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連花清瘟能不能預防新冠不知,但老板是石家莊首富

4月13日,王思聰轉發一則關於“連花清瘟被世衛組織推薦由來”的微博,並表示,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次日,以嶺藥業跌停,最終報收35.99元/股,當日市值蒸發67億元。以嶺藥業相關負責人近日在回複媒體問詢時表示,該公司從未在任何場合表示“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

有醫藥行業媒體指出,在新冠疫情之前,以嶺藥業在品牌、規模、資曆上無法和雲南白藥、片仔癀、同仁堂等公司相比。然而近兩年,在中醫藥市場上,“要說耀眼的,還得數年輕的以嶺藥業”。

近一半營收來自連花清瘟

以嶺藥業主攻中藥產業化。根據該公司去年8月披露的2021年半年度財報,在中藥板塊,以嶺藥業目前擁有專利新藥11個,涵蓋了心腦血管病、呼吸、糖尿病、腫瘤、神經、泌尿等臨床多發、重大疾病領域,已形成較為豐富的產品群,在心腦血管和感冒呼吸係統疾病用藥領域處於行業領先地位,通心絡膠囊、參鬆養心膠囊、連花清瘟膠囊已成為臨床相關疾病防治的基礎用藥。

連花清瘟的不同製劑類產品是2020年以嶺藥業收入中的絕對大頭。2020年,以嶺藥業實現營業收入87.82億元,同比增長50.7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2.19億元,同比增長100.95%。在該公司2020年的收入構成中,呼吸係統類產品收入42.56億元,占總營收比重為48.46%,收入同比上年增速達149.89%,主要產品為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等。

呼吸係統類產品銷售收入占比、同比增速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暴發後連花清瘟產品銷量激增。憑借連花清瘟產品,以嶺藥業也成為“抗疫概念股”。

在最新的半年報中,以嶺藥業引用醫藥健康信息平台“米內網”數據稱,2020年,連花清瘟產品在公立醫療市場中成藥感冒用藥銷售收入排名位列第1名,市場份額達到33.5%;在零售端,連花清瘟產品市場份額2017~2020年由2.44%增至9.86%,成為零售市場感冒用藥中成藥第一大品牌,顯著高於雙黃連口服液、感冒靈顆粒等產品的市占率。

在2020年87.82億元的營收中,心腦血管類產品收入34.47億元,較上年增長11.31%,主要產品為通心絡膠囊、參鬆養心膠囊和芪藶強心膠囊三個專利中藥。

實際上,心腦血管類產品雖然營收增速遠低於連花清瘟產品,但它們此前卻是以嶺藥業的王牌。根據2019年報數據,心腦血管類藥物對以嶺藥業的營收、利潤貢獻率分別為53.36%和58.14%;連花清瘟所屬的抗感冒類藥品在這兩個指標上則為29.35%和30.59%。2020年,這一局勢則徹底被扭轉。

以嶺藥業的名字與創始人“吳以嶺”有關。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2年,創始人、董事長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吳以嶺。吳以嶺的主要學科方向是從心血管起步的。1982年,他作為南京中醫學院首屆碩士研究生畢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工作。

1992年,吳以嶺離開醫院,創辦了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1998年,通心絡膠囊正式獲批上市,是吳以嶺轉型醫藥企業家所正式推出的第一個產品。據報道,吳以嶺根據自己的絡病理論,使用水蛭、全蠍、土鱉蟲、蜈蚣、蟬蛻這五條蟲子做藥引,再凝聚成一味五龍丹,取名為通心絡。

不過,2016年前後,通心絡膠囊就開始被一些地方納入重點藥品監控目錄。重點藥品監控目錄針對的多是臨床使用不合理問題較多、使用金額異常偏高、對用藥合理性影響較大的輔助用藥,很多被監控藥品都是在2006年之前審批的。

以嶺藥業2021年半年度董事會經營評述中也提及,“輔助用藥目錄、重點監控目錄……等相關政策出台和實施將深刻影響醫藥產業的各個領域,加強藥品質量控製及藥品控費將成為常態,藥品銷售麵臨較大的壓力。”

