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兩黨議員:可部分削減對華關稅 但不宜全麵取消

拜登政府官員稱,行政部門正全麵審視對中國的關稅政策,作為一種方式來緩解目前美國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不過,行政部門尚未針對中國關稅政策宣布最後決定。國會兩黨議員紛紛表示,不讚成全麵取消對中國商品的關稅,但在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情況下,可以考慮取消部分無關國家安全的商品關稅。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星期天(6月19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拜登總統正審視對中國的關稅措施,因為前總統特朗普政府時期征收的一些關稅“沒有達到戰略目的,會增加消費者成本”。

耶倫補充說,拜登政府正考慮取消部分2018年和2019年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施加的關稅,以緩解居高不下的通脹水平。

不過,耶倫並未指明將取消哪些品項的關稅,也拒絕說明行政部門是否已經做出最後決定。

國會兩黨議員一直密切關注拜登政府是否對中國的關稅政策進行調整。議員們大多表示不讚成全麵取消對中國的關稅。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來自新澤西州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告訴美國之音,他了解拜登政府正考慮調整對中國的關稅政策,但兩黨議員都對全麵取消中國進口商品關稅有“相當嚴重的擔憂”。

“我不同意(全麵取消對中國關稅),”梅嫩德斯說,“我總體認為中國持續以違反國際秩序的方式在行事,我們應該維持對他們的關稅,特別是當他們違反貿易問題、濫用並製造困難的貿易壁壘等。”

在被問到支持哪些領域關稅可以取消時,梅嫩德斯表示他還沒有仔細了解各類關稅的細節,僅強調“那些對美國人傷害比對中國人傷害更大的關稅”是他關注的重點。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貝拉(Rep. Ami Bera,
D-CA)說,據他所知,拜登政府內部已經就中國商品關稅問題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評估和討論。

貝拉說,他認為行政部門應該以美國競爭力的角度來看待關稅的問題,確保美國公司和產業不會處於劣勢。

“我們必須確保仔細審視一些對美國公司不利的中國經濟手段,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是從這樣的背景下來看待有關問題,”貝拉對美國之音說,“如果是公平且公開的競爭,我認為我們的公司會表現得非常好,但通常在與中國的貿易往來中,這是一條單行道。”

眾議院外委會成員、來自肯塔基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巴爾(Rep. Andy Barr,
R-KY)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表示,他主張與中國必須展開漸進式的部分經濟脫鉤,他也不認為美國應該全麵取消對中國的關稅。

“不,我不認為(應該全部取消),在我們對中國共產黨的關稅政策方麵,他們沒有贏得任何可以寬大處理的空間,”巴爾進一步強調,“我們現在正在進行且需要持續進行的脫鉤政策應該是具戰略性的,應該是要有重點的。”

“全麵脫鉤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實際上會削弱美國的競爭力,”巴爾說。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這個月初在一場公開活動中表示,“對拜登政府來說,真正重要的是為我們如何全麵管理(美中貿易)關係帶來一種深思熟慮的、戰略性的審慎方法”,暗示了她並不支持美國直接取消中國關稅,擔憂此舉可能降低美國在與中國談判時的籌碼。

戴琪的說法凸顯了拜登政府在如何處理中國關稅的意見上存在分歧。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財政部長耶倫此前都曾透露過傾向於取消部分對華商品關稅以解決美國高漲的通膨壓力。

巴爾眾議員表示,他認為主要考量應該應該取決於哪些中國商品對美國國家安全產生威脅以及是否符合美國的價值觀。

“顯然,在某些涉及國家安全、人權、軍民兩用技術、人工智能、半導體等戰略領域,我們必須非常非常堅定避免(與中國)有任何交易,”巴爾說,“我們需要一個嚴格的多邊出口管製製度,這樣即使我們停止向中國出口關鍵技術,我們的盟友也會這樣做。如此一來,中國不會隻有在規避我們的出口管製製度。”

拜登總統星期六表示,他計劃很快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他同時在考慮是否解除特朗普時期對中國商品征收的某些關稅,希望借此應對美國目前棘手的通貨膨脹問題。

為了緩解美國當前的通脹問題,拜登政府正積極采取措施。美聯儲上個星期決定將進行30年來最大幅度的一次加息。美國汽油價格創下曆史新高,約為每加侖5美元(3.8升),比一年前上漲了48%以上。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米克斯(Rep. Gregory Meeks,
D-NY)說,他支持美中展開對話,他也認為適當調整對中國商品的進口關稅對美國經濟是有利的,但必須謹慎考慮具體做法。

“我認為應該要進行對話,這樣我們才能緩解(通膨造成的)痛苦,”米克斯對美國之音說,“但同時我們也必須考量另一方麵,確保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釋放錯誤、完全錯誤的信號。”

“我希望對話將討論取消部分的關稅,但我們希望確保在烏克蘭發生的事情上,中國不是俄羅斯的同謀,”米克斯說。

米克斯還強調,當談到全球供應鏈時,中國對美國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但“這不代表我們將忽略其它一些中國正在做的事情,那些事情也必須要解決。”

眾議院外委會亞太小組首席共和黨成員、來自俄亥俄州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夏伯特(Rep. Steve Chabot,
R-OH)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能在關稅問題上與國會進行更多協商和討論。

“我認為,歸根結底,行政部門應該要決定的是,什麽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美國公司,以及最重要的,美國就業機會,”夏伯特說,“我也希望看到行政部門與國會合作,這樣他們不僅能從國務院,也能從參眾兩院的議員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