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因買不起房跟初戀分手後 我娶了一位俄羅斯女孩

故事 FM
之前播出過一期巴基斯坦娶妻的故事,講述者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巴基斯坦女孩,網戀了一段時間之後他遠赴巴基斯坦,隻見了女孩一麵,就決定跟她結婚,並且把她帶回了天津一起生活。

這種跨國婚姻乍聽起來挺不可思議的:一個中國男生在國內多次相親未果,受到互聯網的啟發,突然決定找一個洋媳婦,然後說找就找到了。而且兩個語言不通的人,平時隻能靠簡單的英語交流,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怎麽產生的呢?

很巧的是,今天這期節目的講述者加興也是天津人,他也娶了一位洋媳婦,他和他老婆也僅僅見了兩麵,就決定結婚了。

而在此之前,加興有一位談了九年戀愛的初戀女友,九年戀愛都沒結成的婚,在遇到這個俄羅斯女孩之後的一年裏就完成了。

我們很好奇他們之間的故事是怎麽發生的?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僅采訪了加興,也采訪了他的俄羅斯老婆歐拉。

-1-

我跟結婚中間,隻差一套房子

在遇到歐拉之前,我有且隻有一段感情經曆,那就是我的初戀。

高二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了。因為是學生時代,我們都在努力學習,所以當時感情很純潔,不摻雜家庭因素,就是彼此相互喜歡才在一起的。

我們在一起將近 9 年時間。

上大學的時候,我們才和雙方父母公開了關係。從那個時候開始,感覺婚姻跟談戀愛不一樣了,在結婚之前,需要談很多的物質條件,因為我們都是本市本區的人,各家條件怎麽樣,基本上一打聽都知道了。像我們這邊要結婚,基本上必須得有房子,如果沒有房子,你想結婚,那就是天方夜譚了。

談了那麽多年之後,她說她感覺累了,那種感覺像是「離結婚永遠都差一步」。我們一起努力了七八年,一直也沒買上房,所以最後也隻能無奈地分手了。

-2-

交友軟件上的俄羅斯女孩

後來我單身了兩三年時間,一是因為還沒有從上一段感情中走出來,二是因為我覺得隻要自己解決不了房子的問題,再談戀愛也不會有好結果,所以我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我後來找到了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業餘時間也開始跟朋友一起做點小生意。加上前幾年的積蓄,我終於如願以償地在天津買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但因為覺得自己在國內談婚論嫁這方麵受了點傷,在同事的建議下,我開始玩一些國際的交友軟件,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滿意的洋媳婦。

那天我下班特別累,躺在床上翻這些女孩的照片,突然看見有個女孩的頭像挺吸引人的,就點了進去。這個女孩長得也挺漂亮,還特別瘦,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就跟她打了個招呼,但之後我就沒再理這件事。

過了一周之後,我那天歇班,在家躺著沒事幹,就打開交友軟件看了一下。那個女孩回我信息了,我就又回了她一句「How are
you?」她回了我一條信息,說,「你如果再不回我信息,我就把你刪了。」

我就跟她一直道歉,不過她也沒生氣。

我們倆那天晚上聊了很長時間,我覺得這個女孩對我也特別感興趣,因為如果不感興趣,肯定不會跟我聊這麽久。

我又翻了一下她的朋友圈,裏麵的簡介是這樣的,「我叫歐拉,我是一個來自俄羅斯的女孩,我今年 30 歲。」

就是一個簡單的介紹,但是她的朋友圈裏有很多旅遊時的照片,還有全身照、半身照,都挺符合我的審美標準。

■ 歐拉的生活照

我就感覺可以重點發展一下這個女孩,也許她會成為我的女朋友,所以我基本上每次打開交友軟件就跟她一個人聊。我們是從 2018 年
11 月開始聊天,那之後持續了兩三個月,每天都在聊。

我們會聊中國的傳統文化,我給她介紹美食,比如「今天早晨吃什麽」,像大餅、油條這些,她基本上都沒有見過,這就勾起了她的食欲。平常下班之後我也會在家做飯,我們倆就視頻聊天,我教她怎麽做中餐,她都特別感興趣。

歐拉當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性格特別開朗,所以我感覺我倆可能就特別搭。

我們采訪加興的時候,歐拉也在場,於是我們也請加興問了她,最開始兩人在網上認識的時候,她為什麽喜歡跟他聊天?

加興:剛開始的時候,你為什麽會想要跟我聊天?

