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自稱“芳心縱火犯” 主持人撒貝寧為什麽這麽紅?(圖)

新聞 雅婷 2周前 (12-02) 23次浏览

近來,撒貝寧在網絡上的熱度一直居高不下。時下他主持的兩檔節目正在熱播,一檔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2019主持人大賽》(下文簡稱《主持人大賽》),一檔是《明星大偵探5》,每期節目播出期間,微博上都有撒貝寧的相關熱搜。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為何主持人撒貝寧火了?

近來,撒貝寧在網絡上的熱度一直居高不下。時下他主持的兩檔節目正在熱播,一檔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2019主持人大賽》(下文簡稱《主持人大賽》),一檔是《明星大偵探5》,每期節目播出期間,微博上都有撒貝寧的相關熱搜,觀眾驚歎的都是撒貝寧的“優秀”。

從1999年主持中央電視台《今日說法》到現在,20年來,撒貝寧主持過的節目形式多樣、內容豐富,但無論是法製節目還是綜藝娛樂節目,他都收獲了良好的口碑。正在播出的《主持人大賽》是一檔選拔優秀主持人的比賽,網絡上很多聲音在討論,什麽才是一個優秀主持人的基本素養。撒貝寧曾是第三屆《主持人大賽》的冠軍,他被認為“就是現成的優秀主持人的典型案例”。

能控場,懂圓場

這次《主持人大賽》分為新聞類與文藝類兩個類別。新聞類主要指涉新聞主播,新聞主播對基本業務能力的要求非常之高,畢竟是播報新聞,新聞主播得冷靜、客觀、準確、迅捷、密集地傳播有價值的信息,保證新聞明晰、規整、流暢地抵達受眾。播報新聞看似容易,其實不然,不同的新聞,聲音的高低、輕重、長短、快慢、停頓都有講究。這也是為什麽中國的新聞主播千千萬,但能夠上《新聞聯播》的就是那幾副麵孔。

文藝類主持廣義上來說,就是綜藝節目主持。整體而言,文藝類主持對聲音的講究,要比新聞類主持低一些,但這也絕不意味著任何新聞主播都可以主持好文藝類節目,不僅是因為風格不搭,更主要的原因是,文藝類節目更為活潑、靈活,帶有更多的主觀性和突發性,對主持人的臨場反應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主持人得會控場,還得在短短幾秒鍾內迅速圓場。因此,國內一流的綜藝主持人,跟《新聞聯播》主持人一樣,屈指可數。很多綜藝主持人還是習慣於“念台本”,一有突發情況說話就磕巴甚至語無倫次,主持人自己成了“災難現場”,更別指望“救場”了。

撒貝寧是通過《今日說法》而知名的,撒貝寧本科碩士皆是北大法學。不過因為《今日說法》是嚴肅的法製類節目,所以這個時期的撒貝寧給觀眾留下的也是嚴肅板正的主持人形象。真正發揮出撒貝寧作為一個文藝類主持人強大控場與圓場能力的節目,應該是2012年開播的《開講啦》。

《開講啦》節目形式是,每期由一位知名人士講述自己的故事,分享他們對於生活和生命的感悟,給予中國青年現實的討論和心靈的滋養。它本身也是一個很正能量的節目,但與《今日說法》相比,節目給撒貝寧的發揮空間就更大了。在很多時候,通過隻言片語,撒貝寧就能現場製造出一個個“梗”來,給這檔有些正的節目注入了一絲輕鬆、活躍的氛圍,得體又有趣。

就比如有一期節目,請來了清華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一個80多歲的老先生。他一上台就對主持人撒貝寧說:“我認識你,我看過你的很多節目,可是你不認識我。”這話可不好接。撒貝寧幽默地回答:“我不認識您,那是因為我實在是考不上清華計算機學院。”這既顧及到院長的身份地位,也讓大家看到了撒貝寧的謙遜。老先生接著說,“北大離清華挺近的”,撒貝寧回答道,“北大……也不是考上的”。觀眾聽完,哈哈大笑。熟悉撒貝寧的觀眾都知道,撒貝寧的北大是“保送”的,撒貝寧是拿這個梗在自嘲。既圓滿地回答了老先生的提問,更製造出了類似於相聲抖包袱的喜劇效果。這個小細節,反映了撒貝寧非常敏捷的反應能力和超高的情商。

撒貝寧曾在采訪中說過:“我不能讓別人尷尬,我天生就是一個會打圓場的人。”對於一個優秀的文藝類主持人,“打圓場”是必要技能。尤其是在現場直播或者有觀眾在場提問的節目裏,很可能會有突發的尷尬情形發生,如果主持人無法調和,那麽場麵就會失控。

