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花了35億,香港故宮卻被嘲長得醜?

故宮開了一家 ” 香港分宮 “

還有不到兩周,耗資 35 億港元打造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就要開幕了。

門票正式發售當天,官網一度有近 8000 人在線排隊,首日就賣出了 4 萬張票,很多人等上幾小時都沒能預約成功。

雖然這個博物館的名字乍一聽讓人摸不著頭腦,但人家的確是如假包換的 ” 故宮香港分宮
“,由故宮博物院與香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合作興建。

嫡親到什麽地步呢?故宮為了它,借出了 900 多件珍貴文物,其中有 70% 是首次赴港展出,還包括 166
件國家一級文物,有些甚至從未對外公開示人,重磅程度史無前例。

開幕日期定在了 7 月 2 日,香港回歸 25 周年的第二天,也足見其被賦予的意義。

不過,正是因為大家對它寄予了極高的期望,看到實物的設計,反而引發爭議聲不斷。

01

處處呼應北京故宮

卻被嫌棄太醜

香港故宮位於西九龍,坐擁維多利亞港無敵海景,附近就是新晉網紅 M+ 博物館。

大樓共 7 層高,占地 13,000 平方米,由香港本土頂級建築大師嚴迅奇操刀。

嚴迅奇在博物館設計上可以說是經驗頗豐,廣東省博物館、雲南省博物館,都是他結合傳統文化打造的現代風格建築。

這次為了建香港故宮,嚴迅奇特意 5 次到訪北京故宮,希望抓住其精髓,讓人能在兩者之間建立聯想。

至於最後的成品嘛,大家看到後都愣住了:好像實在和大氣磅礴的北京故宮沒什麽關係啊。

但這其實更符合嚴迅奇的本意,他的初衷就不是刻意模仿北京故宮,而是要融入香港自己的城市特色。

比如這個形似大鼎的外觀,體現了中國古代器皿的 ” 上寬下聚 “,外牆斜度高達 1:3。

之所以這樣設計,其實是受製於香港有限的土地。現在的做法可以在地麵層留出更多空間,供遊客休憩活動。

事實上,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香港故宮在許多細節處暗暗呼應著北京故宮的元素。

大門可能是最明顯的,朱紅底色配上透明門釘,與紫禁城遙遙相對。

外牆采用了大麵積的米金色,雖然被很多人吐槽 ” 又土又醜 “,但參考的正是北京故宮雍容華貴的感覺。

因為想把北京故宮經過幾百年曆史積澱的時間痕跡也表現出來,嚴迅奇還特意選擇了 ” 耐候鋼 ” 作為牆的材料。

它的特點是會隨著時間推移而自然氧化,象征 ” 歲月的洗禮
“,有點類似於做舊的概念。可以說是為了快速讓建築有曆史感,小小地作了個弊。

博物館內部共 9 個展廳,布局靈感來自紫禁城的中軸線。

無奈香港土地有限,大樓無法在橫向上延展,於是便以中庭空間垂直遞進,由一條縱向的中軸線,將不同樓層串聯在一起。

嚴迅奇認為這很香港——香港的建築物緊湊,但也是這個城市的優勢,顯得更親切、與人距離更近。香港故宮同樣如此,中庭的空間不大,但尺度對人來說卻恰到好處。

在中庭遠眺大嶼山和香港島天際線,體驗更是一絕。

中庭天花也暗藏玄機,參照了北京故宮屋頂的琉璃瓦,以現代手法演繹,如竹簾般古樸典雅,又似輕紗精致飄逸。

深入了解之後,就能體會到,香港故宮不僅對北京故宮的傳統美學進行了重新演繹,更與本土文化有機結合,像這座城市的氣質一樣兼收並蓄。

02

900 多件文物赴港

沒有保險公司敢接單

博物館不僅在展館上呼應北京故宮,即將到來的開幕展更是浩浩蕩蕩搬來了紫禁城的精華。

目前,故宮的 900 多件珍貴文物正陸續抵港,這是故宮博物院自 1925 年創立以來規模最大、級別最高的藏品外借。

具體有多價值連城呢?這些展品的保險費可能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全球還沒有一間保險公司敢獨立承擔這份天價保單,隻能集合多家公司共同承保。

