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戴河會議之前 習近平竟然這樣感慨了一番

“10年來,我們遭遇的風險挑戰風高浪急,有時甚至是驚濤駭浪,各種風險挑戰接踵而至,其複雜性嚴峻性前所未有”。這是習近平在北戴河休假前,7月26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開班式講話中,對上任以來經曆的感慨。

擬5年後建一流軍隊 外界扣連武統

他在總結過去10年時稱,中共“經受住了來自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自然界等方麵的風險挑戰考驗”,形容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中國發展麵臨“新的戰略機遇、新的戰略任務、新的戰略階段、新的戰略要求、新的戰略環境,需要應對的風險和挑戰、需要解決的矛盾和問題比以往更加錯綜複雜”。因此要求“全黨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堅持底線思維,堅定鬥爭意誌,增強鬥爭本領”,“依靠頑強鬥爭打開事業發展新天地,最根本的是要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好”。兩日後,他在政治局人才強軍集體學習會上又指出,“世界進入新的動蕩變革期,中國國家安全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大”,指出未來5年,解放軍建設的中心任務就是“實現建軍一百年奮鬥目標”,要“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進取意識”。2027年是解放軍誕生100周年,“建軍一百年奮鬥目標”是指“建設世界一流軍隊”,意味與美軍並駕齊驅,但外界多與武統台灣相扣連。

李克強王滬寧強調領悟兩個確立決定性意義

習近平的“7.26”講話,是為中共二十大主題“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定調,外界也理解為他展開第三個任期的宣示。他在講話中宣示的二十大任務和主題是,“對全麵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兩步走戰略安排進行宏觀展望,重點部署未來5年的戰略任務和重大舉措”,“將科學謀劃未來5年乃至更長時期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目標任務和大政方針”,“提出新的思路、新的戰略、新的舉措”。在這裏,他借用了前任胡錦濤的兩段話,一段是“明確宣示黨在新征程上舉什麽旗、走什麽路、以什麽樣的精神狀態、朝著什麽樣的目標繼續前進”,胡在2007年主持起草十七大報告時說,十七大目的就是“向黨內外、國內外莊嚴宣示……我們黨將舉什麽旗、走什麽路、以什麽樣的精神狀態、朝著什麽樣的發展目標繼續開拓奮進”。另一段是說,中國的現代化,“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也是胡錦濤在2012年十八大報告中的原話。而十八大報告的起草小組,組長就是習近平本人。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講話時主持會議的李克強、為研討班做總結的王滬寧兩人,發言時都強調“深刻領悟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所謂“兩個確立”,就是指去年11月寫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確立習近平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思想的指導地位。經過佩洛西的台灣行,有關習近平二十大上動向的各種雜音,已消弭無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