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西醫之爭,從一開始就錯了

中西醫之爭隻是 20 世紀中國所染上的思想病灶的一個小切麵。

冰川思想庫研究員丨陳季冰

世界上有很多爭執,爭的其實不是事實本身,而是關於相同事實的不同定義和概念。因此,世界上有很多混亂和災難本不應存在,是含混不清的錯誤定義和概念名稱造成的。

儒家的聖人孔子對此洞若觀火,所以他才會如此強調 ” 必也正名乎?” 因為 ”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 ……”

而理論更為複雜、思辨更為精深的佛學,比儒學更加重視所謂 ” 名相 ” 與 ” 實有 ” 之間的關係。

01

人們常說,當代中國輿論場裏有幾個常辯常新的焦點議題。稍一觸到它們,就難免不引發一場白熱化的口水戰。

” 中西醫之爭 ” 就是輿論場 ” 火藥桶 ” 之一。在我看來,它就是對 ”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 的古老箴言的最好注釋。

晚清以降,由於受到西方文明排山倒海而來的衝擊和挑戰,大多數中國人的思維中漸漸被植入了一種 ” 古 / 今 – 中 / 西 ”
的二元對立模式。人們無論看待政治與社會,或者文化與學術,都習慣於取這樣的二元化視角,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日益根深蒂固。這與千年以來習慣於
” 中庸之道 ” 的傳統中國思維是格格不入的。

▲ ” 中 “” 西 ” 不同風格的學者(圖 / 視頻截圖)

僅僅是二元思維,就已經給這個世界造成了巨大的麻煩。中國現代的思維病灶還不止於柏拉圖式的二元論,” 古今中西之辯 ”
還混淆了兩對性質截然不同的二元對立關係。

古與今,或曰傳統與現代,是一對時間關係。不惟中國有古今,西方也有古今。所謂 ” 現代 ” 或
” 現代性 “,就是西方發明的一個概念,用來同文藝複興、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之前的 ” 古代 ” 作一劃清。

而中與西,或曰東方與西方,是一對空間關係。它本來應當用以表示地球上不同地區之間的相互關係及不同特征。

不知怎的,在許多中國人的思維中,這兩對分屬於時空的不同關係竟然經常奇怪地合為一體。在他們的認知世界裏,” 中 ” 等於 ”
古(傳統)”,” 西 ” 就是 ” 今(現代)”,而且仿佛這是天經地義。

這樣一來,” 中國的 ” 與 ” 西方的 “,不論政治還是文化,原本分屬於不同空間的兩種不同存在,就被偷梁換柱地塞進了 ”
古與今 “、” 傳統與 ” 現代 ” 的線性關係中。

這並非無心之舉,而是曆史進步主義和曆史決定論者的傑作。對於他們來說,” 古 ” 與 ” 傳統
” 就是惡,” 今 ” 與 ” 現代 ” 即是善。這是毋庸置疑的。既然西方 ” 進步 ” 而中國 ” 落後 “,那麽 ” 西方的 ”
自然就等於 ” 現代的 “,” 中國的 ” 自然就等於 ” 古代的 “。

並且,在他們的線性史觀中,不管是哪裏的人和社會,人類曆史都必然遵循相同的 ” 進步規律
“。而在這條曆史進步的曲線上,中國目前是落在了西方身後的某個階段。或者說得更簡潔明了一些,今天的中國就是昨天或前天的西方!如此,”
古今 ” 關係與 ” 中西 ” 關係的確就是同一回事。

這是中國進入近現代曆史以後思想領域的大多數問題的症結所在,過往那些 ” 科學與玄學 “、” 激進與保守 “、” 西化與國粹 ”
之爭,實皆是 ” 古今中西之辯 ” 的混亂敘事之表達。它必然而且已經深刻地影響了政治現實與社會生活。

不過,伴隨著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和中國實力的顯著回升,這一 ” 中國現代啟蒙敘事 ”
正在遭遇日益強勁的挑戰。我認為,對它的反思和批判不但是十分必要的,而且已經太晚。

02

然而,” 中西醫之爭 ” 遵循的卻是反向的轉換,即將 ” 古(傳統)” 與 ” 今(現代)” 的時間關係轉換為 ” 中 ” 與
” 西 ” 的空間關係。我目力所及,這樣的例子是相當罕見的。

