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烏克蘭戰爭的根源:一場危機是如何釀成的

普京似乎有意回到30多年前,建立一個廣泛的、由俄羅斯主導的安全區,就像莫斯科在蘇聯時期所行使的權力一樣。普京可能正走向政治生涯的暮年,他顯然希望將烏克蘭拉回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普京可能還想通過關注外部威脅來激發國內民族主義者的活力,就像他過去所做的那樣。 https://t.co/keCtwONj21

— 紐約時報中文網 (@nytchinese)
April 21, 2022

這就像一個出自冷戰的場景,舊時代的一個危險篇章。一位捉摸不定的俄羅斯領導人,在一個鄰國的邊境集結了大量士兵和坦克。人們擔心會出現一場血腥的東西大衝突。

然後冷戰就變成了熱戰:弗拉基米爾·V·普京命令俄軍入侵烏克蘭。它產生的影響直接而深遠。

2月24日俄羅斯發動全麵入侵後,歐洲自194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武裝動員正在展開。迄今為止,莫斯科速戰速決的企圖已經被挫敗,未能攻占包括基輔在內的任何一座大城市。準備不足的軍隊士氣低迷,遇到了烏克蘭士兵和平民武裝的頑強抵抗。然而俄羅斯的軍事力量仍然是占優的,普京也表明他的最終目標是攻占基輔,推翻經民主選舉產生的烏克蘭政府,將這個國家置於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內。

這場侵略戰爭可能會向本已動蕩不安的前蘇聯地區注入更多不確定性,給1990年代以來支配歐洲的安全結構帶來嚴重後果。蘇聯解體後失去烏克蘭等共和國一直讓普京痛心不已。如今他似乎以削弱北約這個製約蘇聯的軍事聯盟為己任。在入侵前,俄羅斯提出了一連串涵蓋廣泛的條件,要求重塑這一秩序——遭到了北約和美國的拒絕。

隨著殘酷戰爭的繼續,美國情報機構稱,軍事行動的進展緩慢讓普京十分不滿,指揮官們加強了對平民目標和基礎設施的無差別攻擊,采用了此前在車臣和敘利亞使用過的戰術。馬裏烏波爾。哈爾科夫。切爾尼科夫。蘇梅。阿克提卡。戈斯托梅利。伊爾平。一個又一個烏克蘭城市變成廢墟。

戰爭帶來了慘重的人道災難,導致成千上萬人喪生。此外還有超過300萬人逃離烏克蘭,由此引發了聯合國所說的自二戰以來惡化最快的難民危機。

被圍困的南部港口城市馬裏烏波爾凸顯了戰爭給人造成的創傷,俄軍在3月16日的一次襲擊摧毀了一座劇院,那裏是包括兒童在內的數百人的避難地。整座城市斷水斷電,要挖掘溝渠來掩埋堆積如山的屍體。

俄烏兩國的幾輪外交談判未能實現停火。美國和歐盟都行動起來,對普京的政府施加了有史以來最為嚴厲的經濟製裁。數百家西方企業——製造商、石油公司、零售商和麥當勞這樣的快餐連鎖——停止在俄羅斯運營,讓俄羅斯回到了向西方開放之前的日子。

讓我們來看看世界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烏克蘭危機背後的原因是什麽?

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後,北約東擴,最終吸收了大部分曾經屬於共產主義勢力範圍的歐洲國家。曾經是蘇聯一部分的波羅的海共和國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加入了北約,波蘭、羅馬尼亞等國也加入了北約。

結果,北約向莫斯科靠近了數百公裏,直接與俄羅斯接壤。2008年,該組織表示計劃在未來接納烏克蘭,盡管這仍被視為遙遠的前景。

普京稱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災難之一,它剝奪了俄羅斯在世界強國中的應有地位。在執政的22年裏,他一直在重建俄羅斯的軍事實力,重新確立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這位俄羅斯總統稱北約的擴張不懷好意,而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前景是一個重大威脅。隨著俄羅斯在軍事上變得更加自信和強大,他對北約的抱怨也變得更加尖銳。他一再提到美國在烏克蘭部署彈道導彈和作戰部隊,盡管美國、烏克蘭和北約官員堅稱沒有這種情況。

普京還堅稱,從文化和曆史上看,烏克蘭從根本上說是俄羅斯的一部分。

2014年初,東西方關係急劇惡化,烏克蘭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迫使一名同普京關係密切的總統下台。俄羅斯迅速入侵並吞並了烏克蘭的一部分——克裏米亞。莫斯科還煽動了一場分離主義叛亂,控製了頓巴斯部分地區,這場至今仍在繼續的戰爭已造成逾1.3萬人死亡。

普京想要什麽?

