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專論》內外交迫的普丁所面臨的國內的「真正」不滿

專論》內外交迫的普丁所面臨的國內的「真正」不滿
普丁有直接面對的真正難題的話,那就是國內的鷹派強力指出普丁對於現狀太過軟弱、遲鈍。   圖:翻攝俄羅斯總統推特 (資料照)

孫子兵法說:「兵者詭道也。」最近國內的媒體報導:烏克蘭軍隊在烏東的戰爭並不順利,國內許多人都會感覺失望。其實,在戰爭結束前,真真假假,非到戰爭結束之前,除了真正領導、指揮戰爭者外,大家都很難完全知道真相。作者在看到國外報章雜誌時,認為值得參考者,會馬上介紹給各位讀者分享,我們都只注意到烏克蘭戰事的進展,但對俄國內部較少去知悉。這篇或許讓讀者知道戰爭外的另一個面向。

ㄧ、俄國鷹派的反彈

在俄羅斯,對於烏克蘭戰爭不滿的聲音越來越高漲。但是,發出不滿聲音的並不是反體制派,而是鷹派的退役軍人團體與軍事掮客。他們對於遲遲沒有進展的戰況表達了他們已高漲的焦躁,其中也有要求普丁發出國民總動員的趨向。這些硬骨頭的民族主義者所發出的不滿的聲音顯示出普丁自己所招致的困窘的一端。普丁現在所面臨的對手是:渴望普丁所承諾的勝利到來的俄羅斯國民,與消耗過度而無法獲勝的俄國軍隊。

根據英國國防部之情報單位在5月下旬所發表的報告書可知:從侵略烏克蘭開始三個月之間,俄羅斯的軍隊士兵的推定死亡數目已到達了蘇聯侵入阿富汗時的總死亡人數(約15000人)的相同水準,而侵入阿富汗是長達九年。

在俄國,獨立的媒體與反政權派所公開出來的戰爭批判言論都被加以封鎖,許多的反戰示威參加者都被逮捕。而軍事掮客所顯示出來的不滿則突出了某個事實,也就是假如說在這次戰爭中,普丁有直接面對的真正難題的話,那就是國內的鷹派強力指出普丁對於現狀太過軟弱、遲鈍。

退役軍人團體=全俄羅斯將校協會在五月中旬給與普丁與政府高官們的公開信函中,將無法壓制基輔的狀況形容為「失敗」,並責難無人機、彈藥、紅外線照相機並不足夠。這封書信充滿了民族主義與陰謀論的用語,並表達出這次的戰爭是要守住「白人.基督徒之歐洲的戰爭」。

二、批判派的急先鋒是Igor Gilkin on (吉爾金)

批判派的急先鋒是前俄羅斯聯邦情報局(FSB)的軍官,在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率領親俄的武裝勢力的Igor Gilkin on (吉爾金)。在侵入當時,頓內次克出身的戰鬥員被強制動員,他們訓練不足,裝備也不足,就被送上戰場,而出現許多死亡者,造成很大的打擊。吉爾金就把這個報告加以宣傳。

被認為是批判爆發的引導線是五月的前半,俄軍吃了毀滅性的敗仗的頓內次河之戰。在一連串的交戰當中,俄羅斯的死者被推定達於近500人,有80個以上的裝備被破壞掉。

這個戰爭以後,在Telegram 網站上,就出現對於戰爭進展速度的疑問與兩軍軍事作戰的比較,對於俄羅斯的宣傳懷疑有問題的聲音也跟著就出現。俄羅斯的國防部長紹依古在前些日子,首先承認在烏克蘭的軍事戰爭的落後,分析家們就將紹依古的發言認為其目的是要控制國民的期待值。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財團的史塔諾瓦與兼任的研究院就指出:「國民的幻滅潛藏著真正的危機,而國民的幻滅就是俄國的政權擔當者與國營媒體所承諾的即時的勝利是更加遙遠」。「我們可以說:某種的政治危機已經產生。普丁承受政治的壓力,那就是在烏克蘭的戰爭必須以勝利來終結。」

作者:張正修/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孫子兵法說:「兵者詭道也。」最近國內的媒體報導:烏克蘭軍隊在烏東的戰爭並不順利,國內許多人都會感覺失望。其實,在戰爭結束前,真真假假,非到戰爭結束之前,除了真正領導、指揮戰爭者外,大家都很難完全知道真相。作者在看到國外報章雜誌時,認為值得參考者,會馬上介紹給各位讀者分享,我們都只注意到烏克蘭戰事的進展,但對俄國內部較少去知悉。這篇或許讓讀者知道戰爭外的另一個面向。

在俄羅斯,對於烏克蘭戰爭不滿的聲音越來越高漲。但是,發出不滿聲音的並不是反體制派,而是鷹派的退役軍人團體與軍事掮客。他們對於遲遲沒有進展的戰況表達了他們已高漲的焦躁,其中也有要求普丁發出國民總動員的趨向。這些硬骨頭的民族主義者所發出的不滿的聲音顯示出普丁自己所招致的困窘的一端。普丁現在所面臨的對手是:渴望普丁所承諾的勝利到來的俄羅斯國民,與消耗過度而無法獲勝的俄國軍隊。

華客新聞 | 真實新聞與歷史:專論》內外交迫的普丁所面臨的國內的「真正」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