歐拉:一開始我隻是想找朋友來練練英語。後來我們每天聊天,我了解到了你的家庭、你的工作、你的很多事,我們越來越有話題,我開始覺得你不僅僅是個朋友了。再然後你就邀請我來中國了。

-3-

到中國來奔現

在網聊了兩三個月之後,我問歐拉,她對我的印象怎麽樣,如果覺得合適,希望兩個人能盡快奔現。歐拉說,雖然她對我感覺很好,但她還是有點猶豫要不要這麽快見麵,畢竟兩個人在兩個國家,操作起來也不簡單。

後來,她給我出了一個難題。

她說,「如果你想奔現的話,你必須給我買飛機票錢,簽證的錢我自己掏了,但是飛機票你必須幫我買了。」

當時我就想她會不會是個騙子,騙我飛機票也不便宜了。

關了視頻之後,我就上網查了一下,從俄羅斯飛往返天津的機票當時好像是 6000
元左右。我糾結了好幾天,因為那也是一個月的工資了,我得仔細考慮。

最後我想賭一把,一咬牙一跺腳,就給她轉了錢。

歐拉是半夜 2 點多到北京首都機場,我當晚 8 點左右先到了之後,就在酒店預定了兩個房間。因為酒店 2
點有免費的班車去機場,我就提前告訴了前台,但後來前台忘記告訴我了。歐拉下了飛機之後第一眼沒看到我,她當時就慌了。

我後來坐了 3 點的車去機場,到機場已經 3:30
了,我給歐拉打電話打不通,就圍繞首都機場跑著到處找她。當時她看到我之後特別生氣,直接把包扔到我身上,意思就是「你都知道我飛機幾點降落,為什麽要來晚一個多小時?」

我就一頓解釋,她也沒理我。後來,我們在首都機場找了一個麵館,請她吃了個飯,吃完飯之後她也困了,我們就回酒店。

■ 歐拉的生活照

雖然我網聊的時候就知道她很瘦,但是見到她第一麵,還是感覺「她怎麽那麽瘦?」但我肯定是看上她了。

可她的印象就是我太胖了,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所以她心裏有一個打退堂鼓的想法。

過了一晚,我們就回天津了。因為那段時間我的新房正好在打理,她來之前我就把臥室裏的床單、被罩都準備好了。我給歐拉展示了新房,說,「我參加工作
10 年來把所有的積蓄全都放在這個房子上,你覺得這個房子怎麽樣?」

她說,「挺好的。」

我說,「你要覺得不好也沒有什麽辦法了,因為我已經沒有錢再買第二套房子了。不過如果你喜歡,那就更好了。」

之後歐拉也給我展示過她的愛情價值觀,她說,「隻要兩個人喜歡在一起就好,沒有房子也沒關係,隻要我願意跟你在一起、跟你結婚,租房子都無所謂,我不看重這些東西。」

■ 歐拉在加興買的新房裏

她第一次來中國,我們生活在一起這段時間,我感覺她是一個特別務實的女孩,什麽事都怕花錢。

剛確認關係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鞋店,我想給她買鞋,她試了兩雙都特別喜歡,就在那兒糾結到底要買哪一雙。我就問她,「那兩雙不能一塊買嗎?」

她說,「這個錢是你花,所以我隻想讓你花一份的錢,我們剛確定關係,我不想你花很多錢在我身上,我會覺得不好意思。」

所以,我感覺她特別不物質。之前我也告訴過她,我們家的生活水平一般,所以她時刻就記著我們是一般家庭,我們要精打細算地去過日子。

每次她都說,「我們簡簡單單吃一下就好。」如果我給她買衣服,她第一時間就會看標簽價格,我每回都把標簽價格擋住,問她,「你到底喜不喜歡這件衣服?」她就會很糾結,糾結完之後就告訴我「喜歡」,我就說,「好,那咱就買了。」

每次都是這樣。

-4-

俄羅斯的男人從不落淚

但是加興的眼淚打動了歐拉

在歐拉來中國之前,我也跟父母講了這件事,告訴他們我正在跟一個外國女孩網戀,她生活在俄羅斯西北部的一個小城市,在那裏讀了大學,現在在當地的一個健身房中做管理工作。

我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廠工人,我媽媽剛開始有些驚訝,但我爸說我已經快 30 歲了,女朋友是哪國人無所謂,隻要能結婚就成。

