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魔都疫情:中西醫之爭再燃戰火

(01)

有個笑話:

如果你討厭隔壁老王,那就趁他們兩口子都在家的時候,去他們家串門。

跟他們夫妻聊中西醫話題,等他們夫妻爭論,你就可以離開了。

然後你就聽到乒乒乓乓,隔壁老王家的鍋碗瓢盆,全被丟到門外了。

然後撲通一聲,隔壁老王也被丟出來了。

然後你的心情,就會特別愉快。

哈哈哈。

這個笑話是說,中西醫之爭,是朋友絕交,兄弟反目,閨蜜撕逼,夫妻離異的最佳話題。

最好不要碰。

然而但是,值此魔都疫情吃緊,中西醫之爭卻戰火重燃。

(02)

新近的中西醫戰火,追溯源頭超詭異,後續發展賊離奇。

先有媒體報道:《世衛組織認可中醫藥治療新冠療效》。

然後有人稱:蓮花清瘟防治獲得可靠依據。

然後王思聰怒了。

廠家弱弱解釋:俺木說過俺家藥被世衛組織推薦了。

然而廠家已不再是爭論主體,猩猩人類出場,把事件上升到狗血階段:

比如這個貼子:

這個貨 24 歲,在日本留學的同時在法國留學,在日本吃蓮花的同時在法國吃清瘟。

所以他到底在哪裏留學?在哪裏吃瘟?

有人猜這個貨是高級黑,打著蓮花反清瘟,故意做中醫支持者的豬隊友。

然後網上出現這樣的貼子:

洛克菲勒,美國延綿了 6 代的豪族,超有錢。

然而創立這個豪族的洛克菲勒一世,出生在 1939 年——所以洛克菲勒一世,不可能在 1920 年說消滅中醫。

沒出生的人,理論上是不會說話的。

但洛克菲勒一世也有親爹,也有爺爺。

洛克菲勒一世的爹,是個馬販子,爺爺是吃土屌絲,根本沒人知道他們一輩子都說了些啥。

而且洛克菲勒一世是搞石油的,跟中醫沒絲毫交集。

但人民群眾不管洛克菲勒啥時候出生,所以爭論開始變質:

上麵一大堆貼子的意思是說,王思聰手撕蓮花,是因為萬達也想清瘟,是 ” 邪惡資本 ” 陰謀。

然後演變成狂懟輝瑞。

所以這次的中西醫之戰,已突破理論範疇,進入到我們認知領域:

究竟是蓮花能夠清瘟?亦或是輝瑞才會製藥?

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梳理一下。

(03)

第一個,世上有學霸,也有學渣。

有些人,讀書時還不太蠢。

遇到不會的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所有空白區寫滿。

——萬一呢?萬一哪句話或哪個公式碰上了,老師就不能給我 0 分。

所以考試時,學霸固然高分,學渣也不全是 0 分。

100 分的卷子,有的學渣 40 分,有的 30 分,有的 2 分——要得個 0
分,你必須比別的學渣更有勇氣,交張白卷給老師。

等到我們撂下書本,進入社會。學霸們震驚發現,他們竟然秒變學渣。

而學渣卻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秒變大傻逼。

第二個,輝瑞與蓮花清瘟,是怎麽研究出來的?

學霸畢業後,各種求職。

中國學霸,去了蓮花清瘟公司(隻是打個比方)。

美國學霸,去了輝瑞(也是打比方)。

然後老板跟他們談話:霸啊,給你們個試用期小任務,那啥,疫情知道不?老凶殘了,出門都得戴口罩,生產經營受影響。所以呢,你去實驗室搗估搗估,搞出個治療新冠的特效藥來。藥搞出來,你的試用期就通過了,搞不出來,那你就換個地方求職,OK?

不是老板我就是混碗飯吃你竟然讓我搞新冠特效藥 …… 學霸當時就驚呆了。

驚呆也沒辦法,中美學霸為了揾食,含淚進入實驗室,開始擺弄壇壇罐罐。

雙方學霸發現,他們就跟讀書時的學渣一樣,麵對一道根本不會做的題。

咋辦呢?

隻能開啟學渣思維。

——把所有的空白全寫滿。

萬一呢?萬一哪句碰上了呢?你就得給我幾分,OK?

