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拜登和特朗普都不行,美版趙匡胤要做下一屆總統?

核心提要:

1.
“有沒有和特朗普一樣不顧慣例敢想敢幹,又沒有私德汙點的候選人?”佛羅裏達州州長德桑蒂斯滿足了共和黨選民的全部幻想。意大利裔,出身草根,他卻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學習碾壓同齡人、曾帶領家鄉青少年棒球隊打入全國決賽。他先被耶魯大學曆史係錄取,後拿到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此外,他還加入美軍赴伊拉克前線作戰,獲勳眾多。喜歡冒險的他很快從政,憑借種種“開掛”的條件和特朗普加持,在2018年當上了美國最大搖擺州佛羅裏達的州長,但39歲的他野心並不止於此。

2.
當前特朗普以其強大的背書能力成為共和黨的“造王者”,不甘被奪權的共和黨人,捧出德桑蒂斯為新的旗手。精明的他公開和拜登的防疫政策唱反調,把自己的行為與總統候選人畫上“約等號”。之後,他還迎合保守派選民,向“同性戀”和“非法移民”開戰,各路媒體紛紛把他放上頭條給予充足的曝光。此外,為了洗去自己身上的“局內人”色彩,德桑蒂斯以強悍手腕取消了迪士尼維持半世紀之久的特權,打掉了既得利益的“建製派”,成功塑造了自己的“局外人”的形象。

3.
在通脹等幾重打擊之下,拜登連任希望渺茫。想卷土重來的特朗普遭到了民主黨全力阻擊。而德桑蒂斯有望坐收漁翁之利:如果特朗普不行,他自然成為2024年頭號總統候選人。即使傷痕累累的特朗普還行,也必須拉攏德桑蒂斯的力量。身為共和黨的“白衣騎士”,當下德桑蒂斯當前也獲得了包括福克斯電視台頭號主持人和商業大亨馬斯克的支持,或將取得更大跨越。

作者丨《鳳凰大參考》特約作者 美第奇效應

美國佛羅裏達州州長德桑蒂斯

完美替代品

美國的保守派選民們,在過去幾年中的政治生活,如同坐了一個超長的過山車。他們感受過最瘋狂的勝利:五個保守派最高法院的法官,最大規模的減稅,大範圍的監管放鬆以及一個跟“政治正確”戰鬥到底的總統;他們也感受過最沮喪的失敗:輸掉了自認十拿九穩的大選,原本以“愛國”為旗幟的保守派,在一月六號的暴亂當中,被美國社會貼上“叛國”的標簽。

很多共和黨選民不禁遐想,如果有一個跟特朗普一樣,敢想敢幹,不顧“慣例”,跟左派鬥爭到底,但又不像特朗普一樣,逃兵役,換老婆/女友如換衣服,三天兩頭上娛樂頭條的“正派人”,該有多好。

共和黨選民的願望,可能很快就能實現了。佛羅裏達州長,羅納德·狄昂·德桑蒂斯(Ronald Dion
DeSantis)也許就是保守派民眾的那個白衣騎士。

耶魯哈佛雙料學霸,能文能武兩麵全才

這張1991年的照片中,德桑蒂斯(左)與但尼丁小聯盟隊(Dunedin Little League)的隊員笑得正開心
圖/Tampa Bay Times

德桑蒂斯這人頗為傳奇。他出身草根,是意大利裔的新移民,祖上1904年才來到美國,母親是一名護士,父親是尼爾森電視盒(調查收視率用的連在電視上的盒子)的安裝工。出身藍領家庭的德桑蒂斯並沒有被原生家庭較低的社會階層所限製,從小就展現出超出常人的能力。作為“別人家的孩子”的典型,德桑蒂斯屬於身體又好又學霸的全能類型。德桑蒂斯是棒球好手,在13歲的時候,帶領家鄉青少年棒球隊,打入了1991年棒球小聯盟大決賽。同時學習又碾壓同齡人,1997年被耶魯曆史係錄取。作為耶魯棒球隊的隊長,他的0.336的擊球率是全隊最高。

以magna cum
laude(優異學業成績)畢業的德桑蒂斯,畢業之後先當了一年曆史老師,之後考入美國最顯赫的哈佛大學法學院,並在2005年拿到法學博士學位。

2007年,德桑蒂斯被派往伊拉克,擔任西部特種作戰特遣部隊海豹突擊隊指揮官的法律顧問;2008年4月回到美國後,他重新加入海軍
圖 / Tampa Bay Times