比如《開講啦》有一期請來了陳坤,有青年代表提出疑問:“行走真的有意義嗎?從何體現公益?”陳坤解釋道“行走的力量”屬於心靈建設類的公益項目,它是關乎心靈和精神的慈善。撒貝寧接著發表自己的觀點:“公益其實分很多種,我們的社會現在可能更多地把目光放在了那種捐助物質的公益上,那是一種方式,但是中國有句話叫‘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所以陳坤他這種‘行走的力量’表麵上看並沒有給我們帶來什麽物質上的東西,但是如果有人能夠從這個活動中感受到,原來我們還可以這樣,用這樣的方式回望一下自己的人生,尋找一下內心的正麵的能量,那麽也許當他領悟到這個了,用這種正麵能量為自己未來的道路拓展更廣闊的境界的時候,功德無量啊!”陳坤聽了,感謝撒貝寧:“你總結得太好了,謝謝!”撒貝寧的這個圓場,既解釋了提問者的疑惑,也化解了陳坤的“尷尬”,又升華到了一定的高度,一舉三得。

除了控場、圓場外,撒貝寧也具備了良好的人文素養和深厚的文化積澱。在馮侖演講的那一期中,有青年代表說:“馮總你好,我現在的理想真的很簡單,就是一家人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健健康康地坐在一起。我覺得真實的實在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之後她又說:“我覺得我可能是本場最現實的一個反麵教材。”撒貝寧回應道:“我必須要告訴你,你剛才說你是本場最現實的一個反麵教材,其實恰恰錯了。你以為你的理想是很容易實現的、很沒有什麽分量的嗎?不是。和家裏人開開心心地在一起過每一天,也許是這個世界上很難很難實現的理想。我做法製節目見過那麽多的事情,見過那麽多已經成功得在別人看來他什麽都擁有的人,但是他恰恰沒有辦法去擁有或者說他永遠也追求不到你所說的那種理想。所以堅持它,別放棄!”撒貝寧以積極的態度和樂觀的心態鼓勵青年代表,同時飽含人生智慧與人文關懷。

不僅會“報幕”,更有綜藝感

《開講啦》時期的撒貝寧,雖然多了一絲輕鬆、活潑,但總體上還是沒有脫離央視文藝類綜藝的範式,比較“正”。直到2015年,央視播出的一檔真人秀《了不起的挑戰》,撒貝寧才真正放飛自我,展現出了他無與倫比的“綜藝感”。

2019年6月6日,主持人撒貝寧(右)在發布會現場演示將在節目中使用的互動技術。(新華社記者
虞東升

要理解“綜藝感”這個詞,得先從真人秀說起。2013年湖南衛視播出的《爸爸去哪兒》開啟了綜藝節目的真人秀時代,也由此開始,綜藝主持人的角色慢慢淡化,甚至消失了。很多真人秀依舊需要有人來承擔“主持功能”,隻是不再像以前的棚內綜藝節目一樣,需要有一個主持人在那邊念台本、說流程,可直接讓參與真人秀的演員、歌手或綜藝咖來承擔主持功能。就比如《奔跑吧》《極限挑戰》《中餐廳》《親愛的客棧》等節目,都沒有主持人。

這就是棚內綜藝與真人秀的差別。棚內綜藝往往遵循一定的流程,需要主持人來承擔“報幕員”的角色;但戶外真人秀追求的是“劇情化”,如果主持人生硬插入,反倒會破壞連貫性,除非主持人也是劇情中的一部分,比如《爸爸去哪兒》李銳的角色是“代理村長”。而在對“劇情化”的追求過程中,MC的人設也會放大,因為真人秀說到底是“人”的“秀”,焦點不隻是主持人主持得如何,更是“秀”得如何。

這個“秀”,通俗地理解,就是“綜藝感”。得在綜藝節目中,有鮮明的定位,得放得開,得幽默搞笑,得收放自如。

在《了不起的挑戰》中,撒貝寧的綜藝感爆棚,他成了搞笑擔當。這突破了觀眾對於央視主持人的一般認知——原來他們也可以這麽幽默有趣啊。比如隊友要挑戰高空,他在旁邊唱《兄弟走好》《一路平安》;展示行李箱,撒貝寧拿著華少的內褲不放,美其名曰“通過細節可以看出人物性格”;與奧運冠軍孫楊一比高下,他非常自信地展示提前畫好的腹肌……在《明星大偵探》中,他繼續成為“搞笑擔當”,自稱是“芳心縱火犯”,扼殺了7到70歲婦女的芳心;完美地融合到節目中去,極大地帶動了現場氣氛,貢獻了許多金句。

在真人秀時代裏,那些隻會念台本的文藝類主持人的舞台隻會越來越窄。好的傳統主持人和“綜藝小王子”,都是市場上的稀缺物,當撒貝寧將二者結合起來,怎麽會不火呢?

難怪在不少人看來,由撒貝寧來主持《主持人大賽》是適合的,他將以他的主持向選手們現場“示範”:一個真正的文藝類主持人,應該是什麽樣的。不過,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靠“說話”而非靠“臉”吃飯的撒貝寧在台下花了多少功夫?

中華文化新聞網:自稱“芳心縱火犯” 主持人撒貝寧為什麽這麽紅?(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自稱“芳心縱火犯” 主持人撒貝寧為什麽這麽紅?(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