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比特幣跌穿1.8萬美元 超12萬人爆倉 馬斯克也難受了

比特幣這一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貨幣,在失守2萬美元大關後依然血流不止!

6月19日,比特幣日內兩度失守18000美元關口,最低下探17600美元,這也是2020年12月以來比特幣的最低價格。

僅從單日交易價格來看,比特幣已連續11天走低,創下了其2009年誕生以來的最長連跌紀錄。將時間線再拉長,6月初,比特幣以32000美元開局,19個交易中,比特幣僅有5個交易日出現上漲。

其他加密貨幣同樣慘烈,以太坊跌破900美元,狗狗幣、柴犬幣等知名山寨貨幣也接連吐回此前漲幅,走勢疲軟。

6月19日下午,兩次跌破18000美元後,比特幣又走出了反轉態勢。根據全球幣價網站CoinGecko數據,截至6月19日18時30分,比特幣報19718.57美元,24小時漲幅為1.8%,近7天以來跌幅為30.4%;以太坊報1055.70美元,24小時漲幅為4.6%,近7天以來跌幅為30.7%。


暴跌之下,幣圈爆倉也在加劇。據全球幣價網站Coinglass的數據,截至6月19日8時,全網加密貨幣市場共有超12.4萬人在過去24小時內被爆倉,爆倉總金額高達4.5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0.83億元。

華人首富財富蒸發近90%

馬斯克也虧錢了

據中國基金報報道,加密貨幣的熱潮使趙長鵬、山姆·班克曼·弗裏德(Sam Bankman-Fried)、邁克·諾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和其他一些數字資產持有者成為了億萬富翁。但現在他們的財富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

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從11月9日比特幣曆史高點6.9萬美元至今徘徊於2.1萬美元附近,與加密貨幣有關的七位億萬富翁總共損失了1140億美元。

名單上打頭的、損失最慘重的就是去年底以近960億美元(當時約6100億元人民幣)身家超越農夫山泉創始人鍾睒睒的4244億元人民幣,登頂華人首富的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ance)創辦人趙長鵬。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微丟視頻截圖

數據顯示,其身家已經僅剩102億美元,財富蒸發了將近89%。有網友戲稱,這是“一夜返貧”。

資料圖

虛擬貨幣的跳水也讓此前看好比特幣的特斯拉很“受傷”。

根據追蹤全球擁有比特幣企業的公司比特幣國債的數據,特斯拉目前擁有43200個代幣,在持有比特幣最多的企業中排名第二。領先的是MicroStrategy。

以本周六每枚約19000美元的價格計算,馬斯克的特斯拉擁有的比特幣價值已不到9億美元。與2021年初花費15億美元購買相比,特斯拉的相關投資損失可能已達逾6億美元。

特斯拉此前曾表示,投資比特幣的目的是讓流動性來源多樣化,讓資產配置更加靈活,而馬斯克也曾多次為比特幣、狗狗幣等虛擬貨幣站台宣傳。在特斯拉買入比特幣的最開始幾個月,由於比特幣價格的一路走高,特斯拉並未虧損,反而還賺了不少錢,尤其是在去年11月10日比特幣觸及69044.77美元的曆史高點時,特斯拉更是賺得盆滿缽滿。

此前,特斯拉在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到2021年底,它將持有價值19.9億美元的比特幣。

在公司持有比特幣期間,該代幣持續大幅波動,2021年5月達到66000美元,2021年7月下跌28000美元,2021年11月達到68000美元的曆史新高。

去年購買比特幣後,埃隆馬斯克表示,特斯拉將讓客戶使用加密貨幣購買汽車。

然而,到了年中,由於擔心比特幣開采對環境產生負麵影響,導致氣候變化,他撤回了聲明。然後他透露了如果礦工使用清潔能源開采,特斯拉仍然可以接受的可能性。

幣圈風波不斷

用戶信心明顯不足

比特幣在5月份的大部分時間都在3萬美元關口附近交易,但在6月份,隨著全球新的通脹衝擊和對美聯儲加息的擔憂升溫,比特幣價格大幅下跌。投資者一直在拋售被視為高風險的資產,比如加密貨幣和科技股。

而令一切雪上加霜的是,也正是在此時,去中心化金融(DeFi)平台的流動性危機開始傳導至整個加密市場。越來越多的加密公司開始感受到了被稱為“加密市場冬天”的痛苦。

過去一周,許多幣圈投資者忽然發現,他們正身處於一片每踏一步就可能遭遇“滅頂之災”的雷區之中。上個月,算法穩定幣崩盤引發luna幣跳水式暴跌隻是一切災厄的開始——從本周初百億規模加密借貸平台Celsius暫停提款、交易和轉賬,到周末前加密貨幣對衝基金三箭資本(Three
Arrows Capital)考慮出售資產並製定救助方案,加密貨幣貸款機構貝寶金融也突然宣布凍結所有賬戶提款……

一名資深區塊鏈研究員向北京商報記者分析,虛擬貨幣由高杠杆所維持的繁榮,因luna崩盤和三箭資本等“黑天鵝”事件而破滅,加上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全球多國央行持續加息,導致加密貨幣市場現在已經缺乏足夠流動性,市場共識亟需重建。

“主要問題還是流動性匱乏,因為以太坊的暴跌導致很多維持高杠杆的defi項目都麵臨清算危機,用戶信心也明顯不足。”上述資深區塊鏈研究員表示。

而對於比特幣在失守20000美元大關下的後市目標,根據財聯社報道,“債王”岡拉克在周三一次采訪中曾警告,比特幣的暴跌可能還未結束。

“看起來它(比特幣)要被清算了。所以我在2萬美元或2.1萬美元仍不看好比特幣。如果跌至1萬美元,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岡拉克表示,“加密貨幣的走勢顯然並不樂觀。”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王鵬分析:“綜合比特幣交易特性和無實際價值支撐等特點,一旦出現影響幣價走勢的負麵因素,市場情緒明顯比較悲觀,便容易發生’踩踏事故’,引發進一步的暴跌,因此加密貨幣近期走勢也在預期之中。”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陳佳則直言,從曆史經驗來看,加密資產雖然號稱電子黃金,卻沒有真實黃金的貨幣職能,短期內很難解決加密資產的核心痛點。

當然,目前也有一些試圖幫助市場恢複鎮定的幣圈大佬們依然相信,投資者無需對於比特幣的暴跌太過擔心。他們認為,階段性下跌是理所當然的,加密技術的熊市與股票的熊市不同:低點更極端,但高點也更極端。

無論為何,本周這個令幣圈聞風喪膽的“絕望周末”,絕不會是本輪“加密寒冬”故事的終點,未來走勢仍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