學霸之外,德桑蒂斯的武德也頗為突出。在法學院第二年,德桑蒂斯就加入了美國海軍,成為海軍的一名軍官(類似於國內的國防生)。畢業之後他成為美國海軍一名軍事法庭檢察官,負責關塔那摩恐怖分子的檢控工作。覺得待在後方不過癮的德桑蒂斯,在當了兩年軍事檢察官之後,加入了海豹突擊隊,並赴伊拉克參戰,部署在最危險的費盧傑前線。到2010年退役的時候,德桑蒂斯已經官至海軍中校,榮獲銅星勳章、海軍及陸戰隊表彰勳章、全球反恐勳章和伊拉克戰役勳章等。

退伍轉業之後,德桑蒂斯被美國司法部任命為佛羅裏達中區檢察長,但是平淡的司法工作顯然沒法滿足喜歡冒險的德桑蒂斯的胃口。幹了兩年檢察長之後,德桑蒂斯毅然辭職從政,並成功當選佛羅裏達州眾議員。

2019年11月,德桑蒂斯在奧蘭多當選佛羅裏達州州長 圖/WJCT News

1米9的大高個加上俊朗的外形(美國人對高個子尤其熱衷,總統競選中基本都是個子高的取勝),參加伊拉克戰爭的海豹突擊隊功勳老兵,哈佛耶魯雙料學霸,德桑蒂斯這種開掛的硬件條件,簡直就是共和黨選民的“夢中政客”。

果不其然,從政之後德桑蒂斯就坐上火箭,2018年,年僅39歲的他就當上了美國最大紫色州佛羅裏達(民主黨的主題色是藍色,共和黨主題色是紅色,如果一個州在民主共和兩黨中間搖擺州,就是紫色州,這些州也是總統競選的關鍵州)的州長。

德桑蒂斯的野心顯然不止如此。

德桑蒂斯一家 圖 /The Guardian

特朗普的反撲和德桑蒂斯的機會

在1月6日暴亂之後,很多共和黨人認為,被特朗普“惡意收購”的共和黨,終於可以擺脫這個真人秀明星的掌控了。在卸任之後不久,特朗普的確退隱佛州豪宅,似乎要當“富家翁”不再參與政治。但是共和黨人的盤算,並沒有維持多久。隨著拜登支持率的不斷走低,特朗普從蟄伏中又“蘇醒過來”,開始重新招兵買馬,打算卷土重來。

特朗普在俄亥俄州支持萬斯的競選 圖 /Getty

以為特朗普已經過氣了的共和黨人驚恐的發現,雖然經過幾乎是“叛亂”的國會山事件,共和黨選民依然對特朗普無比忠誠。一個數字體現了特朗普對共和黨選民的絕對號召力,在今年6月中之前,特朗普一共背書支持了119名共和黨初選的競選人,其中111人擊敗他們黨內的對手,取得了勝利。

特朗普支持的候選人戰績情況 圖 /ballotpedia.org

其中最誇張的是一名叫做萬斯的候選人。這個人是俄亥俄州共和黨初選7名候選人中排名靠後的一個,他本人是個草根出身的知識精英,曾經根據個人奮鬥經曆寫過一本小書叫做《鄉下人的悲歌》,描寫了美國階級固化,底層人無法出頭的窘境。這種人對特朗普當然是不屑一顧,經常上電視寫專欄抨擊特朗普。然而為了勝選,他今年向特朗普低頭,“改過自新”。大度的特朗普也原諒了他,並發表聲明支持他。結果這麽一個排名靠後的候選人,在獲得特朗普支持之下,馬上就鹹魚翻身,打敗眾多黨內大佬,贏得了初選。

4月3日,特朗普密歇根州的一次集會上發表講話,身後他的支持者們戴著 MAGA ( M 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的標誌性紅帽子 圖 /C-Span.org

119比8的戰績,說明特朗普已經成為“共和黨的造王者”。隻要特朗普發一段支持聲明,阿貓阿狗都能當選議員,這是何等恐怖的控製力。共和黨幾乎可以改名“川普黨”了。

特朗普不少的狂熱支持者已經進入到美國國會之中,包括曾經鬧出兒童色情醜聞的蓋茨和“女魔頭”瑪喬麗·泰勒·格林,在國會中組成了所謂MAGA小隊,四處出擊維護特朗普,讓特朗普身為白丁,卻幾乎能夠掌控共和黨眾議院議事議程。還沒出山的特朗普的控製力已經到了如此地步,如果他重新出來參選甚至當選,共和黨內看不慣特朗普的人,還能有立錐之地嗎?

