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國際援助致烏克蘭內訌加劇 多位市長與澤連斯基翻臉

兩個月前,歐盟曾批準了高達90億歐元的對烏援助資金,並且是罕見的“直接撥款”。然後兩個月過去了,歐盟才勉強“湊了”10億歐元打到烏克蘭的賬上。

對於歐盟的拖延,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十分不滿。據參考消息網5日援引俄媒的報道,澤連斯基公開指責歐盟“正人為拖延向烏克蘭提供的80億歐元宏觀財政援助”,並表示“這是在犯罪”。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然後,有消息稱,就在澤連斯基不斷向西方國家要求增加資金援助之際,烏克蘭內部實際上早就開始因這些巨額資金“心生間隙”。近日,因烏克蘭地方政府官員公開與澤連斯基“撕破臉”,這場“內訌”才最終浮出了水麵。

據報道,多名烏克蘭地方市長近日公開表達了對澤連斯基及其政府的不滿。他們稱,澤連斯基政府似乎試圖排擠地方官員,以維持對大量國際援助資金的控製,並削弱競爭對手的力量。如今,他們希望直接獲得外國援助資金,而不是“依賴基輔的慷慨解囊”。

多位市長稱被烏總統“排擠”

此前,前美國白宮記者托馬斯·弗裏德曼曾在專欄文章中透露,白宮對烏克蘭當局的不信任比在公開場合表現出來的要多得多,其中也包括澤連斯基。他表示,基輔正在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我們(白宮)不想探究幕後的故事,因為擔心投入那麽多,看到的卻是腐敗或令人感到滑稽的舉動。”

然而,隨著俄烏衝突的持續,烏克蘭內部的鬥爭與矛盾卻開始逐漸“公開化”。

數百億國際援助致烏克蘭內訌加劇 多位市長與澤連斯基“撕破臉”

據報道,在西方各國紛紛向烏克蘭提供援助、重建等資金之際,烏克蘭政府成了這數百億美元援助金的“主導者”。然而,這些“白花花的銀子”卻成為了烏政府“內訌”的導火索。烏當地政府正與澤連斯基政府就“誰應該掌控重建城市的援助資金”進行鬥爭。

近日,多名烏地方市長公開表達了對澤連斯基及其政府的不滿,指責其“似乎試圖排擠市長,以保持對援助資金的控製,並削弱未來政治對手的力量”。至少有3位烏克蘭主要城市的市長在接受外媒采訪時,“一定程度上”表達了這種不滿,包括第四大城市第聶伯羅市市長鮑裏斯·菲拉托夫、切爾尼戈夫市市長阿特羅申科和羅夫諾市市長特列季亞克。

他們表示,俄烏衝突後,烏克蘭政府設立了地方軍事行政機構,其擁有的權利比當地政府還大,這引起了各地市長的不滿。“衝突期間,烏克蘭政府主導政治領域。然而,我們不是對手。”菲拉托夫表示,如今這座城市是為陷入困境的東部戰線運送武器和援助的重要渠道。

菲拉托夫說,市長們一直站在保衛城市的第一線,比澤連斯基政府官員更有能力獲得和引導援助資金,他們還很了解民眾的需求。因此,他們希望在“接收和分配外國援助”上有更多發言權,目前這些援助資金都必須通過烏克蘭政府“輸送”。

報道指出,隨著俄烏衝突即將進入第6個月,澤連斯基與試圖保衛或重建被摧毀城鎮的烏克蘭市長們間的摩擦正在升級,這意味著,烏克蘭政府內部麵臨的挑戰越來越大。

烏市長:中央和地方不應互相敵對

如今,一些烏克蘭地方官員正試圖與願意資助具體重建項目的國家或城市建立自己的國際夥伴關係。但報道稱,這些活動似乎受到了澤連斯基政府的“阻撓”。

▲切爾尼戈夫市中心一棟被毀的居民樓

▲切爾尼戈夫市中心一棟被毀的居民樓

與白俄羅斯接壤的切爾尼戈夫市,是基輔附近受戰火破壞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在俄烏衝突爆發的初期,該市市長阿特羅申科一直與澤連斯基政府站在一起,努力為烏克蘭爭取國際上的支持。然而,7月,他突然宣布與烏政府“決裂”,並指責澤連斯基的“同夥”試圖將他趕下台。

