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4歲男生放羊被8惡少追打墜河身亡 5人僅被判刑3至4年

如果沒有一年多前的那場悲劇,此時的趙兵應該參加了中考,繼續書寫他年輕的生命。

2021年4月3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甘南縣查哈陽鄉14歲初二男學生趙兵在諾敏河墜河後失蹤。兩個月後,趙兵的遺體在一處河汊邊被發現。

經調查,趙兵失蹤前曾被其他8名孩子追打。今年6月2日,該案一審判決,案發當日,其中有5人參與毆打、辱罵恐嚇趙兵,還有多人共同圍追。為躲避毆打,趙兵走上結冰的河麵後墜河。上述5人因犯故意殺人罪,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四年三個月有期徒刑。

6月16日,趙兵的叔叔趙喜偉接受上遊新聞(報料郵箱:cnshangyou@163.com)記者采訪時表示,一審法院判決量刑過輕,依法應予從重判處。同時應當追究另外3人的刑事責任。目前,家屬已提起上訴。

14歲男生放羊時失蹤

“如今家裏再也不複往日歡聲笑語的氣氛,全家人始終不敢相信,趙兵再也回不來了。”趙喜偉說。

事情發生在一年多前。出事時趙兵14歲,是甘南縣查哈陽鄉中心學校一名初二的學生。2021年4月3日,放假在家的趙兵吃過早飯後早早出門放羊,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家人介紹,趙兵十分聽話懂事,是個實心眼的孩子,從不惹事。每到放假,趙兵都會幫助家人幹活、放羊。

四月的東北,天氣剛開始轉暖,冰雪開始融化,氣溫依然較低,白天氣溫大約在3℃左右。當日,趙兵身穿綠色軍大衣,帶上幹糧和手機,與年長自己兩歲的堂哥趙訊一起去放羊。兄弟二人趕著200多隻羊,向兩公裏外一處常去的放羊地走去。這片放羊地臨近河灘,在播種季時,這裏是一片水稻田。不遠處,就是甘南縣與內蒙古自治區莫力達瓦旗的界河——諾敏河。

2021年4月3日中午,因羊群跑散,趙訊獨自一人去趕羊。當日13時29分左右,趙訊給趙兵打電話,但趙兵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直至下午17時,趙訊仍未聯係到趙兵。趙訊便將羊全部趕回羊圈,將趙兵失去聯係的事情告訴了家人。家人們立即來到中午放羊的地方尋找,僅在諾敏河邊找到了趙兵放羊時所穿的綠色軍大衣。

據趙訊回憶,二人分別前,當地另幾名男生魏某程、張某等8人來找趙兵。期間魏某程、張某等人曾把趙兵撂倒,還想搶奪趙兵手中的充電寶,並用石塊打趙兵。幾名男生把趙兵撂倒後拳打腳踢,有人說“群摟他”。

趙訊離開找羊時,幾人已毆打結束,此後他獨自放羊時看到魏某程、張某等人離開,而此時趙兵的電話已經無人接聽了。

事發當晚,趙訊曾給魏某程發信息詢問趙兵的下落,魏某程回答稱自己先走了,沒跟趙兵在一起。

66天後河邊找到遺體

趙兵一夜未歸,第二天,家人又著急地四處尋找。2021年4月4日,在發現軍大衣附近的河邊,家人又找到了趙兵放羊時攜帶的充電寶。4月5日上午,在諾敏河邊另一處,趙兵的家人發現了他的手機,手機殼和裏麵夾著的一張50元現金不見了。當日下午,趙兵的家人到查哈陽鄉派出所報警。

為了尋找失蹤的趙兵,警方與趙兵家屬曾發布尋人啟事,尋人啟事顯示:“2021年4月3日13時許,甘南縣查哈陽鄉黎明村五屯村民趙兵,在查哈陽鄉黎明村五屯東南方向諾敏河冰麵上落水,目前該人下落不明。”

記者了解到,諾敏河在查哈陽鄉燈塔村北部入境,沿縣東部邊界經查哈陽、平陽兩個鄉鎮,在平陽鎮永利村東南龍門口匯入嫩江。公開資料顯示,甘南縣境內流域麵積為243平方公裏,流長54公裏,多年平均徑流量0.15億立方米。據趙喜偉介紹,搜救人員曾使用聲呐等設備探過,諾敏河的河水大約7米深。

隨著調查深入,趙兵的家人發現,當日找趙兵的8人中,有人稱趙兵是落水了,然而在事發後並未如實告知趙的家人。“趙兵墜河後,這幾人沒有呼救也沒有報警或告訴家長,耽誤了搜救時間。在事後多次詢問中,也始終稱均不知道趙兵去哪兒了。”趙兵叔叔說。

在得知趙兵可能墜河失蹤後,他的家人便籌錢請打撈人員進行搜尋。四月底,當地政府部門組織打撈隊伍繼續沿著諾敏河、嫩江進行搜尋。至6月8日中午,警方通知趙兵的父親趙喜東,在甘南縣東陽村諾敏河畔的一個河汊邊,找到了趙兵的遺體。距離趙兵失蹤已經過去66天。

該案一審判決書顯示,2021年6月8日,被害人趙兵屍體在世南縣東陽鎮同盟村河流處被發現。同年7月12日,經法醫鑒定:趙兵是由於生前溺水而死亡。同年7月23日,趙喜東接到甘南縣公安局發出的立案通知書,趙兵被故意傷害一案,經審查認為符合刑事立案標準。

施暴者錄視頻取樂

事發當日,趙兵究竟遭遇了什麽?

