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巴菲特的午餐:為什麽中國人這麽愛吃?

受疫情影響暫停了兩年的 ” 巴菲特午餐 “,近日終於重新開張。

當地時間 6 月 12 日,2022 年的巴菲特午餐在 eBay 開拍,持續五日,於 6 月 17 日結束,起拍價為 2.5
萬美元。

各方勢力都對此次拍賣的最終成交價寄予厚望,畢竟巴菲特此前已經明確表示,2022 年是最後一屆慈善午餐拍賣活動。

作為 ” 巴菲特午餐 ” 的壓台戲,理應有一個盛大的落幕。

經過 5 位競拍者 5 天 43 輪的同台競 ” 錢包 “,這個數字最終定格在 19000100 美元,約合 1.28
億人民幣,為曆年成交價之最。

” 巴菲特午餐 ” 最終以 1900 萬美元成交

有意思的是,eBay 網站顯示,中標者化名為 “w***s”(網站對競標者統一進行隱私保護),較對手
“j***9” 剛好多出 100 美元。

這 ” 朝聖 ” 的最後一程,不負眾望地攀上了最高峰。

一頓飯,一次 ” 朝聖 “

” 股神 ” 巴菲特的名號無人不知。

1942 年 3 月,年僅十二歲的巴菲特購入 3 股城市服務優先股,開啟了他在股市的探索之路。如今 80
年過去了,全球金融市場起起伏伏,無數人躊躇滿誌地來,最後灰心喪氣地走——但巴菲特是一棵當之無愧的常青樹。

由他掌舵的伯克希爾 · 哈撒韋公司,在疫情之前的 55 年間(1964 年至 2018 年)總收益增長超 2.47
萬倍;根據《福布斯》雜誌提供的數據,截至 6 月 18 日,巴菲特的淨資產約為 934 億美元,全球排名仍然高居第七。

這樣的身家和經曆,使得 ” 巴菲特 ” 這個名字本身就價值連城。顯然,他們意識到了這份價值,並且致力於最大化其效應。

慈善午餐拍賣的設想,來源於巴菲特的首任妻子,蘇珊 · 巴菲特。

1954 年,蘇珊 · 巴菲特抱著 11 個月大的女兒

蘇珊十分熱衷於慈善事業,為了表示對妻子的支持,巴菲特曾拿出一個用了多年的舊錢包以拍賣,最終拍出 21 萬美元的高價。

拍物不夠有意思,莫說是一個錢包,任何物質在巴菲特眼裏大概都不算什麽。

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時間才是最珍貴的。

於是拍賣對象升級了——巴菲特一頓飯時間的陪伴。

中標者可與巴菲特共進一頓午餐,地點為紐約曼哈頓的 Smith & Wollensky
牛排館。拍賣所得將悉數捐給位於舊金山的慈善機構葛萊德基金會,用於幫助當地的窮人和無家可歸者。

Smith & Wollensky 牛排館位於紐約的創始店

午餐拍賣始於 2000 年,最初僅限於現場拍賣,競爭者範圍有限,成交價也還算 ” 正常 “,” 隻 ” 需要 2.5
萬美元。

2003 年,巴菲特建議將拍賣搬到 eBay
網站上,麵向全球的競爭者。此舉可謂是立竿見影,投標者出價水漲船高,當年的成交價直接飆升到了 25 萬美元。

2004 年,蘇珊離世,巴菲特 2006 年再婚,不過午餐拍賣依舊延續。

中國人也 ” 朝聖 “

” 巴菲特午餐 ” 誕生以來,曾有四位中國人在一年一次的角逐中笑到最後。

2006 年,時任步步高電子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段永平,以 62.01
萬美元高價拍到巴菲特午餐,成為了第一個吃到這頓昂貴午餐的中國人。

段永平曾經表示,參與拍賣是為了投資偶像表達敬意:”
這不是一單生意,我不是想向他請教什麽,他也沒有什麽秘密要告訴我。他能夠告訴我們的,都已經在公開場合告訴我們了。我和他在一起吃個飯,可以對他的投資理念更關注,以後可以少犯些錯誤。”

段永平和巴菲特

按照規定,中標者可以攜帶 7 位陪同者。

赴約的時候,或許是出於對校友的照顧,他帶上了當時還是無名之輩的黃崢。

段永平本就是個眼光毒辣的投資者。2001 年底,他以 1 美元價格買進網易股票,不到三年,網易股價飆升到了 70
美元。因為這次投資,段永平收獲了 ” 中國段菲特 ” 的稱號。

陪他一起赴宴的黃崢也不遑多讓。2007 年,黃崢從穀歌離職,選擇自己創業。

2015 年,他創立了拚好貨,次年該公司宣布與拚多多合並。

拚多多無與倫比的成功無需贅述,這讓黃崢在 41 歲時就賺到了 4500 億人民幣,一躍成為中國第三大富豪。

不過他是個相對低調的人,巔峰時期選擇隱退,還捐了 1000 億給慈善基金會。

黃崢和巴菲特

2008 年,段永平的朋友——基金經理趙丹陽拍得了午餐資格。

” 巴菲特效應 ” 再一次產生了巨大作用。

在午餐時,趙丹陽向巴菲特推薦了一支名為物美商業的香港股票。雖然巴菲特隻是禮貌表示會適當關注。但在這頓午餐後,這隻股票連續四個交易日漲幅近
24%。

趙丹陽絕對是最務實的一位競標者,用了不到一周的時間,竟然把午餐錢賺回來了。

趙丹陽和巴菲特

不過後遺症也是有的。在此之前,巴菲特隻是不喜 ” 餐友 ”
打聽自己的投資計劃;在這之後,在這頓飯的餐桌上,聊股票都成為了禁忌。

2015 年,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成為了第三個拍到巴菲特慈善午餐的中國人,當時天神娛樂剛上市不久。

俗話說得好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在與巴菲特一起進餐時,朱曄的確沒有談到股票,但卻向巴菲特介紹了自己的公司——我抒發抒發自己的雄心壯誌,這總允許吧?

