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缺貨率70%!美國奶粉供應短缺將持續多久?

近段時間以來,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問題持續發酵。

根據 Datasembly 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 5 月 22 日當周,全國嬰兒配方奶粉的缺貨率上升至 70%,顯著高於此前一周
45% 的缺貨率。

為緩解短缺問題,美國正在加大進口力度。

當地時間 5 月 27 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發布消息稱,澳大利亞計劃為美國提供至少 125
萬罐嬰兒配方奶粉。這些產品有的已在庫存等待運輸,有的將在未來幾周和幾個月內陸續生產。

FDA
預計,鑒於其正在采取的放寬奶粉進口靈活性的舉措,加之雅培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的工廠近期有望恢複安全生產,未來美國將實現越來越多的嬰兒配方奶粉供應。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企業研究所 (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 高級研究員安托斯 (
Antos ) 指出,從海外進口嬰兒配方奶粉是明智之舉,但行動並不夠及時。為了避免短缺,FDA
本應更快放寬關於營養和標簽方麵的監管要求。此前,這些要求限製了美國進口大部分歐洲生產的配方奶粉。

在 ” 奶粉危機 ” 來襲之前,美國民眾消費的嬰兒配方奶粉中 98% 都源自國產。其中,雅培、利潔時、嘉寶三家公司占據 95%
的市場份額,而雅培的市場份額約為 42%。

中國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院務委員兼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研究員告訴 21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此次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的直接導火索源自雅培在 2
月召回幾款涉及病例感染控訴的配方奶粉,同時關閉了位於密歇根州斯特吉 ( Sturgis )
的工廠。考慮到該公司的市場占有率,短期內其他生產商較難填補供應缺口。

同時,劉英指出,為了保障供應安全,美國政府對於農產品及其他必需品的生產主要依靠國內,進口 ” 壁壘 ”
比較高。就嬰兒配方奶粉而言,除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對進口商在營養、安全等方麵的標準限製,美國對外國配方奶粉的關稅高達
17.5%,這也阻礙了海外奶粉生產者進入美國市場。然而,此次雅培停產引發的 ” 奶粉荒 ”
主要折射出其國內供應鏈的脆弱性。

一家工廠掀起的 ” 漣漪 “

今年 2 月,美國最大嬰兒配方奶粉生產商雅培宣布召回幾款配方奶粉,同時關閉了涉及嬰兒感染細菌病例的工廠。

受此影響,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問題加劇,有些地區出現貨架空空、” 一罐難求 ”
的局麵。

近幾個月來,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缺貨率不斷上升。根據零售市場分析公司 Datasembly 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 5 月 21
日當周,美國超 2/3 的州的缺貨率超
70%,其中,密蘇裏州、明尼蘇達州、內華達州、蒙大拿州、路易斯安那州、亞利桑那州和猶他州的缺貨率超
80%。

Datasembly 稱,持續的供應鏈約束、產品召回和通脹擔憂加劇了嬰兒配方奶粉的稀缺。

劉英向 21 記者分析,受奧密克戎毒株影響,去年 12
月美國民眾囤貨較多,在去庫存的過程中各奶粉生產商產量有所下降。同時,美國通脹持續高企,奶粉等食品的需求彈性小,而供給受成本上升影響有所削弱。在此背景下,雅培作為美國最大奶粉生產商,其采取的停產舉措造成的供應缺口較難及時被填補。

同時,劉英補充,此次奶粉短缺問題也暴露出美國在政府監管及其應對效率和政府執行力方麵都有待提升。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去年 10
月收到關於雅培奶粉生產流程方麵的訴狀,隨後 12 月與雅培約談、今年 1 月進行檢查。雅培今年 2 月主動召回產品與停產,至今已過去
3 個月。整個過程中,監管方的執行效率不高,政府在應對舉措上行動不夠及時。

供應短缺背後需要思考的是,為何一家公司的工廠停產對整個行業的影響如此明顯?

