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驚!華人夫婦匯往中國上億美元 客戶多是種大麻的!

貨幣兌換店對海外華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人們需要去那裏兌換貨幣,因為兌換店總是比銀行便宜一點點,也需要去那裏往國內匯款,因為兌換店總是能夠做到即時到賬,手續費還偏低。這些店的存在,都是當地政府允許的並有注冊的,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人們兌換貨幣和小額匯款的需要。

但一旦涉及巨資,這些店鋪又很容易變成地下錢莊,幫人洗錢轉髒。

華人夫婦三年多時間從美國轉出上億美元

在紐約市的布魯克林(Brooklyn),一家華人匯款服務公司的老板譚一斌(Yibin Tan,音譯)和老板娘陳金蓮(Jinlian
Chen,音譯)就是搞貨幣兌換生意的。據報道,僅僅3年多時間,經他們的錢莊從美國匯往中國的錢高達上億美元。

稍稍估算一下,就算是1%的服務費,上億美元的轉賬,僅僅手續費就能收取上千萬美元,何況手續費很多時候是3%、5%,或者10%。

把錢往國外轉,隻要數額達到一定程度,不管在任何國家,都會引起當局的注意。

譚一斌和陳金蓮夫婦雖然生意在布魯克林,但他們常住紐約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

執法人員找來華人臥底,假裝需要支付偷渡活動費用,假稱自己種植大麻賺了很多錢,而且是現金,需要匯往中國,目的是掌握證據,釣·魚執法。華人臥底受雇於美國國土安全局和緝毒局。

在美國很多州種植大麻是合法的,但僅僅是藥用或自用,並不能販賣。然而在美國種植大麻這種事情一旦合法化,人們總是可以找到各種方式和渠道,將其進入商業販賣。

一旦將大麻用於商業販賣,就會觸犯美國聯邦法律,所賺的錢就是非法所得,就是黑·錢。當然用賣大麻的錢,再來幫助支付別人的偷渡費用,當然更是罪上加罪。

隱身在不同生意名下做非法匯兌業務

從2015年到2021年間,譚一斌和陳金蓮在紐約布魯克林做貨幣服務業務,當地華人簡稱它為MSB,即Money Services
Business,屬於FinCEN(美國財政部下設機構金融犯罪執法局,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管理,屬於注冊許可製,從事金錢服務相關的業務都必須申請該許可。

這種業務,華人俗稱找換店,甚至有人稱其為地下錢莊。之所以叫地下錢莊,是因為他們的服務方式有點與眾不同。通常他們有很多個服務點,但都隱身在不同生意的名下,例如超市、雜貨鋪、或者其他零售生意,隻不過他們在布魯克林的門店,叫作類似譚氏商行。

所以地下錢莊的生意通常都做得很靈活。他們利用附近其他商鋪提供代理匯款服務,用來接收源源不斷的錢,有時會將客戶指向其它店麵,在別的地方交易,並不會真的要你去布魯克林的譚氏商行才能匯兌,因為布魯克林譚氏商行是正兒八經經過注冊許可的,不合法的不能去那裏做。

中國移民匯款需求最旺盛

所有移民都有往所屬國家匯款的需求,中國移民在這方麵的需求尤其旺盛。大批偷渡客或有大筆灰色收入的中國移民,不方便在銀行公開辦理業務,便催生了代人匯款這個特殊的行業。

尤其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各種代匯點遍布大街小港,市場非常繁榮。

根據紐約南區聯邦法庭的起訴書,譚一斌和陳金蓮的商行主要負責將華人的錢匯往中國。

例如,從2019年1月1日到2021年4月12日,商行轉移19,221筆合計1.12億美元到中國。但大額的錢需要分拆,一次匯款最高金額為7038美元,平均每筆為5827美元。

這三年間商行轉移的19221筆錢中,有10312人將錢匯往中國。

將錢分解成小額,螞蟻搬家式匯到國內

早在2015年,一名為執法部門工作的臥底陳一(化名),聯係上譚一斌和陳金蓮,他自稱做販運毒品和走私人口的,希望譚一斌和陳金蓮能幫他把黑錢洗白。不久後,第二民臥底陳二(化名)找到陳金蓮說,他參與人口販賣,賺到很多黑錢。

