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蔡筱穎觀點》馬克宏的高傲金句 原來有其父必有其子

蔡筱穎觀點》馬克宏的高傲金句 原來有其父必有其子
法國總統馬克宏( Emmanuel Macron )。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法國人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的卸任總統馬克宏在任時會脫口而出那麼多桀驁不馴的話了。

原來「有其父必有其子」。

身為大學神經醫學的教授,讓-米歇爾·馬克宏(Jean-Michel Macron)為兒子抱不平,不假思索一句「法國人都很忘恩負義」,讓法國民眾恍然大悟馬克宏執政五年那些「過街就可以找到工作」、「法國人是抗拒變化的高盧人」、「煩死那些不打疫苗的人」的高傲金句,都是家學淵源的遺產。

濫觴於地方報《共和國東部報》(Est républicain) 18日發表的獨家採訪,標題是:「馬克宏父親說:法國人都很忘恩負義!」內容是他為兒子辯護,並批判法國民眾「忘恩負義」,對兒子的功績缺乏肯定。

當記者問讓-米歇爾·馬克宏「您怎麼看您當總統的兒子?」馬克宏的父親一點也不避嫌的說,他很欣賞馬克宏目前領導國家的方式,這需要許多勇氣。「法國人都很忘恩負義,但這並不是新鮮事。對於他做的事,90%我都贊同。人不可能100%都一致。」

有讀者贊同馬克宏父親的說法,確實,無論是哪個候選人當選,也無論什麼主題做什麼決策,從來都無法讓人滿意。法國的這一問題不是政治家的緣故。

也有網民豁然開朗:「終於明白兒子的蔑視是從哪兒來的。」更有不少「忘恩負義」的網民趁機調侃:「幸虧布老師老了,不能給艾曼紐一世(Emmanuel 1er)留後代了!不然我們可得受三代人的蔑視啊!」

當然,除了談兒子的政績外,他還談到了第二輪投票,也談到了他與布姬特·馬克宏(Brigitte Macron)的關係。

讓-米歇爾·馬克宏承認,自己和兒子從來沒有達成過100%的一致,但是他誇讚兒子面對疫情挺身而出做決策的勇氣,也讚賞兒子在處理俄烏危機時「很有勇氣,沒有很多歐洲領導人做到他所做的一切。」

談及第二輪大選時,讓-米歇爾·馬克宏承認投票結果會很接近,畢竟,「現在和五年前不一樣了,沒有什麼東西是完全相似的」。雖然存在風險不能保證獲勝,但是「不管怎樣,我還是有信心」。

至於五年前兒子在出生地亞眠的第一輪投票中得票領先,而今年卻是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名列第一,馬克宏的父親表示,在第一輪選舉中脫穎而出的是極左派的梅朗雄而不是極右派的勒彭,所以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記者也趁此千載難逢機會,讓這72歲的教授澄清家務事。

對於兒子當年17歲時是為了躲避布姬特而離家去巴黎的傳聞,讓-米歇爾·馬克宏說,這是胡說八道和兒童故事。兒子一開始就是準備要去巴黎亨利四世高中讀高中畢業班的,以便進入預科班。

他強調,「沒有任何變動,並不是為了躲避他現在的妻子。」、「那位讓我特別煩、而且我也不想記住她名字的記者寫的是虛假故事」。

對於綁走年輕兒子的布姬特是否還心存怨憤?讓-米歇爾·馬克宏說,也許兒子的母親更有怨憤,而不是他。「17歲的年輕人愛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是他們的生活。」他強調自己信奉的第一價值,就是自由。這證明了兒子「當時是自由的,他承擔了,只是他可能是早熟的。但實際上……後來也表明了這是一件靠譜的事。」

讓-米歇爾·馬克宏表示,他跟馬克宏妻子的關係是好的,「儘管不是每天跟她一起吃飯。」「我們互相說話,不會打架,沒問題。」

目前在皮卡迪大學任職教授,讓-米歇爾·馬克宏於1950年出生,他的父親是鐵路工人。讓-米歇爾·馬克宏成績優異,靠讀書走上了知識分子的道路,研究神經醫學,並且在1981年發表了關於貓的神經系統論文。馬克宏的母親諾蓋斯(Françoise Noguès)也是一名醫生,讓-米歇爾·馬克宏第二任妻子同樣是一名神經科學家。

諾蓋斯曾告訴記者,讓-米歇爾·馬克宏是一位熱愛閱讀和抽象理論的知識分子,而且喜歡與自己的兒子進行滔滔不絕的關於歷史的辯論。

讓-米歇爾·馬克宏想為兒子的選舉做些什麼事,詎料,護子心切為兒子辯護的「忘恩負義」,挑起了已經不起被國家領導人「蔑視」的波瀾情緒。是否會對總統大選的結局造成影響?目前仍難預料。

不過,被蔑視多次的民眾可是牢牢記在心裡,例如,2021年1月,面對民眾追責政府混亂的抗疫措施時,馬克宏說,「這種無休無止的對錯誤的追討,是法國名副其實的國民體育運動」,他甚至當著記者的面說:「我們都成了一個由六千六百萬檢察官組成的國度。」

而這星期天,正是六千六百萬檢察官「忘恩負義」的要再度檢視他,是否還要接受再被他口出狂言的「蔑視」五年。

蔡筱穎觀點》馬克宏的高傲金句 原來有其父必有其子

法國人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的卸任總統馬克宏在任時會脫口而出那麼多桀驁不馴的話了。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蔡筱穎觀點》馬克宏的高傲金句 原來有其父必有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