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新聞 雅雯 3个月前 (01-03) 39次浏览

近日,一段“南京話版托福口語”視頻火遍網絡,兩個美國小夥子操著一口流利的南京話,模仿南京大媽拉家常,十分有趣,網友留言:“這南京話韶得比我還好~”(視頻點擊此處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視頻中的光頭小夥名叫克裏斯,另一位是他的大學同學阿曆克斯,兩人都是十多年前到南京留學,都愛上了這個城市。之後阿曆克斯長期留在南京工作,克裏斯則繼續深造研究南京話。目前,克裏斯在美國羅格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正在寫的博士論文就是研究很多中國方言。克裏斯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了視頻的來龍去脈,並且從專業方麵分析了南京話的一些新的發展變化。

來到南京留學

對南京話有了興趣

近日,一段“南京話版托福口語”視頻在社交網絡上刷了屏,這段視頻模仿托福聽力考試,開頭先用英語說,“接下來你將聽到兩位大媽的對話”,然後兩個美國小夥開始學南京大媽說話,左邊的光頭小夥為主,右邊的小夥為輔。兩人談的內容是給孩子做飯,他們不僅南京話說得地道,就連表情和手勢都和南京大媽一模一樣。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倆小夥在用南京話討論燒飯

光頭小夥叫克裏斯,是這段視頻的策劃人,和另一位出鏡的小夥阿曆克斯是大學同學。他們兩人十多年前到南京留學,都愛上了這座城市,克裏斯對南京話進行專業研究,阿曆克斯則在南京長期工作。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模仿得十分精彩,連動作神情都很像

克裏斯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圖桑市。“我的家鄉跟南京比起來,就算是小農村吧,離墨西哥很近。那裏是沙漠地區,很炎熱,但是風景很美。”

2006年,克裏斯到亞利桑那大學學習東亞研究,開始學漢語,2007年,他到南京師範大學留學。來到中國,首先困擾他的是各地的方言。美國各個地方的人說話,用的詞語都一樣,口音都很相似,到哪邊都能聽懂,不像漢語有那麽多方言。

“那個時候,我對中國的方言完全沒有概念。來中國時,我先到上海,發現之前學了一年漢語,上海人講話卻完全聽不懂,後來知道那是上海話,和普通話不一樣。”克裏斯說,“在南京待久了,我發現南京人講的話我能聽懂,但是和課堂上學的有些區別。特別是聲調,我發現南京人講話會有一種聽起來又高又緊的‘啊’,那時候不知道這個發音是什麽,後來發現這個是入聲。從這時候開始,我就對南京話有了興趣。”

無論在美國還是中國

都能找到家的感覺

克裏斯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普通話是四個音,南京話有五個音,多了一個入聲,而且有連讀變調。他開始學南京人說話,並且看了一些資料,比如《南京方言詞典》、《南京方言誌》等等,慢慢就學會了。

本科畢業之後,在亞利桑那大學繼續讀碩士,畢業論文研究的就是南京話的連續變調。這些年來,他一放假就經常來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克裏斯在美國館做過誌願者,2014年在南京青奧會擔任過翻譯。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克裏斯目前回到美國讀博士

克裏斯說:“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我都能找到家的感覺。一開始在南京的餐館點菜,那時候漢語說得很不流利,菜單上有很多東西不懂,有一個東西看起來好吃,不知道是臭豆腐,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菜端上來之後,吃起來感覺有點不對頭。不過後來對南京的臭豆腐很習慣了,特別是油炸的,聞著臭吃著香。南京好吃的還有很多,那一年在玄武湖的青奧會水上項目當誌願者時,在旁邊吃了雞鳴湯包和牛肉麵,都非常好吃。”

他目前正在美國羅格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正在寫的博士論文除了研究南京方言,還包含了大量其它方言。他感覺學無止境,“我學南京話學了這麽多年,還是有很多需要繼續學習的,覺得自己剛剛開始。”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克裏斯在美國

