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對民友善,對官硬氣:美駐華大使二分法成效幾何?

預祝中國考生在今年高考的第一天順利,其為最難的大學入學考試之一。美國駐華使團的所有人祝考生們旗開得勝,金榜題名!!#高考加油
https://t.co/9ufIiMzhY5

— Ambassador Nicholas Burns (@USAmbChina)
June 7, 2022

美國駐華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是在美中關係處於他所說的“非常困難的時刻”出任這一重要職務的。他今年3月抵達北京後展現了與他的前任不太相同的一麵:一方麵毫不含糊的批評中國政府的一些政策和做法,但同時也毫不吝嗇的表達他對中國人民的善意以及對中國文化的尊重和喜愛,尤其是在社交媒體上。

一些研究美中關係的專家認為,伯恩斯大使對社交媒體的巧妙使用以及展現對中國人民的友誼可能會為美中關係的改善創造空間,但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他對中國政府的批評會影響到中國官方與民眾對他的印象。

受命於危難之際

美國職業外交官、知名的外交和國際關係專家伯恩斯是在美國駐華大使空缺了一年零五個月、美中關係處於他所說的1972年尼克鬆訪華以來最低穀時出任這一職位的,可以說是受命於危難之際。在這個關鍵的節點,美國駐華大使如何處理這個世界上最重要也是最為錯綜複雜的雙邊關係無疑事關重大。

前德國駐華大使施明賢(Michael Schaefer)博士非常清楚這個角色的重要。

“我們需要一種理性、博學和穩健的手法來與一個複雜的中國打交道。你在北京的工作極為重要,”他6月12日在給伯恩斯大使的一個推文中說,並祝他好運。

在哈佛大學政府學院擔任外交實踐與國際關係教授的伯恩斯今年1月25日宣誓就職,3月4號抵達北京,4月2日遞交國書,正式履新。他上任後馬不停蹄的開展了外交工作並體現了他與他的前任有所不同的地方。

公開批評中國政府的政策與做法

這位出使過希臘和歐盟並擔任過國務院發言人以及負責政治事務副國務卿的資深外交官在多個場合對中國政府的政策和做法提出了批評。

6月16日,他在與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何瑞恩(Ryan
Hass)通過視頻進行“爐邊談話”時說,中國政府近年來的所作所為引發許多國家的擔憂,並不隻有美國。他提到了中國在中印邊界對印度的咄咄逼人行為、在南中國海對菲律賓和越南進行霸淩,在東中國海與日本發生衝突,以及在台灣問題上采取咄咄逼人的態勢和威脅性言論等等。

6月9日,伯恩斯通過視頻參加猶他穀大學主辦的“中國挑戰峰會”時批評北京在積極謀求與美國和西方世界脫鉤,不遵守經貿方麵的國際規則,損害了美國的企業和工人的利益;在印太地區對美國的盟友進行脅迫,試圖將美國排擠出該地區。他認為中國的人權不但沒有取得進展,反而在倒退。他還批評了中國在香港的政策,並重申了美國政府認定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行動相當於種族滅絕的指控。

通過社交媒體與中國民眾發起“魅力攻勢”

但在伯恩斯大使的官方推特等社交媒體上,人們看到的是一個熱愛中國文化並積極與中國民眾進行溝通的美國大使。他在今年2月才開通了官方推特帳號,在到中國後的三個半月的時間裏發了2百多條推文。

在中國考生參加今年高考的第一天,伯恩斯大使分別用中、英文發了#高考加油的推文,說這是世界上最難的大學入學考試之一,並在推中用中文預祝中國考生“旗開得勝,金榜題名”。

伯恩斯大使6月9日在參加“中國挑戰峰會”的當天在推特上發了一個他和夫人參觀紫禁城的視頻。他在視頻中不僅秀中文,並稱讚紫禁城是他所見過的最非凡的文化、建築和曆史遺跡之一。他還表示,與保護保存故宮文物的中國專家會晤是他們的榮幸。視頻以他用中文說,“我愛故宮!”結尾。

6月12日,伯恩斯在前往湖北武漢的路上發推,說他乘坐的複興號高鐵時速達到每小時308公裏,“令人印象深刻”。

6月14日,伯恩斯大使與美國駐武漢總領事藍如瑾 (Melissa Lan)
一起冒著雨製作了另一個視頻。他在視頻中說,這是他在北京這波疫情之後的第一次出行,很開心來到武漢,因為美國總統林肯在1861年就向武漢派駐了第一個總領事。藍如瑾說,美國駐武漢的新領事館將在今年9月揭幕。美國在曆史上就在這裏存在過,而且期待在未來建立長久的聯係。

寇艾倫:困難時期須嚐試新方法

康奈爾大學中國和亞太研究項目主任寇艾倫(Allen
Carlson)認為,在美中關係中,無論是在基調還是在實質上,都有必要嚐試使用新的方法。

“顯然,兩國關係現正在經曆困難。坦率地說,目前還不清楚北京或華盛頓的領導層是否的確有改善這種關係的真實意圖。但我認為,伯恩斯大使在處理美中關係時,不僅是在利用社交媒體方麵,特別是這種直接向中國人民發出訴求,並將中國的政權和中國人民彼此分開的想法很有意義,”寇艾倫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說。

這位研究中國外交政策的學者提到,至少從上世紀90年代初期開始,中國領導人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在國家、黨和人民之間建立一個環環相扣的聯係,一個不可打破的鐵三角,任何突破這個三角關係的人都會被貼上叛徒或中國的敵人的標簽。在這種情況下,試圖突破這個鐵三角將是艱難的。

