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新冠後遺症困住15個月,斯坦福學霸每天臥床16小時

在斯坦福大學成績排名前 10%,卻因新冠病重無法參加自己的畢業典禮。

這是英國 23 歲小夥賈克(Ravi Veriah Jacques)的真實經曆。

曾經他能每天騎車 30+ 公裏,幾乎從未生病。

如今卻失去了嗅覺和味覺,每天還得在床上至少躺16
個小時,否則就會疲勞得無法行動。

這樣的痛苦已經持續了15 個月,嚴重影響了他找工作的進度、甚至是日常生活,他形容自己 ”
已經成為了身體的囚徒 “。

這份自述發出來後,立刻在網上火了。

透過小哥的話語,網友們看到了新冠肺炎患者在與病毒長期鬥爭中,都經曆了哪些痛苦與無助。

由此,也讓更多人意識到,新冠肺炎已經改變了太多人原本正常的生活。

曾是運動健將,學術獎項拿到手軟

賈克出生於 1998 年 8 月,高中畢業於英國最著名九大公共學校之一威斯敏斯特公學。

隨後,他以2360 分的成績(舊 SAT 滿分 2400
分)考上斯坦福大學,主修曆史專業。

在感染新冠之前,他的課業 & 實習兩不誤,人生可以說是豐富充實。

在學習方麵,賈克幾乎每年都能獲得各種學術獎項:

2018 年,他被評為斯坦福大學年度十大最有影響力的本科生之一(Most Influential
Undergraduates List);

2019 年,他被評為 Hume Humanities Honors Fellow,每年斯坦福大學隻有 8~10
名學生獲得這一獎項,同時獲得了 1500 美元獎學金;

2020 年,他獲得院長獎(Dean ’ s Award),同年還因成績優異獲評了學院的獎項(J. E. Wallace
Sterling Award for Scholastic Achievement)

在臨近畢業時,他成功入選美國大學優等生榮譽學會(Phi Beta Kappa),隻有成績達到前
10%的斯坦福畢業生才能入選。

在學習之外,賈克的課餘生活也非常忙碌。

他有過多段實習經曆,還辦了校內刊物、去小學當過實習教師。

同時,他也是一名運動健將,每天至少能騎車 20 英裏(約 32 公裏),還喜歡踢足球。

據賈克表示,在感染新冠之前,自己幾乎從未生病過。

2020 年,賈克從斯坦福畢業,那一年受疫情影響,斯坦福大學宣布將暫時取消當屆傳統畢業典禮。

然而,畢業典禮補辦沒有等來,賈克卻先患上了新冠。

(從斯坦福官方的通知來看,2020 屆畢業生的畢業典禮,被推遲到了 2022 年 6 月。)

他於 2021 年 3 月確診,沒想到的是,這一下幾乎直接奪走了他的生命。

確診後,他每天至少要在床上躺16 個小時,無法走路超過15
分鍾(否則會極度疲倦),失去味覺、嗅覺的同時還伴隨輕微耳鳴和腸胃不適。

他找醫生開了藥,但身體完全沒有好轉,一年後身體隻恢複了不到 15%,隨後便一直保持著虛弱的狀態。

據賈克表示,這一年以來,他幾乎無法看書,更無法完成在以前看來哪怕是非常簡單的工作,一旦運動得稍微劇烈了一點,就會喘不過氣來。

而且,他還在一次采訪中透露,自己是在患上新冠之後才去打了疫苗,體內抗體檢測會變得更加複雜,所以也無法確定他感染了哪一種毒株。

今年 6 月,推遲兩年的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終於舉辦,然而賈克卻因為病重,無法前往參與。

不僅如此,疫情已經嚴重地影響了他的工作、生活乃至人生。

我本該在大學畢業後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享受我的 20 歲人生。然而與之相反,現在我仍然掙紮在病症之中,不知何時能好轉。

賈克並非個例。與他一樣,如今仍然有很多人掙紮在新冠帶來的後遺症中,其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就是極度疲倦。

如今他成立了新冠後遺症幫扶小組,也很關心其他不幸被這種病症長期折磨的患者。

他認為,很多人低估了新冠後遺症的嚴重性。

新冠後遺症是什麽?

在賈克發出感慨後,也有一些網友出來說自己的遭遇。

我現在 24 歲,困於新冠後遺症之中。從 2020 年 6
月開始,我就在和嗜睡抗爭,但是到現在我還是每天都很困。

我 2021 年 1 月就被確診新冠,但它至今仍然影響著我的生活。

甚至是體質勝於普通人的職業運動員,也會麵臨後遺症帶來的挑戰。

比如梅西就在采訪中提到,新冠病毒使他的肺部留下了後遺症,後來甚至一個半月都不能跑步。

所以,新冠後遺症到底是什麽?

