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吃飯賺3.5億!被中國富豪捧上天的男神為何不幹了?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但世上有最貴的午餐。

它就是巴菲特的午餐。

巴菲特的第一任妻子蘇珊熱心公益,在一家基金會做了 15 年義工後,2000 年想出了拍賣巴菲特午餐的主意,得來的錢全用於公益。

巴菲特和他的第一任妻子蘇珊

基金會的人這才知道她竟是巴菲特的妻子,對這主意當然歡迎。而巴菲特也沒意見,一拍即合。

最初,巴菲特午餐在舊金山公開拍賣,至多不過 2.5 萬美元。

從 2003 年開始,巴菲特午餐轉為網上拍賣,價格暴漲!

前天,最後一屆的巴菲特午餐落定,一位神秘買家以破紀錄的 1900 萬美元(約合人民幣 1.3 億元)競拍成功。

22 年,這頓 3 小時的午餐,價格翻了 760 倍!

即使頂著 ” 最後的午餐 ” 的噱頭,如此天價也顯然太過離譜。

不再和人約飯的巴菲特,或許也意識到:變味了的午餐,早該停了。

不吃午餐,隻吃巴菲特

拍賣自己午餐的名人不少,但誰都趕不上巴菲特。

中國第一個吃螃蟹的大佬是史玉柱。2010 年,他的 3 小時午餐拍出 189 萬元,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表示,原本以為叫價到 8
萬就很多了,因為他的時間不值錢,每天都在打遊戲。

10 年後,李國慶也公開拍賣自己的午餐時間,卻遭到惡意抬價,價格飆升至 10 億元。重新拍賣後,最終以 12.94 萬元成交。

和他們相比,巴菲特午餐的影響力、拍賣價格和持續時間,全方位吊打。

和名人共進午餐,最好吃的永遠是名人本身。

巴菲特,唯一一個不幹實業,光靠投資就成為世界首富的人,傳奇色彩拉滿。

他的投資戰績讓人羨慕。他的投資原則和理論,又為他收獲了無數擁躉。

此前沒有哪位投資大師能像他一樣,說得如此形象生動,比如相信 ” 能力圈 ”
的概念,不懂不做;也沒有哪位大師能創造出各種新奇理論,護城河理論、打洞理論、廚房蟑螂理論、時間的朋友 ……

為了傳播效果,他的段子張口就來:

” 如果國王的後宮中有四十個女人,他永遠不會跟其中的任何一個特別熟。”

” 年輕時找一份不喜歡的工作,這就好像把你的性生活省下來到晚年的時候再用。”

” 牛市就像做愛,當你感到高潮快到的時候也就是快結束的時候。”

投資大佬 + 段子大師的巴菲特,注定被大眾捧上神壇。

在美國,他被叫做 ” 奧馬哈先知 “,因為他居住在美國中部城市奧馬哈。

在中國,他有個更直白的外號:股神。每年 5 月初,巴菲特在奧馬哈舉行股東大會,都能吸引 4000 多名中國人前去朝聖。

但是當真有機會和巴菲特近距離接觸時,就不是朝聖這麽簡單了。

最初的巴菲特午餐,參與競拍的相對而言還是普通人,花 2.5 萬美元帶上 7 個朋友和巴菲特嘮嗑,還挺劃算。

後來價格暴漲的巴菲特午餐,目的性則越來越強。

有的人借此與巴菲特相識,被他收入麾下,管理上百億資產;有的人把他和巴菲特的午餐經過寫成書,同一主題演講了 10 年。

還有的人是來 ” 追星 ” 的。比如步步高的創始人,有著 ” 中國巴菲特 ” 之稱的段永平,他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原因:”
就是想給他老人家捧個場,告訴世人他的東西確實有價值 “。

巴菲特與段永平

如果僅是這樣,倒也皆大歡喜。

但很快,巴菲特見識到了 ” 人心險惡 “。

被中國人玩壞了的天價午餐

巴菲特與不少人共進過午餐,但和中國大佬們的午餐經曆,恐怕是最難忘的。

一來,至今有 4 位中國大佬拍下巴菲特午餐,人數難忘。

二來,中國大佬們不僅哄抬價格,更是頻出花招,套路難忘。巴菲特一怒之下,甚至說出過 ” 以後中國人不得參與拍賣 ” 的氣話。

2006 年,段永平用 62 萬美元競拍成功,而他前一年的價格隻有 35 萬美元。

2008 年,被稱為 ” 中國私募基金教父 ” 的趙丹陽,直接翻倍抬到了 211 萬美元。

巴菲特與趙丹陽

2015 年,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玩起了數字遊戲,因為公司股票代碼是 002354,就把價格抬到 235 萬美元。

朱曄

2019 年,加密貨幣 TRON 創始人孫宇晨,繼承了前任的傳統,以 456.7888 萬美元的價格再次拿下。

每次中國大佬出手,巴菲特午餐的價格都要被 ” 卷 ” 上一個新台階。

段永平主要是為了捧場。他曾在 2001 年時低價購入大量網易股票,大賺一筆。據他所說,這次投資就是得益於巴菲特 ”
投資你看得懂的、被市場低估的公司 ” 的理念。

