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詞壇泰鬥”走了!2小時寫出《難忘今宵》傳唱38年

” 我用最好的心情

寫下了最真實的生活。”

據央視新聞消息,著名詞作家喬羽昨晚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 95 歲。

或許許多人對這個名字並不算熟悉,但一提起他的代表作——《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劉三姐》《難忘今宵》,幾乎人人都能唱上幾句。

” 讓我們蕩起雙槳 “

喬羽 1927 年出生於山東,原名喬慶寶。” 喬羽 ” 是他參加革命前自己改的。

” 中國古代的關羽、項羽人都不錯,還有寫《茶經》的陸羽,現在又有個喬羽。”

1946
年春,經共產黨地下工作者的引薦,喬羽秘密進入晉冀魯豫邊區的北方大學就讀。此後幾年,是他的大學時光,也是革命生涯。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後,他和同學們在後方醫院搞思想政治工作,自己寫文章,還辦了一份油印小報。

畢業後,喬羽便留校專職從事歌詞和劇本創作。1954 年,27 歲的他被分到作協兒童文學組,與冰心、葉聖陶等人在一起工作。

·喬羽(資料圖)。

當時,電影《祖國的花朵》的導演嚴恭正找人創作主題歌。

一開始並沒找喬羽,但因各種原因配的歌都不盡理想,才找到這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而給他的時間隻有一周至十天。

喬羽喜歡兒童題材,爽快答應,然而等他真正要寫的時候卻犯了難。這是兒歌,它不該求意義,求詩意,求深度,它應該最符合兒童心理。

那時,喬羽與他的夫人佟琦還在熱戀期。四月中旬的一天,喬羽與佟琦約會,喬羽的創作組在頤和園昆明湖畔,佟琦偏偏要去北海,一場 ” 舌戰 ”
下來,喬羽隻好選擇投降。

兩人在北海租了條船,悠悠蕩去。泛舟之際,有好些少年隊員也在劃槳來去,好水的喬羽興致大起。玩著玩著,喬羽忽然臉色大變,”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 …… 上岸,上岸,快上岸!”

等靠了岸,喬羽立馬拿出小本子開始寫:

讓我們蕩起雙槳

小船兒推開波浪

湖麵倒映著美麗的白塔

四周環繞著綠樹紅牆

……

後來有人問他為什麽這首歌能傳唱多年不衰,他說:” 那個時代是咱們中國人心情最為舒暢的時代。我用最好的心情寫下了最真實的生活。”

” 一條大河波浪寬 “

29 歲那年,喬羽在贛東南、閩西一帶原中央蘇區體驗生活、搜集素材時,接到任務:為電影《上甘嶺》插曲寫詞。

那時,抗美援朝剛剛結束兩年多,戰爭的硝煙尚未退盡,誌願軍烈士的英雄事跡深深打動著這位詞人。領命以後,喬羽心中既激動又忐忑。


為了拍好《上甘嶺》,製作團隊費了很大的心力。我問導演沙蒙希望這首歌是什麽樣的,他的回答很痛快:希望將來這部片子沒人看了,這首歌還有人唱。”

·電影《上甘嶺》海報。

喬羽構想的是一首抒情歌曲。在他看來,影片已經講述了戰鬥,歌曲如果還是這個風格,沒有反差、對比,效果不會太好。

早年辦報,他經常深入采訪傷病員,明白戰爭一定是殘酷的,但他想寫一首不殘酷的歌,希望這首歌能夠表現出戰士們在身處殘酷的戰爭、麵對強大的敵人時,所表現出的鎮定、樂觀和從容,也希望美好的東西能夠讓大家對未來更有信心。

然而時間緊、任務重,喬羽說,當時他突然感到自己不會寫歌了,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了。

” 我知道他們很急,我說你們別催我,我也急,我盡快給你寫就是了。”

有一天,他散步時突然想到不久前見到的長江。”
我是山東人,過去隻看過黃河,小麥、高粱熟悉得不行,可從沒見過水稻。頭一次看到兩岸一片片稻田,長江滾滾的氣勢,既令我驚歎不已,又讓我為之震撼,感慨新中國的蒸蒸日上。”