國盛證券的分析指出,以嶺藥業心腦血管三大王牌通心絡膠囊、參鬆養心膠囊、芪藶強心膠囊目前均成長為過10億品種,預計2021年心腦血管產品規模超40億元,同比增長30%以上。該機構還預計,2022年連花清瘟收入維持在35~40億元,後續在流感疊加新冠助推下,有望恢複兩位數增長,並存在超預期可能,公司2020年新獲批的連花清瘟姐妹產品連花清咳,已進入國家醫保,後續有望成為新的大單品。

連花清瘟成就的首富

2016年兩會期間吳以嶺曾表示,中藥新藥審批舉步維艱,動輒需要五年,甚至十年。他認為,應該加大對確有療效的創新中藥研發的扶持力度,簡化審批程序,加快治療重大疾病、疑難疾病的大品種、“孤兒藥”審批。把更多療效確切、安全性高、價格合理的創新專利中藥及時納入醫保目錄和基本藥物目錄中,讓中醫藥創新成果專利新藥發揮更大的作用。

不過,連花清瘟從研發到上市僅用了一年時間。連花清瘟膠囊由以嶺藥業在2003年SARS疫情暴發時研製,該藥由兩種經典古方麻杏石甘湯和銀翹散組成,主要原料為板藍根、連翹、金銀花、綿馬貫眾、麻黃、苦杏仁、魚腥草、廣藿香、紅景天、大黃、甘草、石膏、薄荷腦。根據今年年初《中國中醫報》的報道,在吳以嶺和他的研發團隊夜以繼日的試驗下,從研製到生產連花清瘟膠囊“僅僅用了15天”。2004年5月,該藥獲藥監局上市許可。

從2005年至2019年,連花清瘟膠囊累計19次被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列入治療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診療方案,多次成為甲型H1N1、中東呼吸綜合征、H7N9等病毒性肺炎治療藥物。

2009年,連花清瘟顆粒上市,時值甲流疫情暴發,連花清瘟需求暴增,銷售額達到5.05億元,同比增長670%。這一年,吳以嶺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2011年7月,以嶺藥業登陸A股,以當日收盤價44.68元/股計,吳以嶺個人持股市值高達60多億元,被冠以“院士首富”。

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發。當年3月,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篩選出的有效藥物“三藥三方”中,就包括連花清瘟。4月,國家藥監局正式批複連花清瘟膠囊與連花清瘟顆粒“新冠肺炎適應症申請”,用於輕型、普通型新冠引起的發熱、咳嗽、乏力。國家衛健委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的第四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第一次出現連花清瘟,且此後的第五至第八版方案中,該藥品一直在列。

得到官方推薦後,以嶺藥業隨即調整了生產線,石家莊和北京兩個生產基地生產線全部用來生產連花清瘟產品。此外,石家莊生產基地計劃新引進三條顆粒劑生產線,後續計劃在衡水建設生產基地。

今年3月15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發布,處於醫學觀察期,或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的輕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薦服用連花清瘟膠囊(顆粒)作為治療藥物。該公司隨即公告,公司預計該文件的發布將對連花清瘟產品的市場推廣產生積極影響。

靠著連花清瘟,以嶺藥業業績、股價雙雙上揚,其創始人吳以嶺身價大增。《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上,71歲的吳以嶺以210億元財富,排名第251位,穩居石家莊的首富。

院士們的論文

2020年5月初,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為美國、俄羅斯等疫情高發地區的留學生答疑解惑。他提到,自己剛剛做完一個試驗,結果很快就要發表了,第一次在世界上用非常充足的證據證實連花清瘟有效,能幫助病人恢複。鍾南山說:“進行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的有效。”

隨後,2020年5月16日,《植物醫學》(Phytomedicine)雜誌發表了一項有關連花清瘟的非雙盲多中心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結果:連花清瘟膠囊聯合常規治療可以顯著縮短新冠患者的康複時間,有效緩解臨床症狀。