譚一斌和陳金蓮隨後通過代理匯款點轉移資金,幫他們洗白這些非法收入。陳一和陳二暗中錄下他們和兩名商行主的對話。

執法人員發現,兩名被告通過兩種方式來實施洗錢。

第一種為轉賬中國:

夫婦倆拿到現金後,將錢分解成小額,也稱螞蟻搬家,匯到金主的國內賬戶。

例如,2015年5月28日,陳一找夫婦倆幫忙,通過代理匯款點將5萬美元寄回國內。陳金蓮告訴他,要把錢分成7500美元的小數額,分次小額匯款,要他提供可以在中國收款的賬戶,聲稱兩三天就能到賬,手續費750美元,並給他一張手寫的收據。

陳一後來找了譚一斌夫婦幾次,總共匯往中國大約16.6萬美元現金。國土安全局特工暗中錄下證據。

第二種為現金轉支票,非法變合法:

商行將金主的現金轉化成多張較小的支票,通過支票,到銀行轉存到金主的賬戶,來一個小循環,髒錢即洗白。在很多國家有這種小額支票業務。

在此普及一下支票,支票是由發票人簽署,向銀行發出的無條件書麵指令,要求銀行即時支付一定金額的款項給持票人。能發出這樣指令的商行,通常是在銀行有賬戶,並有業務往來。

支票一般具有出票日期、付款銀行名稱、出票人簽字、金額、抬頭人等信息。

華人企業家投入到大麻種植熱潮中

陳一說,他手上的黑錢來自種植和販運大麻。

近年來,帶有大麻成分的洗錢活動在美國華人社區越來越興盛。因為,雖然很多州已經將種植大麻合法化,但大麻在美國聯邦政府層麵還是毒品類,毒品買賣還是不能走銀行係統,因為銀行屬於美國聯邦管製。

所以很多華人把種植大麻的現金收益,就通過地下錢莊來兌換。

在此插播一下美國華人種植大麻的風潮。

近2年來,種植大麻的熱潮正席卷美國。盡管很多華人視大麻為毒品,但對一些原本從事餐飲、美容、旅遊業的華人老板來說,疫情之下,他們紛紛把數百萬美元的資本投入到這個逆市蓬勃發展的行業中來。

大批失業的華人移民也跟著這些種植大麻的老板們來到新墨西哥州做起大麻種植地的農場工作,他們把這份工作叫作“剪花工”,就是剪大麻葉子,一天200美元,現付,包吃包住。

除了新墨西哥州,還有不少華人轉戰奧克拉荷馬州的。奧克拉荷馬城的亞洲區延綿10多個街區,道路兩旁分布著華人超市、珍珠奶茶店、越南米粉店和餃子館,都是因為華人去那裏種植大麻,帶動了華人社區的發展。

自從2018年奧克拉荷馬州合法化醫用大麻後,這個社會觀念保守的州就迅速成為了美國最炙手可熱的大麻市場。在奧克拉荷馬,隻需要花2500美金就能辦一個大麻種植牌照。相較之下,在其他州的費用動輒數萬美元。該州還對牌照數量不設上限。

在這股種植大麻的大潮下,有的華人投資者是企業家,也有人是中產階級,他們把自己的房子和店賣了,把全副身家投入到這波大麻熱中。

種植大麻合法化,但販賣大麻無法走銀行係統

重點來了,雖然很多州是把大麻合法化了,但是在美國的聯邦政府層麵,大麻作為毒品類植物,聯邦法律還沒有將其脫罪化,也就是說,大麻沒法名正言順販賣到外州,更不能使用銀行係統交易,因此種植大麻也被稱作是一個不使用銀行的行業,因此種植大麻的華工們拿的都是現金。

拿現金本來就是美國老華人的習慣,至今有在美國生活30多年的華人,都沒辦過銀行卡或者信用卡。

販賣大麻黑錢洗白,錢莊服務費高達10%

說回到洗錢。2019年9月13日,陳一致電陳金蓮,問她是否能找到將販賣大麻的收益匯往加州的辦法。陳金蓮回複說,現在很難按照陳一要求的方式轉移資金,太複雜,風險大,這麽大一筆錢,她不想冒險。她說:隻在中國做,不在美國境內做,在美國境內的匯款必須是合法的,因為美國政府隨時會問,為什麽不走銀行匯款?