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臨床定義,”長新冠”(long COVID-19)即新冠後遺症。

通常發生在已確診或可能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身上,一般在確診後3 個月內出現、持續至少
2 個月。

在《Nature》6 月 20
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患上新冠後遺症的概率在5-50%不等。

它包含的主要症狀有:

極度疲倦

氣短、胸痛或緊繃

記憶力和注意力問題(” 腦霧 “)

味覺和嗅覺的變化

關節痛

其中,疲憊最常見的症狀。

賈克也提到,這種疲勞和我們普通感受到的勞累非常不同,” 沒有體會過的人很難想象 “。

當然還包含其他很多症狀,比如肌肉疼痛、聽力視力問題、頭痛、味覺和嗅覺失靈,心血管疾病、肺功能衰減、腸道損害、腎髒損害等問題。

心理方麵同樣也會受到影響,常見的有抑鬱症、焦慮症和思維渙散、神思恍惚。

WHO 統計,關於新冠後遺症描述症狀已經超過了200 種。

不同人的症狀持續時間不同,少則 2-3 月,多則會像賈克一樣始終未痊愈。

此前一項針對新冠肺炎患者住院群體的研究表明,即便在治愈一年後,仍有幾乎一半的患者身上存在至少一種後遺症症狀。

目前已有研究尚不能確定後遺症會在多久後消失。

加之後遺症種類多、不同患者的表現情況不同,目前醫學界也還缺乏有驗證的治療方法,甚至也不能提供康複指導。

WHO 臨床管理負責人表示,還沒有發現有藥物可以治療後遺症。

患者隻能采取幹預措施來緩解自身症狀。

比如在一天中沒有疲憊感的時候,適當活動;出現認知功能障礙的患者,盡量避免自己同時進行多項工作。

在 2021 年 8 月,《柳葉刀》上一篇文章直言:

新冠後遺症是現代醫學的一大挑戰。

那麽,為什麽會出現新冠後遺症?

基於已有研究,學界提出了一些理論,比如有以下幾種:

第一種:因為患者體內對新冠病毒產生的免疫反應,導致了部分器官受到損傷,由此出現後遺症。

第二種:患者體內可能還有殘存的新冠病毒,它們在持續刺激患者身體。有一些觀點認為,病毒會藏匿在肺部、呼吸道以外的部位,比如腸道中。

今年,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可以在人體腸道中留存超 210 天。

第三種:可能是新冠病毒導致一部分患者體內出現了過激免疫反應,由此造成了免疫係統失常,出現了一係列後遺症。

雖然目前還沒有辦法避免或治療新冠後遺症,但有學者提出了一些可以預測後遺症的參考方法。

今年 1
月,一篇發表在《Cell》上的研究提出,在新冠肺炎確診初期測量這幾個因素,可以預測患者是否會出現新冠後遺症。

主要有:體內某些抗體的含量、是否患有 2 型糖尿病、血液中的 SARS-CoV-2 RNA 水平和血液中的 EB 病毒 DNA
水平。

論文共同通訊作者、西雅圖係統生物學研究所主席 James R. Heath 博士表示:

確定這些影響因素有助於了解新冠長期後遺症和針對它的潛在療法,同時也有助於了解哪些患者發展成慢性疾病的風險最高。

此外,這項研究發現,新冠肺炎輕症同樣也會受到後遺症影響。學者們建議,在病程極早期使用一些抗病毒藥物,可能會對預防後遺症有所幫助。

One More Thing

就在幾天前,來自斯坦福 & 耶魯登上《Cell》的一項研究表明,新冠輕症仍可導致神經細胞和髓鞘消失。

該研究觀察了人類、小鼠感染新冠後,神經係統發生的變化。

結果顯示,新冠後遺症患者的大腦中,負責神經係統免疫防禦的小膠質細胞出現了變化。

這種現象和癌症患者會出現的 ” 化療腦 ” 十分相像。

” 化療腦 ” 會導致患者出現記憶力下降、認知功能障礙等問題。

而且在輕度感染新冠的小鼠上,也出現了同樣的現象。

這項研究的發現,為新冠後遺症的研究提供了更多參考,學者們可以進一步推測 ” 化療腦 ”
的治療方法,是否也對出現類似問題的新冠患者有用。

更早之前,還有研究顯示新冠輕症會增加心髒病風險,還會導致大腦容量縮小。

總而言之,關於新冠肺炎對人類身體的影響,我們還有太多未知信息。

而全球的科學家們,都在為攻克這些難題,加快研究步伐。

被新冠後遺症困住15個月,斯坦福學霸每天臥床16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