等歐拉來到天津之後,我們基本上每天都出去玩,帶她去一些旅遊景點,晚上就去和我父母吃飯。

由於中西文化差異不同,她剛來時我告訴她說,「見到我父母,你就跟他們握手,或者喊一聲『爸爸媽媽』,要表現得有禮貌。」

她答應我了,但是見麵的那一天,她上去直接抱住我爸爸就親了一下,當時我爸也愣住了,但他一想外國人都比較熱情,文化不一樣,就欣然接受了。

歐拉第一天來的時候,我媽媽特別害羞,所以我爸爸一直在跟她聊,他們就聊一些俄羅斯的特產,比如大列巴、伏特加,還有俄羅斯的醃豬肉。

■ 歐拉與加興的母親

後來我爸就悄悄地跟我媽說,「這個女孩其他都挺好,就是太瘦了,不過沒事,如果嫁到咱家,有一年也就胖起來了。」

那之後的每天下午我父母就會打電話問,「明天歐拉想吃什麽?我們給她做。」

在這半個月的相處當中,我感覺她不再是一個客人,而是已經融入到家庭裏、也變成一個家庭成員了。她也覺得中國的這種親情氣氛特別好。

在歐拉走之前那一天我問她,我說,「你覺得我們這半個月相處得怎麽樣?」

她說,「我覺得很好。」

我說,「你要是覺得很好,那我能不能成為你正式的男朋友?」

她說,「可以。」

我說,「我也很滿意你,也覺得你可以成為我的女朋友,我也很希望你能加入我們這個家庭。」

她當時就哭了,說,「這種親情,隻有在小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我現在特別不想走,也特別後悔,後悔當初沒有聽你的話,簽證就辦了半個月。」

我記得歐拉走之前的最後一頓飯是在我父母那兒吃的,吃完之後我們就要去北京了。我開車帶她去地鐵站,在車裏,我們哭得稀裏嘩啦的。

這個哭得稀裏嘩啦的場景,也給歐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覺得自己好像就是在那個時刻確認了自己對加興的感情。

歐拉:第一次來中國的時候我待了 2
個星期。我想看看這人到底怎麽樣,畢竟網上和現實很可能不一樣。結果我發現他現實中也是一樣的,開明,關心人,又善良。

後來我要回國了,我特別難過,不僅是因為中國是一個非常好、非常美麗的國家,更是因為我喜歡上了這個人呢。

這段分別讓我們的關係更深刻了,你要知道,當我們在不同國家生活的時候,想再相見是很難的。當我離開中國的時候他哭了。在俄羅斯,男人從不哭,從不表露自己的情感。

我感覺他和我之前的男朋友都不一樣,也可能我之前運氣都不太好吧。沒有哪個男朋友能跟他比,他是獨一無二的,他可以是個好朋友,也是個好愛人。

■ 歐拉與加興

-5-

到俄羅斯去提親

在這場跨國相親中,加興和歐拉都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人,加興覺得歐拉滿足了自己對於理想伴侶的一切想象,對方漂亮、開朗、孝敬父母、不追求物質條件;另一邊的歐拉,雖然第一眼覺得這個中國男生有點胖,但是很快她就被加興的體貼和善意打動了。

原本,歐拉的父母是很反對她去中國見什麽網友的,他們擔心女兒被騙。但是在中國期間,歐拉一直跟父母分享著她的見聞,回去後也跟他們講了加興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她的父母最終也接受了這段聽起來有些不靠譜的跨國戀情。

於是在第一次見麵的三個月之後,加興買了一張飛往俄羅斯的飛機票,他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去歐拉家提親。

在坐了 11 個半小時的飛機,外加 10
個小時的火車之後,他終於來到了歐拉的家鄉,這是俄羅斯西北邊一個靠近芬蘭的小城市,歐拉一家那裏經營著一家玩具廠。

我下了火車之後是後半夜,城市一片漆黑,什麽都看不見,我直接就奔她家裏去了。他們家裝修風格特別像中世紀俄羅斯電影,一進門全都是毛毯和古典家具的那種感覺。

■ 加興在俄羅斯

我當時太累了,還沒睡醒,她父親就坐在我旁邊看電視上的中國國際頻道,我醒了之後,他就很熱情地過來抱了我一下。

她父親手臂特別粗,比我小腿都粗,因為他們之前都在森林裏伐木,所以特別有勁。他有 1 米 9 的的大個子,200
多斤、光頭、大胡子,胳膊上體毛特別長。

她的母親特別愛笑,也跟她一樣特別瘦,平時愛講逗我開心的話,但是每次都完成不了目標,因為我也聽不明白,所以她都是逗著自己在那笑。

我到俄羅斯之後就感冒了,她母親就給我端來一杯深顏色的液體,我也不知道是什麽,她母親就告訴我,「你喝了之後感冒肯定能好。」

我以為是藥,就一悶子喝了下去,喝完之後我就睡過去了。

因為那是一杯烈酒。

那杯烈酒有 60
多度,一點味兒都沒有,但是你喝完之後整個人就懵了、站不起來了。俄羅斯不愧是戰鬥民族,用簡單粗暴的辦法幫我把感冒治好了,因為你喝了高濃度烈酒之後就會渾身出汗,出完這一身汗之後,感冒就好了。

