以成功逃往西德,東歐鐵幕由此被撕開,在隨後的幾個月內被完全撕裂。

藉著「泛歐野餐」來到奧地利的東德人很快在維也納的西德大使館拿到了簽證,轉往西德定居。越來越多的東德人來到匈牙利尋找通往自由之路。

三週後,9月11日夜間,匈牙利拆除了通往奧地利的所有路障,僅在此後的10天內,就有1萬8千多名東德人從這裡進入奧地利,再逃往西德。到柏林牆倒塌時,這個數字超過5萬。

點起燭光祈禱 永不放棄希望

當時東德的萊比錫市中心,聖尼古拉教堂(St.Nikolaikirche)裡燭光搖曳,成雙成對的巴底農神廟式巨柱,頂著一叢叢覆蓋著天花板的椰樹冠,矗立在大廳中間,如同兩隊天使,居高臨下撐起美麗的綠色大傘。

又是一個週一,富勒爾(Christian Fuehrer)牧師已經準備就緒,開始主持週一的「和平祈禱」。這樣的祈禱開始於1982年,那時東西方冷戰進入了激烈的軍備競賽年代。

處於冷戰前線的東德人和西德人一樣惶惶不安。「德國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莫非我們還要再經歷一次?」帶著這樣的問題,一群年輕人來到聖尼古拉教堂,在他們的要求下,教堂的牧師們決定為這些年輕人舉辦一場定期的活動來祈禱和平。

富勒爾牧師擔任了每週一下午5點舉辦的這場「和平祈禱」的主持人。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參加「和平祈禱」的人越來越少,最少的一次只有6個人。

那天,一位婦女對富勒爾說:「牧師先生,您可千萬不要取消和平祈禱,如果連祈禱的機會都沒有,我們就徹底失去了希望。」

自此後,聖尼古拉教堂週一的燭光祈禱雷打不動,不論人數多寡、不管功效有無,每週堅持,每月堅持,寒暑不斷,風雨無阻。

漆黑暗夜中 人們找到心靈避難所

到1986年,一批申請了「長期出境許可」的人來到萊比錫尼古拉教堂尋求幫助。當時,東德有幾十萬人申請永久出境。在東德當局的眼中,這個舉動就意味著徹底背叛,申請出境者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壓。富勒爾牧師為他們在教堂舉辦了活動,沒想到這使得「和平祈禱」日益興旺。

1988年2月,富勒爾邀請了50名遞交永久出境的東德人到教堂進行討論。出乎意料,實際參與的人數竟超過十倍。牧師以「生活與留駐東德」為題的演講,深受關注,討論氣氛空前熱烈。

這次活動意義重大,自由的渴望附著於一紙離境申請,變為具體的期待,這期待竟在教會獲得了尊重、理解、同情和支持。於是,等待離境的人成了和平祈禱的中堅力量。

此後,聖尼古拉教堂像磁石一樣,開始持續吸引社會各界人士。除了和平祈禱,人們在那裡討論各類被禁的話題,從旅行自由到生態環境,從拒服兵役到軍事化教育等。教堂成了東德唯一暢所欲言之地,成了被奴役的人們的心靈避難所。

與之同時,聖尼古拉教堂也成為東德當局的眼中釘,富勒爾更是被嚴密監視。有一次,他和妻子在暗處觀察,發現撬門進入他家的祕密警察多達28名。

富勒爾不得不用盡全力適應這種生活。直至在一個星期一,祕密警察破門而入,中斷祈禱,帶走他,把他扔在20英里以外的曠野。冰天雪地,寒徹骨髓,四顧茫然,黑暗鋪天蓋地。他掙扎起身,趔趄前行,獨自摸回到人間。

信仰不就範於現實!儘管蠟炬成灰,燭光仍可再度燃起,週一的祈禱如常進行。

10月9日 以訣別之心走上街頭

東德當局毫不示弱,從1989年5月8日那個週一開始,通往教堂的所有車道全都遭到封鎖。即便如此,前往教堂的人數仍然持續增加,2,000個座位都不夠用了。富勒爾牧師決定,從9月開始,增加一個項目:「週一遊行」。

消息傳遍全城。日曆剛翻到9月的第一天,富勒爾和他的教會執事們就被召集到市政大廳,要求絕對禁止這項活動。神職人員們堅決不服從,教會的活動外人無權干涉,這是自古以來的傳統。

