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頻上熱搜…連花清瘟有沒有效,請用科學說話

我已經不記得,“連花清瘟膠囊”一共上了幾次熱搜。

上個周末,哥目之所及,從微博到朋友圈,到處是對連花清瘟的爭論。

醫學上的問題我太不專業,不獻醜了。

我所能做的,就是盡所能還原和梳理這次風波的前後過程。

個中是非,交由你們評述。

炸彈被引爆,靠的是王思聰激情對線連花清瘟膠囊生產方以嶺藥業。

4月14日,王思聰發了一條微博,直接攤牌:“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

以嶺藥業很快回應,字正腔圓:“不能因為‘王思聰’三個字眼,就隨意提出疑問。”

可能是被震懾到了,一個小時後王思聰重新編輯了文案,改成了轉發一條視頻

不過即使隻剩下“轉發微博”四個小字,這條微博依舊威力不減,以嶺藥業一路跌跌跌跌跌,一天市值蒸發67.82億元。

所以,王思聰究竟轉了什麽樣的視頻才能打出這樣的殺招?

也許很多年後,以嶺藥業會回憶起,一位保安大哥把一盒連花清瘟交給一個禿頭大叔的那個下午。

視頻製作者是自媒體人馬前卒,他被困在上海的工作室中,吃的沒收到,收到了一盒連花清瘟。

發帖抱怨後,有網友告訴他,世衛組織已經向全世界推薦了連花清瘟,能有效防治新冠。

馬前卒順著網友給的文章,找到這個說法的出處。

看標題似乎意思很明確,但往下看正文,他覺得有點不對勁。

文章的第一部分隻說中方專家在世衛組織鼓勵各國考慮中西醫結合模式,並沒有提到連花清瘟。

第二部分,說中國專家展示了中國的臨床研究基礎,而中國臨床實驗注冊中心可以找到連花清瘟的試驗。

但連花清瘟的試驗是否在中國專家向世衛組織的展示中,文章沒有說。

隻能說標題起得有水平,哥也可以寫一個:《張富貴在張家屯彩票站買了一注彩票,第二天張家屯彩票站開出了1000萬大獎》。

你猜,張富貴和1000萬大獎是什麽關係?

不過也有網友指出,當天世衛組織的會議中的確有間接提到連花清瘟。

專家在介紹中藥在治療新冠的作用時,提到有23家醫院的284名患者,接受了膠囊性中藥的治療,其中應該就有包括連花清瘟。

若事情就此為止,倒也不算什麽特別大的水花。

但公眾號為你寫一個故事的文章,看得不少人坐不住了。

文中提到,在運力極其緊張的上海,運送連花清瘟膠囊,占了上海誌願者三分之一的運力。

很多在上海的網友都反映,比起食物,他們確實更容易拿到連花清瘟。

網友們找出了不少運送連花清瘟的新聞,多少也佐證了這個說法。

話說回來,如果連花清瘟能有效的防治新冠,占用運力又如何?

4月份以來,網上出現了不少支持連花清瘟膠囊的博主,其中不乏娛樂、搞笑、影視等非醫療領域的大V。

限於篇幅,我隻能展示一小部分。

其中還有哥很尊敬的譚秦東醫生。

你們可能不記得他了,他就是當年那位撰文抨擊鴻茅藥酒,結果被跨省追捕的醫生。

(譚於晏是譚秦東網名)

不過這些個文風……哥也是靠接商務發廣告吃飯的人,有點熟悉。

在4月17日,一名叫徐祥Bit3的博主發文,稱連花清瘟好幾次找到自己做廣告,但他拒絕了。

博主史老柒在和其他大V互撕時,透露自己“連花清瘟的錢我還沒拿呢,我也不拿了。”

做自媒體接廣告掙錢,不犯法也不寒磣。

畢竟河北省中醫藥管理局已經將連花清瘟預防新冠寫入了診療方案。

但質疑者不在少數,特別是針對“預防”二字。

4月17日淩晨,公眾號丁香醫生發布文章《不要吃連花清瘟預防新冠》,把熱度推到了最高點。

文中指出,根據今年3月17日推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裏的說法,隻推薦輕型和普通型病人,服用連花清瘟作為治療藥物,並沒有能“預防”一說。

臨床醫生的實驗,也證明了連花清瘟無法預防新冠,甚至會帶來副作用。

丁香園這篇文章徹底引爆了輿論場,同一天,饒毅教授發文,認為最重要的是證明連花清瘟藥效的真實有效。

其實自從疫情以來,關於連花清瘟的討論就沒停過。

它誕生於非典時期,《中國中醫藥報》的文章《在血與火的洗禮中綻放科技之花——連花清瘟膠囊研發紀實 》,有過詳細的闡述。

“連花清瘟研發團隊晝夜攻關,在短短的15天內完成了’連花清瘟膠囊’的提取、濃縮、幹燥、成型等生產工藝和質量標準的研究工作”。

隻是可惜,連花清瘟膠囊2004年5月9日才獲準上市,已經過了非典肆虐的時候。

2009年甲流疫情爆發,9家傳染病醫院通過循環醫學研究,表明它能有效緩解病情,當年銷量大漲670%

新冠疫情爆發後,連花清瘟進入診療方案。

2020年的銷售收入42.56億元,2021年前三季度銷售額超30億。

以嶺的股價也在三年內從12元漲到了43元。

不過這次風波給股價的震動不小,今天開盤直接跌停。

這波討論,哥本來以為是件好事,知識本就應該互相交流。

但周末我看了不少人的激情對線,唯一的感覺就是辣椒麵卡嗓子眼,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不能咽,是因為這些討論根本沒到點子上,無非就是互相撕標簽罷了。

大家在聊文化,聊傳統,聊國別,聊陰謀。

偏偏沒有幾個人在聊科學。

醫學問題不是理念之爭,無論哪方想反駁對方,都應該拿出真憑實據,拿實驗拿數據拿成功案例。

而不是嘴皮子一張給人蓋帽子。

請讓科學的歸科學,其他的歸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