” 這反映了行業過度集中而缺乏供應鏈備份增加了供應鏈的脆弱性。” 劉英表示,自 2007
年以來美國嬰兒出生率持續下降,需求層麵對整體奶粉行業繁榮發展的提振作用不強。與此同時,美國管製政策為美國嬰兒配方奶粉市場的壟斷提供了生長的土壤。

她對記者解釋,受關稅、營養與安全等貿易規則及壁壘限製,外國奶粉生產商進入美國市場的門檻較高。而自 1989
年伊始,美國聯邦政府要求每個州選擇一家公司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嬰兒配方奶粉。自上世紀 90
年代中期以來,雅培是獲得聯邦合同的三家嬰兒配方奶粉製造商之一。當前,雅培與參加美國農業部 ” 婦女、嬰幼兒和兒童特別補充營養計劃 ”
( WIC ) 的低收入家庭簽訂的供貨合同占比近 1/2。多重因素疊加下,雅培的一點 ” 風吹草動 ”
對整個行業可能產生較大影響。

美國 ” 奶粉荒 ” 將持續多久

在美國,75% 的嬰兒在 6 個月大的時候都在食用配方奶粉,這使得嬰兒配方奶粉短缺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

據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5 月 27 日發布的消息,總部位於悉尼的製造商澳大利亞巴布斯公司將向美國供應至少 125
萬罐嬰兒配方奶粉。其中,一些嬰兒配方奶粉已備妥運輸,更多的將在未來幾周和幾個月生產。

過去一周,已有兩架載有配方奶粉的飛機從歐洲運抵美國。5 月 22 日,足夠 9000 名嬰兒和 1.8
萬名幼兒食用一周的奶粉由一架軍用飛機從德國拉姆斯坦空軍基地 ( Ramstein Air Base ) 運抵印第安納波利斯機場。5 月
25 日,一架載有 10 萬磅嬰兒配方奶粉的聯邦快遞貨運飛機抵達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

為緩解供應短缺,美國總統拜登 5 月 18 日宣布 ” 飛行配方奶粉行動 ” ( Operation Fly Formula )
,旨在加快嬰兒配方奶粉的進口,並開始盡快向商店供應更多配方奶粉。根據 ” 飛行配方奶粉行動 “,美國農業部和衛生與公眾服務部 (
HHS ) 被授權使用商用飛機運送符合美國健康和安全標準的海外嬰兒配方奶粉。

5 月 17
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發布了一項指導意見,允許主要配方奶粉製造商安全進口目前尚未為美國市場生產的配方奶粉。

在放寬部分進口規定、鼓勵新的供應商提供嬰兒配方奶粉的同時,盡快增加國內奶粉供應也被提上日程。其中,重新開放雅培此前停運的工廠無疑是解決短缺問題的關鍵一步。

5 月 25 日,雅培表示,計劃 6 月 4 日重啟位於密歇根州斯特吉斯 ( Sturgis )
的工廠。不過,該公司稱,恢複生產後要讓嬰兒配方奶粉 ” 回到 ” 商品貨架需要 6 周 -8 周的時間。5 月 17
日,雅培與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就重啟工廠達成一致。

國家層麵,美國總統拜登於 5 月 18 日援引《國防生產法案》(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要求供應商優先將資源提供給嬰兒配方奶粉製造商。” 依托 DPA
的授權可以指導企業根據需要,優先安排和分配關鍵嬰幼兒配方奶粉原料的生產,這將有助於提高產量、加快供應鏈速度。”
美國白宮在發布的聲明中稱。

雖然拜登政府已采取係列舉措來緩解嬰兒配方奶粉短缺,不過圍繞 ” 誰應為奶粉危機負責 ”
的討論仍在持續。華盛頓州共和黨眾議員羅傑斯 ( Cathy McMorris Rodgers ) 將奶粉短缺歸咎於
FDA 和拜登政府未能及早采取行動。

5 月 24
日,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對嬰兒配方奶粉危機展開調查,旨在闡明導致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集中的因素,以及這些關鍵產品的供應鏈的脆弱性。FTC
主席麗娜( Lina M. Khan
)在公開調查的同時發表了一份聲明。她在聲明中指出,將研究嬰兒配方奶粉市場的合並和收購模式,以便更好地了解目前的情況並為未來的舉措提供信息。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局長卡利夫( Robert Califf )5 月 26
日在參議院衛生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也表示,需要討論政府是否應該建立一個全國性的配方奶粉儲備 ” 後備庫
“,以防範未來可能出現的供應中斷。同時,卡利夫認為,美國嬰兒配方奶粉短缺問題可能要到 7 月底才能完全解決。

考慮到最近嬰兒配方奶粉產品進口靈活性有所增加,FDA5 月 24 日初步估計,6 月伊始將有約 200
萬罐嬰兒配方奶粉在美國商店上架。同時,該機構還宣布不反對將約 30
萬罐先前由雅培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生產的、以氨基酸為基礎的嬰兒配方奶粉發放給急需的個人。這些產品在供應前將進行微生物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