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還在亡命 母親如今一人租房住(圖)

新聞 俊杰 2周前 (12-03) 25次浏览

在江西九江一處老居民區,低矮的平房和簡易的樓房相互交錯,陌生人走過,犬吠聲此起彼伏。勞榮枝從小生活在這裏,不過她家房子多年前已經拆掉,但她母親還在此租住。

從教師到殺人狂魔,自從勞榮枝走上不歸路,老鄰居們沒有再看到過她。有老鄰居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在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也沒有回來。

但20多年來,這個名字依然印在一些老鄰居們的記憶裏。談及勞榮枝,至今他們難以置信,當年那個小女孩為什麽會成為一個背負7條人命的“殺人狂魔”。

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還在亡命 母親如今一人租房住

勞榮枝當年任教的學校,如今已蓋起住宅樓。

家裏兄弟姐妹多,生活貧困

經過一條狹窄的巷道,記者找到了勞榮枝母親租住的地方——這是一處低矮平房,牆麵陳年紅磚,房頂用黑色瓦塊覆蓋。房屋大門上鎖,窗戶緊閉,門簾還破了一個小洞,門上貼著的“四季平安”對聯在風雨中被衝淡了顏色。

盡管勞榮枝已離家20多年,生活在這裏的一些老鄰居們依然記得她的名字,在看到她的新聞照片時,立刻認出了她,“她當過老師,後來跟一男的到外麵搶錢殺人,我們都曉得。”

老陳(化名)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他和勞榮枝父親在同一個單位,“我是看著她長大的,勞家有兩個男孩三個女孩,小女孩(指勞榮枝)是最小的一個,家裏相當貧困。”

老陳說,勞榮枝的父母身體都不是很好,再加上家裏小孩多,生活很艱難,“他(指勞榮枝父親)老伴沒有工作,一身的疾病,家庭情況也很揪心。她怎麽會做出這麽極端的事?”

“可惜”“沒想到”,采訪中不時有老鄰居向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發出這樣的感慨。他們難以置信,當年那個小女孩,怎麽會變成一個凶殘的“蛇蠍美婦”?

父親去世時,她也沒有回來

不僅老鄰居,對勞榮枝墮落走上歪路感到震驚和難以理解的,還有她在九江當地一所中專學校就讀時的校友。

“上世紀90年代,必須是很優秀的學生才能考得上(這所中專學校),智商很高。”一名校友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勞榮枝是1989
年考的九江當地一所中專學校幼師專業,當時入學的時候大約十四五歲。他是1990 年入學,比勞榮枝低一屆。

這名校友說,他和勞榮枝沒有直接接觸,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對她還有點印象,“我們教學樓一樓,有一個練舞廳。她是學幼師的,幼師學生會到那裏去練舞,她長得挺漂亮,身材很好,會跳舞。”

“九十年代初我們學生的思想還是很保守的。”這名校友說,後來勞榮枝畢業分配到了當地一所學校任教,“那是廠裏的子弟小學,工資待遇不太好,收入挺低的。”

“她當老師的時候,年紀也不大。”在一些居民的眼裏,自從勞榮枝到中專學校讀書以後,就很少見到她了。而這20
多年,勞榮枝更是像人間蒸發一樣,再沒有在這片居民區出現過。

“她沒回來過,就像消失了一樣。她父親去世,她也沒回來。”居民老謝(化名)說。“她父親去世都有一二十年了,那時候我還以為她被抓了,所以沒回來。”居民老王(化名)說。

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還在亡命 母親如今一人租房住

勞榮枝當年生活的老居民區,現在還有一些低矮平房。

 

居民當其母親麵從不提此事

在這片老居民區,記者看到了一則舊城(棚戶區)房屋征收補償方案征求意見的公告。這些高高低低的房屋不少都麵臨拆遷,有的房屋看起來似乎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住人。

“她家的房屋很早就拆了。”居民老李(化名)說,老房子被拆後,勞榮枝的母親搬到了一處新房子。過了幾年,她把房子留給了兒子,自己又在這裏租了一處老房子,已生活多年。

在上世紀90 年代,身負七條人命的“殺人女魔頭”勞榮枝惡名昭彰,家喻戶曉。當年她犯案的事在居民區也引起震動。20
多年,勞榮枝沒有再回來過,但這個名字居民們沒有遺忘。從南昌到合肥,她每一次和法子英做下驚天大案,也會在居民區激起反響。11 月28
日,勞榮枝在廈門落網。鋪天蓋地的新聞再一次引起了居民們的關注,但是當著勞榮枝母親的麵,他們隻字不提。

“現在他們家其他四個小孩都有工作,過得都可以。”老李說,勞榮枝幾個哥哥姐姐都會過來看望她母親,她母親也會去兒女家裏住住,“她昨天還在家,今天不在,到姑娘家了。我跟她媽媽會講話,但是從來不提這事。她不講,我一個字也不會講。”

中華文化新聞網: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還在亡命 母親如今一人租房住(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勞榮枝父親去世時她還在亡命 母親如今一人租房住(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