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核酸檢測承包商被查 他們怎樣造假的?

金準醫療,北京市核酸檢測承包商,負責了北京城很大一塊區域的核酸檢測,而現在的北京城在持續不斷的進行核酸檢測。

每天送到這家公司檢測的樣本多達百萬人份,其中絕大多數都是 10 人一管。

按照規定進行檢測的話,那就是需要檢測至少 10 萬管樣本。

10 人一管的檢測成本大概是 30 多塊錢,約合每人 3 塊多,完全按標準進行的話,留給檢測公司的利潤大概是 5%
左右。

但如果檢測公司不檢測,那利潤就不是 5%,而是 100%。

金準公司就動了這方麵的歪腦筋。

從 4 月 25 日開始,金準公司高層下令,將 10 人一管改為 30 人一管,人為隻吸取一個試管內 1/3
的液體,然後混合在一起進行檢測。

本來 5% 的利潤率,一下子激增到了 205%。

帶來的結果,是樣本被人為稀釋,檢測精準度大幅降低,導致檢測出來的結果根本不能用。

很多北京市民的核酸檢測都是由金準公司負責的,給出的結果是陰性,但現在誰也不敢保證這些人到底是陽是陰。

如果核酸試劑的靈敏度能到 30 人一管,國家早就安排 30 人一管檢測了,之所以隻安排 10
人一管,那是因為試劑的靈敏度極限隻有這麽大

金準公司故意把樣本混合,按 30 人一管去測試,那隻會帶來一個結果。

自 4 月 25 日開始到今天的一個月時間,金準公司負責區域內陽性被大量漏檢。

而這一切,隻是因為金準公司想節約點成本,多賺那麽一點點錢而已。

北京市的這波疫情到今天已經一個月了,每天的數字都在幾十例左右波動。

這種現象非常詭異,因為病毒潛伏期是 14 天,而現在已經過了 2 個 14
天的核酸周期,理論上來說早就應該把陽性數據給打下去了,結果北京市還是持續不斷的冒出陽性。

有很多因素導致了這一現象,但金準公司肯定是功不可沒。

因為他故意混合了樣本,所以導致核酸靈敏度大降,因此總是有部分陽性遺漏,然後陽性感染了新的陰性,最終陽性連綿不絕。

核酸檢測很賺錢,今年前 4 個月中國花在核酸檢測上的錢高達 1500 億,多地常態化核酸檢測,全民 2~3
天就測一次核酸。

但和疫情導致的經濟損失相比,這隻是微不足道的小錢。

北京是全國核酸的一部分,而金準也隻是北京核酸的一部分,因此金準公司隻賺了一點點小錢。

即便違法操作,賺的還是一點點小錢。

但整個北京市的市民都因為金準公司而被封在家裏不能上班,每天導致的經濟損失都是一個天文數字,絕對萬倍於金準公司的這點非法盈利。

為什麽金準公司要冒著全社會損失如此之大的風險去賺這點蠅頭小利?

資本論說過 ”
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資本就會蠢蠢欲動;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資本就會冒險;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冒絞首的危險;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而如今,金準公司的利潤率達到了 205%,這麽高的利潤率他已經連絞首都不怕了,自然敢做這種事。

每一管試劑送過來,陽性的概率不足十萬分之一,即便金準公司稀釋了試劑,謊報了陰性,你也根本無法核實真假。

所以金準公司不僅僅是為了謀取暴利,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高層篤定即便這麽幹也沒人能查出來。

既然如此,金準公司的這種罪行又是怎麽被發現的?

很簡單,當北京市的陽性數據持續壓不下去,嚴重違反科學常識之後,公安就開始查找原因,其中各大核酸檢測公司是檢查的重點。

怎麽去判定各大核酸公司有沒有造假?

其實原理也不難。

既然是為了錢去造假,那我們就順著錢的線索去查,公安什麽高智商罪犯都見過,還能被幾家檢測公司瞞住?

每天送到各大檢測公司的樣本數量是已知的數量,因為政府會按照這個數量和各大檢測公司來進行酬勞結算。

然後,公安倒過來查每家公司過去一個月消耗的核酸試劑總量,同時檢查每家公司核酸檢測的 PCR
機器總量,然後查每家公司消耗的人力總量。

一台核酸檢測的 PCR 機器一小時最多檢測 6 板,也就是檢測 6×92 管樣本,同時消耗對應人力及核酸試劑。

換句話說,我根據你這家公司有多少台
PCR,有多少名員工,用了多少核酸試劑,就能推算出來你到底檢測了多少管樣本,這幾乎都是明牌。

根據檢查結果,金準公司數據出現明顯異常,按現有數據,就算這家公司所有員工 24
小時不眠不休也不可能完成上報的檢測數量,並且采購和消耗的核酸試劑數據嚴重不足。

隨後公安把金準公司的底層員工叫過來,每人一個屋子,挨個詢問做筆錄,一下子就知道具體情況了。

這一招簡單粗暴,但極其有效。

核酸檢測公司冒險造假就是為了節約成本,如果為了造假耗費了太高成本,那這個造假就變得毫無意義。

因此,造假的核酸公司其運營成本一定嚴重偏低。

同時,造假的核酸公司隻是領導發財,不可能分給底層員工幾倍利潤,因此底層員工也不會在公安麵前為其保密,即便領導分潤了一點點小紅包,底層普通員工在公安精銳的問話手段麵前也不可能保的了密。

和犯罪團夥嚴密隱藏自己的手段相比,這種核酸檢測公司的造假手段簡直就是一個處處漏風的破房子,在公安眼裏猶如黑暗裏的火把,一查就穿幫。

他們覺得自己天衣無縫,那隻是他們自己覺得而已,在公安眼裏這叫漏洞百出。

因此,在今天,金準公司被北京公安刑拘 17 人,整個中高層近乎於被一網打盡,央視新聞對此特別報道。

以他們犯下罪行的惡劣程度,這 17 人最後一定被頂格處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最高可判 7 年,因此這批人最低也會被判 7
年。

但就以這批人對北京市造成的損失來看,哪怕槍斃都沒辦法抵消其罪孽,千萬人因他們貪圖小利的行為被無止盡的影響了生活。

因此,不排除這批人會被按詐騙套取國家資金的罪名去處理,這個罪也很匹配他們的罪行,按法律規定,情節特別嚴重的,可判處十年以上或者無期徒刑,同時沒收財產。

這批人不判個十年以上,真的難消民憤。

大幅降低的檢測成本能給檢測公司帶來難以想象的利潤率,而故意降低的檢測成本又會導致陽性不斷漏檢,從而源源不斷的製造出新的陽性,這簡直就是印鈔永動機,但全社會因此背負了萬倍以上的損失。

在核酸檢測上造假,實在是喪盡天良。

我這裏想說的是,核酸檢測是一項大規模且低技術門檻的工作,不管你做什麽違法的事情,要保密都是極度困難的事情,檢測公司那點保密手段在公安眼裏是完全的形同虛設。

以前隻是不知道居然有人敢膽大包天至此而已,隻要現在有意識的盯著,那就是一查一個準。

奉勸目前全國所有的核酸檢測公司,不要心存僥幸,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不要以為你們造假的行為可以瞞天過海,公安有無數種辦法可以輕易揪出你們的狐狸尾巴。

隻要敢伸手,那就是 7 年有期徒刑向上走。

有核酸檢測公司不信的話,可以來試試中國刑偵的技術手段。

牢房為你們敞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