跟他合作的阿曆克斯也來自亞利桑那州,老家是鳳凰城,離圖桑市不太遠。他先是和克裏斯一樣在南京留學,後來幹脆到南京工作,現在已經在這裏生活了6年多。

身為新南京人,他也學會了不少南京話。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克裏斯的南京話非常好,對南京話的研究非常深入。他在南京話方麵教了我很多東西,特別好玩。”

阿曆克斯說:“我家樓下有個便利店,裏麵的店員都是南京人,我經常去那裏和他們聊一聊。他們也覺得有意思,也會教我一些南京話。和南京人交流時,如果突然說出一句南京話,會把他們驚呆掉,非常好玩,氣氛很快就融洽起來。”

偷偷聽南京大媽聊天

有了模仿的靈感

克裏斯喜歡聽南京人拉家常:“我在南京的時候,到哪邊都會注意聽。在南師大留學的時候,住的地方離清涼山很近,傍晚的時候,很多年紀大的人尤其喜歡到那裏,我就在旁邊聽他們說話。”不過克裏斯有點害羞,當時不太敢和那些大爺大媽聊天,擔心他們聽不懂自己說的中文,所以隻是偷偷在一邊聽。

“偷聽”也是阿曆克斯的一個學習方法,他說:“南京話很有特點,很符合南京人的‘大蘿卜’氣質。南京大媽心直口快,有什麽說什麽。我每天在路上會偷偷聽南京人說話,覺得很幸福。”

其實2012年的時候,克裏斯就在中國的網絡上火了一次。當時他一邊啃著蘋果,一邊用流利的南京話和朋友聊天,視頻傳到網上之後,點擊量高達數萬次。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克裏斯一邊啃著蘋果,一邊講南京話

聽到南京大媽的這些對話,克裏斯有了和阿曆克斯一起拍攝視頻的靈感,他說:“這些老人經常說起自己的孩子,比如什麽‘我家兒子已經多長時間沒回家吃飯,我特意給他做了什麽菜’之類,就覺得這個很有趣,想進行模仿,因為我覺得這些話是很精彩的。”

阿曆克斯告訴記者,克裏斯首先想到“南京話版托福口語”這個創意,並且寫出一個腳本,他們兩個人出鏡。視頻是去年拍的,本來打算拍一個係列,但是當時沒有時間,當時克裏斯在南京隻待了一個月,就要回美國繼續上課。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阿曆克斯祝大家新年快樂

用計算機技術分析中國方言

喜歡中國古代文學

作為語言學專家,克裏斯不止是說南京話和拍攝南京話視頻,他喜歡中國《離騷》、《莊子》等古代典籍,還寫了很多古體詩。

克裏斯的微博和微信簽名是“寧生而曳尾塗中”,他向紫牛新聞記者解釋說,這句話來源於《莊子》,講的是楚王派人要請莊子做大臣,為自己出謀劃策,但是莊子拒絕了。莊子用這句話表示寧願在爛泥裏搖尾巴,而不願被世俗和權力所約束。“在我看來,這是向往簡單和自由的生活,我希望也可以做到這樣。”

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克裏斯用中文寫的古體詩

他還利用前沿技術對漢語進行深入研究,目前使用的一個方法是把語言和計算機技術結合起來。


他在軟件項目的托管平台Github上已經建立了幾個項目,用計算語言學理論分析中國的方言。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把計算機分析方式融入到語言學中,是一個很好的方向。中國的方言有很多種,每一種方言都有自己的連讀變調,很多都沒有辦法用音係學進行分析,因為太難太複雜了。而用新發明的計算語言學是可以的,我相信從這個角度進行研究會有收獲。”

除了這些前沿理論研究,他還希望用實驗方法研究南京話的新變化。他說:“現在學術界很流行分析老南京話和新南京話的區別,特別是入聲字。南京的老年人在講話時還保留著很多,而在年輕人的嘴裏,入聲字在慢慢消失,這種情況在語言學上是一個特別現象,並非完全受普遍話普及影響。對此進行研究,可以更為全麵地認識聲調演變。我曾經錄了一個十幾歲的南京小孩的話,以後我希望可以跟南京的學術機構合作進行實驗方麵的研究。”

中華文化新聞網: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國小夥“南京大媽版”對話驚呆網友(組圖)
喜欢 (0)