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聖彼得堡經濟論壇講話 拉上中國做擋箭牌

聖彼得堡是俄羅斯第二大城市,被稱為俄“北方首都”。波羅的海邊的聖彼得堡,是兩個世紀的俄羅斯帝國首都,現在仍然是俄羅斯的文化中心。它以其世界級的芭蕾舞和歌劇,以及許多橋梁和巨大的藝術博物館而聞名。

一、聖彼得堡往事

1703年,為了給俄羅斯大陸獲得波羅的海出海口,彼得大帝率軍北上,在涅瓦河口的兔子島上建造了強固的彼得保羅要塞。經過血腥戰爭,在從瑞典人手中奪得這片土地後,俄國人立即著手經營,1712年,作為俄羅斯的新首都,這座初具規模的城市易名聖彼得堡。

幾個世紀以來,聖彼得堡作為俄羅斯了望歐洲的窗口,俄國人在城市建設上傾注了大量心血,該市的的建築橫跨了三個世紀,從18世紀到20世紀,即使在斯大林時期,建築風格都做到了整齊劃一。

1941年至1943年,這座城市經曆了地獄般的圍城,德國人意圖用炮火和饑餓征服人們,但俄羅斯軍民藏身在堅固的建築和工事中,吃紙屑和鋸末做成的麵包,以死亡90萬人的代價,挺過了噩夢一般的三年。在這些餓斃的列寧格勒市民中,就有普金的哥哥,三歲的維克多,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普金的母親也隻剩一口氣了,被埋屍隊當作屍體扔到了大車上,就在大車即將去往埋屍場的時候,此前一直躲在鄉下的普金父親——那位脾氣暴躁的殘疾軍人正好回來,一見老婆要被活埋,大怒咆哮,掄起拐杖就要打架,埋屍隊不敢得罪殘疾軍人,隻好退讓,於是這個男人用一口湯把普金母親救活。

戰後的1952年10月7日,普金在這裏出生。

普金在聖彼得堡的青少年時代,顏色是鉛灰的,除了要忍受酒鬼父親的暴力和辱罵,一年四季,全家6口人擠在20平米的筒子樓中,直到有一天,普金母親帶著他去雜貨店買東西,店主沒有零錢找,就給了她一張彩票,然而,這張彩票中了大獎,由此,普金家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900天圍城中有90萬人餓斃(有研究稱150萬人)

此後的故事就簡單多了,普金上了本地的大學,結婚生女,進了克格勃,1990年,失去了所有上級部門和一切指示的普金中尉沒有了歸屬,隻好回到了這座城市,最初過得很落魄,眼看就要被時代的塵土所埋沒,一個偶然的機會,被大學老師舉薦到市政府,從此開始步入政界。

窮人家的孩子普金,善於察言觀色,做事為人恰到好處,又善於在複雜的利益關係中左右逢源,遊刃有餘。到後來,因為將灰色物資的買賣弄得有生有色,使得各方有利又有麵子,所以他在聖彼得堡的黑白兩道中威信越來越高。

直到有一天,有魄力、講義氣、有分寸的普金被克宮的葉老師相中,仰天大笑出門去,從此搭上了開掛的政壇電梯。

佇立在父母墓前的普金

二、搭台唱戲:聖彼得堡經濟論壇上的表白

當地時間6月17日,回到家鄉的普金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會議上發表長篇講話。

很顯然,普金在這個敏感的時刻,來到這樣一座跟彼得大帝緊密聯係在一起的敏感城市,其意並非止於經濟,畢竟,除了出售西伯利亞凍土下的石油天然氣,這個國家很難說有什麽“經濟“。

在普金冗長的講話中,作為擁有最終解釋權的活動舉辦方,他對“特別軍事行動”作了最新的解釋。

他對此作出二點闡述:

一、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別行動是一個主權國家基於捍衛自身安全權利作出的決定。

二、俄羅斯在烏特別軍事行動的所有任務都將完成。

他說,“我們戰士的勇氣和英雄氣概就是保證。”

其實,在為入侵辯解的同時,在此他已經暗示了戰爭的前景:

一、他不可能吐出已經吃到嘴裏的赫爾鬆、紮波羅熱、馬裏烏波爾等1/5烏克蘭國土。

二、等俄軍拿下全部頓巴斯地區,“所有任務”就完成了。

這一切憑什麽?沒有法律,沒有公道,也沒有解釋。憑的是:“我們戰士的勇氣和英雄氣概。”

換句直白的話來說,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

隨後,他猛烈地批評了西方主導的“單極世界”、打壓中東、非洲的委內瑞拉“不公平競爭”。

他說:“盡管所有西方既得利益者,都試圖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單極世界,但是,單極世界已經走到了盡頭。西方精英生活在一個夢幻世界中,拒絕看到全球變化的發生。”

美國在冷戰中宣布勝利後,標榜其利益神聖不可侵犯,商業和地緣政治遊戲正按照美國製定的單一規則進行,在這種情況下,世界不可能穩定向前。

西方世界似乎沒有注意到,在過去的十年,這個星球上已經形成了美國單極以外新的強大力量,而且聲音越來越大。這些新的多強力量都在發展自己的政治製度、自己的經濟增長模式,當然有力量保護自己的國家主權。“

在這裏,他所指的“全球變化”、“新的強大力量“,無疑是指新興大國的崛起。很顯然,從來不甘人後的俄國人此時如此謙虛,不過是想靠幾句一文不值的吹捧,就把別人推到前麵,不但為他的軍事冒險背書,還想讓新興大國替他頂雷罷了。

隨後,他炒作了西方國家的高通脹,他挑撥道:“歐盟政界人士對烏克蘭援助武器的行為,招致了我們的被迫回應,能源對歐美經濟造成了嚴重打擊,引發了高通脹,僅今年一年,製裁的代價就會達到約4000億美元,這些措施將成為普通民眾的負擔。“