結果就是,這頓飯後,天神娛樂的股價從 66 元一路漲至最高峰的 125.20 元,漲幅高達 90%。

這也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可謂 “嘴上都是偶像,心裏都是生意” ——巴菲特用 ” 巴菲特 ”
做慈善,配合他做慈善的人倒是棋高一著,學會了用 ” 巴菲特 ” 做生意。

朱曄和巴菲特

光環隻能帶來一時的繁榮,正如天神娛樂本身的發展軌跡,耀眼過,又很快隕落。

天神娛樂市值最高時達 350 億,但在 2018 年之後,公司就接連出現了債務違約和巨額虧損等財務問題。同年 5
月,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朱曄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2019 年,因公司涉嫌信披違規,朱曄與天神娛樂一同收到大連證監局出具的警示函,公司被立案調查。

天神娛樂從此退出了資本市場,朱曄也從此隱退,逐漸銷聲匿跡。

從孫宇晨看午餐之實質

客觀評價,無論是段永平、趙丹陽亦或是朱曄,花重金跟巴菲特吃這一頓飯,都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作為最出名的中國競標者,孫宇晨就沒這樣的好運了。

孫宇晨

2019 年 6 月,波場 Tron(一套區塊鏈去中心化應用操作係統)創始人孫宇晨砸了近 457 萬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資格,比
2018 年的成交價 330 萬美元直接暴漲 120 萬。

然而成交之後,孫宇晨突然宣布,要因身體原因取消與巴菲特的會麵。

巴菲特竟然也會被放鴿子?媒體聞風而動,一時間關於孫宇晨涉嫌非法集資、洗錢的傳聞甚囂塵上,以至於他本人不得不公開發布微博辟謠。

好事多磨,最終這頓晚餐被延期到 2020 年 1 月。

這回也不吃牛排了,孫宇晨在社交媒體上公布,他和巴菲特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的一個私人鄉村俱樂部共進晚餐。

一同共進晚餐的還有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eToro CEO Yoni Assia、幣安慈善基金會負責人 Helen Hai 和火幣
CFO Chris Lee

據孫宇晨透露,他送給了巴菲特兩部三星 Galaxy Fold 折疊屏手機,內置 1
枚比特幣,以及代表巴菲特出生年月日的 1930830 枚波場幣。

孫宇晨本就是幣圈人士,這些舉動,難免有些司馬懿之心了。

巴菲特看破不說破,但也不合作。

在午餐過程中,孫宇晨告訴巴菲特,比特幣將是下一代人的通用貨幣,巴菲特則笑著回應:”
我確信我的孫子更願意用美元繼承我的財富。”

後來更是表示,他已經把孫宇晨贈送的內含比特幣和波場幣的手機,都一並捐給了格萊德基金會。

巴菲特對比特幣的排斥直到如今也沒有改變,在 2022 年的股東大會上,他仍然公開抨擊比特幣,稱 ” 比特幣不是有生產力的資產
“,” 很多人參與這場賭博的遊戲 “。

用一句網絡流行語上概括,孫宇晨 ” 究竟是錯付了 “。

但從他和巴菲特的這頓午餐中,我們可以窺見一些 ” 偶像 “” 朝聖 ” 背後的東西。

盡管趙丹陽和朱曄某種意義上也算利用了這頓午餐,但一來不如孫宇晨這般明晃晃,二來,他倆的利用還停留在對 ” 巴菲特 ”
光環的簡單沾光,而孫宇晨則更進一步。

巴菲特是最公開反對虛擬貨幣的資本大佬,孫宇晨不可能不知道,卻還斥巨資拍下這頓午餐。12 小時內連發 7
條微博,孫宇晨表示,這頓午餐的目的是 ” 給主流社會科普區塊鏈的價值與合理用例 “。

” 與巴菲特共進午宴,將是一個謀求互相理解和成長的機會。”
他試圖讓公眾相信,他這頓午餐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轉變這位投資家對虛擬數字貨幣的反感情緒,進而造福整個虛擬貨幣和區塊鏈產業。

當然不可能成功。

但不成功也無所謂,且不說消息甫放出去孫宇晨的波場幣價就上漲了 6%,” 第一個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 90 後
“,就足夠孫宇晨營銷自己和比特幣了。

巴菲特不是他的偶像,是他撬動資本市場的支點。

細細分析二十二年來成交價的走勢,特別是 2008 年(從 65 萬美元到 211 萬美元)和 2022 年(從 456 萬美元到
1900 萬美元),這兩個時間點一目了然的突兀。

曆年巴菲特慈善午餐中標詳情(圖為網上來源,若侵權即刪除)

2008 年爆發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現如今全球經濟下行趨勢同樣明顯。似乎經濟形勢越是不好,巴菲特的午餐就越是值錢。

也許正是因為,本質上這些坐擁巨額財富的競標者們,都把巴菲特當成了自己周旋於金融市場的潛在跳板或救命稻草。泡沫一觸即碎,總要選擇一個足夠堅挺的神話來樹立信心。

然而,股神的傳說畢竟不可複製。資本的大手也不會因為一頓午餐,就把對巴菲特的眷顧一視同仁地分發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