2019年11月21日,陳一再次找陳金蓮,詢問能不能把他的現金收入轉為支票。陳金蓮回答,也很難,她做不了,因為每一個人都想把手中的大麻收益變成合法的錢,他們把錢轉來轉去,倒進倒出,就是為了得到合法的錢。

但後來,陳金蓮答應把現金轉為支票,收取更高的服務傭金。例如,每1萬美元現金轉成支票,大約收500美元的傭金,相當於5%的服務費。

後來調整為:如果陳一要1萬美元的本票(又稱期票,是由一人簽發給另一人的一種書麵承諾,保證在約定的日期,無條件支付確定的金額),傭金收400美元,如果他想要1萬美元的個人支票(出票人為個人簽發的,委托辦理支票存款業務的銀行在見票時無條件支付確定的金額給持票人的票據),傭金收300美元。

陳一提出,如果譚一斌夫婦能幫他將現金轉為支票,他可付10%的傭金。這個出價太誘人。譚一斌說,把現金轉為支票至少需要2到3天。

之後,陳一給譚一斌夫婦2.5萬美元現金,要求換成支票,並答應給他們2500美元的手續費。

再之後,陳金蓮向陳一提供了三張7500美元的本票,共計22500美元。紐約有組織犯罪緝毒組的特工錄下了所有證據。

收網:背包中裝有50萬美元的現金

2020年1月17日,陳金蓮問陳一,想洗多少錢?陳一回答5萬美元。陳金蓮對陳一說:不走正路的話,你肯定需要朋友,要不然你沒辦法走下去。

陳一說,他做的販賣大麻的生意,在加州是合法的,但在紐約不合法。陳金蓮說,我告訴你吧,很簡單,不管我們走的路正不正,這不重要,隻要能賺到錢,我們就可以走這條路。

陳一把5萬美元的現金交給陳金蓮,離開錢莊。等他再次返回時,陳金蓮說,我們已經為你辦妥了。陳金蓮告訴陳一,今後如果他打算帶大筆錢到錢莊洗錢,最好提前兩三天打電話。

此刻,作為臥底的陳一繼續收集證據,證明譚一斌、陳金蓮夫婦並非朋友圈內簡單的一對一匯款,而是以此為生意,是一對多的經營方式,甚至彼此清楚錢的來源並不合法。

2020年10月20日,執法人員在譚一斌、陳金蓮的匯款代理點附近監視了一整天,大約晚上8點,見到譚一斌離開錢莊,將兩個大背包裝進他的SUV車後備箱,從布魯克林向史泰登島方向行駛,執法部門開車尾隨其後。

晚上8點半,執法人員觀察到譚一斌超速行駛,而且越野車的左後方刹車燈有問題,立即進行攔截。

警察來到駕駛座位前,問譚一斌為什麽超速,接著盯上了他背包中露出的鈔票,譚一斌隻好承認背包中有大約40萬到50萬美元的現金,並簽署書麵同意書讓警方搜查。

大約在晚上9點05分,一支緝毒犬到達現場,在越野車後備箱中存放的背包發現了毒品。譚一斌眼睜睜看著警方把背包中的50萬9000美元收走。

今年4月27日,紐約南區聯邦法庭批準逮捕譚一斌和陳金蓮,兩人因涉嫌“共謀洗錢罪”被檢方起訴。

——End——

文:Jason

英倫大叔(ID:UK07788915668)

驚!華人夫婦匯往中國上億美元 客戶多是種大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