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什麽戴笠曾孫女?起底“關稅魔女”戴琪的真實身份

 鳳凰網原創 移民二代,曾在中山大學教書,戴琪如何看待自己的華裔身份?“站在反華一線”和“為亞裔群體發聲”,兩張特質如何在她身上匯集?《鳳凰大參考》解密這位中美關係中的焦點人物。

來源丨《鳳凰網》綜合自NBC News, Axio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綜合 | 劉欣然

6月15日,一直反對降低對華關稅的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采訪中回應了自己的華裔身份,稱自己的背景讓她在談判中更能專注於問題本身、“過濾掉噪音”。自2007年加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2021年出任美國貿易代表以來,這位華裔高官隨著中美關係的緊張站在了聚光燈下。如今,降關稅的靴子仍未落地,作為背後推手的戴琪,究竟如何看待自己的華裔身份?“站在反華一線”和“為亞裔群體發聲”,這在她身上是否矛盾?她的成長過程經曆了什麽?《鳳凰大參考》綜合外媒報道,解密這位中美關係中的焦點人物。

▎上任以來,戴琪積極地對抗中國,聲稱在傳統的貿易手段之外,美國應該尋找新的工具在中美關係中捍衛利益。圖/Nikkei Asia

01、“身為華裔,更能過濾掉談判裏的噪音”

作為少見的華裔官員,戴琪的身份在中美兩國都頗受關注,但她所選擇的立場卻往往與中國人的期待背道而馳。戴琪屢屢指責中國“未能履行貿易承諾”,在各種發言中,她視中國為貿易對手的態度都顯而易見。據《華爾街日報》披露,近期白宮在討論是否要減免對華關稅時,也正是戴琪在唱反調,與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陷入爭論。

報道稱,特朗普政府給繼任者留下了對中國商品多征收3700多億美元關稅的政治“遺產”,苦惱於高通貨膨脹率的拜登政府正在考慮是否要取消這筆關稅,財務部長耶倫乃至拜登本人,都站在支持取消的一側。而最具有代表性的反對者便是戴琪,她堅持認為取消關稅是個更長遠的戰略問題,美國不能輕易放棄這一對抗中國的武器。不過,戴琪本人拒絕回應有關內部衝突的媒體報道(rebuffed
reports of internal strife)。

Axios的訪談則把戴琪身份的特殊性再次帶到公眾麵前。戴琪在回應她華裔身份的時候表示,這個背景讓她更能夠在談判中“過濾掉噪音”,“當你在考慮政策與實質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專注於問題本身到底是什麽。問題不是中國人,也不是亞洲人。”

▎2020年,戴琪被拜登提名為美國貿易代表,經國會投票通過後正式就任,成為擔任該職位的首位亞裔美國人與非白人女性

戴琪身為華裔,同時要“對抗中國”。具體而言,這是第一次有亞裔女性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而中國,正是美國在貿易領域的最大對手。與此同時,美國國內對亞裔的仇恨情緒正在上升。戴琪自己也承認,她的工作意味著要處理各種國家與美國之間的關係,而中美關係是當中最緊張的一對。

華裔的身份,對她究竟意味著什麽?

02、二代移民,曾在中山大學任職

NBC的報道詳細地介紹了戴琪的生平,或許能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發。

戴琪現年48歲,是美國二代移民。她的父母在中國大陸出生,在中國台灣地區長大,後來到美國讀研究生,移民美國。戴琪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她兩歲時,父親在沃爾特裏德陸軍研究所找到了工作,後來母親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任職。

回憶起來,戴琪說母親是個“虎媽”,父親才是家庭裏負責養育的那個角色,“但父親也非常有競爭精神,總是指導我‘去贏得勝利’。他不是說‘去爭取吧,盡你所能,這樣就不會有遺憾了’,而是說‘去爭取,然後贏’。我感到這和我身為美國貿易代表的職責很像,父親的精神每天都在激勵我。”