普京似乎有意回到30多年前,建立一個廣泛的、由俄羅斯主導的安全區,就像莫斯科在蘇聯時期所行使的權力一樣。現年69歲的普京可能正走向政治生涯的暮年,他顯然希望將有4400萬人口的烏克蘭拉回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去年12月,俄羅斯向北約和美國提出了一係列書麵要求,稱這些是確保其安全所必需的條件。其中最重要的是保證烏克蘭永遠不會加入北約,北約從已加入該組織的東歐國家撤軍,以及實施2015年在烏克蘭的停火——但莫斯科和基輔對這一項的理解存在嚴重分歧。

西方立即駁回了主要的要求。莫斯科的侵略姿態也激起了烏克蘭的民族主義情緒,民兵已準備在俄羅斯占領的情況下進行曠日持久的遊擊戰。

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可能還想通過關注外部威脅來激發國內民族主義者的活力,就像他過去所做的那樣。然而,自從入侵開始以來,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其中一些人冒著巨大的個人風險——走上街頭抗議戰爭。

美國是怎樣應對的?

12月初,拜登總統明確表示,他的政府不考慮派遣軍隊為烏克蘭而戰,其中一個原因是,烏克蘭不是北約成員,不受其集體防禦承諾的約束。

作為替代,美國向烏克蘭輸送了反坦克和防空武器,在與俄羅斯接壤的北約國家增加了美國的軍事存在,並下令向歐洲增兵7000人。五角大樓還下令向德國部署一個裝甲旅戰隊,以安撫東歐那些擔驚受怕的北約盟國。政府官員還警告稱,美國可能會支持烏克蘭的叛亂。

但真正的大棒是金融。

拜登發誓要把普京變成一個“棄兒”,他宣布了嚴厲的製裁措施,旨在切斷俄羅斯最大的銀行和一些寡頭與全球金融體係的大部分聯係,並阻止該國進口對其國防至關重要的美國技術、航空航天和海運業。拜登還禁止從俄羅斯進口能源,並對連接俄羅斯和德國的能源管道背後的公司實施製裁。

拜登表示,美國凍結了數萬億美元的俄羅斯資產,包括俄羅斯上層人物及其家人控製的資金。

西方政府還發誓要凍結屬於普京的資產,但對於他擁有多少資產,以及這些資產在哪裏,人們知之甚少。拜登政府還可以實施製裁,剝奪俄羅斯人喜愛的下一代手機、筆記本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

美國和歐洲的經濟處罰和製約正在阻礙俄羅斯的銀行和其他企業,遏製了俄羅斯政府使用其龐大外匯儲備的能力,並阻礙了數百萬俄羅斯人使用信用卡、獲取銀行存款或出國旅行。

歐洲將麵臨什麽樣的風險?

對歐洲而言,自“二戰”以來維持著歐洲大陸和平的安全結構危在旦夕。歐洲人最初在如何應對俄羅斯各種形式的侵略問題上存在分歧,俄烏衝突暴露了歐盟和北約內部的裂痕。但對普京侵略行為的憤怒有助於建立統一戰線,歐盟則公布了他們認為在規模和範圍方麵對這一區域來說前所未有的懲罰措施。與克裏姆林宮結盟的富人和企業的外國資產已被凍結。

歐洲與俄羅斯有著重要的貿易關係,在製裁中遭受的損失將遠遠超過美國。它還依賴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普京在過去的爭端中利用了這一弱點。

在東德長大、講一口流利俄語並與俄羅斯總統建立了良好工作關係的總理安格拉·默克爾離任後,歐洲失去了與莫斯科的寶貴談判代表。她的繼任者奧拉夫·舒爾茨試圖在危機中發揮領導作用,停止對連接德國與俄羅斯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的認證——這是西方迄今為止懲罰克裏姆林宮的最有力舉措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