創作靈感從他的心頭奔湧而出: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

導演沙蒙拿著稿子來找喬羽。”
他隻問了我一個問題,就是稿子裏的‘一條大河’是不是長江?我回答說是,這就是我對長江的印象。他當即反問,既然是長江,為什麽不用‘萬裏長江波浪寬’或者‘長江萬裏波浪寬’,顯得更大氣、更有氣勢。”

喬羽回憶,”
我也很慎重地考慮,好久沒吭聲。最後我說,長江雖長,但在全國範圍內,沒有見過長江的人很多,如果寫萬裏長江,那麽不在長江邊上甚至沒見過長江的人會從心理上產生距離,失去親切感。而且從對祖國的感受來說,無論你來自哪裏,家的附近總會有一條河,寄托著你的喜怒哀樂。隻要想起家,就會想起那條河。沙蒙思考了一會兒,又拍了下大腿,說‘就是它了’。”

·喬羽(資料圖)。

喬羽後來說,我素來不把歌詞看作是錦衣美食、高堂華屋,它就是尋常人家一日不可或缺的家常飯、粗布衣,就是雖不寬敞卻也溫馨的小小院落。說到底,寫歌詞要從自己的經曆出發,沒有真切體會是寫不出好歌詞的。

” 難忘今宵 “

喬羽生平有三大愛好——抽煙、喝酒、和朋友聊天。八十來歲時,他把煙給戒了,朋友年紀大了,也沒法聚會聊天。三大愛好,隻剩喝酒。

” 唯量不大偏飲酒,識字無多要作詩。” 這是他給自己寫的打油詩。

有一回,他腦血栓住院,天天輸銀杏液。他跟護士說,換個液輸吧。護士回,這是疏通血管的,您懂醫呀,您說輸什麽液呀?他說,輸五糧液吧。惹得病房一陣哄笑。

都說從事寫作的人是痛苦的。即便是創作了千餘首作品的 ” 詞壇泰鬥 ” 喬羽也不例外。

他說:”
我就怕聽到讓寫歌。我寫歌很慢、很難。答應人家半年多了,還是寫不出來。這其中也得罪了不少人。常常有許多人找我寫歌,而且總說隨便寫兩句就行。我卻從來不敢隨便寫兩句,既然寫了,就得寫好。”

” 但《難忘今宵》那首歌真是一點勁都沒費,喝著酒就哼哼出來了。”

·喬羽(資料圖)。

1984
年,《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簽訂,港台演員頭一回被邀請到央視參加春晚。總導演黃一鶴想要一首和當年氣氛契合的歌曲。

找到喬羽時,他正在為音樂舞蹈史詩《中國革命之歌》排練。黃一鶴來了開口便要歌詞:” 就是現在,我坐在這裏等著,寫好就拿走!”

喬羽淩晨 3 點開始寫,早上 5 點交稿:

難忘今宵

難忘今宵

無論天涯與海角

神州萬裏同懷抱

共祝願祖國好

……

那年春晚結束後,觀眾盛讚,《難忘今宵》寫得好、唱得好。沒想到,這一唱,就是幾十年。喬羽說他也沒想到。

但這似乎又不太令人意外。

喬羽曾說:”
不管是名人,是普通人,咱們都是兩隻耳朵一雙眼睛。是名人更應該多一些凡人心。名人也是從默默無聞中走出來的。我從來沒感到過自己是什麽名人,所以,我寫東西的時候,首先把握兩條:一是照顧大多數人的感情;二是讓普通老百姓一聽就明白,一聽就喜歡。這兩個問題解決不了,我是不動筆的
……”

·喬羽在家中題寫 ” 愛我中華 ” 寄語(圖片來源:人民藝術家雜誌)。

有人問喬羽,如果你要為自己寫一段墓誌銘,會是什麽。

” 這裏埋葬著一個寫過幾首歌詞的人。”

“詞壇泰鬥”走了!2小時寫出《難忘今宵》傳唱3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