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亂象:那些日常忽視的真實都畢現了

作者:蕭鐵

相信很多人都讀過那篇刷屏的文章:《整個上海現在就是一個黑市》。有人說,這是在發國難財。其實,有些亂象比國難財更惡劣,直接影響到上海市民的身體健康,保供投喂的產品竟然是山寨品和三無產品,甚至早已被曝光過的食用產品……

前些天,由於不是保供單位,上海市民在京東購買的物資,在配送過程中出現了種種荒謬的亂象:京東上海華石營業部被城管封閉,馳援上海的司機們被封閉在卡車上,入住酒店也被人舉報而隻能睡馬路;在京東購買的衛生巾也沒能收貨,康辦居委認為衛生巾不屬於必需品,讓居民用毛巾替代;出現在保供名單上的上海谘諭實業有限公司實繳資本為零、參保人數為零,保供物資竟是已經臭了的豬肉……

如果是出於防疫需求而暫緩配送,或許尚可理解;但京東馳援之事風聞全國,前往上海之前不告知,抵達上海時又采取封禁措施,實在令人難以理解。如京東某位員工所言:抱薪者困於風雪,開路者困於荊棘。

一方麵是拒絕社會救援,一方麵是配送臭肉,甚至配送的都是邊角料的奶頭肉。昨日,官方通報的涉案金額為760萬餘元;或許因輿論的壓力,京東在上海各項配送工作終於可以開始了。

臭豬肉、奶頭肉之後,今日微信群又出現上海業主群的聊天記錄:很多小區收到的保供物資竟然是山寨產品或三無產品,甚至有些是過期產品重新印刷日期。在聊天記錄中,有業主反應收到的鹽水鴨、罐頭和食用油都存在不同的問題,要麽是山寨品,要麽是三無產品,違反食品安全法被懲罰過的榨菜裏吃出鋼片,隻有三人組成的公司生產的洗衣液,被行政懲罰過的粉絲,沒聽過名字的牙膏,淘寶也找不到的扒雞,甚至早已被人民網披露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鹹水鴨……

猶記得疫情剛起之際,曾大力打擊發國難財的現象,各類打擊通稿幾乎每個省市官方賬號或官方媒體在發布之際,還特意在標題上加上碩大的感歎號。從臭豬肉的保供配送可以看出,保供體係中存在著巨大的利益鏈條,不知還有多少黑箱操作沒有被披露。給禁足封禁的上海市民投喂這些食用產品,遠非發國難財可以輕描淡寫,直接影響到毫無選擇的龐大群體的身體健康。

從臭豬肉和奶頭肉到今日爆出的那些劣質產品,保供采購已經成了某些人的生財之道。如果沒有官商勾結,怎會出現今日爆料出來的這些保供采購亂象:生產物資的企業沒有實繳資本和參保人員,難道真的是臨時架構或借殼的皮包公司?還有一家食品生產公司,先後注銷和吊銷了24家,再開的第25家公司,同樣無任何參保人;很多產品,不要說平日是否聽說過,甚至在各大網絡商城都無法檢索得到,這些產品又是如何進入到采購名單的?

或許,還有更多的亂象沒有被披露,或者被信息洪流掩蓋。值此之際,上海采購單位需要披露相關的審批機製,保障物資的發放配送流程是如何操作的,物資發放的標準又是如何的,對於進行配送發放的物資是否進行過相關的核驗?

或許,采購人員自己,也是第一次聽說保供物資的名稱?采購人員是否敢於直播自家從做飯做菜到全家吃飯的整個過程?如此為之,便是最好的辟謠方式。與民共克時艱,全民上下平等,便可立馬消除上海市民的疑慮,也就不會再到各大微信群去傳播這些聳人聽聞的信息了。

昨天,還有一篇細數上海亂象的刷屏文章《上海,是撕裂了嗎?》。或許,並非因疫情而撕裂,而是因疫情而畢露。平日擁有生活資料選擇權時,大上海能夠購買到世界盡頭的任何產品,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就像潮水退去後的大海灘,水麵之下的泥沙究竟如何,一一曝曬在陽光之下,通通暴露在目光之中……

隻是,平日市場化的購買力,讓我們無需凝視那些日常不必涉足的地帶和角落;而今,再強大的購買力,也隻能擁有唯一的選擇,那就是你沒得選擇,被迫凝視那些日常被高樓霓虹所掩蓋的角落。這一次的上海苦難,被迫痛苦地認識了這份日常存在而日常忽視的真實。

FacebookTwitterTelegramRedditWhatsAppEmailCopy Link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