這個時候,不甘被特朗普翻盤的共和黨人,急需一個新的旗手,來對抗特朗普對共和黨的“毒化”,德桑蒂斯就成為這幫人的救命稻草。

在2022年1月20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稱讚了德桑蒂斯,並表示將繼續與他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圖 /Getty

德桑蒂斯的快速崛起,也引起了特朗普的警覺。他公開放話說,如果德桑蒂斯成為自己的初選對手,自己將像打敗其他人一樣,輕鬆打敗他,因此德桑蒂斯肯定會提前退出(drop
out)。在私底下,特朗普更是痛罵德桑蒂斯“忘恩負義”(特朗普認為正是自己的背書才讓德桑蒂斯以39歲的年紀當上佛羅裏達州長)和“性格古板無趣”。但是鑒於德桑蒂斯黨內人氣之高,特朗普也不得不有所收斂,公開表示,自己和德桑蒂斯關係很好,任何報道他倆不合的新聞都是“假新聞”。

聰明的德桑蒂斯也很明白,借助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的勢力,自己可以從州長的位置上更進一步。作為學霸的德桑蒂斯把形式看的很清楚,名校博士加功勳老兵的資曆當然碾壓花花公子逃兵役的特朗普,但是特朗普的名氣則反過來碾壓自己,因此四平八穩去搞肯定不行,必須搞大新聞,搞出位。

德桑蒂斯是這麽想的,也是這麽做的。

大新聞製造者

要製造大新聞,當然要對著共和黨選民的癢癢肉精準下手。

德桑蒂斯於2021年5月3日簽署行政命令,稱“要求接種疫苗的人繼續佩戴口罩會破壞人們對於新冠疫苗的信心” 圖 / 法新社

共和黨選民第一反對的,當然就是防疫了。所以德桑蒂斯先從防疫入手。2021年開始,德桑蒂斯就采取了一係列行動,阻止官方強製佩戴口罩的規定,甚至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禁止向強製佩戴口罩的學校提供國家資金。在一次全國轉播的新聞發布會上,他甚至抓住機會,斥責著戴口罩參加新聞發布會的一群高中生:“你們不必戴口罩,摘了吧。說實話這真的沒什麽用。我們必須停止這場’新冠騙局’。如果你們想戴口罩就戴著吧,但這太荒謬了”

德桑蒂斯此舉招致民主黨廣泛的反對,拜登甚至專門發表講話,抨擊德桑蒂斯。此舉正中德桑蒂斯下懷。跟現任總統對陣嘴炮,可不就是總統候選人的地位嗎。而且對於共和黨選民來說,拜登越痛恨的,說明德桑蒂斯幹的越好,借著拜登,德桑蒂斯收割了不少民意。

德桑蒂斯於2022年3月28日在佛羅裏達州的一所古典預科學校簽署了法案,禁止在幼兒園到三年級進行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教學 圖 /
美聯社

然後德桑蒂斯又轉戰“LGBTQ”的方向,跟同性戀“政治正確”開戰。“同性戀教育”現在是美國一個非常有爭議的話題。一方麵公立學校的教師大體上都是左派,因此積極推動在學校“同性戀教育”,另一方麵宗教人士則認為公立學校教師通過這種“同性戀宣傳”,導致了美國LGBTQ人數快速增長。反“同性戀”一石二鳥,既能獲取共和黨反“政治正確”的民意,又能得到宗教保守勢力的青睞。因此德桑蒂斯出台了一項法令,禁止幼兒園到三年級的課堂教學涉及性別認同和性取向的內容,也就是所謂“Don’t
say gay”法案(不準說同性戀法案)。