許多國寶級珍品,連北京人可能都沒見過。

像是國家一級文物《洛神賦圖》,原本是東晉大畫家顧愷之根據曹植《洛神賦》而作,但很快失傳,現存的是北宋畫家的摹本。

雖說是摹本,它也相當珍貴,被乾隆定為 ” 洛神賦第一卷 “,珍藏於禦書房。

即便在北京故宮,它都很少對外展覽。

再比如北宋著名書畫家米芾的行書作品《研山銘卷》,被宋高宗收藏,從皇室中流出後,近代又輾轉流落日本。

直到 2002 年,國家文物局成功以 2999 萬元人民幣競購此作,它才來到故宮博物院。

此外,還有宋徽宗趙佶的《雪江歸棹圖卷》《夏日詩帖》、南宋畫家趙伯駒的《江山秋色圖》等傳世名作,都將亮相香港故宮。

這類古代書畫,因為紙本文物的脆弱性,極易受到光線、溫度、濕度的影響,一般隻展出 1 個月。這次卻破例給了香港故宮 3
個月的展期,實屬難得。

而紙本珍品在展覽結束後,需要回到北京故宮 ” 休眠 ” 數年,才能養好狀態繼續展出。

因此,前香港藝術館總館長鄧海超稱這些書畫 ” 錯過了就可能一世都不會再見到 “。

除了珍貴書畫,陶瓷名品、金銀錫器、琺琅、織繡、玉石器和璽印等各類重量級文物也在展品清單中。

比如這個傳說中的大清傳國玉璽,看上去就很貴氣,也是國家一級文物。

還有這件宋定窯瓷名品孩兒枕,是故宮最出名的陶瓷藏品。

不過,香港故宮的開幕展也不全是照搬北京故宮的文物。其中的 ” 馬文化藝術 ” 展,就是在 300 件與馬有關的故宮文物之外,展出了逾
10 件法國盧浮宮藏品。

這麽多無價之寶,在安全保障上自然也要最高規格。

香港故宮特意購置了 200 多個頂級藝術品展櫃,其製造商 Goppion 公司,正是為盧浮宮《蒙娜麗莎》定做展櫃的公司。

前段時間《蒙娜麗莎》遭到蛋糕襲擊,所幸安然無恙,靠的就是 Goppion 的玻璃阻擋。

所以,大家就不必過度擔憂故宮文物會遭到破壞了。

03

它不隻是故宮的分店

因為嚴苛的館藏條件,香港故宮每年運營開支預計在 3 億港元。

再加上前期已經斥資 35 億,很多人質疑花這麽大價錢建一座北京故宮的 ” 分店 ” 是否值得。

畢竟,聲勢浩大的首展結束後,隨著文物一一返回北京,接下來的香港故宮該如何定位自己的功能呢?

其實,未來北京故宮多半還是會源源不斷輸送新的文物來到香港進行展覽,這一點真的很讓其它城市的人眼饞,恨不得故宮也能開到自己家門口。

而香港故宮並不隻是北京故宮的依附,全球各地的展品,都有可能依托這一平台呈現。

比如這次的開幕展,除了故宮文物,盧浮宮藏品也同樣值得期待。

如果說北京故宮代表了傳統,那麽香港故宮就是東西文化交流的橋梁,自有其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特色和魅力。

更重要的是,博物館不隻有承辦展覽的作用,更是保育文化的重鎮。

香港從來不缺自己的故事。一座高規格的博物館,可以更好地保護和發展本土文化。

這也是西九文化區設立的初衷。香港故宮、M+
博物館,都是西九文化區的項目,旨在將香港發展成亞洲的文化藝術中心,塑造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如今,香港故宮開幕在即,相信會登上很多人的疫情後必打卡榜單。

雖然這兩年的世界按下了暫停鍵,但藝術的腳步不會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