7月8日,阿特羅申科在社交平台上發表了一段視頻表示:“今天,這座城市抵抗的不是來自敵人的攻擊,而是被迫忍受來自上級的攻擊。中央和地方應該共同對敵,而不是互相敵對。”

▲4月,切爾尼戈夫市市長阿特羅申科站在被毀壞的建築物前

▲4月,切爾尼戈夫市市長阿特羅申科站在被毀壞的建築物前

據報道,在這段視頻發布的6天前,阿特羅申科在前往瑞士參加烏克蘭重建大會尋求援助時,遭到了烏邊防部隊的阻攔。阿特羅申科表示,這是近幾周以來中央政府第二次禁止他參加與援助有關的活動。但他迫切需要出國為切爾尼戈夫籌集資金,該市嚴重受損的供暖係統需要在冬天之前修複。

在這段視頻發表後,烏總統辦公室副主任季莫申科回擊道:“我提醒那些忘記烏克蘭正陷入戰火中的人!這尤其適用於邊界地區和最近仍被俄軍掌控的地區。危險還沒有過去!”季莫申科還提醒市長們,他們的社區可以“在沒有你的情況下”得到幫助。

專家:烏政府長期存“內訌”問題

倫敦智庫查塔姆研究所的俄羅斯和歐亞項目研究員盧特塞維奇表示,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他指出,澤連斯基政府要想取得勝利,就必須意識到市長不是競爭對手,而是團隊的一部分。在衝突期間,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應“按照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解決問題”。

但事實上,烏克蘭政府“內訌”是長期以來存在的問題。據報道,自1991年宣布獨立以來,烏克蘭政壇就一直飽受政治內訌、腐敗的困擾。

盧特塞維奇表示,烏克蘭的市長們通常都會與執政黨結盟,以獲得更多機會。但近年來,一些市長選擇了創建自己的個人政黨和聯盟。雖然執政黨通常能主導地方選舉,但澤連斯基的“人民公仆黨”在2020年地方選舉中卻表現糟糕。

據報道,該黨在議會選舉中贏得了多數席位,但卻沒能贏得各大主要城市的市長席位——在10次關鍵的市長選舉中,現任市長都擊敗了“人民公仆黨”的候選人。對澤連斯基“最打臉”的無疑是,在其家鄉克裏沃羅格市的市長選舉中,即使主要對手退出了選舉,“人民公仆黨”的候選人也未能當選。

但俄烏衝突的爆發大大提升了澤連斯基的地位,使他獲得了廣泛的公眾支持。不僅如此,在衝突爆發後,此前“競爭激烈”的烏克蘭政客們也達成“默契”,暫時擱置了分歧,形成“對俄羅斯的統一戰線”。分析人士稱,這是一個顯著的轉變。

▲隨著戰火持續,國際援助資金源源不斷湧入,這讓澤連斯基政府和地方領導人之間“再生間隙”

▲隨著戰火持續,國際援助資金源源不斷湧入,這讓澤連斯基政府和地方領導人之間“再生間隙”

不過,隨著戰火持續,上百億美元源源不斷湧入的國際援助資金,讓澤連斯基政府和地方領導人之間“再生間隙”,再現衝突前的緊張關係。據報道,菲拉托夫正是其中之一,他過去曾與澤連斯基發生過衝突。在2020年的選舉中,他以絕對優勢再次當選了第聶伯羅市市長。但澤連斯基政府近期曾威脅要撤銷一名與菲拉托夫關係密切的寡頭的烏克蘭公民身份。

眼下,菲拉托夫等烏地方官員表示,他們越來越擔心,澤連斯基政府會背棄“下放政府權力和賦予地方、人民解決自身問題”的承諾。

菲拉托夫強調道:“我真的不希望中央政府利用我們國家正在飽受戰火的事實,為自己的統治謀利。無論烏克蘭內部分歧如何,俄羅斯才是最大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