此事一出,馬上踢了馬蜂窩。全美國各種“同性戀平權”團體紛紛對德桑蒂斯口誅筆伐。大講“政治正確”的各路報章媒體,紛紛把德桑蒂斯搞上頭條,各種攻擊謾罵。甚至美國家喻戶曉的國民綜藝SNL(周六夜現場)都專門搞了一個橋段來諷刺他。進步派罵得越起勁,德桑蒂斯名氣越大,在共和黨選民心中的地位也就越高。

德桑蒂斯希望佛羅裏達州的立法機構給他8億美元,稱將非法移民遷往特拉華州 圖 /publishedreporter

德桑蒂斯最後將目標指向了共和黨選民的終極議題:移民政策。美國近年的移民增長很快,美國保守派選民對移民的抵觸情緒日漸高漲。美國精英階層也借坡下驢,把失業、犯罪等一係列社會問題栽贓給非法移民背鍋。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指非法移民和少數族裔)不會取代我們”,成為極右團體的流行口號。德桑蒂斯借著這股東風,簽署了1808法案,向“非法移民”開戰。在佛州組織了針對非法移民的特別執法力量取締非法移民,正式宣布佛羅裏達絕不是“庇護州”(指保護非法移民的州)。甚至抨擊拜登的移民政策,號稱在拜登改正移民政策之前,會把佛州的非法移民都運到拜登老家特拉華州去(這肯定是說說而已)。戲劇效果拉滿。

黨內支持有了,名氣名聲有了,現在德桑蒂斯要複刻特朗普的成功,還差最後一味關鍵的藥引子——“局外人身份”。

在2021年的美國西部保守黨峰會的與會人員民意調查中,德桑蒂斯以74.12%的得票率超過特朗普,成為保守黨內最有希望批準的2024美國總統大選候選人
圖 /mediaite.com

在美國,兩黨政治換湯不換藥這件事,已經是深入人心。美國民眾也知道,不管選藍選紅,華盛頓的政客除了名字不一樣,做的事情都一樣。如果是“局內人”或者“建製派”,不管你簡曆多好看,姿態多清廉,也很難得到那些原本不關注政治的人的關注。他們熱切地希望選一個“局外人”出來。畢竟“局外人”還沒被華盛頓的染缸所侵染,希望能給美國帶來一絲活力。特朗普正是帶著“局外人身份”,橫掃美國的。

德桑蒂斯畢竟不是特朗普那種“野路子”出道,身上的“局內人”烙印還是相當重的。很多人都將他視為共和黨內“建製派”對抗特朗普的傀儡。一旦被蓋上“建製派”的印記,那麽打敗特朗普上位的可能性也就比較渺茫了,畢竟當年傑布·布什作為布什家族的新代言人,布什總統的弟弟,“藍血中的藍血”,都沒有能夠在特朗普麵前走三個回合,德桑蒂斯這種出身卑微的人更沒機會了。

德桑蒂斯本人的確是共和黨內“建製派”的代表,隻不過他不能讓選民看出來自己的“建製派”身份,所以他要玩一票更大的,洗刷掉自己身上的“建製派”印記。

迪士尼“聖戰”

德桑蒂斯的目標落在了迪士尼身上。迪士尼在佛羅裏達那是權勢熏天。

1960年代他們跟佛羅裏達談判,以遊樂園兌換當地的特權。建立遊樂園的吸引力是如此之大,佛州立法機構同意與迪士尼合作建立了蘆葦溪改善區,這個特區是迪士尼的獨立王國。迪士尼自己征稅,可以發放債券,擁有自己的基礎設施,管理著自己的規劃和分區,製定了自己的建築法規並雇用了自己的建築檢查員,甚至還有獨立的消防局。在區內,迪士尼公司擁有與州政府同樣的權力和責任。

佛羅裏達州“Don’t say gay”法案支持者在奧蘭多的迪斯尼世界外抗議 圖 / 路透社

迪士尼深耕佛羅裏達六十年,深度綁定佛州政界。在佛羅裏達,不與迪士尼公開爭吵成為佛州政界的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膽大心細的德斯蒂斯決定拿迪士尼開刀,樹立自己的“局外人身份”。

在之前跟同性戀團體的鏖戰之中,迪士尼也不可避免地牽連其中。本來迪士尼嚴守中立,認為企業不應該幹涉政治。但是隨著進步團體的抗議和威脅抵製,迪士尼的新CEO查佩克也頂不住壓力屈服了。查佩克本人其實很反對在迪士尼動畫中參入太多的LGBT內容。但是漫天的口水也讓他支持不住。隻能發出公開信,承認錯誤,並加入抨擊德桑蒂斯“不說同性戀”法案的大軍。