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10月9日,不足半小時,遊行人數已增加到7萬。人們挽手並肩,以漫步的速度繼續向前湧動,口號逐漸變成「我們就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Robert-Havemann-Gesellschaft/Rolf Walter)

9月4日晚上6點,上千名參與者和平祈禱完畢,打開教堂沉重的大門。世界各地的記者們蜂擁而上,始料不及。

原來就在同一天,萊比錫有一個展會,外國記者因此得到許可證,齊聚萊比錫。他們真正關心的並非展會,而是教堂活動。平時拿不到許可,如今天賜良機,他們把萊比錫遊行的消息傳到了全世界。

警察開始採取各種方式阻撓週一遊行。警犬被放入隊伍,人群遭到毆打,隊伍被驅散,孕婦被扯住頭髮拖進警車,一名西德攝影記者在萊比錫胡同被毆……騷擾越演越烈,然而遊行人數持續上升,接下來10月2日週一的遊行,人數翻倍到1萬5千人。

10月7日,東德政權迎來40周年慶典,浩大的閱兵式照常舉行。當權者仍在叫囂,柏林牆要繼續存在50年、100年。

兩天後,東德政府國慶喧囂的餘音中,日子又劃出一個星期一:10月9日到來。

萊比錫各處布滿軍人和警察,殺氣升起,空前的恐怖氣氛籠罩這座古老的城市。3個月前,中共血腥鎮壓北京學生民主運動,東德當局很可能照搬臭名昭著的「中共模式」。

不過人們清楚,自由要自己爭取,永遠不能指望極權統治者開恩。人們安排好家裡,一些夫妻或父母分工一人留守家中照顧老弱病殘,一些出行者甚至留下了遺囑。

那天全城四個教堂同時舉行祈禱,所有教堂全部飽和。祈禱完畢,教堂門一開,大家驚呆了,外面的人群密密麻麻,早已在靜候裡面和平祈禱的人們。祈禱者們默默走出教堂,走進人群。

人們手持蠟燭,用雙手護著燭光不被風吹滅。誰也騰不出手來拿石頭或棒子。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拒絕暴力。那一天的遊行場面浩大,卻標語極少,口號聲也不多,人們在沉默中緩緩向前湧動。

不斷有人群加入行進中的人流,人群迅速膨脹。隊伍緩慢前行,燭光被擴展中的人群稀釋,如同分布在曠野的螢火,顯得更加明亮。

不足半小時,遊行人數已增加到7萬。人們挽手並肩,以漫步的速度繼續向前湧動,口號逐漸變成「我們就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

這是秋季的夜空,深邃高闊,燭火對應星光,人性仰視神性,燦爛與共。

萊比錫軍警與柏林當局一次又一次的緊急通話,商討對策。最後,「絕對不能出現流血大屠殺」的意見占了上風。其實,軍警已準備好對付一切,唯一沒有防備的就是蠟燭和祈禱。

不相信奇蹟的人 就不是現實主義者

儘管東德當局嚴密封鎖消息,萊比錫大遊行,共產黨向示威者讓步的消息還是迅速傳遍全球,也傳遍整個東德。人們立刻明白,東德已不再是東德。

隨後各地民眾抗議活動一浪高過一浪:11月初,政治局下台,11月4日,柏林亞歷山大廣場舉行大遊行,規模空前,但這是獲得許可的遊行。人們不用再害怕被打、被抓。萊比錫的遊行已經改變了歷史。

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轟然倒塌,一個貌似強大的政權就像像劣質豆腐渣工程一樣突然分崩離析。

大紀元記者曾經採訪富勒爾牧師,像這樣的和平變革需要具備哪些條件?富勒爾說:「一個是像教會那樣的可以暢所欲言的空間,第二是牢記非暴力的原則,因為暴力馬上會喚醒新的暴力。再者,民眾光有勇氣是不夠的,因為勇氣會很快消失。人們需要的是一種能夠不斷更新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信仰。」

一位猶太哲學家古里安(Ben Gurion)曾經說過:「不相信奇蹟的人,就不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回顧歷史的一幕一幕,無不驗證著這句話!#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追昔撫今 推倒柏林墻倒計時回放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