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健康網》台灣人在上海方艙隔離實錄 籲做好準備面對Omicron

在上海的台灣人敘述方艙醫院日記,並希望台灣人能準備好omicron的來襲。(圖取自臉書專頁「敏迪選讀」)

〔健康頻道/綜合報導〕中國上海於3月27宣布,為了遏止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從28日起實施「封控」,全面展開核酸篩檢,力求「動態清零」。一名台灣人在臉書粉絲專頁「敏迪選讀」分享,他於3月21日採檢,隔天接到電話告知「檢驗異常」,3/25被送至上海方艙醫院收治,歷經13天後採檢陰性才出院,他希望以自己的經驗,提醒台灣人準備好面對Omicron的來襲。

該網友表示,3月22日接到電話通知「前一天做的核酸檢測異常」,請他待在家裡,不要亂跑,會有後續處置。他不解自己從疫情開始,連健身都戴著口罩,且3月初就開始居家辦公,不明白是哪個環節出錯,以致感染。而在接到電話後有穿著防護服的檢疫人員到他家門口貼封條,不讓他出門。

直到24日下午才有疾管局聯繫他做疫調。上海也開始有傳言說在建方艙,官方出來闢謠說沒有方艙。他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自我安慰,沒事的,像上海這樣的重要國際城市就算有方艙,也是跟香港同等級,而不是武漢那種吧!

25日凌晨3點,有電話通知他巴士要來了,直到5點半上了大巴士,車上一路顛頗,沿路接人。他上車的時候只有零星不到10人,下車的時候滿滿一車。有人沿路一直吐、有人一直啜泣,直到9點半到了瑞金醫院北院,男女分開,一一噴消毒水,然後登記入住。

該網友陳述,他被安排到一個輸液房所改造成的營區,每個人有一張行軍床,對面有一個相對應的椅子,床跟椅子旁邊都有插頭。有看起來像醫師護士的大白(穿著白色防護衣的防疫人員)走來走去,但一問三不知。最後他看編號算,自己待的那個房間應該同時約有100人住。他開始意識到這一切的荒謬,雖然有要求要24小時戴口罩,但大家吃飯喝水還是拿掉啊!交叉感染,就算本來是陰性也要感染變陽嗎?他甚至連複測都沒有做,就被送至方艙,萬一是誤判怎麼辦?

每天早上都是6點發包子饅頭一顆蛋、11點中餐、17點晚餐。每餐都長得很像,也很難吃。除了清明節當天,據說有「領導」要來查房,被要求摺棉被,當天的中餐超豐盛,晚上又變回先前的便當。

第一天還有一些年輕女生穿著絲襪高跟鞋化全妝,最後都是睡衣走來走去了。很多人沒帶換洗衣物,所以點滴房裡的點滴架,就變成了各式的曬衣桿。當然也有人自己帶了衣架,加上雨傘什麼的,感覺多了點隱私。另外,由於沒有浴室可以洗澡,一些阿姨們用裝便當剩下的保麗龍盒子套上塑膠袋防水,從廁所跟飲水機接成溫水洗頭洗澡。

第一天進去是行軍床,配上看起來是全新的枕頭跟棉被,第二天就換成木板床。房間裡有個熱的飲水機,所以除了去那邊拿熱水喝,大家在等水燒開的時候也是八卦交流的地方。有廁所,坐的蹲的都有。雖然還是有人不沖水或是弄髒,但基本上保持得不錯。

每天早上10點有護士帶大家一起做體操。因為他心情比較沮喪,所以也沒在管運動或是其他活動。

第一天入住有填問卷描述自己的症狀;第二天複測核酸了,還被抽了9管血。這天他喉嚨開始不舒服,吞口水也很痛,期間方艙的醫師不會主動開藥,但是有症狀可以跟醫師說,會根據症狀開藥。

該網友說,在方艙每兩天要做一次核酸,傳說做連續兩次陰性就可以出院。期間又抽了3管血,有幾個年紀很大的人有去做肺部掃描,其他人基本上是混著時間,然後想辦法讓自己的身體好起來。

連花清瘟膠囊。(翻攝自微博)

該網友表示,4月1日他居住的浦西封城、4月2日他隔壁兩床的大姊出院,離開醫院前,把傳說的中國抗疫神藥「連花清瘟」送給他。他說「連花清瘟」味道涼涼的,又是苦的,很像製作失控的苦茶加青草茶。喝到第三天就被通知回家,他跟醫生又開了一份帶回家,當作保平安。他聲明不是推廣此藥,只是記述發生過的事情。4月6日返家,但說好要來消毒的清潔隊沒有來,所以住處跟他離開時是一模一樣的。

該網友說,他不希望讓在台灣的家人知道他曾經歷過這樣的事,但是也想讓更多人知道上海的情況。並表示,當初以為那些荒誕都是一場玩笑,但它真實發生在自己身邊時,卻一刻都笑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