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羅斯正在開辟第二戰場?普京如何在非洲搞事情?

核心提要:

1. 俄羅斯億萬富翁尤金·普裏高津的致富人生可謂是跌宕起伏。年少時因搶劫、詐騙和涉及青少年賣淫等被判處 12 年監禁。
出獄後,他先是跟父親賣熱狗,與朋友開賭場,然後改造高級水上餐廳,為普京和小布什等人服務,借此成功打進了普京的“核心圈子”。

2.
成為普京“親信”的普裏高津,一手創建了水軍團體“巨魔工廠”和“互聯網研究機構”,被指控操縱公共意見,幹涉美國總統選舉,受到了美國聯邦調查局和財政部多次製裁。普裏高津還與俄羅斯前特種軍官烏特金合夥成立了私人安保公司——瓦格納集團,該集團於2014年在烏克蘭戰場上嶄露頭角,如今已成為俄羅斯在世界範圍內的戰略合作方,在中東和非洲戰場上多次與俄軍默契合作。

3.
通過瓦格納集團,俄羅斯“重返非洲”的戰略得以實施。瓦格納雇傭兵在非洲多國通過為當地政府提供反叛亂和反恐怖主義的培訓和谘詢和武力參與換取大量軍火訂單和金礦、鑽石礦等珍貴礦產資源,進而進一步提升俄羅斯在非洲的影響力。背靠俄羅斯軍方的瓦格納集團,作為“私營”安保公司,能夠避免俄羅斯官方的軍事傷亡,進而躲避公眾對海外部署的抗議和監督。

在2006年一張照片中,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聖彼得堡接待了美國總統喬治·布什。右二為被稱為是“普京的廚師”的尤金·普裏高津。圖源:Sergei
Zhukov攝/AP

作者丨《鳳凰大參考》 畢巍

俄羅斯與烏克蘭交戰至今已逾兩個月,雙方都傷亡慘重。


期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堅持向國際社會“賣慘”,獲得了大量軍事支持;而另一邊既被強力製裁,又每天軍耗如“流水”的俄羅斯也不得不尋找“援軍”,另辟蹊徑。

莫斯科找到的支援保障就是俄羅斯私人安保公司——瓦格納集團。日前,據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所接獲的證據指出,該雇傭兵集團已抵達俄烏戰場,其中該集團的幕後老板,現年61歲的俄羅斯億萬富翁尤金·普裏高津(Yevgeny
Prigozhin)也已坐鎮頓巴斯前線,監控戰場局勢。

而另一邊,該集團更在非洲多國,如蘇丹、中非共和國等地部署了相當數量的雇傭兵,通過協助地方政府打擊好戰分子和武力參與為俄羅斯換取大量軍火訂單和礦產資源,幫助克裏姆林宮回流戰鬥資金。針對近期西方媒體曝出瓦格納雇傭兵參與馬裏屠殺的新聞,普利高津回應:“你們是衰亡的西方文明,是將俄羅斯人、馬裏人、中非人、古巴人、尼加拉瓜人和許多其他民族和國家視為第三世界的敗類,(你們)將被俄羅斯擊敗。”

俄議員維塔利·米洛諾夫(Vitaly Milonov)(左)發布了這張與普裏高津在烏克蘭東部的合照。圖源:The Times

為什麽莫斯科在萬千選擇中獨獨選中了這家安保公司?

這與公司幕後負責人——尤金·普裏高津的存在有著密不可分的聯係。

普裏高津可不是簡單的億萬富翁。他年輕的時候因為坑蒙拐騙混進了“局子”,出獄後一番神奇運作成為了聖彼得堡的餐飲大亨,並為普京和小布什等人服務,由此成為了普京的“心腹”。再之後,更是利用社交媒體幹涉美國大選,並與前特種軍官合夥開設安保公司瓦格納集團,在非洲挖金礦,賣軍火,賺的是盆缽體滿。

從罪犯,到餐飲大亨,再到俄羅斯寡頭軍火商。30年的時間裏,普裏高津是如何完成這神奇跨越的“三級跳”,又是如何成為值得俄羅斯信賴的“自家人”的呢?