經調查,趙兵失蹤前曾經被8個孩子毆打、辱罵恐嚇,他們將趙兵追趕到諾敏河邊,並趕下水,還朝河裏扔石頭。而在出事前,趙兵就曾長期遭受他們的霸淩。

據悉,魏某程、張某等幾人為甘南縣職教中心和查哈陽中心校的學生,幾人經常一起玩耍。上述幾人多次對趙兵有拳打腳踢的行為,並以欺負趙兵取樂。查哈陽中心校另一名學生證實,上學時,魏某程總是與趙兵摔跤,下手沒輕重。“趙兵整不過魏某程,魏某程總使喚趙兵。”他說。

據幾人供述,他們此前曾在學校廁所、一家台球廳內等多個場所欺負過趙兵,就在出事前一周,趙兵曾被幾人欺負,還被魏某程扇了一巴掌。

8個人中的周某在訊問筆錄中稱有人提議找趙兵耍,“我也想和他們一起去找趙兵,一起去看熱鬧,收拾收拾趙兵取樂”,8個人就一起去了。2021年4月3日,事發當日,幾人吃飯時,魏某程與郝某提議去找趙兵“玩玩”,而目的就是欺負趙兵。找到趙兵後,幾人再次對他拳打腳踢。趙兵奮力掙脫後逃跑,魏某程等人對趙兵包抄追趕。當日12時50分許,趙兵逃跑至諾敏河邊,為躲避8人的追趕毆打,趙兵走上了已有融化跡象的冰麵。魏某程、張某等人後趕到河邊,用言語、扔石塊方式要求趙兵返回。雙方對峙約20分鍾後,趙兵在尋找出路過程中,冰層裂開落入河中被衝走。在對峙期間,郝某、紀某等人還錄下了趙兵落水前後的共七段視頻,並發布到班級QQ群中。

判決書記錄了上述8人的供述。其中魏某程稱,覺得趙兵在學校時挺煩人、好欺負,就經常欺負趙兵。“所以與其說是找趙兵,其實就是要去欺負他。”

另外一名參與追趕的王某說,毆打趙兵的想法是幾人當中一名叫張某的人挑起來的,原意就是想欺負趙兵。“他們後來玩急眼了就故意打趙兵,狠狠地打,還錄視頻給我們取樂,我們追到河邊後不敢往冰麵上走。”

4月19日,警方詢問魏某程:“當時你們為什麽要兵分三路去追趙兵?”魏某程稱:“我們沒尋思他能往冰上跑。”

據供述,在趙兵走上冰麵後,曾在冰麵上踩空,於是往回走。8人中的周某在走上冰麵後,覺得有危險,返回時也曾踩空,兩隻腳都掉到水裏,褲子也被弄濕,他生氣地說:“等趙兵上來必須揍他。”隨後幾人假意要扔掉趙兵的手機,要求他返回,趙兵拒絕,稱“回來你該打我了”。趙兵於是又走向冰麵,但再度踩空,趴在冰麵上,掙紮幾下後,逐漸沉入水中。

據了解,2021年4月5日下午,警察找到魏某程時,他才說出了趙兵落水的事。

判刑過輕 家屬已經提起上訴

今年3月1日,該案在甘南縣法院開庭審理。6月2日 ,甘南縣法院對該案進行宣判。

據判決書顯示,8人中的張某、魏某程等5人共同參與了毆打、辱罵恐嚇趙兵的行為,其中魏某程、王某、董某還實施了共同追逐行為,故五人應成立故意殺人罪的共犯,且均為主犯。案發當日,魏某程、王某、董某等人共實施了六次毆打行為,其中周某六次均參與,郝某宇和紀某安參與了五次。

追趕趙兵的8人中,有3人因為年齡不滿14周歲,未被追究刑事責任。

上述5人因犯故意殺人罪,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四年三個月有期徒刑。其中,魏某程不僅參與案發全過程,事後又與張某共同商議不報警、不告訴趙兵家長,指使銷毀視頻證據,定立攻守同盟。其所承擔的刑事責任為共犯中最重的,為四年三個月有期徒刑。

王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董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李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張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在民事賠償部分,法院判決賠償趙兵家屬喪葬費、精神損失費等各種費用共計3萬元。

6月14日,去世一年多的趙兵遺體被火化。6月16日,趙兵的叔叔趙喜偉接受上遊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法院一審判決家屬並不認可。他認為,一審判決量刑過輕,依法應予從重判處,同時應當追究另外3人的刑事責任。

趙喜偉認為,本案中5人在案發後為隱瞞罪行,串通密謀,決定不報警、不告訴家長,銷毀視頻證據、解散QQ群,訂立攻守同盟。在警方盤問時編故事,不能供出他人。直至法庭審判階段仍拒絕認罪悔罪。

此外,趙喜偉認為,除上述5名被告人外,另外的郝某、周某、紀某三人在共同犯罪中同樣起到主要作用,更有郝某還起到領導作用。故意殺人罪的刑事責任年齡從已滿14周歲降至已滿12周歲,郝某、周某、紀某三人與另外五人共同造成被害人趙兵死亡的結果,應當依法追究這三人的刑事責任。

目前,趙兵家屬已提起上訴。

14歲男生放羊被8惡少追打墜河身亡 5人僅被判刑3至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