他甚至用很奇怪的異國風味的行文將此一問題大加引申:

無論如何,單極世界秩序的時代已經結束,盡管喜歡單極時代的“它們”嚐試了各種手段試圖保住它,但滾滾前進的曆史車輪,誰都無法阻擋。

不幸的是,”我們的西方合作夥伴,出於不可告人的雄心壯誌,以維護過時的地緣政治幻想為名,故意破壞了經濟全球化正常運行的根本基礎。
今天,我將詳細介紹我對全球經濟形勢的看法,今天我想表達的核心內容,將是俄羅斯如何在這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砥礪前行、繼續發展。“

他強調,問題的根源,在於“西方國家故意破壞國際秩序的基礎,以滿足其地緣政治幻覺。“

也不知是天馬行空,還是在講話時的即席發揮,他突然指責美國盜竊:“西方的行為損害了商業和貨幣的信譽,美國可以為了利益而竊取任何個人、團體或州的資金。”

筆者認為,聯想到正在烏克蘭發生的那些事,文件起草人員是不會將如此明顯的火苗引向俄羅斯自身的。

就在聖彼得堡峰會召開的同時,在濱海的烏克蘭南部淪陷區海岸公路上,一眼望不到頭的俄羅斯車隊正在把從占領區弄來的糧食運往克裏米亞的塞瓦斯托波爾港。等待啟運全世界各地的買家倉庫。

三、雷鳴般的掌聲——民族主義是普金的靈丹妙藥

普金重點談到了對俄製裁問題,炮火首先對準歐盟,普金形容這樣的決定“瘋狂”且“考慮不周”。他說:“歐盟的目標是一次性摧毀俄羅斯經濟,但他們未能實現這一目標。”

隨後,他驚人地推出了新的政策立場:“俄方從未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加入歐盟對烏克蘭是好是壞那是烏克蘭自己的事。”

眾所周知,就在聖彼得堡會議的同時,西方正在緊鑼密鼓地協調此事,並因一些國家或明或暗的阻撓吵得不可開交。在這個時候,他主動拋出這一全新的態度,一方麵,是在明知烏克蘭不可能很快加入歐盟的情況下,一腳把球踢給了歐洲,讓烏克蘭人對歐洲心生怨恨,從而達到挑撥對手關係的目的。

他談論西方的製裁行動時說:“狩獵”正在進行中,他們禁止俄羅斯參加奧林匹克運動,甚至禁止俄羅斯文化的藝術傑作,他們對俄羅斯已經產生精神恐懼。所以他們下意識的製裁,瘋狂且不經思考——這讓人不禁產生一種輕蔑的感覺:他們怕了。

普金把這場鬥法稱為經濟戰爭,他說,在“經濟戰爭“中,充斥著“俄羅斯經濟總崩潰”、“200盧布兌換1美元”之類的惡毒咒語,甚至俄羅斯知識分子也屈服於這種外部壓力,現在我們知道了!事實勝於雄辯——這些隻不過是西方勢力信息戰的工具,而且被別有用心的誇大了。

他在講話中不斷用民族主義來為他的合法性背書,而且每隔一陣就來一次,比如,他聲情並茂地說:“我們,是堅強的俄羅斯人,我們可以應對任何挑戰,解決任何問題,我們國家整個的千年曆史都在證明這一點。“

事實上,作為一條準則,或政治家的秘籍,在民族主義或任何其他意識形態盛行的土壤,如果你想贏,那就順從這裏的人。

他談到俄羅斯的經濟已經站穩,並列出數據稱:我們已經抑製了峰值高達17.8%的通貨膨脹,現在通脹率為16.7%並繼續下降,經濟形勢已經企穩。根據今年前五個月的結果,俄羅斯聯邦預算盈餘1.5萬億盧布。因此,預計俄羅斯2022年預算總盈餘將達到3萬億盧布。

當他講到這裏,全場爆發了雷鳴般掌聲。

當然,他沒有提到,目前的俄羅斯,公民既不可以兌換美元,而且所有的外匯不準流往國外。而盧布的存款利率已經達到20%。

這意味著什麽,不言而喻。

後記    俄羅斯經濟的真相

本次聖彼得堡經濟論壇還有一個主題會議,叫做《國際合作的新形勢:如何付款?》這一會議主要討論俄羅斯退出全球SWIFT支付係統後,用盧布結算能源出口的舉措。除了東道主俄羅斯,同樣麵臨類似困境的古巴和委內瑞拉、土耳其、埃及,也發表了演講。

截止發稿前,筆者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俄羅斯央行強行用盧布支付美元債務的利息,構成了百年以來俄羅斯國家的首次實質性違約。

在昨天的商務早餐會上,俄羅斯儲蓄銀行行長格列夫向西方記者私下表示,俄羅斯的GDP可能需要10年才能恢複到2021年的水平。因為總統在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西方史無前例的製裁嚴重打擊了俄羅斯的經濟。

2021年,俄羅斯的GDP是1.7萬億美元。而就在7年前,俄羅斯吞並克裏米亞的前夜,那個人第一次露出野獸獠牙的前一年,該國的GDP是2.1萬億美元。

同是斯拉夫主義者,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學裏,關於“具體”的告誡至關重要——要愛具體的人,而不是虛無縹緲的人類。今天,我們寧愛不完美的人,不造烏托邦的神,唯有如此,才能對神壇上的雕像祛魅。

在聖彼得堡講壇上高呼公正的那個人,在夢中,當你遇見烏東平原上每日死去的人們,你將如何麵對。

俄羅斯儲蓄銀行行長格列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