該研究把284名新冠病人隨機分成數量相同的兩組,兩組病人都接受常規治療,其中一組另外還服用連花清瘟膠囊。賈振華、鍾南山均為論文通訊作者。

當時,免疫學家商周在新媒體平台“知識分子”上對這項研究進行了解讀,他指出,參與該臨床試驗的均為無基礎病的輕症患者,在14日恢複率上僅有不到十個百分點的差異。更重要的是,該臨床試驗是開放式試驗,病人和醫生均明確知道分組情況,很容易給治療組造成安慰效應。

在該論文發表一年後,2021年5月4日,知名科研打假網站《撤稿觀察》(RetractionWatch)披露了一份對該論文的舉報,指出該論文通訊作者賈振華未能在新冠肺炎臨床試驗論文中披露公司的利益聯係。

據賈振華博士論文中的自我介紹,他2002年於山東中醫藥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進入河北以嶺醫藥集團絡病研究室,2005年開始攻讀吳以嶺的博士。憑借研發國家專利新藥連花清瘟膠囊/顆粒,賈獲2011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一完成人)。

另一方麵,賈振華的配偶吳瑞為吳以嶺之女,是以嶺藥業的董事會成員、董秘、實際控製人之一。吳瑞目前持有以嶺藥業2.32%股份,位列第四大股東。2020年9月22日,賈振華在回複期刊《植物醫學》中確認了與吳瑞的夫妻關係,以及自己擁有石家莊以嶺藥業的“兄弟公司”的股權。

中國工程院官網顯示,2021年4月23日,經主席團審議,根據《中國工程院院士增選工作實施辦法》,確定2021年院士有效候選人577人,河北省中西醫結合醫藥研究院院長、以嶺醫院院長賈振華入選,提名渠道顯示為“院士提名”。

前述鍾南山等人的這篇論文也在文章最後結論部分指出,完全評價連花清瘟治療新冠肺炎的療效需要未來更大規模的雙盲隨機臨床試驗。

連花清瘟尋求“出海”

與許多尋求轉型的中藥企業一樣,以嶺藥業也在大健康、化生藥、拓展海外銷售等方向有所動作。2014年,以嶺製藥成立全資子公司以嶺萬洲國際製藥有限公司,作為其化生藥板塊的運作平台。據公司財報,在化生藥板塊,已有4個一類創新藥品種進入臨床階段,其中1個已進入三期臨床,多個一類創新藥處於臨床前研究階段。

2015年12月,連花清瘟膠囊獲準進入美國FDA二期臨床研究,“成為全球第一個進入美國FDA臨床研究的治感冒抗流感複方中藥”。不過,到現在該臨床試驗尚未公布結果。以嶺藥業表示,目前該項研究已完成病例入組,正在進行相關數據統計分析工作。

目前,連花清瘟最主要的銷售市場還是國內。在2021年上半年,以嶺藥業有57億元的收入來自國內地區,占收入比重的96.72%,國外地區收入僅為1.9億元,占比3.28%。

連花清瘟不是第一個嚐試出海的。早在1998年,天士力就開始計劃將其主打產品、用於預防和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複方中藥複方丹參滴丸在美國上市。當時,複方丹參滴丸也一度被認為是最有希望在美國獲批上市的中成藥,但這一“出海”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至今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前述生物醫藥界人士指出,一些中國藥企的研發投入率較低,美國禮來、諾華、阿斯利康等巨頭藥企的這一指標在20%左右。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以嶺藥業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3.17億元、3.91億元、6.54億元,占各期營收的比重分別為6.58%、6.71%、7.45%。

一位曾在跨國藥企工作的華人科學家現在是某生物醫藥公司創始人,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實際上,業界通過使用現代科技手段,發現金銀花、連翹等中草藥中的一些組分是具有抗病毒作用的,中藥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但這需要中藥企業紮紮實實地研發。中藥產品要想出海,應該使用最先進的技術、大量的研發資金和投入來進行驗證,比如,提取最具有活性和藥效的成分來製藥。在臨床試驗的設計上也要高標準,否則很難達到FDA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