她的嫂子是英國人,她哥哥也是一個典型的俄羅斯男人,不苟言笑,看著特別凶,但是你跟他聊天,你會覺得這個人也特別好,也挺幽默的。

記得當時她哥哥非要請我喝酒。剛開始,他是在院子裏給我燒烤,俄羅斯的串都特別大,一米多高,都是肉,我吃了兩串吃飽了。吃飽之後他就開始跟我喝酒,我才喝了一杯,就躺那兒了。他哥哥以為能給我一人喝一瓶,結果我才喝一杯,就被他父親給扛走了。

我感覺經過半個多月的相處,我感覺他們應該已經接受我了。

我想跟她父母增加一些相處的時間。於是我跟她父親一起去超市買菜、一起進山砍樹、一起去打獵,感覺挺驚心動魄的。

她父親想送我一張熊皮,我們就去森林裏打獵,森林裏真的有狼叫、熊叫,但是她父親告訴我,你在車裏別出去就行。進去了一天沒找到,我就和她父親說,「下次咱不去了行嗎,熊皮我不要了,我害怕!」

我印象特別深的是,有一次歐拉的父親跟她說,「你什麽時候幫加興洗褲子和襪子?」歐拉說,「他會自己洗的,你不用擔心,我不用幫他洗。」她父親就特別驚訝,男人還幹這種活嗎?

我感覺俄羅斯男人確實有些大男子主義。

我在俄羅斯待了一個月。本來是擔心歐拉的父母反對我們的婚姻,所以想向他們展示我這個人「到底行不行,值不值得托付」,但這個目標在半個月的時候就已經完成了,因為我跟她的家庭相處得特別融洽。

■ 加興在俄羅斯

歐拉說她的家人也都很喜歡加興,因為加興表現得很友好、很可靠,在家裏幫著幹了很多活兒。在臨走的時候,他們都給了加興一個大大的擁抱,他們那裏的人並不會隨便抱別人,那個擁抱意味著他們已經接納加興了。

在采訪的時候,我們也問了歐拉,她最終是怎麽做出跟加興結婚這個決定的。

歐拉:在俄羅斯有這麽一句話,如果一個男人看起來很適合組成家庭,很適合做你孩子的父親,那你得牢牢把他抓住,不然他就被別人偷走了,所以我就想,為什麽不呢,我一定要把他抓牢。

在他來俄羅斯之後我就決定嫁給他了,我想知道他對俄羅斯是什麽想法。這對我很重要,看他能不能適應俄羅斯的生活或者傳統,結果他可以,所以我決定嫁給他。

-6-

我們結婚了

在加興回國之前,他們就一起在俄羅斯辦好了一些手續。之後歐拉辭掉了原本企業管理的工作,停掉了在俄羅斯的醫療保險,然後來到了中國。

2020 年 8 月份,他們結婚了。

這像是一個童話般的故事,也許是不同的文化背景造就的愛情觀反而促成了這段感情,也許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也許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麽簡單。

就連加興自己也常常覺得不可思議,他有時候甚至覺得,比起俄羅斯人,歐拉更像是一個中國人。

■ 歐拉與加興領證

有一天我下班後特別累,我就躺在床上說了一句,「如果現在有人給我做個足底按摩,給我泡泡腳,我就會感覺生活特別美好,明天就可以打起精神來繼續工作了。」

聽到我說完這句話之後,歐拉立刻就采取行動了,她給我去打熱水,把我襪子都脫了,給我洗腳,給我做足底按摩。後來我看到衛生間有血,她才告訴我今天手指破了,我說手指破了你就別給我做了。

她就告訴我,「你那麽累,我在家裏也不知道能夠為你做什麽,今天如果你想做足底按摩,我肯定願意給你做。」我特別感動,如果她當時告訴我手破了,明天給你做,我也不會說什麽,但她卻立馬采取行動。有這樣的老婆,特別讓人欣慰。

結婚三年了,我也覺得我們的愛情特別神奇。當時去俄羅斯這一個月,我其實也是在給歐拉機會,也是在給我自己機會,我也想看一下歐拉到底能不能做這個決定。

其實事後我問過歐拉當時怎麽想的。她說,「我沒有考慮過那麽多,我覺得這個男人適合我,我願意跟這個男人生活在一起,無論多遠我肯定都會過來的。」

■ 歐拉與加興結婚

我覺得她這種愛情觀讓人特別敬佩。

歐拉這種「為了愛情放棄一切」的想法,如果放在我身上,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我感覺她這種想法還是比較超前的。對於我來說,是感激文化的不同造成了她對愛情的執著,也感激在生活中遇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