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地緣政治專家:在很多方麵中國的敵人是自己

專訪地緣政治專家弗裏德曼:在很多方麵中國的敵人是自己 https://t.co/GCyDmkPhyk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April 21, 2022

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已經近兩個月。俄羅斯不僅未能如其所預期的迅速征服烏克蘭,反而損兵折將,其“戰鬥民族”神話被徹底戳穿。在戰爭爆發前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與他的“老朋友”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了麵對麵的親切會晤。雙方還發表了一份措辭激進的聯合聲明,稱“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

北京原本寄希望於通過不斷強化與俄羅斯的關係來抗衡美國的壓力。但俄軍在戰場上的拙劣表現使俄羅斯不僅沒能成為中國的戰略資產,反而成了中國的戰略包袱。北京擔憂,俄羅斯的潰敗會讓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更加孤立,使美國及其盟國進一步騰出手來集中資源對付中國。北京也在重新思考,一旦對台灣動武,它能否在戰場上取得勝利,在經濟上承受得起美國和西方的經濟製裁。

俄烏戰爭的終局尚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俄羅斯的實力已被大大削弱。這場戰爭對美中貿易戰以來逐步形成的以美中競爭加對抗為主導的世界格局有什麽影響?中國能夠從中吸取哪些教訓?俄羅斯在烏克蘭付出的慘重代價對謀劃武統台灣的中國有什麽啟示?美國之音就這些問題專訪了知名地緣政治專家、國際關係分析師喬治·弗裏德曼(George
Friedman)。

弗裏德曼認為,俄烏戰爭仍有懸念,包括美國是否直接參與,但這要取決於俄軍在戰場上的行為。但無論結局如何,俄羅斯世界三流國家的本色一覽無餘。和俄羅斯一樣,中國也在自我削弱,在很多方麵,中國的敵人是自己。至於美中關係惡化的主要原因在於習近平個人,修複美中關係全在一念之間。因為,美中之間存在很多共同利益,經貿聯係緊密,這與美俄關係有本質上的不同。弗裏德曼還表示,中國不敢貿然武力攻台,因為風險太高,而一旦失敗,將會危及中共的政權穩定。以下是這次專訪的節選。

記者: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已經持續了近兩個月。有分析人士說,這場戰爭或許即將結束,但也有人認為,戰爭將會持續數年之久。您對這場戰爭發展走勢的預期是什麽?

喬治·弗裏德曼:很明顯,俄羅斯以他們的方式發動進攻是個錯誤。他們現在正通過任命新的指揮官來糾正這個錯誤,把重點放在烏克蘭東部地區。因此,現在重要的是俄羅斯想要得到烏克蘭東部地區,頓巴斯。他們會滿足於拿下頓巴斯,還是會繼續更廣泛的攻擊?如果他們的攻擊範圍更廣,他們是否能夠征服烏克蘭的抵抗?如果俄軍變得非常狠毒,北約會不會進行幹預?北約目前已經深度參與,發送物資和武器,提供情報等其他一切。唯一還沒有發生的就是美國的幹預。美軍第82空降師已經駐在波蘭,其他部隊也在波蘭。如果俄羅斯在試圖征服烏克蘭的過程中走到了極端,那麽美國和北約是否能夠袖手旁觀,讓這種情況發生,那將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們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但有一個決定點即將到來。首先是俄羅斯的決定,他們想走多遠?第二,是西方的決定,我們想要如何回應?這將是危險所在。

記者:我們來看一看中國在這場危機中扮演的角色。中國多次強調,俄羅斯發動戰爭是美國和北約的錯,主要是北約的五次東擴。在這一點上,芝加哥大學知名國際關係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也是持這種觀點,也就是北約應該對俄羅斯的侵略負責。您的看法是什麽?

喬治·弗裏德曼:烏克蘭獨立國家的地位是在蘇聯解體後確立的,它被聯合國承認為一個獨立國家。米爾斯海默教授的想法是,美國應該放棄,我們不能與聯合國的一個成員國發展關係或結盟,這會導致一個製約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體係。或者更確切地說,他覺得如果俄羅斯感覺受到威脅,它就可以發動戰爭。它能發起戰爭,但隨後它也可以被打敗。所以我不同意這種說法,除非你想說,任何獨立的聯合國成員國都可以被隨意入侵。

記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俄羅斯總統普京是他的“好朋友”。顯然,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非常密切。中俄曾經表示,他們的合作上不封頂。這種密切程度似乎已經達到了一種準同盟的關係。無論烏克蘭戰爭的最終結局如何,俄羅斯的實力都被大大削弱,無論是軍事上還是經濟上。那麽這場戰爭對中俄關係會造成什麽影響?

喬治·弗裏德曼:首先中俄之間不存在同盟關係。同盟需要有實質內容,即一旦發生戰爭,彼此會提供安全保障。中國在這場戰爭中幾乎沒做什麽。它確實說了幾句話,但隻是說說而已。重要的是,俄羅斯很弱,而中國在經濟上也是一天比一天弱。中國的經濟,我不會說會崩潰,卻是在急劇減弱,這帶來了深刻的內部政治問題,因為畢竟中國的西部地區非常貧窮。習近平已承諾讓他們富裕起來,但在這種情況下,他無法讓西部富裕起來。所以說,現在在歐亞大陸上有兩個極其脆弱的大國—俄羅斯和中國。你不能把兩個弱國放在一起,使它們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所以,確實有很多討論,但是中國有自己的道路和自己的噩夢。俄羅斯也有它的噩夢。

記者:從中國的立場來看,他們既不希望普京倒台,也不願意俄羅斯被“肢解”。中國的看法是,美國的策略是先搞垮俄羅斯,然後下一步騰出手來對付中國。您認為,這是否就是美國的策略?

