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涉事醫院回應“上海小提琴手陳順平之死” 當晚急診沒關

自2022年3月初疫情爆發後,上海醫療衛生係統似乎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71歲的上海市民陳順平,喜好古典音樂,熱衷演出,在大眾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樂手,這一次,他為人所知不是因為音樂,而是他的死訊。

他生命的最後一程,並不「順平」——4月16日8時,微博名為「陳順平之子」發文稱,4月14日淩晨,因其父親腹部劇烈疼痛伴隨嘔吐,求助同濟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同濟大學附屬)第十人民醫院,均未得到救治。

據博文所述,同濟醫院以院中有陽性患者為由拒絕接診,第十人民醫院則是沒開門。隨後,120車醫生對家屬說,當天晚上本來就所有的醫院都不接收病人,如果還要再找醫院,最近就要送到羅店的醫院去,但醫院大概率還是不接收病人,且120不負責送患者從羅店回來。

陳順平回家後仍持續嘔吐不停,隨後因難以忍受疼痛,於第二天早晨跳樓身亡。此前,他在匆忙中立下的字據自述:「幾家醫院都因為疫情不接我治療,我很無奈。回家後病情就顯露出來了,根據我的經驗89不離10是得了胰腺炎,昨一晚上沒有辦法入睡,我自己估計生命快走到終點了,現特意留個遺囑。」

據博文所述,陳順平去世當天,同濟醫院稱,「昨天晚上是有陽(陽性患者),但是消殺後還是接診的」。

從法律角度講,華衛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聶學認為,以科室有陽性患者為由拒絕收治患者,本質上是違反《醫師法》等法律法規的,「醫院的管控目標,應當是最小化傳播風險,最大程度救治患者;而不是為了追求零感染風險,拒絕或者拖延診治」。

事情真相究竟如何?

17日,同濟大學附屬同濟醫院黨委副書記花豔對健康界表示,目前醫院急診、發熱門診一直在正常接診,24小時開放,發熱患者可以到發熱門診就診。

從3月25日一直在方艙醫院帶隊救援的同濟醫院副院長梁愛斌向健康界表示,目前醫院非常重視該事件,「通過正常的渠道和程序,我們都歡迎媒體同誌們來與我們對接」。

據博文所述,120救護車送陳順平到的第二家醫院是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結果十院沒開門」。

根據「上海發布」公布的《全市主要醫療機構暫停醫療服務情況》,4月13日、4月14日兩日,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急診不在暫停清單之列。

健康界向該院相關人士求證時,得到的回複是:當晚急診區域沒有關閉。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總值班室向健康界表示,該院一直在接診,這段時間急診沒有停診過。

健康界從知情人士處獲知,患者家屬所述的上海十院現場情況,與實際情境不符。

4月16日13時,該院公眾號推送文章《十院醫療救治不斷線》,強調確保急救綠色通道24小時開放、對無核酸陰性報告患者救治不延誤。

陳順平之子婉拒了健康界對事實細節的求證請求。他留下的最後一條公開網絡發言是:「我和我阿姨(繼母)一直都沒有要指責任何人的想法,也沒有要求討個說法。」這應和了他起初曝光時所說的「此文不想再指責或追究誰的責任」。

暫且擱置事件多方的不同表述,這一事件背後折射出的,是疫情下急診患者救治問題,值得引起關注和討論。

「不能停(診)也來不及停(診),停(診)了後麵的患者怎麽辦?救護車馬上就來了,我們沒有消殺的時間,隻能收治患者之後,再逐步消殺。」當被問到急診出現陽性感染者應如何處置時,上海另一家公立三甲醫院管理者對健康界說,該院有清潔區和汙染區,所有患者分區管理。

4月19日下午16時,上海市衛健委官網發布《關於疫情防控期間上海市民就醫流程的通知》(滬肺炎防控辦〔2022〕409號),《通知》表示,近期,上海市民接受正常醫療服務麵臨諸多困難和挑戰,因此強調全市二級以上綜合醫院、兒童醫院急診、發熱門診原則上不停診(新冠肺炎定點醫院除外);及時轉運、妥善處置急危重症患者,暢通急救綠色通道,對需要急診急救的患者要及時予以救治;嚴格執行首診負責製和急危重症搶救製度,不得推諉或延誤治療……

「胰腺炎的疼痛讓人難以忍受」

據博文描述,陳順平表現出的症狀為「對腹部不適,逐漸疼痛並越來越劇烈,伴隨嘔吐(無腹瀉)」。

「最常見是胰腺炎,另外還要鑒別診斷腸梗阻等疾病。」山東某三甲醫院消化內科醫生李濟(化名)對健康界表示,胰腺炎所帶來的疼痛讓人難以忍受,其中重症胰腺炎患者除了腹痛,還要忍受肚子脹、憋喘、心慌等一係列不適,「我們接診的患者一般會在疼痛後1~2天內就診,很少有超過兩天的」。

如果急性胰腺炎治療不及時,會導致許多並發症的發生,包括成人呼吸窘迫綜合征、腎功能不全、腹腔間隔室綜合征、多器官功能衰竭等,甚至可導致患者死亡。

根據臨床決策支持係統UpToDate的一組數據,15%-25%的急性胰腺炎患者會發展為中重症急性胰腺炎或重症急性胰腺炎。美國一項研究發現,急性胰腺炎的死亡率在1988年-2003年間從12%降至2%。

李濟提到,針對胰腺炎患者,要快速補液治療,促進炎症因子代謝,同時使用胰酶活性生長抑素及其類似物(奧曲肽)抑製胰腺外分泌,改善腹痛症狀。

至於文中提到的「120(醫生)建議:這個病不致命,回家買匹維溴銨片(得舒特)吃」是否對治療有用,李濟的答案是「沒用」。

是什麽讓醫院左右為難?

