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憋了一年多的新車被友商們“狂懟”,百度冤嗎?

想必李彥宏沒能想到,從去年就開始預熱和造勢的汽車機器人概念車一經發布就引來了多位行業 ” 老炮兒 ” 們的集體質疑。

百度、吉利共同打造的集度汽車在成立一年多後發布了首款汽車機器人概念車 ROBO-01,智能化程度和設計水平都表現不俗。

但其發布後,小鵬汽車 CEO 何小鵬、理想汽車 CEO
李想和高合汽車高級傳播總監先後對其外形設計和激光雷達升降速度表達了不滿和質疑,元(動)宇(畫)宙(片)式的發布會風格也引來眾多網友的吐槽。

作為最早一批布局自動駕駛的互聯網企業,百度在智能技術上有近九年的積累,獲得的相關專利數量也長期處於領先位置。

如今僅因一款概念車引起行業質疑,百度冤嗎?

百度秀肌肉,成色幾何

百度布局自動駕駛技術的時間早於大部分互聯網和科技企業。早在 2013 年,百度便在內部啟動無人車項目,並在 2015
年成立了無人駕駛事業部。

九年來,百度的研發投入占比逐年增加。2021 年,百度核心研發費用 221
億元,遠高於另一邊的新勢力車企和自動駕駛初創公司,占核心收入的比例達 23%。

長期大手筆的投入讓百度建立了一座強大的護城河。工信部發布的《2020
人工智能中國專利技術分析報告》指出,百度人工智能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分別為 9364 件和 2682 件,連續 3 年蟬聯第一。

總的來看,百度自動駕駛技術落地的路徑主要三條,分別為智能汽車、智能交通和共享出行。

在共享出行業務上的成績似乎最為亮眼。百度財報顯示,截止今年第一季度,旗下的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平台蘿卜快跑提供了 19.6
萬次乘車服務,在北京、上海、廣州等近 30 城市落地,其中有三個城市開始商業化收費運營。

蘿卜快跑更是成為了首個完全 ” 幹掉 ” 人類司機的企業。4 月 28
日,北京發放無人化載人示範應用通知書,百度成為首家獲準企業,蘿卜快跑也由此正式開啟無人化自動駕駛出行服務。

而在智能汽車方向上,百度技術的落地效果不如外界預期。

早期時,百度定下的大致策略是向汽車行業的合作夥伴提供一個開放、完整、安全的軟件平台,幫助車企們結合車輛和硬件係統,快速搭建一套屬於自己的完整的自動駕駛係統,即
” 自動駕駛領域的 Android 係統 “。

選擇與百度合作的車企並不少,包括奔馳、寶馬、比亞迪、奇瑞等等,但都沒有直接或是完全的使用百度的自動駕駛技術,更多是在細分智能化功能上的合作。

而在造車新勢力崛起、華為、360 等科技企業以車企 ” 好友 ” 的身份入場後,百度的先發優勢受到了更多挑戰。

另外,上汽董事長陳虹的 ” 靈魂論 ”
也讓更多車企有了顧慮和防備心,開始重新審視百度、華為這類技術供應商的定位和參與度,避免成為代工廠。

因此,與華為主推自家全棧智能駕駛解決方案不同,百度與車企的合作更靈活一些,可單獨提供十分細化、定製化的技術支持,給予了車企更多選擇空間,百度方麵將其稱為
” 樂高式 ” 解決方案。

在以 ” 技術供應商 ” 的身份與華為們爭奪客戶時,百度還為自己新增了一個身份——整車製造商。

三條腿走路

百度對新能源車行業並不陌生,此前投資過威馬汽車,據悉還與其簽訂了競業協議,要求威馬使用百度的 Apollo
無人駕駛係統,但威馬的銷量近年來逐漸下滑,百度的係統也因此缺少了些在 C 端市場中大規模落地的機會。

做供應商不夠順暢、競爭對手太多,做投資方不能保證銷量,百度終於還是決定自己幹了。

2021 年 3 月,百度和吉利聯合打造的車企——集度汽車正式成立,幾乎是同一時間,雷軍帶著 ” 最後一次創業 ”
的決心官宣小米將獨立造車。

二者官宣時間接近,項目推進速度卻截然不同,集度的行動十分迅速,可以說是三步並作兩步走。

成立後三個月,集度便已完成了核心團隊的搭建,首款車輛外觀、內飾的設計選型和基本方向也已經確定。

因此,” 快 ” 是外界對於集度造車的第一印象。

這其實是可以預見的,畢竟背後有百度和吉利兩大行業巨頭的聯合支持。夏一平透露,新車上與智能相關的部分使用百度 Apollo
無人駕駛技術以及吉利浩瀚 SEA 智能架構,生產製造與供應鏈則將完全使用吉利現有體係。

