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母親背80斤菜馳援上海兒子 孤身走千裏轉三趟高鐵

我4月15日早晨從山東乘坐高鐵,中間又換乘兩次到達上海,到兒子家的時候已經晚上7點了。

這次來上海我帶了兩個大箱子、一個布包,裝了七八十斤食材,有蔬菜、牛肉、雞、熟食、豆製品等等。

在整理行李的時候,食材鋪滿了一地,兒子也拍照發了個朋友圈,也沒想到有這麽多人點讚、評論。

有人說是,“世上隻有媽媽好”。這個不假,父母當然擔心自己的子女。不過也擔不起更多的誇獎,畢竟都是自己家要吃的東西。

有些人問,為什麽非要去上海?也有一些人關心,這一路上怎麽過來的?我就說一說。

來上海並不是臨時起意,是在計劃之中的。過去也經常住在兒子家,今年春節也是在上海過的,未來幾年也會呆在上海。小孫子剛滿半歲,需要人幫忙照看。尤其解封後,兒子兒媳都要複工,得提前來做好照顧孫子的準備。

這次來訂票真的很費勁。

我們老家是山東省最南部的郯城縣,平時來上海的交通方式是坐大巴、去臨沂機場直飛上海或者向南去蘇北的一個縣級市坐四個小時高鐵直達上海。

但疫情之下這些方式全行不通了。大巴、飛機停了,魯蘇交界也封了。可行的方式就是在省內乘坐高鐵出發,想辦法換乘到去上海的高鐵。

最開始訂了4月5號的票,當時說這個時間是浦西解封的時間,從臨沂坐高鐵到日照,然後從日照動車到上海。但是出發前幾天,日照到上海的這班車停運了。

第二次選的路是從臨沂坐高鐵到曲阜,然後換乘到合肥,從合肥再到上海,路繞了很多,還要換乘兩次。但出發前幾天又接到通知,第三程停運了。

真正成行的是第三班,臨沂到日照,換乘到徐州,再換乘到上海。去高鐵站需要一個多小時,高鐵加換乘大概8個小時。

訂完票我就想,如果再被取消,我就坐物流貨車到杭州,然後從杭州高鐵到上海。我在高速服務區開飯店的表妹也提前幫我聯係了熟悉的司機。

然後就是準備帶東西的事情了。

雖然兒子所在區域封控比較晚,囤的物資還可以,加上社區團購、一些朋友的幫助,不缺吃喝。但也不知道疫情會影響到什麽時候,上海采購畢竟不方便,多帶點東西心裏踏實些。

肉類是提前買好的,在冰箱裏凍著,隨時可以拿。蔬菜一類,就提前一兩天買。

兒子怕我行李太重,讓帶一些葉子菜就可以。他跟我說,上海現在不缺蔬菜,不過都是土豆、胡蘿卜、洋蔥這些耐放的菜,綠葉菜很難買到。

買著買著就買多了,一直買到臨出發前。當天8點鍾的高鐵,我淩晨4點還去一趟批發市場,買了幾十塊錢的菜。

最後裝箱的葉子菜買了接近10種,蔬菜總共買了20多種,還有香椿這種時令菜。蘋果也抽空買了8斤,孫子在添輔食又去買了嬰兒麵條、米粉。

除了自己買,不少親朋好友也幫忙。其實,他們一開始知道我要去上海,都勸我不要去,連賣蘋果的人都勸我不要去上海。但看我一定要走,也都開始幫我準備東西。

我的嫂子炸了一大包豆腐幹,女兒那邊的親家給買了一些菜,妹夫幫忙把買來的羊肉做成熟食……

本來計劃是一個大箱子加一個手提包,最後多裝了一個大箱子。我以前出遠門的時候,就習慣多帶點東西,但這次又要轉車、東西又特別多,已經做好了要一點點挪的準備。

吳阿姨展示她帶食材的行李箱和袋子

車次沒有被取消,4月15日可以出門了,之前也做好了核酸檢測。

5點半,親戚開車送我出發,花了一個半小時到達臨沂高鐵站,乘坐8點的高鐵。高鐵站內平地上我就肩上掛一個包,一手一個箱子向前拖,箱子舊了,滑輪沒那麽好用,拉起來稍微費點勁。

比較麻煩的是上電梯,直升梯難找,基本走的手扶梯。我就一次運一個箱子,然後走步梯下來,然後再把另外一個箱子運上去。

不算太費勁,但費時間。在日照高鐵站換乘的時間本來留了40分鍾,結果整個換乘時間耗費了30分鍾。

也有很多好心人。在臨沂高鐵站,一個車站工作人員幫我拖了一個箱子,從檢票口送到車上,在徐州換乘的時候,有一個小夥子幫我拖了一個箱子。

我自己打了三針疫苗,這一趟行程,並沒有太害怕疫情。擔心的就是家裏沒東西吃了,擔心上海進不來,會被要求返回老家,老家又沒法接收,帶的生鮮蔬菜會壞,那怎麽辦。

保險起見,全程我還是戴了兩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

從徐州到上海的車開始滿滿當當,到了蘇州就下得差不多了,我們車廂就剩幾個人,其他車廂有比較多支援上海的京東快遞員。我覺得這些來上海援助的快遞小哥很勇敢,他們是來幫助別人的。

虹橋車站的設施不錯,電梯也方便,還有運營保障的出租車和大巴。打了出租車到兒子家,完全是打表計價。進小區要拿著核酸證明,現場再做個抗原。

兒子見到我,也很吃驚,知道會帶東西,不知道帶了這麽多。收拾行李的時候,他看到東西鋪了一地,地上沒有插腳的地,更是嚇了一跳。

我沒太多的感覺,就是挺高興自己能帶這麽多東西,希望越多越好。給老家親戚報平安的時候,不停炫耀給他們看。我侄子說,換成他,路途中可能就把箱子扔了。

到今天,在上海已經做了四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