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國大規模新冠檢測常態化,醫療廢物堆積如山

中國大規模新冠檢測常態化,醫療廢物堆積如山恐成隱患 https://t.co/ciBrUJxHEU

—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June 21, 2022

在中國,身著防護服的醫務人員每天拿著塑料棒棉簽,給數百萬人做新冠檢測。但是垃圾箱裏隨之堆滿醫療廢物,這已成為新冠“清零”戰略的環境和經濟負擔。

中國是最後一個不惜一切代價要消滅新冠感染的主要經濟體。

幾乎每天的檢測是抗擊病毒的武器庫中最常用的武器,其他武器還包括在僅發現少數病例之後即立刻實行封閉並進行強製隔離。

從北京到上海,從深圳到天津,各個城市現在都擁有大量的臨時檢測站,而當局則要求數以億計的人每兩三天就要進行一次拭子檢測。

由於中國當局堅稱新冠“清零”讓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避免了一場公共衛生災難,大規模的檢測似乎還將繼續下去。

這種方法是執政的共產黨政治合法性的一個來源。專家們說,這樣做創造了大量有害廢物,並且給必須投入數百億美元為這個係統提供資金的地方政府造成了日益增加的經濟負擔。

上海紐約大學環境研究助理教授李逸飛(Yifei
Li)對法新社說:“日常產生的醫療廢料數量之大,在人類曆史上幾乎是前所未見的。”

他說:“問題已經變得非常嚴重,而且這些問題還會繼續擴大。”

北京將自身定位為環境領導者,不但應對空氣和水汙染,而且設定了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專家表示,鑒於中國目前在煤炭方麵的投資軌跡,這個碳中和目標是難以實現的。

大規模的新冠檢測現在又帶來了新的垃圾挑戰。

每個陽性病例——通常全國範圍內每天都會有幾十個——都會產生一係列用過的檢測試劑盒、口罩和個人防護裝備。

如果處理不當,這些生物醫學垃圾會汙染土壤和水道,對環境和人類健康構成威脅。

根據法新社對政府通知和中國媒體報道的分析,很多省市在最近幾周都宣布了某種形式的常規檢測,這些省市的人口加起來大約有6億。

不同地區的限製措施不同,一些區域隨著感染病例數的下降而暫停了這種做法。

全國範圍內的醫療廢物的數據還沒有披露。不過上海官員上個月表示,在最近的新冠封城期間,該市產生了68,500噸醫療廢物,每天產生的量最多時是平常的六倍。

根據中國的規定,地方當局要負責將新冠垃圾進行分離、消毒、 運輸和儲存,然後進行最終的處理——通常是焚燒。

但是中國較貧困農村地區的處理係統長期以來一直不堪重負。

法新社援引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全球健衛生項目高級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的話說:“我不確定……農村真的有能力處理大幅增加的醫療廢物。”

香港科技大學的潘介明(Benjamin
Steuer)說,醫療廢物的激增可能會促使一些地方政府對垃圾不當處理,或者隻是將這些垃圾倒到臨時垃圾填埋場。

中國衛健委在給法新社的一份聲明中說,該機構已經提出了有關“醫療廢物管理的具體要求”,這是國家新冠疫情應對規範的一部分。

浪費錢財?

北京已敦促省會城市和人口至少1000萬的城市在居民步行15分鍾可達的地方設立一個測試點。

高層領導人還希望地方政府給檢測買單,而此時很多地方政府的財政都捉襟見肘。

野村金融分析師上個月表示,將這個模式擴展到全國可能會導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損失0.9%到2.3%。

法新社援引上海紐約大學的李逸飛的話說:“這裏麵的經濟帳很棘手。你並不想投資永久性的基礎設施來處理被視為短期的醫療廢物激增。”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教授金冬雁(Jin
Dong-Yan)說,“非常無效且成本高昂”的常規檢測將迫使政府放棄其他急需的醫療衛生投資。

他對法新社說,由於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迅速並且比其他變異株更難檢測,當局也可能會遺漏掉陽性病例。

“這是行不通的,”他說。 “隻是把數以百萬計美元的錢扔進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