也就是說,集度可以省去很多調研、研發和設計的時間,直接使用百度和吉利現成的技術和生產體係。

僅僅一年後,集度便發布了首款概念車,按照此前的計劃,將於 2023 年實現量產,距離成立僅過去兩年,比其他新勢力車企花費的時間少
1-2 年。

且與智己汽車等其他互聯網企業、車企的合作模式不同的是,無論是股權或董事會成員人數,百度占據的比例都高於吉利,真正處於主導位置。

公開資料顯示,百度持有集度 55% 的股權,吉利持有剩下的 45%,另據媒體報道,集度的 5 個董事會席位中,有 3
位均來自百度。

二者的合作模式一定程度上象征了集度存在的意義。李彥宏曾表示,”集度汽車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把百度多年的無人駕駛技術、智能座艙技術第一時間推廣到市場上去。”

另一邊的吉利控股副總裁楊學良則直言,”(百度主導合作)可以理解為我們一定程度上是在為百度代工 “。

也就是說,對於百度來說,集度的重要性更高一些,是將百度多年來積累的技術落地的核心一環。

而對於吉利來說,集度更像是對外業務擴張、結交好友的一次嚐試,在新能源車市場的布局重心更多是放在自家品牌極氪的身上。

勝算有多大?

身後有百度和吉利兩大巨頭的支持,集度的行動速度很快,但或許正因如此,集度的產品缺少了些自研的特色,處處有其他車企產品的影子,而且展示出來的設想有些超前。

在去年 8 月的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首次提出了 ” 汽車機器人 ” 概念。

這裏的 ” 機器人 ” 當然不是指車輛能像擎天柱、大黃蜂那樣變身成人類的樣子,而是指擁有高度智能化的功能,例如 L5
級別的自動駕駛能力,語音、人臉識別等多模交互能力以及自我學習和升級能力等等。

在如今將智能化奉為流量高地和競爭核心優勢的新能源車市場,李彥宏提出的這一概念給消費者期待的同時,無疑也給對手們帶來了巨大壓力,因此集度首款車的發布備受行業關注。

6 月 8 日,市場期待了一年的首款機器人概念車 ROBO-01 在百度的 ” 希穰 ”
元宇宙中亮相了,軟件和硬件仿佛都在盡力描繪未來智能汽車最真實的樣子。

軟件上,全離線語音、毫秒級響應、3D 人機共駕地圖;硬件上,英偉達 ” 雙 “orin x 芯片、31
個車外傳感器、蝶翼門、可折疊方向盤、一體化超寬大屏、無 B 柱、無實體按鍵 ……

盡管隻是概念車,量產版明年才上市,但 ROBO-01 這樣的配置和設計放在現階段的新能源車市也像是 ” 王炸 ” 般的存在。

然而這款車發布後,引起了不少行業內外人士的質疑。

其中高合高管和何小鵬的主要質疑點均在於外形設計上。高合總監直言,ROBO-01 抄襲了哪吒汽車的造型、拜騰的大屏和高合 ISD
等,是多款車型的集大成,集度應該叫 ” 嫉妒 “,

何小鵬的表述委婉很多,雖沒有直接點明抄襲,但用了 ” 高仿 ” 二字,背後暗指的意思十分明顯。

李想質疑的點在於 ROBO-01 激光雷達的升降速度可能無法通過行人碰撞的法規。

另外則更多是對這場元宇宙發布會過於概念化和動畫效果太差的吐槽,這其實不難理解,此前新能源車賽道有太多 “PPT 造車 ”
的玩家,發布一款超前概念車、隨後遲遲不量產直至被市場遺忘的品牌不在少數,如拜騰、遊俠汽車等等。

同樣的,舉辦這場看起來不太真實的發布會後,集度也被部分網友扣上了 “PPT 造車 ” 的帽子,口碑受到了一定影響。

客觀來講,大腦有百度積累多年的技術,軀體有吉利的生產經驗,集度的起點是很高的,會比新勢力車企們少走很多彎路,因此發布如此超前的概念產品並非毫無根據和底氣。

但給予太多期待後,百度更需要與時間和期待值賽跑,走出元宇宙隻是第一步,盡早讓消費者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產品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