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創投離開大陸、前進東南亞和印度 募到創紀錄資金

日經報導,根據研究業者Preqin的數據,今年來,專注於東南亞印度的創投基金已經籌到31億美元,逼近去年全年的35億美元,相較下,投資人對中國大陸的興趣大減,專注該區的創投基金籌到的資金,由2021年的272億美元劇降至21億美元。

新加坡Jungle Ventures聯合創辦人Amit Anand表示:「我們接觸過的投資人當中有50%正試圖離開中國大陸,進行多元化投資。他們在那裡已經有相當的成功,但也注意到了逆風,因此想要投入更多資金到東南亞和印度。」Jungle Ventures最近為新基金籌到6億美元,用於投資東南亞和印度新創事業。 

創投基金募款對象從養老基金、大學校產基金到富豪大亨等。近年來由於東南亞和印度的新創公司快速成長,這兩個市場成為具吸引力的市場,去年有一連串重磅IPO案,包括印度食品外送服務公司Zomato,以及總部在新加坡的叫車和外送平台Grab。

中國大陸則在去年發生政策急轉彎。北京禁止以營利為主的課後輔導,許多身為金主的外國創投公司出現巨額帳面損失:例如軟銀集團對線上教育服務「作業幫」的7億美元投資,到今年3月減記到剩1億美元。北京也對大型科技平台實施有關促進競爭和處理用戶數據的更嚴格規定,導致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大公司股價大跌。最近又有動搖經濟並進一步驚嚇投資人的疫情封控措施。

根據日經,一家日本資產管理公司的高階主管解釋,投資人開始感受到中國大陸國家體制帶來的風險,想涉足亞洲時會多元化投資,將資本轉移到其他地區。專注於印度和東南亞的基金很快出現超額認額,原因也在於那裡的創投市場規模遠小於中國大陸。

今年設法籌到了新資金的中國大陸創投基金,所在領域顯然比較不受到北京政策的衝擊。例如投資於醫療保健相關公司的Lyfe Capital於4月宣布推出新的9.35億美元基金。它最近帶領對以mRNA技術開發藥物的新創事業Starna Therapeutics的投資。電動車億萬富豪李斌的蔚來資本3月宣布,第二檔基金籌到4億美元,是第一檔的兩倍。它支持自動駕駛新創公司初速度和小馬智行。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創投離開大陸、前進東南亞和印度 募到創紀錄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