德桑蒂斯抓住機會,拿著迪士尼幹涉地方法治的罪名,要把迪士尼的獨立王國特權全部取消。手腕強悍的德桑蒂斯,在短短三周之內,就走完了可能正常需要半年多的立法流程,通過州長特別立法會議的方式,推動廢除迪士尼特權的法案。迪士尼維持半個世紀的特權,半個月就被德桑蒂斯擼掉了。打掉了“建製派”護體的迪士尼,德桑蒂斯把自己“局內人”的形象一舉扭轉。

迪士尼員工於3月22日在加利福尼亞州抗議佛羅裏達州的“不要說同性戀”法案 圖/The Global And Mail

德桑蒂斯計算其實很巧妙,迪士尼看上去不可戰勝,實際上特權淩駕於地方政府,已經是天怒人怨,隻不過敢怒不敢言而已。同時,疫情之後美國大公司對政治的幹涉已經引起了很多民眾的反感(醫藥公司和強製疫苗)。借著這兩股民意,跟迪士尼開戰看上去險惡,實際上是十分安全的。

不冒風險就拿到“局外人身份”,還在本州立了威,德桑蒂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漁翁得利

在通脹、股市崩潰、外交失敗幾重打擊之下,拜登連任似乎已經毫無可能。民主黨內部已經有很多人蠢蠢欲動,準備搶班奪權。

目前看中期選舉即將大獲全勝的共和黨,也將目光落在了總統寶座上。特朗普也摩拳擦掌,想成為開創曆史的第一位連任失敗但卷土重來重新入主白宮總統。鑒於拜登支持率之低下,民主黨為了保住權位,發動全部力量攻擊特朗普。

民主黨組織的委員會正在試圖起訴特朗普

最近民主黨組織的“一月六日暴動調查委員會”發起聲勢浩大的調查,不但很多聽證內容電視直播,還公布了大批之前沒有公布的圖像和證據,想要造成一種鐵證如山的態勢。紐約時報甚至發了一篇評論,說這麽多證據麵前,美國總檢察長梅裏克·加蘭應當以刑事犯罪起訴特朗普。

就在特朗普和民主黨近戰纏鬥,互潑髒水的同時,已經萬事俱備的德桑蒂斯正在蓄勢待發。如果特朗普倒台,他自然是第一順位的頭號總統候選人熱門;如果特朗普沒有倒台,民主黨的瘋狂攻擊,也給德桑蒂斯跟特朗普決鬥提供了很多“炮彈”。退一萬步說,就算特朗普在民主黨瘋狂攻擊之下,仍然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德桑蒂斯作為“黨內建製派”,也是特朗普必須拉攏的對象,到時候可以待價而沽,成為特朗普副總統,等到28年特朗普屆滿,接班上任也是選項。

在Twitter上,馬斯克表示支持德桑蒂斯

美國保守派電視台福克斯新聞的頭牌主持人,勞拉·英格漢姆最近在黃金時段直播了長達一小時的市民大會(一種模擬市民在市政廳議政提問形式的政論對話)。對特朗普無比忠誠的福克斯新聞,這種大會的主座一般都是留給特朗普的。然而勞拉選擇市民大會的主題人則選擇了德桑蒂斯,共和黨內的氣氛可見一斑。連幾個星期前,首次宣布從民主黨轉投共和黨的埃隆馬斯克,都發帖說明,自己支持德桑蒂斯競選總統。畢竟具有特朗普的敢想敢幹,製造大新聞的能力,又沒有特朗普的私德有欠的缺點,德桑蒂斯的確像是特朗普完美的替代品。

美國《新聞周刊》雜誌6月3日號以德桑蒂斯為封麵,配文《這位佛羅裏達州州長想要擊敗特朗普入主白宮》 圖/Newsweek

德桑蒂斯以草根出身的意大利移民之後,以自己的過人才幹和膽識,在短短十幾年時間裏,完成了階級的跨越,成為呼風喚雨的一方大員,在美國這樣一個注重“藍血”的社會裏,殊為難得。但對文武雙全的德桑蒂斯來說,也許更大的跨越才剛剛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