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比身高、比工資…你們家也有親戚們的花式“較量”嗎?


長輩們是不是凡事都喜歡和別人比?自己比還不夠,非要拉上孩子一起比?小時候比身高,讀書時比成績,現在工作了開始比工資,真是煩啊!”

讀者秦杭來向小時新聞吐槽:從小到大就是這樣被比來又比去,感覺也太憋屈了,” 長輩們真的都是如此沒有邊界感嗎?”

” 七大姑八大姨 ” 式的大家庭

連生肖都想比

秦杭是舟山人,從 1994 年出生起,就備受家中長輩的關注。

秦杭的父親有三個姐姐,母親也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所以秦杭也有眾多的堂兄堂弟表姐表妹,屬於典型的 ” 七大姑八大姨 ”
式大家庭。

在這樣的大家庭,飯桌上、閑聊時的互相 ” 較量 ” 自然也少不了。

讓秦杭最無語的是,他屬狗,而有一位阿姨屬相是雞。”
我記得我還很小的時候,那位阿姨就老是跟我說起我們的屬相是相衝的,估計不好相處。她還說我如果遲一年出生,屬相是豬就好了 ……
等我大一點才意識到,她這是啥意思呢?是要連生肖都得拿來比一下嗎?”

別看秦杭現在身高超過了 1 米 8,但他小時候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比同齡的小朋友矮。”
我父母本來是不擔心我的個頭的,因為他們個子都挺高,從遺傳上講我是不會矮的。但受不了家裏有位親戚總是拿我的身高說事,什麽誰家小朋友和我一樣大但比我高
10
厘米之類的,還問我爸媽是不是家裏吃得不好,應該趕緊給我補鈣,搞得我爸媽也忍不住焦慮起來。說實話,我現在都還記得,那段時間親戚聚會我總是很不開心。”
好在秦杭爭氣,成年後身高長到了 1 米 8,” 那個親戚後來再也不提起身高這事,不得不說,蠻解氣的。”

現在,秦杭在杭州一家設計公司工作已經 3 年多。

每次回老家舟山,按照慣例一大家子人會一起吃頓飯,但在飯桌上仍舊少不了 ” 較量 “。

比如,秦杭現在月收入一萬元左右,他的二姑會瞪大眼睛表示:”
在杭州每個月一萬的收入哪夠?我同學的兒子每個月到手兩萬多,付完房貸、車貸、生活費也沒多少剩餘了。”

秦杭心裏想的是 ” 要你管 “,但實際上他隻是笑了笑,然後回一句:” 我再努力努力,工資總會比現在高的。”

每次麵對親戚的 ” 攀比 ” 和 ” 較量 “,秦杭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 過好自己的生活不好嗎,比來比去不累嗎 ……”

大三個月的堂姐

一直是成長路上的 ” 巨人 “

說起這個話題,孫琳也有類似的體驗,她今年 25 歲,畢業後落戶杭州。

孫琳必須要聊起的是她的堂姐,” 堂姐隻比我大了三個月,但她簡直就是我童年時代的‘巨人’。”

孫琳家與堂姐家住得很近,兩家關係也很緊密,很小開始,兩人就一起玩耍,從幼兒園到高中一直是同一個學校。

姐妹倆年紀相仿,關係其實一直比較親密,但也正因為此,家裏親戚總是忍不住把她倆放在一起比。

為什麽孫琳會說堂姐是她童年的 ” 巨人 ” 呢?

首先是因為孫琳的堂姐長得高大,個頭到現在也比孫琳高出七八厘米,小時候那身高差距就更明顯了。那時,孫琳對堂姐總是報以 ” 仰望 ”
的姿態。

其次,由於兩人從幼兒園起就一直是同一個學校,學習成績的比較更是誇張。


堂姐屬於比較會讀書的那種,成績一直比我好,大學讀了浙江工業大學,而我隻上了一個杭州普通二本學校。我們之間其實相處還挺平實,但管不住有些親戚一定要把我倆比來比去啊,從小到大,每次考試後都要被問成績,惹得我爸媽都會有點尷尬。”

孫琳承認,從這個角度來說,堂姐是比自己更優秀,” 基本是全方位碾壓我的存在
“,所以她才會用《進擊的巨人》中的說法來形容堂姐:她就像是我童年的 ” 巨人 “。

現在孫琳落戶杭州,堂姐去了上海,而比較仍在繼續,” 有沒有交男朋友,工資多少,發展前景怎麽樣,都會被親戚們反複詢問、比較 ……
哎,我都無語了。”

孫琳說,雖然跟堂姐關係不錯,但因為有這樣的親戚們的存在,她現在已經很不樂意回老家了。

秦杭和孫琳的苦惱,

想必很多年輕人都遇到過吧,

你是如何應對大家庭裏

那些關心過度的長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