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微博封殺中國國歌歌詞 西方觀察人士:“太虛幻了”

中國上海封城造成大量民怨,許多民眾通過社交媒體表達對封城造成的物資短缺和中國政府的不滿。微博過去幾天來封殺了多個與此有關的熱搜話題,其中甚至包括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第一句歌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這不是中國社媒第一次封殺國歌內容。2020年武漢疫情爆發初期,“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之死觸發了網民們對當局的憤怒。當時,豆瓣曾以“含有激進時政或意識形態“為由封殺了同一句國歌歌詞。

上海封城後,這句歌詞和其中的一些關鍵字也成為了一些網民批評政府時引用的語句。上海說唱歌手方略Astro發布歌曲“New
Slave”(新奴隸),批評政府濫用權力,忽視生命。

“當自由和思想意誌被權力禁錮,當綠色的通道封鎖上成為了禁路,當穿上了製服卻隻關心自己仕途,當生命當尊嚴都被他們視為糞土,”
他在視頻中唱道。

“我寫這首歌的本意,是因為我看到了生命的逝去和我的無能為力。而我感到深切的悲傷。我都來源於我對這一切的愛,”
他在自己YouTube頻道上的一份聲明中寫道。但他也表示“希望大家能理性發聲”。

方略已經刪除了頻道上原歌曲視頻。

在過去這個周末裏,熱搜話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在微博上被審查,相關搜索結果無法顯示。微博並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西方觀察人士和記者對於中國審查機構的這一舉措感到哭笑不得。

彭博社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寫道:“在中國,愛國主義是一種棘手的平衡。”

Patriotism in
China is a tricky balance https://t.co/gscI5JANv4

— Tim Culpan (@tculpan)
April 18, 2022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教授高樹超(Henry Gao)則問道:“所以什麽時候要審查整首國歌?”

So when will the
whole national anthem be censored? https://t.co/Zt7EfESqXa

— Henry Gao (@henrysgao)
April 18, 2022

《德國時代周報》駐華記者楊希璠表示:“說實話,我很驚訝這沒發生得更早一點。”

„Steht auf,
Menschen, die keine Sklaven sein wollt“, die 1. Zeile der
chinesischen Nationalhymne ist gesperrt. Ehrlich gesagt wundere ich
mich, dass das nicht schon früher passiert ist… https://t.co/bkIvomYcIN

— Xifan Yang 楊希璠 (@yangxifan)
April 18, 2022

金融時報駐香港記者伊萊·梅克斯勒(Eli Meixler)感歎說:“太虛幻了。”

Unreal https://t.co/Tkfd1KV5Mb

— Eli Meixler (@elimeixler)
April 18, 2022

歐洲自由職業記者楊楚則認為:“這是多層麵的諷刺。”

Lyrics of China’s
national anthem are the new sensitive words on China’s social
media. Ironic on so many levels. https://t.co/jR51GOqLgZ pic.twitter.com/MnK5GzGd6Q

— Chu Yang (@ChuYang_Journ)
April 18, 2022

美國科技投資人、作家拉米茲·南(Ramez Naam)寫道:“‘取消文化’,但是動真格的。”

Cancel culture.
For real, tho. https://t.co/LosfBLRagn

— Ramez Naam (@ramez)
April 17, 2022

美國經濟學者克裏斯·鮑爾丁(Chris Balding)總結說:“革命總會反噬它的發起者。”

Revolutions
always eat their creators https://t.co/hKCKknZoLm

— Ukranian Hacker Balding 大老板 (@BaldingsWorld)
April 17, 2022

彭博社專欄作家馬修·布魯克(Matthew Brooker)問道:“有人試過在微博上發中國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和民主嗎?”

Has anyone tried
posting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s guarantees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democracy on Weibo? https://t.co/9SXb0rd5Sb

— Matthew Brooker (@mbrookerhk)
April 18, 2022

美國評論家、作家比爾·克裏斯圖(Bill
Kristol)認為:“我沒有足夠的信息來判斷這是非常不可能還是根本不可能,但在我看來,中國接近政權危機的幾率並不是0。”

I don’t know
nearly enough to judge if this is merely very unlikely or wildly
unlikely, but it does seem to me the odds that China could be
approaching a regime crisis aren’t zero. https://t.co/UxRps1xagZ

— Bill Kristol (@BillKristol)
April 18,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