從罪犯到“禦廚”,尤裏·普裏高津的傳奇人生

1961 年6月1日,普裏高津在列寧格勒,如今的聖彼得堡呱呱落地。
當時的老普裏高津應該也沒想到,自己這個出生於兒童節的兒子在剛成年的時候就成為了偷盜分子。

普裏高津青少年時,在一所體育寄宿學校學習,專門從事越野滑雪運動。也許是迫於生計,普裏高津16歲畢業後,在當地遊手好閑。在18歲那年因偷竊被判處緩刑。

你以為被警察抓一次就讓他痛改前非了麽?當然不可能,普裏高津的膽子大著呢!進一次警察局並沒能消除他混社會的想法,相反他是變本加厲。僅僅2年後,普裏高津就因搶劫、詐騙和涉及青少年賣淫等數條罪狀被判處12年監禁。

圖源:Mikhail Svetlov攝/Getty Images

這一次的監獄之旅讓普裏高津幡然醒悟,他決定不能再這樣渾渾噩噩下去。 也許是因為表現良好,他被提前3年釋放。
出獄後,1990年,他和父親一起開起了熱狗店,而且銷售額相當不錯,用他自己的話評價,“盧布堆起來的速度比我母親數的還快”。

普裏高津的商業天賦就此嶄露頭角。

但是,隻賣熱狗可不是他的最高追求,他還要賺大錢!他成為了老同學鮑裏斯·斯佩克托(Boris
Spektor)名下公司的股東和經理,該公司是在聖彼得堡第一家開連鎖雜貨店的公司。不僅如此,普裏高津還跟他的老同學一起合夥開了一家地下賭場。1995年,在收入開始下降後,普裏高津又把目標放在了餐飲業上。他說服了公司的另一位董事基裏爾·齊米諾夫(Kiril
Ziminov)與他一起在聖彼得堡開了一間餐廳。出獄後的短短5年裏,普裏高津的生意做的是風生水起。

但把生意做大做強也不是普裏高津的最大目標,他要做就要做聖彼得堡的獨一份兒!1997年,受巴黎塞納河上的海濱餐廳的啟發,普裏高津和齊米諾夫花了40萬美元改造維亞特卡河上的一艘生鏽的舊船,開了一家名為“新島”的水上餐廳,一舉吸引了聖彼得堡所有人的眼球,“新島”也成為當地最時尚的餐飲場所之一,它的名聲甚至傳到了遠在莫斯科的普京耳中。

2011年,在莫斯科,普裏高津為時任俄羅斯總理的普京服務。圖源:Misha Japaridze攝

這條船也因此成為了他人生路上的轉折點。 2001年5月,普京就在“新島”宴請當時的法國總
理雅克·希拉克,普裏高津親自為兩位領導人端茶倒酒,精心服侍。 周到的服務、特色的環境和精致的美食成功讓普裏高津和“新島”在普京心中掛上了號。 2002年美國總統小布什的招待宴,2003年普京自己的生日宴都在這裏舉行。 這時的普裏高津已經成為了普 京的“圈內人”。

普裏高津隨即離開了老朋友,自己創立了一家食品公司,為學校兒童和政府工作人員提供食品,合同價值上億。2012年,他還收到了一份為俄羅斯軍隊提供軍糧的合同,為期一年,金額更是高達12億美元。這些錢讓他在同年搬進了聖彼得堡的高級別墅裏,院子裏有一個籃球場和直升機飛機坪。除了一架私人飛機,他還擁有一艘遊艇。

2010年,普裏高津向俄羅斯總統普京展示了他在聖彼得堡郊外的康科德食品公司工廠。圖源:Alexei Druzhinin攝/AP

普裏高津很聰明地知道,當廚子可以,但不能當一輩子的廚子 。要想獲得更多的權力和金錢, 擺在他麵前最便捷也是最有希望的一條路就是——繼續為普京服務。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獨家情報,俄羅斯水軍團體“巨魔工廠”就是由普裏高津在幕後資助的。該“工廠”有一個部門名字為“挑釁部”,專門負責在西方傳播假新聞,比如在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就曾利用社交媒體製造大量假新聞。

2015年4月19日,一名婦女進入了位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被稱為“巨魔工廠”的四層建築。圖源:Dmitry
Lovetsky/AP

除 此
以外,他還被認為是位於聖彼得堡的“互聯網研究機構”(IRA)的主要支持者,主要負責影響公眾意見,並引導輿論。 據說,普裏高津會讓其員工觀看美國電視劇《紙牌屋》,提高英語水平的同時,深入了解美國政治。

不僅如此,他還與俄羅斯前特種部隊軍官並有情報部門經曆的德米特裏·烏特金(Dmitry
Utkin)合夥創建了一個私人安保公司——瓦格納集團,烏特金是台前老板,普裏高津則在幕後出資。該集團利用雇傭兵裝備保護俄公司的海外資產,並派遣雇傭兵向外國運送武器,提供武器培訓,與俄羅斯軍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圖源:newamerica.org

瓦格納集團——普京重返非洲的“探路石”

具有這樣傳奇經曆的普京“親信”,不可能被美國情報部門忽視。

2018年,普裏高津就曾被美國起訴,罪名是通過支持“巨魔工廠”幹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2019年9月,普裏高津再次因影響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被美國財政部製裁,他的私人飛機和遊艇也在製裁名單上。今年3月份的時候更是以幹涉總統選舉的罪名遭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全球通緝。

