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0年多了600萬人,成都卷起來比北上廣還狠

最近,成都連續下雨,天氣預報也顯示,未來一段時間大部分都在下雨。

市民們都說,這得怪“雨神”蕭敬騰,因為他官宣了自己定居成都。

蕭敬騰算是新成都人的代表了,這幾年,在無數的歌手、網紅、文青的不斷安利下,在北上廣深杭拚命996、007的打工人好像都有這個念想:

“實在不行,我就搬去成都吧,那裏生活節奏慢,日常開銷便宜,安逸得很。”

傳說中,在成都的生活就是喝喝茶,掏耳朵,打麻將,吹吹牛,一晃一天就過去了,賽過活神仙。

連王健林都感歎,去成都全是麻將聲,連續驚呼兩次“真把我震撼到了”:


真實的情況,也那麽美好嗎?

貓哥有個前同事老A,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經理,多年996之後覺得太累,又正好遭遇了感情變故,離婚淨身出戶了。北京的工作雖然高薪,他覺得生活還是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就選擇搬去了成都。

到了那裏,他才知道網上的美好都是忽悠人的。

首先,麵試的機會真不多,互聯網公司不算多,哪怕有,也主要是把呼叫中心、客服中心之類的非核心模塊設在那裏。

其次,薪資普遍打折,折成什麽樣?膝蓋斬。從3w+降到8k-10k,沒有要價的餘地,公司HR也很直白,我們隻開得起這個價,高了肯定沒有,你看著辦吧。這是直接三折,但成都的物價再便宜,也沒有三折這麽低啊。

“有乃辦法嘛,最開始嘞兩個月,我倒是真安逸,和新同事還有鄰居啊這些打得火熱,周末也出克耍,麻將也學會了,成都話也學會了。”

“但是有一天就發現,餘額越來越少,每個月花的錢比賺的多。你東西再便宜,也要賺得夠才行啊,後來就慢慢不出克聚餐喝酒打麻將了,公司有啥事也積極加班,慢慢又回歸卷的生活。”

最後,老A還有個一些不能忍的問題,比如地鐵開通得少,好多線路都還在規劃中,高峰期堵車也沒有比北京好到哪裏去,最基本的網購的送貨時效也比北京差了很多。

在成都待了3年,老A又忍不住回了北京。

在知乎《是哪一個瞬間讓你想逃離成都這座城市》這篇帖子中,高讚回答也提到了幾個點:

動物園的房價從2015年到現在已經從6千漲到了1.5萬,自己的收入從2400漲到7000,和丈夫一起拿出兩家的積蓄買了房子,每個月家庭收入1.4萬,房貸4千,生了孩子,每個月的收入捉襟見肘,也就夠花的。他們夫妻倆早出晚歸地幹,小孩連獨立的房間都沒有。
 

到了而立之年,如何而立,依仗什麽而立,立在哪裏?

生活沒有了,隻有生存。


最後答主選擇了離開成都,到了四川東部的一個三線城市定居。


為啥工作收入不高呢?

先不說別的,成都人多啊,在全國城市人口排名中,高居第四:


2021年,成都的常住人口已經超過廣深,這個水平,勞動力指定是不缺的了。

這個名次,離不開成都近20年的快速增長:


尤其是最近十年,成都人口增加了600萬,其中有本科以上學曆的就有535萬人。

這也怪成都宣傳的太好,生活安逸、收入不低、四處美食、滿街美女,這麽多人都擠進來了,就業崗位夠嗎,當地的產業能吸納這麽多人嗎?

成都招人多的公司,主要集中在遊戲、網紅孵化等文娛產業,包括很多大廠的電話銷售、呼叫中心,互聯網公司等等。他們大老遠跑到成都來設立分部,就是衝著便宜人力來的,開出的薪資水平,可能連北上廣深員工的一半都不到。


而且,這些工作也是要背KPI的,可沒有那麽輕鬆,成都人加起班來比北京還猛。

這是有證據的,在成都入駐聯合辦公的人群中,超過26%的人在晚上八點以後下班,而北京隻有19.8%。成都周末加班的人數是北京的四倍,加班時長是北京的1.5倍。

有人說,如果在體製內幸福感會更強些,但這就看你能不能接受了,今年2月份,成都市錦江區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招3名大廳窗口工作人員,月工資開出來3200:


從四川小城市考來成都讀大學的年輕人小峰,各種吃喝玩樂混到了畢業,發現自己應聘的一份月薪三千多的工作,麵錄比達到了30:1,比高考難多了。

同班同學隻有少數幾個在成都找到了正經工作,絕大多數都做了銷售,賣房賣車賣家電,也有的人選擇了開滴滴和送外賣。

盡管他的房租隻要800,但3000的月薪把水電網交通日用品去掉之後,隻剩一千塊錢,中午點個外賣都要卡著不能超過20,早餐和晚餐也得自己做,不然就會超支。


成都的現狀就是這麽卷,今年的招聘啟事中,稍微火一點的單位,比如學校裏的教師,一水兒要求碩士以上。

石室聯合中學,招21人,要求碩士學位及以上。

四川大學附屬中學,招多名高中老師,要求碩士及以上學曆,外加獲得過兩次及以上一等獎學金:


大家說成都的安逸,離開不了成都市內的休閑商業:早點品種多,白天有川菜館、串串、火鍋、小吃,晚上有夜宵,商場也開門。

可換個角度想想,開門營業的這些人,無論是老板還是服務員,他們的每日工作時長是多少個小時?


12個小時、14個小時都是常態,這種自己開的小店,門口寫的營業時間就是老板的工作時間,一年也沒有幾天休息的。

自己累點也就算了,但是成都的教育也開始卷得沒邊了。

2021年四川的高考報名人數一共69.8萬人,一本上線總人數101272,一本上線率隻有14.5%。

這個水平雖然不是全國最低的,但也在最低的梯隊裏麵,跟山東平起平坐。


畢竟,四川總人口8367萬,四分之一都擠在省會成都,能有什麽方麵不卷嗎?


這麽多的人口,這樣的收入水平,對比之下,成都的房價也算是天價了。

去年3月,成都已經有兩個區的房價超過了3萬,大部分區的房價都在兩萬多的水平:


房價高,中心城區的房租也水漲船高,像青羊區一套小小的一居室房租已經破千,100平的三居室甚至能租出3200。

高不可攀的房價擺在眼前,很多人隻能住在郊區,每天爬山涉水去市中心上班。

更狠的人還選擇了在周邊城市買房,跨城通勤上班,每天通勤就要4個小時:


就這樣,成都的動車站也出現了早晚高峰盛景,火車南站每天早上7:50-9:20之間,晚上17:00-19:00之間,全是換乘的上班族:


這集我看過,很多北京上班的人也是這樣,買河北天津的房子,然後早出晚歸到北京西或者北京南換地鐵上班。

成都真正安逸的恐怕還是那些土著。

比如老早就買了房甚至買了店鋪的人,趕上了房價起飛,早已身價不菲,為啥還玩命的拚呢?

而且成都有大量手握多套房產的拆遷戶,成都這幾十年不僅是人口擴張,房子也瘋狂擴建,誕生了數百萬的拆遷戶: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分到了房子和補償款,可以無憂躺平,有的存款在手,有的當包租公,隻要不揮霍,日子無憂無慮。

這兩種人才是每天去茶館喝茶打麻將的主力軍。


那些外地什麽都沒有的文藝小青年,真的聽信了“安逸神話”,來成都定居,就會發現,這還真是個大坑啊。

10年多了600萬人,成都卷起來比北上廣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