北京某三甲醫院急診科醫生於順(化名)告訴健康界,由於胰腺炎屬於常見急症,從理論上講,大部分不會給患者造成致命危險。

於順提到,急診科原則上不會拒收患者,但如果此前已經接收陽性患者,按當前疫情期間相關規定,就應該封閉管理。「如果再接收患者,不符合院感要求,所以這種情況也令醫院左右為難。」

醫療不是一個純科學問題,「站在醫院角度看,對於胰腺炎患者,使其感染新冠病毒,對他的傷害似乎更大。」

於順說,醫療的過程就是在權衡利弊,然後做出判斷。

「即使沒有疫情,我們對某些疾病的判斷,也不可能做到所謂的十全十美。」於順認為。

而從更深層次分析一些醫院拒收急症患者的原因,深圳一家三甲公立醫院副院長張遠(化名)對健康界提到,醫院要麽沒有相應預案,導致臨床部門無所適從,慌亂之下,隻能拒收;要麽沒有獨立場地接收陽性患者,擔心院內交叉感染。

「場地不足,是90%的醫院都存在的問題。」張遠說。

但與於順所持觀點相反的是,張遠認為醫院必須接診急症患者。

「醫院憑什麽不接?醫院必須接診急症患者,首先要保障的就是危急重症患者的救治,要根據患者情況,劃分到不同的區域救治。」張遠以自己所在的醫院為例,劃分獨立病區作為過渡病房並設置獨立負壓手術室,同時將急診科分為普通區、紅碼區和黃碼區,分區救治患者。

接診陽性患者,不能成為醫院拒收患者的理由,人手不足,更不能。「醫院的救治工作要分輕重緩急,在特殊情況下,首先要保障急危重症的救治,慢性患者可以少收一些。」張遠認為。

作為一名醫院管理者,張遠提出,相關部門不能強製抽調過多醫務人員去做核酸檢測和防控工作,這會給醫院帶來巨大的運營困難;醫院管理者也要下定決心騰出2~3個病區,專門用於救治急危重症患者。

「生命第一,疾病第二」

據上海市衛健委通報:4月18日0-24時,上海實際新增本土陽性感染者19442例。

每天2萬左右的新增陽性人員和數千例的確診患者,即使是醫療資源最豐富的上海,也不堪重負。因為配合疫情協查工作,一些醫院相繼暫停部分醫療服務,讓本就緊張的醫療資源,雪上加霜。

「疫情可以導致死亡,嚴厲的防控也可以導致死亡。」聶學認為,我們追求的目標,應該是杜絕死於防控,減少死於新冠;而不是為了不能死於新冠,不惜死於防控。

上海市衛生健康委主任鄔驚雷曾在3月25日的發布會上表示,醫院經常會發現有陽性感染者來就診的軌跡或常規篩查中發現有感染者,我們一定要加快對醫院的流調,及時甄別風險人員,及時做好環境的采樣和消殺,盡量減少對正常服務的影響,「尤其是急診服務」。

正如於順所言,如果急診出現陽性感染者,按相關規定就要封閉管理。可對上海某些醫院來說,他們為了救治患者,不得不突破此類規定。

即便已經接診陽性患者,一些醫院也不敢暫時急診停診、轉而去做消殺工作,「不能停也來不及停,停了後麵的患者怎麽辦?救護車馬上就來了,我們沒有消殺的時間,隻能收治患者之後,再逐步消殺。」上海一家公立三甲醫院管理者對健康界說,該院有清潔區和汙染區,所有患者分區管理。

在防護上,上海也繃緊了神經。據了解,有醫院要求所有醫務人員在所有區域都穿戴成「大白」,也就相當於三級防護。也正因為每個醫務人員都嚴格做好自身防護,「這時候我們對是接診陽性或陰性患者,已經沒所謂了。」上述醫院管理者提到。

「疫情期間,無論急症患者是否是陽性人員,醫院都會按照陽性標準,來做收治前的準備工作。」於順補充道。

在急診醫生眼裏「生命第一,疾病第二」——這是於順提到的急診科工作原則。「作為醫生,我們應該一如既往地、永遠將患者生命放在第一位,這也是為什麽急診醫生在接收患者後,不是先判斷他得的什麽病,而是先看他生命體征是否平穩。不管是疫情期間,還是今後,這個原則我認為不會有什麽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