聯邦調查局發布的通緝海報。圖源:推特| FBI Washington Field


而, 除了對他個人進行製裁,他的私人公司也早早就被盯上了。 美國財政部也曾在2020年指控其公司瓦格納集團在烏克蘭、敘利亞和莫桑比克等外國開展“危險和破壞穩定的行動”。2021年12月,歐盟也對瓦格納集團實施製裁,稱其涉嫌將私人軍事人員部署到衝突地區,助長暴力,掠奪自然資源,並恐嚇平民,違反了國際法。

普裏高津到底做了什麽,引得美國和歐盟對其大力製裁?

2019年,在中非共和國班吉市中心,一個宣稱俄羅斯和中非軍方合作的標誌。圖源:Ashley
Gilbertson攝/《紐約時報》

事實上,說他幹涉美國選舉都是老調重彈。 真正引發擔憂的是瓦格納集團在非洲乃至全球的動向。 盡管瓦格納集團的背後是普裏高津,但隱藏更深的其實是普京和俄羅斯軍方。 表麵上,俄羅斯並不承認瓦格納與俄羅斯具有官方聯係。此前,俄羅斯外交部曾表示,瓦格納集團是一家獨立於政府運作的私營公司。 但根據媒體報道,瓦格納集團的大部分行動,都迎合著俄羅斯的戰略目的。

2013年,瓦格納集團由烏特金組織成立,戈裏高津幕後出資支持。烏特金曾是俄羅斯軍事情報局的一名中校,也是兩次車臣戰爭的老兵。他用德國著名浪漫主義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的名字命名瓦格納集團。這個組織有明顯的印記,烏特金本人還有標誌性的紋身。初期人員約有1000名左右,主要由俄羅斯退伍軍人組成。基本上該集團招募進來的雇傭兵95%都是俄羅斯人。並在聖彼得堡和香港兩地開設了辦事處。

德米特裏·烏特金。圖源:俄媒

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時,瓦格納集團通過與俄軍方合作,先是在克裏米亞活動,然後參與了俄軍在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地區的武裝鬥爭,支持當地的親俄勢力對戰烏克蘭政府軍。 2014年9月,瓦格納集團解放了盧甘斯克機場,挽救了數千名平
民的生命。
由於解除了對盧甘斯克的包圍和造成烏克蘭軍隊的慘敗,導致基輔不得不簽署了《明斯克議定書》,實施全麵停火。 因在烏克蘭戰場上表現“亮眼”,與俄軍配合默契,瓦格納集團也借此機會擴大了規模。 此後,瓦格納集團的身影先後出現在中東和非洲多國的戰場上,經常站在與俄羅斯政府結盟的部隊一邊作戰。

圖源:skynews

令瓦格納集團“一戰成名”的是其2015年在敘利亞的行動。 2015年,俄羅斯突然介入敘利亞內戰,支持時任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
同年底,瓦格納集團進入敘利亞,並與親政府部隊參與了包括進攻具有豐富石油、天然氣和礦產資源的帕爾米拉地區在內的多個重要戰鬥。 在此期間,瓦格納集團與俄羅斯軍隊為敘利亞正規軍和親政府民兵提供了全麵的培訓和谘詢。
此後,瓦格納集團一直派人留在敘利亞境內,支持莫斯科盟友敘利亞總統阿薩德。 據BBC報道,截止到2018年,敘利亞境內約有2500名瓦格納雇傭兵。

瓦格納集團雇傭兵在敘利亞東部沙漠Badiya地區揮舞著他們的武器。

另外,自2016年起,瓦格納集團也一直活躍在位於北非的利比亞,通過提供軍事武裝並參與作戰,來支持俄羅斯的盟友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將軍的國民軍部隊。
2019年,超1000名瓦格納集團雇傭軍參與了哈夫塔爾對首都的黎波裏民族團結政府的攻擊。 到了2019年底,瓦格納集團更是相繼在非洲20餘個國家設有辦事處。時至今日,瓦格納集團名下人員數量已達8000名。

2018年11月7日,普裏高津(右二)在莫斯科出席了有俄羅斯國防部高級官員和利比亞國民軍成員參加的會議。該照片取自利比亞國民軍發布的一段視頻。圖源:AP

通過瓦格納集團,俄羅斯“重返非洲”的戰略得以實施,而且可以說是效果顯著。

作為幕後老板的普裏高津在非洲也不忘大玩“信息戰”,通過製造網絡信息輿論、在非洲社交媒體上散播親俄信息,來幫助俄羅斯在非洲獲得較高的政治聲望。同時協助瓦格納集團達成其工作目的,鋪開他在非洲的勢力範圍。

