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瘋掉的三軍總司令” 特朗普任期最後言行太瘋狂了!

News Analysis: In the final, frenzied days
of his administration, Donald Trump’s behavior turned increasingly
volatile as he smashed dishware and lunged at his own Secret
Service agent, according to Cassidy Hutchinson’s testimony.
https://t.co/1wNjSfhN0M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
June 29, 2022

他把午餐扔到房間另一頭,盛怒之下摔碎盤子,牆上的番茄醬流淌而下。他似乎認可那些想絞死他自己的副總統的支持者們。在一名前助手的描述中,他試圖搶過總統專車的方向盤,並衝向自己的特勤局特工,這簡直不像現實世界會發生的事情,倒像是電影裏的場麵。

除了他自己,幾乎沒有人會認為前總統特朗普是精神狀態最穩定的橢圓形辦公室主人,但他的前助手卡西迪·哈欽森周二在眾議院特別委員會聽證會上提供的證詞非常驚人,描繪了一個精神失常的三軍總司令失控的樣子,他拚命想抓住權力不放,並且慫恿武裝支持者幫助自己實現這一點。

從她的描述中可以看出,這位總統情緒不穩,充滿暴力,危險凶殘,不管別人怎麽跟他說,他都一心想要推翻自己敗選的事實,急於前往國會親自破壞將會最終宣告他失敗的憲法程序。他對自身行為可能導致災難的警告不屑一顧,並且在明知其中有人持有致命武器的情況下,他對於自己向國會派出一群暴徒支持者可能導致的結果也毫不在意。

一位喜歡形容自己是“非常穩定的天才”的總統,在其任期最後那段瘋狂的日子裏,卻成了哈欽森所觀察到的那個樣子。她的描述並沒有讓許多曾為特朗普工作、並在此前四年近距離接觸他的人驚訝,也沒有讓許多在他從政之前的幾十年裏就認識他的人驚訝。但是看到她在電視直播中宣誓並重新講述這一切,可以讓人了解到,特朗普及其白宮在那個危險的最後階段出現了多麽糟糕的情況。

“這太(髒話)瘋狂了,”他的白宮法律顧問帕特·A·希波隆在2021年1月6日那天聲言,據哈欽森回憶,當時特朗普正忙著斥責副總統邁克·彭斯,而不是試圖阻止對國會的襲擊。

希波隆並不是唯一這麽認為的人。據哈欽森說,國務卿邁克·龐皮歐和其他內閣成員對特朗普的行為非常擔憂,他們討論了援引第25修正案的問題,該修正案用來罷免被認為無法履行職責的總統。

特朗普經常指責批評他的人“瘋了”,是“精神病”,在周二的聽證會期間,他在自己新的社交媒體網站上發布了大量攻擊哈欽森的帖子,並否認她向委員會提供的那些最聳人聽聞的軼事。

“她的假故事說我試圖抓白宮豪華轎車的方向盤,把它開到國會大廈,這是‘有病’和虛假的,非常像非專責委員會本身,”特朗普在他的“真相社交”(Truth
Social)網站上寫道。“她說我扔食物也是假的。”

特勤局的一名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特勤局將就哈欽森對裝甲轎車裏發生事件的描述,對眾議院委員會做出正式回應。

要求匿名討論證詞的特勤局官員表示,特朗普的保護小組負責人羅伯特·恩格爾和特朗普專車司機都準備在宣誓後聲明,兩人都沒有受到前總統的攻擊,這位前總統也沒有伸手去碰方向盤。官員們表示,這兩個人不會對特朗普先生想去國會大廈的指控提出異議。

哈欽森沒有親眼目睹車內的這一幕,但她說,總統的副幕僚長、前特勤局特工安東尼·奧納托在事發片刻後向她通報了這一情況,恩格爾當時也在場,沒有提出異議。

不管怎樣,其他已與前總統決裂的前特朗普白宮人員說,哈欽森的證詞與他們自己的經曆相符。特朗普動不動就發脾氣,拍桌子,對他認為不夠忠誠的顧問大喊大叫。正如哈欽森所說,他在大選後的一次大發脾氣中砸了餐具,這並不是他第一次把怒氣發泄在白宮的瓷器上。

“他的脾氣很嚇人,”曾任特朗普白宮新聞秘書、通訊主任、梅拉尼婭·特朗普的幕僚長史蒂芬妮·格裏沙姆在周二的聽證會後說。“他會暴跳如雷,近乎失控。”

她在離任後出版的爆料書中講了許多例子,還說當特朗普勃然大怒時,工作人員就會叫來一名綽號“音樂人”的助手,播放他們認為能安撫他的精選曲目,包括百老匯音樂劇《貓》(Cats)中的《回憶》(Memory)。