▎戴琪曾經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過父母的老照片,表示“是肯尼迪政府的移民政策為他們打開了前往美國讀研究生的道路。”中文互聯網上曾經流傳過“戴琪是國民政府軍統首腦戴笠的曾孫女”這一謠言,不過據考證二人並無關係

出生於高知家庭,戴琪的求學道路一直順風順水。從美國著名的西德威爾友誼中學畢業後,戴琪在耶魯大學修讀曆史學。1996年至1998年,通過耶魯的項目,她在中山大學教了兩年英語,而這段時期恰恰也是香港回歸、廣東地區引領改革開放的時期。“我在家說一種語言、用一種餐具,在學校說另外一種語言、用另外一種餐具”,這段經曆也讓她更加熟悉中國文化。

▎戴琪曾就讀的西德威爾友誼中學是美國著名的私立學校,克林頓、奧巴馬等多位美國總統的子女也就讀於此

後來,戴琪回到美國,在哈佛大學進修法律。“我對曆史的興趣,在亞洲、在中國南部、在中國香港的所見所聞是我人生最有趣的經曆,我想把這些結合起來,再把我的人生經驗應用到法律實踐的領域。”對戴琪來說,達成這個目標的方式就是成為一個貿易律師。

2007年,戴琪加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她將之形容為“有點像我的夢想成真。”

▎6 月 1 1 日,戴琪與印太經濟框架(
IPEF)成員國在巴黎舉行了非正式會議。分析指出,IPEF是拜登政府拉幫結派、試圖擠壓中國的又一舉措

03、“我的工作就是代表美國”

“成年以後我回憶起來,發現我的成長經曆其實和身邊的同學們不一樣。我是個在雙文化背景裏長大的孩子。”

對於自己的亞裔身份,戴琪表現出充分的認同,“我是個普通公民,也是亞裔的一份子”。隨著近兩年美國社會針對亞裔的仇恨高漲,戴琪多次發聲讚揚拜登政府的反歧視措施,“恐懼和焦慮是真實的,偏見、仇恨和敵意同樣如此。……這是個非常艱難的時期,對我們的族群來說還是個不公平的時期。”在不斷加劇的歧視與偏見麵前,戴琪表示,她一直在被自己族群的堅韌所激勵。

▎在亞裔美國人、夏威夷原住民和太平洋島民傳統月的紀念活動上,戴琪和美國總統、副總統一起發表講話,指出就在她宣誓就職的前兩天,就有6名亞洲女性在槍擊案中遇害。圖/Reuters

不過,戴琪對自己身份的認同,在一些人看來更像是在考量“這個身份能為代表美國帶來什麽好處”。在NBC采訪的最後,戴琪說,“我的工作就是代表美國走向世界,並且謀求勝利。”她習慣了外界的關注,反過來把華裔身份視作自己的優勢,因為這樣便可以“刨去雜念、關注問題本身”,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因為我是華裔,我才能更專注於對抗中國、維護美國的利益。”

這多少也透露出這樣一層意思:在戴琪的價值排序裏,“美國人”的身份是置於“華裔”的標簽之前的,從她的身份出發,凡事是以美國的利益為先。戴琪稱自己一直試圖推動對華政策的改變、為中美貿易翻開新的一頁,“美國不能再一味鼓勵、哄勸、要求中國進行經濟改革了,我們應該積極開發其他的工具,來捍衛我們的利益。”

時下,拜登政府內部關於是否要重新配置對華關稅的爭論仍在進行,高通貨膨脹率的苦果也正在困擾美國人民。正如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所言,在全球高通脹形勢下,從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出發,取消全部對華加征關稅有利於中美兩國,有利於整個世界。美國政府能否做出符合兩國人民利益的正確選擇,正考驗著戴琪。

什麽戴笠曾孫女?起底“關稅魔女”戴琪的真實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