瓦格納集團活動的目的之一是獲得當地豐富的自然資源,具有強烈的經濟動因。許多俄羅斯雇傭兵活躍的國家都有著豐富的礦產資源。

蘇丹阿特巴拉的一個黃金貿易點。圖源:Simon Marks攝/彭博社

以蘇丹為例,美國財政部稱瓦格納集團在2017年為當時的蘇丹總統奧馬爾·巴希爾製定了鎮壓民主抗議活動的計劃。
美國獨立研究員蘇裏門·巴爾多(Suliman Baldo)指出,“當他(巴希爾)訪問俄羅斯時,就將蘇丹的資源完全敞開了。
”上個月,彭博社也報道
稱瓦格納集團與巴希爾政府的關係幫助關聯公司獲得了經營許可和廉價半加工金礦。盡管蘇丹外交部在3月23日的一份聲明中說,瓦格納公司沒有在該國的黃金行業中
有任何經營活動,也沒有向其軍隊提供培訓。
但美國和英國官員在4月時表示,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瓦格納集團的關聯公司一直加強在礦場的開采工作。

蘇丹並不是個例。據報道,瓦格納雇傭軍在中非共和國也非常活躍,俄羅斯在那裏贏得了黃金和鑽石開采特許權。而在敘利亞,瓦格納雇傭兵更是獲得了油田,用來抵消支付給他們的部分利潤。這些利潤也是大量流進了戈裏高津的腰包裏,據估計,2022年普裏高津的個人資產將達到12億美金。盡管因俄烏衝突的問題,使得他再一次登上美國製裁名單,但他也已經習以為常了。

2019年,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索契與多位非洲國家的領導人舉辦了俄羅斯-非洲峰會。圖源:Sergei Chirikov攝/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瓦格納集團活動的另一個主要目的就是通過武力參與換取武器訂單,進而進一步提升俄羅斯在非洲的影響力。 主要措
施就是通過利用以瓦格納集團為首的私營安保公司向努力打擊好戰分子的地方政府提供反叛亂和反恐怖主義的培訓和谘詢。2015年至2019年期間,莫斯科與非洲政府簽署了19項軍
事合作協議。 《紐約時報》報道稱,俄羅斯占到非洲所有武器進口的近一半份額。

盡管自2018年3月以來,俄羅斯已根據其刑法第359條將雇傭軍定為非法行為,但他們的勢力仍在整個非洲大陸不斷擴展。

自2013年起,法國就開始向非洲國家馬裏派兵,與多國軍隊一起打擊薩赫勒地區的恐怖主義活動,但在2021年時宣布將減少在這一地區的軍事力量。馬裏總理喬蓋·科卡拉·馬伊加(Choguel
Kokalla
Maïga)當時譴責稱,法國在未經聯合國和馬裏政府同意的情況下“單方麵宣布”結束反恐行動是拋棄了馬裏,因此馬裏被迫尋找其他夥伴確保安全。而他找到的合作夥伴就是瓦格納集團。此舉招到了多國政府的強烈反應。2021年12月,英國、法國、加拿大等16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瓦格納集團進入馬裏,並直指俄羅斯政府在背後為其提供物質支持。

2021年5月28日,在馬裏首都巴馬科舉行的馬裏武裝部隊(FAMA)示威活動中,馬裏人手持一張印有馬裏軍政府領導人阿西米·戈伊塔(Assimi
Goita)形象的照片和俄羅斯國旗。圖源:Amadou Keita/路透社

盡管美國和歐盟都對瓦格納集團采取了製裁,多國政府極力譴責,但這種做法不太有可能改變如今的狀況,瓦格納集團也將繼續受到克裏姆林宮的支持和重用。 畢竟瓦格納集團的存在能夠避免俄羅斯官方的軍事傷亡,進而避免公眾對海外部署的抗議和監督。 同時,作為“私營”安保公司,莫斯科不承認對其有任何指揮和控製,這樣可以避免對其造成的各類問題行為負責。同時,以瓦格納集團為代表的這些公司還為與美國的軍事對抗提供了一個代理工具,而不直接牽涉到俄羅斯軍隊。

圖源:視覺中國

作為瓦格納集團的幕後老板,戈裏高津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普京的左膀右臂。
盡管他主要是隱於背後,投入大筆資金支持,但他的動向與俄羅斯的國家戰略密不可分。

今天這位普京“禦廚”在非洲當“黃金礦工”,不知道下一步他又要去哪兒續寫他的烹飪秘籍了。

俄羅斯正在開辟第二戰場?普京如何在非洲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