但他說,這種努力仍然是有益的。

寇艾倫說:“我認為,如果我們能在這個三角的三個點之間取得一點牽引力或一點分離,那麽,對於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來說,它至少會為討論中國以及美國之間的關係可能的前景打開新的空間。”

金駿遠:培養與中國人民友誼,為改善關係創造條件

賓夕法尼亞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創始主任、政治係教授金駿遠(Avery
Goldstein)雖然不把伯恩斯的做法看作是一種“分離”,但他認為,它也可能會改善雙邊關係創造條件。

“我認為,伯恩斯大使非常巧妙的視頻和社交媒體信息,他對武漢的訪問等等,都是使自己成為一個有興趣培養中美人民友誼的人的有用途徑。這是他作為大使角色的一部分,”金駿遠通過電郵告訴美國之音。

他接著說:“這很重要,但隻有在有助於他作為美國政府的代表與中國政府打交道的官方角色時,它才會有用。如果他能夠與中國人民進行這種接觸,而不讓人覺得他試圖繞過或損害中國政府,這將是有用的,因為它可以讓中國的‘戰狼’或民族主義網民更難妖魔化美國及其代表。因此,它可能會為開始努力重建更具建設性的美中關係創造更好的條件。”

伯恩斯大使6月16日在與布魯金斯學會進行的一場對話中定義他的大使職責時說,他的“主要責任是代表拜登總統和整個拜登政府,確保中國政府非常清楚地了解我們的立場,了解我們的利益,了解在這種非常複雜的關係中我們能做什麽和不能做什麽”;另一項重要的職責就是幫助華盛頓了解中國的戰略、優先考慮、心態和動機,以及中國自身的文化、政治文化,尤其是在中國處於一個快速變化以及民族主義高漲的時刻。

他非常重視的另外一項職責就是,“任何大使需要與你派駐的國家的人民建立聯係”。

伯恩斯大使在回答美國之音提出的有關問題時解釋了他領導的美國駐華使團開展社交媒體活動的目的,尤其是在中國采取的清零政策使得兩國人民之間的交往和互動受到很大限製的時候。

“非常重要的是,讓中國人準確地了解我們是誰,我們的立場是什麽,以及我們保持兩國人民互動大門敞開的真正興趣,”他說。

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的粉絲有306.7萬,張貼的視頻累計播放量達到1.13億次。其內容包羅萬象,不僅涉及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外交動態,也包含了介紹美國的文化、風土人情等。

最新的一個視頻是在紀念美國黑人獲得自由以及他們為社會做出的貢獻的六月節(6月19日)來臨之前,伯恩斯大使朗誦18世紀美國最著名的非洲裔詩人之一的菲利斯·惠特利(Phillis
Wheatley)的一首詩。這個視頻的播放次數近8萬。駐華大使館也開設了微信公眾號和其他涉及媒體帳號。

康奈爾大學教授寇艾倫說,根據他多年來與中國民眾打交道的經曆來看,美中關係中任何樂觀的前景仰賴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與理解。

“如果拜登政府,通過伯恩斯大使的行動,願意把這一點包括在美中關係中,坦率地說,它雖不是好鬥,但試圖讓中國為國內的一些政治問題承擔責任,比如在新疆發生的事情,香港發生的事情,但同時也對中國人民說,嘿,看,我們對你們的政府持批評態度,但我們不會因為所發生的事情責怪你們。也許這可能會有一些效用,”他說。

劉亞偉:大使的批評可能影響北京和民間對他的看法

然而,《中美印象》網站主編劉亞偉博士認為,伯恩斯大使上任後對中國政府以及政策的高調批評雖然是不得不為之,但可能會影響中國官方以及民眾對他的看法。

“對中國政府的批評,就像你說的,他是代表美國政府,所以這話是不批不行吧。但是我覺得,作為外交官,因為中國的老百姓、精英和外交官,肯定這些講話他們都不會放過。”

他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和中國媒體對美國批評得比較厲害,但與伯恩斯大使不同的是,中國駐美大使秦剛很少就美國內政發表批評性意見。

“我覺得,作為大使的話,應該是隻講政策,少講點兩邊國內的事。像伯恩斯在猶他穀大學的會上就講到二十大,講到這個事,我覺得中國人聽起來的話,我自己感覺可能會覺得他幹涉內政。有些話中國領導人聽了,他肯定就更不想見他了吧。這是我的猜測。”

伯恩斯大使在猶他穀大學的講話中回答前駐美大使洪博培有關中共二十大以及相關人事安排的問題時說,中共的體製“不透明”,而且日益集權專製。他還提到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可能會繼續他的第三個五年任期,從而打破鄧小平設定的中共最高領導人任期不超過兩任的限製。

自從3月份到任以來,伯恩斯大使還沒有機會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晤,也尚未與中共主管外交的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以及外長王毅會麵。中國駐美大使秦剛去年七月到任以來所見的美國最高級外交官就是處理美中關係的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這也正是美中關係緊張的一個體現。

伯恩斯大使6月16日表示,我們對美中關係的前景不能抱有過高的期待,而要現實。但他也強調,兩國關係雖然很大程度上處於競爭模式,但這種競爭不必是對抗性的,而可以在一些地方和領域進行接觸。作為大使,他和在華盛頓的許多同事的職責之一就是找到這些合作領域,並努力推動問題的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