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日本年輕人:房子白給我都不要

美國商業不動產服務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曾在世界範圍內做過一個調查,結果顯示,在所有發達國家中,日本擁有最低的房貸利率,還允許零首付購房。但日本年輕人買房意願是最低的,僅有
34%。相比之下,美國和英國,70% 的年輕人都願意買房。

日本政府每五年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 2018 年 10 月 1 日,日本空置房屋數量已達到曆史新高—— 864 萬間,較 5
年前的調查數據增加約 26 萬間,占房屋總數的比例也上升至 13.6%,較五年前增加 0.1 個百分點。從 1998
年至今,日本房屋每 5 年空置率分別為 11.5%、12.2%、13.1%、13.5 和 13.6%,空置量一直在上升。

另一組數據則顯示,日本 20 至 30 的這個年齡段的人群中,隻有 27%
的人擁有房子,而這些房子裏,還有相當一部分不是買的,是繼承的。

是什麽讓日本年輕人如此抗拒買房呢?

圖源 :pixaby

連繼承房子都是負擔

28 歲的伊藤是一名 IT 工程師,他住在東京市中心一套僅 10
平方米的複式公寓裏。公寓分為上下兩層,有獨立衛浴,有電磁爐和免費寬帶。睡覺的時候,伊藤得用梯子爬上二層臥室。

盡管空間不大,但伊藤很滿意,他覺得這樣的單身生活,很是舒適自在。

伊藤說這套公寓是他反複比較後才拿下的,他打算長租下去,而且不打算買房。

35 歲的須賀在一家公司做主管,他和妻子孩子住在長租的房子裏。須賀說,他現在不打算買房,今後也不打算買。

須賀認為,眼下經濟前景不明朗,房子反而是累贅,一旦沒有工作,付不起房貸更加麻煩,還不如租房來得靈活方便。

在日本,年輕人隻租房不買房,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單身人士不買,已婚人士也不想買。根據東京大學的調查數據顯示, 85%
的日本年輕人結婚後選擇租房住,還有 10% 的人是住在父母家裏或者公司宿舍,真正買房結婚的比例隻有 5%。

這些年輕人都不想重複父輩在泡沫經濟時期踩過的坑。日語當中甚至出現了流行一種說法,叫做:年輕人遠離住房。在當地媒體,也常常會看到一些類似於
” 一輩子租房 “” 房是絕對不能買的 ” 之類的話題。

甚至超過一半的年輕人覺得,連繼承父輩的房產都是一種負擔——因為要交額外的遺產稅。

日本年輕人:白給的房子,都不想要 圖源 :pixaby

不願意還房貸

年輕人的擔憂來源於曆史。

曾幾何時,日本的房地產市場一派狂熱:20 世紀 80 年代,日本經濟高速發展,房價也跟著大漲。

1985 年至 1990 年,東京、大阪、名古屋、京都、橫濱和神戶六大城市中心的地價指數上漲了約
90%,幾乎翻倍。東京都的地價更是高到可以買下整個美國。

彼時,流動性過剩疊加低利率,讓日本老百姓對樓市充滿期待。他們堅信,房價會像每一個昨天一樣,一直漲下去。

泡沫的破滅來自於利率的變化。日本央行意識到需要製止資產泡沫擴大,於是開始改變貨幣政策方向:上調利率,收緊信貸。到了 1991
年,日本商業銀行已停止了對房地產業的貸款。

一係列政策組合拳後,日本房地產市場開始出現大轉向。1992 年 4 月 1 日,日本實施新 ” 地價稅
“,日本樓市進入供過於求的狀態,泡沫經濟時代結束,樓價比 1989 年下跌了 70%。

大跌之下,日本不動產破產企業的負債總額高達 3 萬億日元。

無數高位接盤的日本國民,一夜之間從資產千萬變成負債累累。這樣的場景成為了現在日本年輕人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在日本著名動畫片《蠟筆小新》中,野原一家 1990 年因為買房而背上了 32 年的房貸。

圖源:蠟筆小新動畫截圖

原著中,小新一家人生活在日本埼玉縣的春日部市。從 1987 年到 1990 年,春日部市的地價翻了 3 倍。

日本網友估算了一下,小新家的具體位置在春日部市的春日部車站附近,當時這裏房價均價為每平方米 25.75 萬日元,小新家房子約為 100
平米,總價大概在 2575 萬日元左右(約合當時人民幣 77 萬元)。

隨著日本泡沫經濟破滅,春日部市地價在 1990 年最高峰後開始大跌。到了 2021 年,春日部車站附近的均價已跌到了每平方米 14.9
萬日元,31 年間地價下降了 41%。

在最高點 1990 年買房的小新一家無疑成了冤大頭,和原價比,至少虧了 1085 萬日元(以當前匯率計算約合人民幣 55
萬左右)。

這是還沒有算上房貸的價格。事實上,1990 年的日本住房貸款,利率最高可達 8.5%。

如今的日本,房貸利率降到 1.41%
左右,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最低。日本本國人購房的話,如果是自住房,不僅可以獲得超低利率,條件優越者甚至可以享受零首付。

然而,從上一代人那裏吸取了教訓的年輕人,不願意重蹈自己前輩的覆轍,把幾十年人生與還貸捆綁在一起。

在他們看來,買房若是要被房貸約束,就意味著失去自由。年輕人甚至喊出 ” 背上房貸的房子不是家,是牢獄 ” 的口號。

2022 年,網友調侃道,” 恭喜蠟筆小新一家今年終於還完房貸 “。

泡沫經濟陰影

對於在日本年輕人的父輩來說,可怕的也許不是還上幾十年房貸,而是還了幾十年後,發現結局是一場空。

1991 年,日本房價巔峰期,一位日本人花 1300 萬日元,在靜岡縣伊豆半島買下了一塊 300
平米的地。他希望自己可以退休後在這裏蓋一棟別墅,安享晚年。

然而,泡沫破滅,別墅也蓋不成了,26 年後的 2017 年,這位日本老人已經 78 歲了,他最終以 10
萬日元轉手了這塊地,還不得不向中介繳納 21 萬元的手續費和廣告費。

雖然虧慘了,但這位老人總算鬆了一口氣。他說,至少以後不需要每年繳納 4.6 萬日元的別墅用地管理費和 7000
日元的固定資產稅了。

曾經的日本人,也相信明天會像每一個昨天一樣 圖源 :pixaby

失去上進心和欲望的年輕人愈來愈多,這些人不僅不願意承擔房貸,連結婚生子也不想承擔。在一份針對當代日本年輕人的調查中,受訪者表示,單身最大的理由是
” 行動和生活方式自由 “,其他選擇比較多的理由還有 ” 金錢上的寬裕 “、” 沒有撫養家人的責任,很輕鬆 “、”
容易保持廣泛的人際關係 ” 等。

代價就是人口萎縮和老齡化。今年 4 月 15 日,日本內閣府公布的最新人口數據顯示,2021 年日本人口較 2020 年下滑 64.4
萬,降至 1.25 億,為 1950 年有紀錄以來的最大下滑幅度。首都東京也經曆了 26 年來首次人口下滑的局麵,人口降至 1398
萬人,比上年同期減少 4.8 萬人。

至此,日本人口已連續 11 年下滑。同時,2021 年的 65 歲以上老年人的數量為 3621 萬 4000 人,占總人口的比例達
28.9%,創出曆史最高。

日本年輕人正在盡一切所能,避免成為自己的父輩。

日本年輕人:房子白給我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