從安德魯·傑克遜到林登·約翰遜,在幕後有乖張行為的總統並非隻有特朗普一位。得知水門大廈入侵事件後,理查德·尼克鬆把煙灰缸扔到房間另一頭,還有一次,有人看到他推搡自己的新聞秘書。在導致尼克鬆辭職的醜聞發生期間,他酗酒,對著幾位前任總統的畫像說話,情緒似乎非常不穩定,以至於他的國防部長命令將軍們,在沒有首先同自己或國務卿核實的情況下,不要執行尼克鬆發布的任何命令。

即便如此,很難想象還有哪位總統會糾纏自己的特勤局特工,徒勞地試圖把車開向國會大廈,以便走進眾議院會議廳,反對自己的敗選。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白宮關起門來背後發生的一切,有關總統的曆史中充滿了粗魯的行為,”南衛理公會大學總統曆史中心的創始主任傑弗裏·恩格爾說。“但我很難想象以前有哪位總統毆打、甚至威脅負責保護他們安全的人。”

林登·約翰遜基金會主席馬克·K·厄普德格羅夫撰寫了關於約翰·F·肯尼迪的新書《無與倫比的風度》(Incomparable
Grace)。他表示,他很難從曆史中找出相似的人。約翰遜和尼克鬆“也許情緒不穩定,但沒有發生過任何肢體暴力”,他說。“這些行為,和幾乎所有與特朗普相關的事情一樣,是前所未有的。”

白宮法律顧問約翰·迪恩也許對此有所了解,他在水門事件期間的證詞促使尼克鬆下台。“卡西迪的證詞清楚地表明,特朗普容易發脾氣,就像一個不守管教的孩子,”他在聽證會後說。“我無法從她的證詞中判斷這些是否是受控的發脾氣。我懷疑在他這個年紀,這些脾氣是受控的。”

在特朗普的四年任期中,他的精神狀態是一個經常被談起的問題,甚至在其政府上台的最初幾個月裏,他自己的政府內部就已經出現根據第25條修正案宣布他不適合任職的想法。

書架上擺滿了猜測他心理健康的書籍。他的語言模式被分析出有失智跡象。他本人的侄女、臨床心理學家瑪麗·L·特朗普宣稱他“存在多種病態”並“表現出反社會傾向”。在2020年競選期間的某個時刻,他參加了一項認知測試以證明自己心智敏銳,按順序背誦:“人。女人。男人。相機。電視。”

一些顧問得出的結論是,特朗普在11月3日輸給小約瑟夫·R·拜登後狀況出現惡化。前司法部長威廉·P·巴爾在12月1日的公開聲明中表示,沒有證據表明選舉被竊取,這促使特朗普摔了他的午餐。巴爾告訴眾議院委員會,總統似乎越來越不穩定。

“我想,天呐,如果他真的相信這些東西,他就失去了和現實的連接——他已經脫離了現實,”巴爾作證說。

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的高級助手哈欽森傳達的現實,在國會召開選舉人票計票會議從而確認特朗普敗選那一天,變得更加令人不安。他破口大罵,並且有種種跡象表明,他知道聚集在橢圓形草坪上的支持者裏包括一些有暴力傾向的人。當他被告知一些試圖參加他的集會的人攜帶武器時,他厲聲說特勤局應該將金屬探測器撤走,並讓他們進入。

在哈欽森講述的這一事件中,特朗普說:“你知道,我(髒話)不在乎他們有武器。他們不是來傷害我的。拿走(髒話)金屬探測器。讓我的人進來。他們可以從這裏去國會大廈。讓人們進來。把(髒話)金屬探測器拿走。”

他後來告訴他們向國會大廈行進,從哈欽森掌握的情況來看,知道他們有武器這一事實絲毫沒有嚇倒他。

他想和他們一起去,並告訴人群他會這樣做,盡管顧問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主意。幾天前,希波隆警告說,如果他前往國會大廈,“我們會被指控各種罪行,一切你能想象到的罪行。”

當特朗普在橢圓形草坪演講後坐入防彈總統專車時,特勤局開始將他帶回白宮,這促使他情緒爆發。“我(髒話)是總統。現在帶我去國會大廈,”他命令道。

首席特工羅伯特·恩格爾告訴他,他必須回到西翼。那時,根據哈欽森後來聽到的說法,總統向車輛前部伸手要抓住方向盤。恩格爾抓住他的胳膊。據報道,該特工說:“總統先生,您需要把手從方向盤上移開。我們回西翼。我們不去國會大廈。”

根據講述給哈欽森的版本,特朗普隨後用另一隻手奮力伸向特工的鎖骨。但這並沒有起到什麽作用。

總統被帶回白宮,在那裏,他在電視上觀看了當天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很不高興,不是因為以他的名義發動了暴力事件,而是因為這未能改變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