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戰爭陰影下 中國與烏克蘭的微妙關係

近兩個月來,北京當局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一直努力展現中立姿態,同時又不放棄對俄羅斯的支持。事實上,中國與戰爭的另一方—-烏克蘭的態度同樣十分曖昧。烏克蘭在2017年就加入了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戰前雙邊貿易額規模高達每年190億美元。

根據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利堅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中俄事務專家唐誌學(Joseph
Torigian)的說法,中國官方雖然對俄羅斯的軍事行動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但是對這場戰爭本身絕對不會持支持態度,因為俄烏戰爭觸及了中國的經濟利益。

早在2017年,烏克蘭就和中國簽訂了合作協議,加入了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同時,由於烏克蘭也和歐盟簽訂了聯係國協議,因此烏克蘭也擔當中歐之間貨運樞紐的角色,尤其是在鐵路運輸以及海鐵聯運領域。近年來,中資企業在烏克蘭投資了大量農業、基建、能源、通信項目,其中就包括目前戰火肆虐的馬裏烏波爾港、敖德薩港。

除了在”一帶一路”上的樞紐地位,中烏雙邊貿易本身近年來也增長迅速。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兩國經貿往來規模已經在2021年達到了約190億美元。烏克蘭從中國進口機械設備、各類消費品,中國則從烏克蘭進口礦產、玉米、葵花籽油以及航空發動機、導彈零部件等重要軍備物資。本周引起國際關注的中國向塞爾維亞交付防空導彈係統,承運的運20運輸機,前些年在國產自研發動機尚未成熟時,就一度大規模采用烏克蘭生產的發動機。

在開戰前,中國甚至超越了鄰國俄羅斯,成為了烏克蘭的最大貿易夥伴國。不過,對於中國而言,烏克蘭外貿所占比重隻有0.2%,明顯低於對俄外貿所占的2.3%之比重,更是遠遠低於中歐、中美貿易規模。但是,俄烏戰爭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卻遠遠不止於雙邊貿易層麵。

一帶一路遭受重創

戰爭造成了全球市場不確定因素增加,西方製裁與俄羅斯的反製裁措施也全麵推高了國際油價以及天然氣價格。這將導致世界範圍內的需求下滑、供給側成本上升。高度依賴出口貿易的中國經濟勢必會遭遇重大打擊。

而且,對於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至關重要的”一帶一路”項目,其整體形象也遭受了重創:貫穿歐亞大陸的歐中鐵路運輸,不可避免地需要途徑俄羅斯。盡管德國鐵路公司、俄羅斯國家鐵路仍在勉力維持歐中鐵路貨運的運營,但是許多企業客戶已經開始規避貨物途徑俄羅斯的風險。

不久前,在接收德國之聲采訪時,德國杜伊斯堡港的一名新聞發言人承認,盡管該公司參與的多條歐中定期貨運列車線路仍然照常運行,但是已經有多家客戶表示,近期不再計劃通過鐵路在歐中之間運送物資。”而且,受到製裁令的限製,許多產品已經不允許繼續向俄羅斯方向運輸,杜塞爾多夫與中國城市之間鐵路運輸出現延誤甚至中斷的可能性無法排除,跨國保險公司也有可能不再為途徑俄羅斯、白俄羅斯的運輸線路承保。”

近年來和杜伊斯堡港激烈競爭”一帶一路歐洲終點站”地位的德國漢堡港,如今也有類似的表態。

而且,一直對俄羅斯頗有忌憚的中東歐國家,恰恰是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投資重點。開戰後,中國舉棋不定的姿態,也會讓許多積極參與對華合作的中東歐國家產生更大的狐疑。

烏克蘭避免抨擊中國

在政治層麵上,中國和烏克蘭的關係如今也十分微妙。俄烏戰爭爆發後,習近平已經和美國總統、歐盟主要領導人、俄羅斯普京進行過通話,但是至今沒有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進行會談。兩國之間的高層對話暫時僅限外長層麵。在4月1日的歐中峰會上,歐盟就這一點向中方提出了批評。

不過,耐人尋味的是,基輔方麵至今沒有對北京進行太過激烈的抨擊。在與中國外長王毅通話後,烏克蘭外長庫列巴隻是說,雙方都堅信停止侵烏戰爭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和平、國際安全、糧食供給、全球貿易。而新華社則引述庫列巴在會談中的表態:烏方認為中國是一個能夠保障和平的關鍵性大國,希望中方在促成停火、結束武裝衝突方麵繼續發揮重大影響力。

烏克蘭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近期更是表示,盡管許多人謠傳中國暗中支持俄羅斯,但是”我們看到中國正在保持中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一星期前接受美國福克斯電視台采訪時甚至說,如果烏克蘭和俄羅斯要達成協議,中國也應該出麵進行安全擔保。

此外,外交圈內近期也有消息稱,中國已經向烏克蘭承諾在戰後重建時提供大規模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