我認為,所謂 ” 西醫 “,正確的名稱應該是 ” 現代醫學科學 “;而所謂 ” 中醫 “,正確的名稱應該是 ” 中國傳統醫療技藝
“。

二者之間應該是時間上的 ” 古今 ” 關係,但一旦稱之為 ” 中醫 ” 和 ” 西醫 “,就將 ” 傳統與現代 ”
的線性關係轉換成了非線性的空間關係,許多意氣之爭由此而起。

圖 / 圖蟲創意

如果按大的類別來劃分,醫學本質上是一種自然科學。受過現代教育的人應該都很明白,自然科學是普適性的,並不存在 ” 民族特色
“。

當然,醫學不同於數學、物理這類純粹的理論科學,它是典型的應用學科,有些類似於我大學本科時代學的工程學科。無論打隧道、造橋、修路、供熱與通風,還是治病,都需要視對象的實際情況而拿出最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這意味著工程師和醫生的經驗和靈活性是極為重要的,並且,不管是造一棟大樓還是治療一種疾病,方案都可能有許多種,其背後的機理甚至完全不同。最終選擇哪一種,要取決於對象的客觀條件及主觀訴求,還有成本、收益及潛在的負麵效應之間的權衡
…… 但支撐所有這一切經驗和方法的,是一套基礎自然科學理論,即數學、物理、化學或生物學、人體生理學等等。

這些基礎理論無疑是普適的,不會因為對象是中國還是西方、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而有所不同。

與中國一樣,西方也有我所謂的 ” 傳統醫療技藝 “。也如同我們這裏的 ” 中醫粉 ”
一樣,至今對它深信不疑的西方人也為數不少。

我有一個澳大利亞朋友,有一次談起上一輩人的觀念時向我大歎苦經。幾年前他父親得了癌症,堅決不肯去醫院動手術,而是買了一大堆的草藥,還在家裏做冥想之類。

他父親深信,這些比醫院裏的大夫開出的藥方和治療手段更有效。

英文裏有個短語,叫做 alternative medicine,漢語一般翻譯成 ” 另類療法 ” 或 ” 替代療法
“,指的就是這種正規的現代醫學之外的經驗性治療手段。據說大名鼎鼎的史蒂夫 · 喬布斯當年就萬分虔誠地信這個,難道這不也是 ” 西方的
” 醫療手段嗎?不也應該是所謂 ” 西醫 ” 的一部分嗎?

圖 / 圖蟲創意

因 ” 名不正 “、” 言不順 ” 而導致的 ” 事不成 “、” 禮樂不興 ” 和 ” 民無所措手足 “,莫大於此!

我們還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把祖衝之的發現稱為 ” 中國算學 “,把愛因斯坦的理論稱為 ” 西方格物學 “……
那將會引起多少熱血沸騰的混亂和紛爭!

03

我遇到過很多 ” 中醫粉
“,還遇到過更多激烈抨擊中醫的人。遺憾的是,我從他們的言說中聽出來的基本思維和邏輯,仍逃不出已經爭論了一百多年的 ” 古今中西之辯 ”
的窠臼。

在知識界,許多 ” 保守主義者 ”
拚了命地維護中醫,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認為中國傳統醫療技藝有多麽高的有效性,而是因為他們認為,維護中醫就是維護他們心目中的 ” 傳統文化
“;而更多知識分子竭力貶低嘲笑中醫,本質上也不是在關心中醫的科學性和有效性問題,他們無非是為了拿這個來宣示他們的曆史進步主義意識形態。

事實上,中西醫之爭隻是 20 世紀中國所染上的思想病灶的一個小切麵。在已經進入 ” 後啟蒙時代

的今天,我們的確有必要好好清理一下已經影響和誤導了我們一個多世紀的這種思維模式。而這一切的基礎就是重新梳理和擺正下述三對關係之間的關係——

傳統(古)與現代(今)是時間關係

中國與西方是空間關係

進步(善)與落後(惡)是價值關係

三者之間或許確實存在著一定的此消彼長的交叉重疊關係,但歸根結底是三對性質根本不同的平行關係。三者分別包含了不同的內容,針對著不同的對象,它們之間並不能簡單武斷地化約和同構。

隻是,在當下 ” 民族複興 ”
的新的主流敘事之下,我擔心這項思想梳理工作又會不可避免地滋生出許多新的混亂和扭曲,留給我們的後人一聲 ” 舊病未除,又添新疾 ”
的歎息。

中西醫之爭,從一開始就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