喬治·弗裏德曼:俄羅斯是自己削弱了自己。它發動了一場它沒有必要發動的戰爭。其次,美國當然想削弱俄羅斯。俄羅斯入侵了一個朋友,一個中立國家,它當然要削弱俄羅斯。同樣,中國多年來做了許多不必要的威脅,但中國也是在自我削弱。作為美國的最大客戶,中國一直在係統地疏遠美國,如果你做生意,你應該知道不要疏遠你最大的客戶。因此,中國的問題是,中國的內部削弱與它的經濟成長方式有很大關係。日本在某種程度上也經曆了同樣的危機。問題是,日本和中國的區別在於日本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社會國家。而中國是一個由眾多人口、各種利益和許多民族組成的深度分裂的國家。所以區別是這樣的,每個國家都會經曆經濟危機,這不是中國獨特的。但由於缺乏團結,中國處理問題的能力要弱得多。但至於試圖削弱中國,我們正在進口大量中國商品,所以我們沒有必要去削弱中國。坦率地說,在很多方麵上中國的敵人是自己。

記者:那麽,烏克蘭戰爭對美中關係的影響是什麽?

喬治·弗裏德曼:我認為,這兩件事是不相幹的。中國並沒有出手幫俄羅斯,隻是動動嘴。(美國)在烏克蘭遏製俄羅斯是一個(與中國)不相幹的問題。我們與中國的問題是貿易問題,讓美國更容易進入中國市場,這些都是一般的問題。(中國)不要再威脅要入侵台灣,因為在這麽長的時間裏,中國沒做什麽,不要發出你做不到的威脅。當然,中國和美國有許多共同的利益。而這與俄羅斯不同。而且中國在軍事上沒有真正威脅到美國或美國的利益。所以,中國的問題是經濟問題。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不會解決它,但肯定會緩解它。中國需要做出決定。如果出於內部政治原因,它想保持對美國的敵對立場,這不會影響到美國,但會影響到中國。

記者:您認為,中國能夠從這場戰爭中吸取什麽教訓?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常說“東升西降”。這場戰爭後,他會不會重新考慮這種說法?

喬治·弗裏德曼:他(習近平)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是美國在經濟上是多麽強大。美國可以發動另一種戰爭,它可以用美元發動戰爭,它把美元武器化。而中國是非常依賴美元的,因為它的許多企業是以美元來估值和運行的,合同是以美元為基礎的。因此,現在習近平和他周圍的人都在看這樣一個問題:在多大程度上你能超越美國?美國並沒有因其對俄羅斯的經濟戰爭而受到影響,俄羅斯才是。

記者:您剛才談到了台灣。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有很多人拿台灣和烏克蘭做對比。而中國也很緊張,認為事態嚴峻。特別是最近傳出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計劃訪台的消息後,中國更是高度戒備。您認為,美中有可能在台海爆發軍事衝突,或者是圍繞台灣的高強度對抗嗎?

喬治·弗裏德曼:兩棲登陸作戰是軍事上最困難的任務。中國從來沒有嚐試過。這將是第一次,如果失敗了,那就糟糕了。這意味著6-8艘兩棲攻擊艦將在海上至少停留7、8小時。在這段時間裏,美國識別它們並用導彈打擊它們的能力非常高,這就是為什麽中國從未入侵過台灣,盡管它一直被討論。它的風險很高。對中國來說,最糟糕的局麵就是它的武力攻台被挫敗。這將影響到中國的政權穩定。為什麽要冒這個險呢?而事實上,中國從來沒有冒過這個風險。他們隻是說說。考慮到這一點,軍事上的失敗再加上美國的金融製裁,而恰恰是在中國經濟最脆弱的時候,這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這將是毀滅性的。中國沒有發動侵略的心情。我認為他們與俄羅斯的關係向他們證明了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他們需要與美國保持聯係。

記者:中國多地最近爆發了新一輪新冠疫情。當局仍然采取了嚴格的“動態清零”政策,導致包括上海在內的很多城市被封城。除此之外,烏克蘭危機,中國與西方關係緊張,再加上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這些挑戰對於正在謀求繼續長期執政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意味著什麽?

喬治·弗裏德曼:從世界範圍來看,即使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他們的病情並不是那麽嚴重。即使是采取國家極端措施的澳大利亞,也已經開放了。為什麽習近平要在中國的金融之都上海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我不明白。大家本該複產複工了。或許是他能從這個疾病中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風險。疫情對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但其它地方都已經重新開放了。為什麽他還要求采取極端防控措施呢,特別是在中國經濟已經陷入困境的時候。他在把另一個巨大的包袱放在中國的金融中心之上。

局外人是很難看到中國政治體製的運作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國一定有一些人在質疑一係列事情,從早前與其最大貿易夥伴美國交惡,到與一個並不夠強大的國家(俄羅斯)達成聯盟,再到威脅他們辦不到的武力犯台。我想這背後勢必有一場辯論。我們假定在這場辯論中,習近平將不得不對這些問題作出答複。

我認為,中國需要麵對的現實是並不存在什麽東、西的問題,而是中國與美國的問題。美國是世界唯一個能夠以如此規模進口中國商品的國家。這是非常重要的。中國需要調整對美國的行動,因為我們是打得起與中國的貿易戰的,而中國需要美國這個市場。我認為,美國很願意與中國進行合理的討論並找到解決方案。問題是,習近平願不願意進行這些討論,這個決定需要由中共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