但是,其他人則把這頓午餐玩出了新花樣。

趙丹陽在共進午餐前,大手筆購買了 ” 物美商業 ” 的股票。後來在午餐期間,他向巴菲特推薦了這隻股票,巴菲特敷衍說道 ” 會考慮看看
“。

午餐結束後,趙丹陽便把 ” 巴菲特看好這隻股票 ” 的消息透露給媒體,結果這隻股票連續四個交易日暴漲 24%,趙丹陽賺了 1.3
億。

從此巴菲特立下規矩:午餐期間不談個股。

但巴菲特還是太單純了。中國大佬的套路,防不勝防。

2015 年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朱曄,嚴格遵守規矩,不談個股,但卻一個勁地介紹自己的公司。

飯後,朱曄的媳婦眉開眼笑地告訴媒體,巴菲特提到要看公司的財務報表,他們回國後會立即翻譯一份英文版本發給巴菲特。最終公司股價大漲
90%。

巴菲特與朱曄

到了 2019 年,幣圈大佬孫宇晨更是給巴菲特整破防了。

巴菲特向來不喜歡沒有生產能力的資產,連黃金都看不上。對於加密貨幣,他在 2018 年直言:” 比特幣是老鼠藥
“。後來比特幣價格暴漲,他還是堅持看法:” 比特幣可能是老鼠藥的平方了。”

誰能想到,巴菲特越抗拒,孫宇晨越興奮。

花天價拍下午餐後,孫宇晨在網上高調宣布了這一消息,隨後瘋狂炒作,聲稱要給巴菲特的手機安裝第一個數字貨幣的錢包,並打一點波場幣給他。

最狠的是,午餐會前一天,孫宇晨表示自己突發腎結石,成為了 20 年來第一個放巴菲特鴿子的狠人。

好在還有段永平,否則巴菲特應該要被這些中國大佬惡心壞了。

暴收 3.5 億後,這頓午餐早該結束了

為公益而生的巴菲特午餐,至今為基金會帶來了 5300 萬美元(約合人民幣 3.5 億元)的捐贈,效果喜人。

但是,也是時候結束了。

這頓午餐已經是一場真人秀,變成了有心之人進行作秀式營銷的舞台。

朱曄在 2015 年拿出公司約 15% 的年利潤,花 235 萬美元和巴菲特吃飯。這麽重要的場合,他卻遲到了。

因為他站在餐廳門外,不停接受采訪,告訴媒體自己準備和巴菲特聊什麽。飯後,又夾帶私貨地對媒體說,自己和巴菲特聊了什麽,順便誇獎起巴菲特:”
他會擺出不同的 pose,去引導你跟他一起拍照 “。

巴菲特與朱曄一行人

非要讓巴菲特和加密貨幣扯上關係的孫宇晨,得知巴菲特隻有一部翻蓋手機,玩不了加密貨幣,於是在 2020 年 1
月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時,特意送了他一部內含比特幣和波場幣的三星手機。

雖然巴菲特轉頭就把手機捐給了基金會,但也不妨礙孫宇晨再次炒作一番。

巴菲特與孫宇晨一行人

表麵上,這些大佬是去聆聽巴菲特的教導。

實際上,他們在媒體麵前透露自己對巴菲特說了什麽,才是最重要的。

什麽樣的大佬需要蹭巴菲特的流量,甚至拉他做背書?

除了王多魚,大概隻有那些底氣不足或心懷鬼胎的偽大佬。

拍下巴菲特午餐的 3 年後,朱曄的公司巨額虧損,其本人還因與公司賬戶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立案調查。

至於孫宇晨,在輿論場中幾乎從未有過正麵形象。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其他名人的午餐。

2012 年,團貸網創始人唐軍以 213 萬元的價格拍下史玉柱 3 小時的午餐時間,那是他當時賬麵上 1/5 的資金。

史玉柱與唐軍

史玉柱熱情接待了唐軍,還介紹其他大佬給唐軍,從此唐軍的融資一帆風順,不再為錢操心。在 2016
年的一場慈善晚宴上,唐軍更是在馬化騰、李彥宏等人麵前,以 4100 萬元的價格拍下支付寶開屏廣告。

然而他的大餅也沒能畫下去。2019 年,唐軍自首入獄。

企業需要營銷,可是作秀式營銷,很難不讓人懷疑其中有貓膩。

在 90
年代,就有孔府宴酒、秦池等品牌在花巨資拿下央視標王後,銷售額飆升,然而由於產品問題、品牌問題不斷,掏空家底當上標王也沒能過上幾天好日子。

當時中國經濟時報發表了《外企為何不爭標王》的長文,有人解釋:外企無法理解標王的意義,他們的企業是一步步做起來的,中國的企業則是一口氣吹起來的,他們不願意加入這個賭桌。

不論是央視標王還是巴菲特午餐,都畸變為了吹牛的工具。

不同的是,電視台需要打廣告賺錢,巴菲特不需要。

92 歲的巴菲特,終於可以不被有心人當槍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