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朔爾茨親自拎”老爺包”見澤連斯基 成最搶鏡人物

和法國總統馬克龍、意大利總理德拉吉一起去基輔出了趟差,德國總理朔爾茨回到柏林,發現自己在基輔拎著包的幾張照片火了。


朔爾茨親自提著自己的舊公文包,與澤連斯基握手

沒見過哪國領導人親自提包的,何況是這麽大、這麽舊的一隻包呢!這裏麵裝著什麽?能是核按鈕嗎?

德國又不是核國家。再說,擁核國家的領導人,哪怕隨身得掌握核按鈕,也是跟班的工作人員拎著,譬如普京。

普京隨行人員手提黑色手提箱的鏡頭,經常被媒體解讀
圖:央視《今日亞洲》截屏

與同去基輔的馬克龍相比——馬克龍也是有專人拎包的。

朔爾茨親自拎著個什麽包,難道比核按鈕還重要,需要他親自拎著,最好須臾不離?

1

據德國《星期日圖片報》6月19日報道,朔爾茨拎著的這個公文包,是他上世紀80年代當律師的時候買的。海叔要說,這就難怪了。原來這麽多年,他是夫人也沒換,包也沒換。是個實在人。從這個提包的式樣來看,確實像是律師辦案所用。一般德國的律師並沒有太多助手,凡事親力親為。從律所到法院,加上見當事人雲雲,這樣一個大公文包,可以裝許多文件,背來背去,用起來才得心應手啊。

年輕時的朔爾茨和夫人恩斯特

德國《漢堡晚報》主編、朔爾茨的傳記作者海德爾曾經披露,朔爾茨這個公文包裏主要裝著這幾樣東西——

社民黨的黨員證,

文件,

老花鏡。

這麽看來,朔爾茨包裏裝的東西也變化不大。譬如當年他要裝黨員證,現在還裝黨員證。當年裝打官司的文件;後來當了漢堡市長,得裝下有關漢堡的文件;之後當了副總理兼財政部長,這包裏裝著的文件又有所不同。如今當了總理,文件的保密層級、內容又變更了。但怎麽說,這包裏都沒有核按鈕啊。

默克爾最喜歡用的一款牛皮流蘇手提包

在海叔看來,朔爾茨拎這款包,其實很有德國範兒。譬如他的前任默克爾,喜歡用一款牛皮流蘇手提包。當然,從外觀來看,比朔爾茨的包要登樣多了。也新,色彩也亮麗。但畢竟默克爾是女士啊。就女士來說,默克爾這包算是非常簡樸的了。更何況,在默克爾卸任德國總理的時候,《圖片報》曾經以默克爾拿著這一款包的照片,來介紹她的生活。譬如默克爾不喜歡用香水,更喜歡用香皂雲雲。

如此說來,朔爾茨親自拎一個更皮實的“老爺包”,是不是與默克爾一脈相承,甚至更德國一些呢?

朔爾茨與默克爾

2

可朔爾茨在基輔遇到的情況有些特別。據報道,這個公文包還“影響了外交禮儀”——朔爾茨左手拎著包走在紅毯上,並伸出右手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握手。突然,一名烏克蘭士兵上前,接過了他手中的公文包。

朔爾茨穿著牛仔褲進行火車旅行,必須拎著自己的包

海叔在此前的文章中曾經提到,從波蘭坐火車到基輔的旅程,朔爾茨是穿著短袖襯衫、牛仔褲的。當然他也提著這“老爺包”。在見澤連斯基的時候,朔爾茨換了西裝革履,但他依然拎著“老爺包”。從烏克蘭士兵的舉動中,可以感覺到——

首先,德國、法國、意大利等國領導人訪問基輔,並不是一次正式的國事訪問。因此,朔爾茨才這麽穿著去了基輔。而德國方麵與烏克蘭方麵事先沒有進行過有效的外交禮儀方麵的溝通,誰也不知道朔爾茨會這麽拎著包與烏克蘭總統握手。

其次,烏克蘭方麵對德國總理也有所防範。烏克蘭方麵不知道他包藏著什麽玩意兒,是否對穿著短袖綠色類似軍裝色彩服裝的澤連斯基有人身威脅——當然,這種可能性不大。烏克蘭方麵最怕他從包裏拿出其他什麽宣傳品之類。索性搶過包代為拎著再說。

朔爾茨臨走不忘拿回自己的包

由此可知,法、德、意領導人這次去基輔,就是一場戲。

3

在朔爾茨的包之議題上了德國媒體頭條後,一些德國網友建議他換一個包。當然,朔爾茨看來是沒有換包的打算了。他畢竟這麽多年沒換過包。當律師,當市長,收入都不低,又不是換不起包。實際上,此前朔爾茨訪美時在專機上接受德美記者采訪時,身穿一件來自漢堡的設計品牌omen的毛衣。

朔爾茨這件毛衣不便宜

這件毛衣還一度被媒體解讀為是朔爾茨樹立親民形象。實際上,起板價700歐元呢。

因為有朔爾茨“做模特”,omen毛衣一度售罄。

海叔要說,既然朔爾茨這麽多年都沒換包,如今都用出包漿了。這時候,憑什麽換包呢?

“朔爾茨不會很快購買新的公文包,因為這個公文包一直伴隨著他的整個政治生涯。”海德爾如此解讀。

漢堡夜景

心理學家安克·普雷希特則說:“它已經磨損,而且有點過時。這有利於樹立一個腳踏實地的政治家的形象。”《斯圖加特日報》評論稱,這個公文包看起來很大,沒有幽默感,在某種程度上非常正式和具有德國特色。

不過,對一些德國人,特別是漢堡人來說,老市長、現總理這款包是什麽牌子,也許是他們更想了解的——到時候查清了,又流行買這款包,亦未可知。海叔倒是建議——該品牌可以推出一款做舊款,估計更好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