而且我們知道,輝瑞研發實驗室老高檔了,幾千億美金堆出來的。我們這邊的實驗室,就是騰出個儲物間,老鼠在腳下竄,蜘蛛在頭上結網,根本沒法兒比。

所以我方學霸,哪怕比美方學霸水平高,最多也隻能搞出個蓮花清瘟。

美方學霸,搞出來個西藥。

然後雙方的試卷,拿給老師打分。

這個老師,就是新冠病毒。

假設——是說假設——病毒老師看了我方學霸試卷,滿分 100 的卷子,給了 10 分。

病毒老師又瞧瞧美方學霸的卷子,給了 30 分——不是美方學霸水平高,是人家的實驗室水準高。

所以這輪考試過來,我方學霸 10 分,美方學霸 30 分(你如果覺得這個分數不合理,就以你的打分為準,但不能是 0
分也不能是滿分,OK?)。

滿分 100,無論是 10 分還是 30 分,雙方都妥妥的學渣。

——然而你千萬不要小看學渣成績,患者新冠後垂危,服用我方學霸 10 分藥,就隻是個重症。重症患者服用 10
分藥,就是輕症,輕症變輕微,輕微變痊愈,患者境遇就會徹底改觀。

然而 10 分療效藥,終究不夠安全。國家果斷進口美方 30 分藥。

—— 30 分藥物進來,垂危就有可能是輕症,輕症就可能痊愈,比 10 分藥更來情緒。

然而再來情緒,終不過是 30 分學渣,嘲笑 10 分學渣——所以這次魔都疫情,出現患者死亡現象。

至今沒人能搞出滿分 100 的特效藥。

因為這道題真的太難了。

(04)

第三個,當兩個學霸爭執,他們爭的是什麽?

當一名醫學界人士,指責蓮花清瘟時,他到底在說什麽?

他是在說:蓮花清瘟打分高了,這款藥最多 7 分,怎麽給了 10 分?

當醫學業內人士,稱讚輝瑞製藥時,又在說什麽?

他是在說,輝瑞的藥應該給 32 分,怎麽少給了人家 2 分呢?

第四個,學霸討論,傻逼們聽到的是什麽?

傻逼的腦子,隻有兩款分數:

要不 100 分,要不 0 分。

要不就是仙丹靈藥,要不就是治死人的假藥。

當醫學人士質疑蓮花清瘟打分過高,不應該是 10 分,而應該是 7 分——傻逼聽到的,是蓮花清瘟是 0 分。

當醫學人士認為輝瑞藥物打分略低,不應該是 30 分而應該是 32 分時,傻逼聽到的是輝瑞 100 分。

然後傻逼開始認真思考。

傻逼想:聽說我老婆的情人得了新冠,是吃蓮花清瘟好的,蓮花清瘟明明是 100 分啊,為什麽專家昧著良心說 0 分呢?

傻逼想:美國新冠死了那麽多人,也沒聽說美國的藥管用啊?明明是 0 分的藥,專家卻昧著良知說 100 分,此人意欲何為?

最終傻逼得出結論:銅鞋們,專家亡我傻逼之心不死,傻友們,抄家夥,跟專家們拚了!

於是,情況就演變成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05)

第一個,學霸說話,傻逼閉嘴!

中西醫之爭,之所以構成衝突熱點,就是因為這是個專業問題。

專業問題,也不見得有多麽深奧——正如泛函分析,複變函數,於數學係的學生來說,隻是極淺學科——但卻構成了最基本的認知障礙。

別人爭論專業問題,你個傻逼躲遠點,麵向爭執雙方跪下,腦袋瓜子貼地,以 45 度角仰望對方,這很難嗎?

第二個,我們都是大傻逼。

專業高手討論問題,傻逼們應該表示敬畏,屏心靜氣。

然而關鍵問題是,我們並不知道自己傻逼,聽到幾個常用詞,就以為自己全懂,就會衝上來爭奪話語權——我們幾乎每天都會犯這個錯誤。

尤其是在中西醫之爭上,爭議的每一個漢字,我們都熟,所以連最蠢的蠢貨都要衝出來說幾句。蠢貨非要說,又不懂專業,隻能理解成專業人士亡傻逼之心不死,最終把專業討論演變成造謠大賽。

所以到底什麽是聰明?

聰明不是你有多麽高深的見解。

而是你知道自己有多蠢。

第三個,道未易明,理未易察。

海外有部科幻片,科學家研究出一種智能無人機,可以辨識人心中的殺機,會搶在殺人犯行凶瞬間,於高中遙擊殺掉凶犯。

然而智能無人機上天,老百姓就炸了。

有個政客,表麵上善良慈祥,實際殺人無算,結果被無人機幹掉了。

老百姓怒極,無人機竟然殺害善良政客,這是技術 BUG,必須要銷毀。

大家銷毀無人機,犯罪現象重新泛濫,所有人又生活在苦難中。

——蠢人之苦,是自己造成的。你想減輕他的苦,他就跟你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